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刘翠脑袋忽悠忽悠的,身子颤巍巍的,显然是累的。

    她回过头,一脸汗水的看着陈楚,已经到了秋天了,她竟然还能出汗,可见这得干多少活了。

    “陈……陈副村长……”刘翠低低的说了一句,今天晚上没有月亮,只有清淡的夜光,依稀的两人能辨认着对方的模样,而刘翠脸上的汗水还是一条条的流淌下来,冲脸上流淌到了身子里。

    不过,刘翠的一句陈副村长,陈楚的心却有些发沉甸甸的了。

    “刘翠,你咋还没回去呢?”陈楚问了一句,眼中有些怜爱。

    “我……我寻思再干一会儿……”

    已经秋天了,天黑的也早了,五点多天就擦黑了,现在六点多钟隔着二百米能看到前面一个影影灼灼的影子就不错了。

    “刘翠,别干了,你够累的了,对了,孙五呢!”

    陈楚一提孙五,刘翠整个人一颤,陈楚叹了口气,不用想,用脚趾头都明白在,孙五这小子平时不干活,这会肯定又跑歌厅潇洒去了,要不说他这个人不就是有病么,家里媳妇这么漂亮,还能干活,他总去歌厅花钱找那个快活干啥去?而且花的还是媳妇给他赚的钱……

    不过,陈楚转念一想,想到了自己,人家柳冰冰对他那么好,都怀里他的孩子了,连彩礼都没说要,打胎都没提一下,房子啥的更是没问,为啥他还在外面勾三搭四的呢?

    陈楚咳咳了两手,不去想这些了,再想就把自己给卖了,忙一把抓住刘翠的镰刀说:“真的,你别干了……”

    刘翠忙站了起来,不禁一愣,因为陈楚已经比她高了。

    刘翠一米六八左右,而陈楚已经一米七二了,高了少半个头差不多。

    刘翠不禁摇摇头,心里此起彼伏的,心想昨天他还像是个半大小子似的,自己把他当成孩子看待,总是爱护他,而现在竟然一下成了男子汉了,而自己……

    刘翠不禁有些伤感,想起陈楚搞的一个有一个对象,她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从徐红,还有那小莲,还有传出他跟柳冰冰等等一些事儿,昨天,王还去他那里了,刘翠都暗暗的知道,不禁低着头不说话。

    陈楚抓她的手,刘翠啊的一声,陈楚忙掏出手机看,手机的光束照过去,只见刘翠带着手套的手,那手套已经磨烂了,手上还出现了不少的口子。

    陈楚心里不是滋味,忙问道:“你咋不换个手套啊,一副手套也没多少钱……”

    刘翠淡淡笑道:“这手套还没坏,回去缝缝补补的还能用……”

    “还用啥了,赶紧扔了!”陈楚说着忙把自己的皮手套递给刘翠。

    这也是他在瀚城买的,那几头砍人的时候用的,戴上皮手套没有指纹不说,而且把刀跟手系在一起,不容易磕飞,打群架,手里的家伙就是自己的命了。

    刘翠不要,两手推脱着说:“带,带你的这东西干不了活……再说了,给你磨坏了……”她正说着,陈楚已经一把从后面搂住她。

    她挣扎了几下,也就不动了,她毕竟是个女人,再坚强的女人,内心亦是脆弱的,不仅好多的苦涩都蔓延开来,对陈楚她亦是有些思念的,人非草木,而草木皆然有情,何况人了。

    哪怕是个小姐,她再麻木,跟男人睡一晚上,亦是有情的,何况刘翠又是一个特别的重情义的女人,陈楚受伤的时候,她大中午的一个女人背了陈楚二十里,走了二十里的山路一直背陈楚到县医院,不用说别人,就连那里的护士大夫都感动了,后来知道只是邻居,不然还以为是他的亲姐姐了。

    此时,陈楚抱着刘翠,两手环绕在她前胸,脸贴着她的面颊,嘴在她耳边只淡淡的轻轻的说了一句:“我想你了……”

    刘翠哭了,受伤的手擦了擦眼泪。

    下一秒她两脚离地,腾空而起,陈楚已经抱着她往前走去。

    “别……别去小树林……”刘翠知道陈楚要干啥,忙推脱他说:“陈楚,别让人看见我们,不好,你现在是副村长了,别这样,那啥,咱去……去……”

    陈楚忽然笑了笑说:“去井坑咋样?”

