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有些似懂非懂的,不过他手摸了一下中指上的玉扳指,xìng情放松了下来,他感觉了,每次紧张的时候,每次要忍不住出手的时候,手只要摸一下这玉扳指。

    便会有凉凉的感觉,随即袭遍整个身体,那种凉凉的感觉让他全身都能放松下来,陈楚呼出口气,像是有些明白了。

    当官的要有政绩,要有业绩才能够升官,不然那就是扯淡了。

    这业绩哪里来,当然靠人民群众而来,真正的领导并不是干的多好,说的多好,当然靠上面的关系是一方面,但是没有关系呢?

    没有关系靠什么?比如张财这样的?靠的就是人民群众把他捧起来,怎么捧?就要看他的工作能力了。

    闫三是个八楞头,愣头青,谁见了都头疼的家伙,但是这样的人你把他揍一顿不算你的业绩,你弄死他又能得到什么,你要让他服你,便是工作能力了,便是被上面赏识,认为你这个人行,有能力,而且值得提拔,提拔之后放到更适合的地方去。

    陈楚呵呵一笑,随即就把闫三的事儿放到脑后了。

    他不是不想了,而是当做这件事根本没发生一样,他心里在琢磨,怎么能把闫三给整服帖了?打是不行了,这货属于滚刀肉的,把他打医院里去了,现在出来了,照样嘚嘚瑟瑟的……

    交人交心,对于闫三也是如此。

    脾气这东西发出去是男人,但是能把脾气收回来的更是男人。

    一味的瑕疵必报,斤斤计较,成不了大事。

    陈楚一下午想着这些,也琢磨着这些,天sè渐渐已经晚了,陈楚往回走的时候给柳冰冰打了个电话,关心了一番,实际上是想上她了。

    柳冰冰笑了,说他还算有良心,说感觉今天还好,感觉肚子里有宝宝在踢她的肚皮了。

    陈楚想笑,心想这才几天的事儿啊,也就怀孕十几天,里面的孩子根本就没成型呢,别说成型了,连个小肉蛋都不是,顶多算是个小米粒大小的东西了,还能踢她肚皮……

    拍了柳冰冰一阵马屁,陈楚的电话竟然欠费了,不禁摇头叹息,刚走了一阵,也就七八分钟,他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陈楚接听,是柳冰冰打来的:“死人,也不知道交话费,刚才我给你充了一百……”

    陈楚心里有点不是味道,感觉自己是不是很不是人,柳冰冰对他这么好,他还勾三搭四的,但是,自己总是忍不住,不由得冲柳冰冰说:“冰冰大宝贝,以后我会对你好好的……”

    柳冰冰咯咯咯的笑了,笑的很幸福甜蜜的样子。

    说了一阵,两人不舍的挂了电话,陈楚往家走,这时,马小河这虎小子骑着二八大杠自行车,风驰电掣的杀了过来。

    这小子的车没车闸,看见陈楚想停下来打个招呼,便一只脚踩着地面,呲呲呲的鞋底在地上拖出好远一条印痕,二八自行车停下了。

    “干啥去了,这么着急?”陈楚问。

    “嘿嘿……”马小河憨笑了一阵说:“我没事,今天去学校了,也没几个人去,老师就一个在那,也不教课,让同学们自习,还说快去三中上课了……”

    陈楚点点头,随即见马小河盯着一个方向眼睛不错位的盯着看,而且嘴角都流出了哈喇子。

    陈楚嗯了一声,随即顺着马小河的方向看去,只见前面走着的不是别人,而正是他二婶潘凤。

    那个谁个二十块钱都能干一把的娘们,身上挺白的,屁股挺大,要不看脸干一把还行,马小河这小子还曾说自己梦幻着他二婶的样子撸出去了八次,陈楚想一想肾都疼,真疼啊。

    “咳咳……马小河,马小河!”陈楚大声喝了一句。

    这货才反应过来说:“啊?啊?陈楚,你刚才喊我啊!”

    “我靠!我问你,你是不是……”陈楚说道这里小声说了一句:“是不是想干你二婶啊……”

    “我……没有,没有……”马小河的两手忙舞动了起来。

    陈楚心想你没有个屁啊你没有,那脸都红了。

    陈楚也了解马小河的情况,马小河爷爷nǎinǎi生了一个大儿子,便是马小河老爹,后来还是爹死娘人了。

    而且有几个女孩儿,都各自嫁人了,生xìng的狠,从来不回来看看老爹老妈,都各自过着自己的好rì子了。

    剩下他那个二叔,其实是老头儿老太太年轻的时候捡来的,就是看着可怜,那时候是挨饿的年代了,大人都活不成了,属于五八年闹饥荒的时候,饿死了太多的人了,看着这个小孩儿可怜,虽然自己家的孩子也多,但还是分出一点口粮把他像是小家巧似的一口口的喂养大了。

    但是这个长大的小子却不养活老人了,娶了媳妇忘了爹娘,还总说这不是自己的亲爹亲妈不管,但对自己的老丈人老丈母娘那倒是百般的孝敬,说白了这种人就是老婆迷,只要有老婆怎么样都行,天天围着老婆屁股后面转黏糊糊的男人,即便是潘凤出去跟别的男人搞破鞋赚钱他也不管。

    心里还高兴呢,他媳妇能赚钱啊!

    此时,陈楚心里冷笑,既然没有血缘关系,那也就不用客气了,你不仁,马小河也可以不义。

    陈楚淡淡笑道:“那个……你就说个实话,想不想糙你二婶……想的话我给你安排,你往死里糙她……”

    “我……我不行……”马小河挠挠脑袋,不过那样子显然是已经松动了。

    “这样,今天晚上,我给你安排,包你二婶一个晚上,你往死里整,有对大劲儿就使多大劲,把你二婶下面都给干翻翻了……”

    马小河眼睛都红了,盯着陈楚,把陈楚吓了一大跳,心想这小子要揍我还是怎么的?

    真揍我,我就说刚才是在开玩笑好了。

    马小河瓮声瓮气的说:“真的假的?我真的能干了我二婶?”

    我靠!

    陈楚一拍脑袋,心想马小河也就这点出息了,你也不看看你二婶那是个啥质量?

    不过马小河还算是个处男,而且他心里总是有抹不去的情节的。

    就像自己一样,心里始终有一个刘翠在,不管如何,那时候是那般的喜欢刘翠。

    而马小河可能也是那样的喜欢他二婶了。

    陈楚点点头,让马小河先回家,等安排好了,就通知他。

    陈楚晃晃荡荡的回家,自己做点饭吃了,随后就在大道上晃悠,而且就在潘凤门前晃悠。

    潘凤也在吃饭,这两天没啥事干,秋收么,大老爷们一个个都累的谁当尿裤的了,哪有时间,哪有力气往她身上撒啊,干活都累个半死了,除非等到冬天。

    大家伙都猫冬的时候,整天整晚的打麻将,那时候暖暖呼呼的往被窝里面一钻,啪啪啪的开始干这活,她还舒服了,还能赚钱了。

    想到这里潘凤也就美滋滋的了。

    真想到这里,抬头看到了陈楚在她家大门口晃悠着,心想这小子在自家门口晃悠个屁啊!

    家里面盖了砖房了,还混了个几天副村长当当了,这就牛逼闪电的了?我潘凤可不理你这根胡子!

    想到这里潘凤几口吃晚饭,让男人吃完饭了自己刷碗去。

    随后一走三扭腰的来到了大门口,看着还在门口转悠的陈楚笑咯咯的说道:“哎呦,这不是陈副村长么,干啥呢,这天都快黑了……陈副村长,你是不是一个人晚上在砖房里面住着寂寞啊……要不今天晚上搬到我小土房里面住一晚上咋样啊?”

    潘凤这显然就是在挑逗了。

    陈楚心里冷笑,不过嘴上还是呵呵笑道:“嗯……这样,你一个晚上多少钱,前提不是我包,是我一个朋友包你,你开个价……”

    潘凤一愣,乐了,心想陈楚可真有意思,自己想要包自己就实话实说呗,还整个一个朋友包,真没意思。

    不过还是笑呵呵的说:“行啊!一晚上一百,不限次数……”

    潘凤这也是随便一说,其实她还便宜得多狠,干一百二十块钱,如果没二十,十八,十五也干了,毕竟是在2000年,而且那玩意也不吃草不吃料的,闲着也是闲着了。

    再说,她老爷们虽然个挺高,但是太瘦了,没啥冲击力。

    毕竟快四十岁的男人了,那方面已经退化了不少了。

    而潘凤这三十来说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了,没个好男人伺候着,显然是不行的了。

    陈楚当下掏出一百块钱递给潘凤说:“晚上八点,你把你男人整走,我带我朋友来……”

    潘凤楞道:“我把我男人整哪去啊?要不去苞米地得了。”

    陈楚笑了笑说:“苞米都搁倒了,去苞米地不得让人看见啊,再说了,多冷啊。”

    “没事,苞米地倒下了,不还有井坑呢么,井坑里面深还暖和,往里面扔两捆苞米杆子就行,天冷了还能那啥,还能烧烧火暖和暖和,我再从家带个毯子过去……”

    陈楚懵了,心想这潘凤还真能打野战啊!估计以前干过。

    陈楚笑呵呵说:“行啊,不过钱到地方了再给,那个……去哪个井坑好?”

    潘凤说:“就去我家的那个井坑,我家的井坑还深点,洞口还小,像是个葫芦形似的,里面还大,正好还保温……”

    陈楚心里笑,心想潘凤还行,还真知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哪!行啊,今天就圆了马小河一个愿。

    陈楚跟潘凤越好了八点在井坑见面,另外陈楚想去通知马小河,让他八点去井坑糙他二婶儿,当然,他们没有血缘关系,干就干了。

    陈楚正往回走着,所幸没事,先去潘凤家的地头看看那个井坑啥样,坐到先熟识个地形,也好领着马小河去心里有底,他正朝前走着,不知觉间走到了刘翠家的地前面,看到月亮底下,有个窈窕的身子还在忙活着收秋着。

    只见她身子凸凹,屁股圆圆滚滚的,头上扎着围巾,手上戴着套袖,还在那捆着苞米杆,陈楚走近了她也没发觉。

    陈楚见她带着粗布的手套,脚下还是那双黄胶鞋,撅着的屁股在夜里露出裤子的颜sè,还是军用的退旧的冬训装。

    “刘翠……”陈楚淡淡的叫了一声。

    刘翠没回头,听见声音就差点一屁股坐到地垄沟,身子都跟着颤了颤……

    陈楚心想,我的好刘翠,你都想死我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