    刘翠没说话,想了想只嗯的点了点头。

    陈楚在她圆滚滚的屁股上啪啪的拍了两把,刘翠更是羞臊的不得了。

    ……

    两人来到潘凤家的地里,直接找到了井坑,陈楚用手机照了照,潘凤说的不错,这里面还真相是个葫芦似的,外面口小,里面不小,而里面还有两捆苞米杆儿,陈楚心想,肯定是潘凤跟徐国忠这些人搞破鞋的时候藏在里面的。

    潘凤经常跟人家搞破鞋,可能有很多次都在这井坑里办完事了……

    陈楚想着,先跳进去了。

    刘翠还小声说:“你小心点。”

    随后,刘翠坐在井坑边上,四下看了看,这才往里面下,而陈楚已经抱住了她的屁股,井坑虽然洞口小,但是挺聚光的,外面的光线照shè进来,还有些光亮了。

    陈楚看着刘翠就忍不住抱着她在她的大脖子上啃了起来,还亲她的嘴。

    刘翠亦是回应着她,她毕竟是个女人,孙五基本上不碰她,她也有需要,她心里亦是在挣扎着,一边想着不能对不起自己的丈夫,一边又憋着的好难受,最后还是被陈楚弄的缴械了。

    她已经浑身发软,而且下面都湿润了。

    “陈楚……你,你……”刘翠说着忽然扭捏了起来。

    陈楚亲了亲她的嘴唇说:“怎么了,宝贝。”

    “你能不能别干我了,我……我总感觉这样不好,我毕竟是有男人有孩子的女人,咱们就亲一亲,抱一抱……”

    “不行。”陈楚已经yù火焚身了,摸着黑把刘翠翻转过去,两腿分开她的大腿,自己亦是解开裤带,掏出了下面的家伙,在刘翠的腚沟子处磨蹭了几下,随即扒掉了她的裤子跟裤衩,直接干了进去。

    不再有前奏,陈楚就像是秋后的萧瑟的秋风,萧杀一切,收割一切。

    刘翠被顶的屁股一撅一撅的,她两手扶着井坑的边缘,感觉下面一阵阵的疼痛,毕竟是好久没做这个了,爽是爽,不过她感觉自己很羞耻。

    但是被陈楚一脸干了二十几分钟,刘翠忍不住了,陈楚知道她要喷了,情急之下把裤子踢踏了下去。

    果然,刘翠呲呲呲呲的喷了陈楚一裤裆,陈楚只看到她小麦sè的屁股一起一伏的,激动的像是要痉挛似的。

    而陈楚两手扶住她的腰,更是狠狠的拍击着,啪啪啪的声音像是爆豆似的。

    刘翠的屁股被拍击的噼里啪啦的,最后陈楚猛冲刺一阵,终于身体一阵僵直,像是一只弯钩大虾似的,全部喷shè进了刘翠的身体里去。

    “啊……”刘翠被那滚烫的液体烫的亦是有些浑身麻木。

    她紧紧咬住嘴唇,忽然回头冲陈楚说:“亲亲我……”

    陈楚下面还顶在她湿漉漉的屁股下面,不过嘴已经亲住了她的小嘴儿,狠狠的吸允着,不知过了多时,刘翠才呼出口气,觉得自己yù仙yù死的。

    两人缱绻了好一阵,刘翠这才擦干净了身子冲陈楚说:“咱出去……”

    陈楚也点点头,本来他还想再看刘翠一次,不过看看时间已经快七点十分了,八点潘凤还要来这里,自己跟刘翠的事儿别让别人发现了,就刘翠那xìng格,跟自己的事儿万一被其他人知道了,那她不得做出偏激的事儿啊。

    陈楚也擦好了下身,想了想还是推着刘翠的屁股让她先出去,随后自己又爬了上去。

    这井坑有两米多深,不过对于陈楚根本不费啥事儿了。

    陈楚往上推着刘翠屁股的时候,感觉手感亦是很好。

    刘翠从井坑爬了出来,随后是陈楚,不过两人刚出来就傻了,见眼前有个人,而那人身材婀娜,而且年岁不大,相貌一般,但是大腿修长,在夜光里仿若是刘翠年轻时候的样子。

    至少跟刘翠有那么几分相像,只见那女孩儿哭了两声,指着陈楚跟刘翠说:“陈楚,老婶儿,你……你们……呜呜……”

    刘翠傻了,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孙媛,自己的侄女。

    陈楚愣了愣,见孙媛扭动着屁股跑,他忙紧追两步一把抱住了孙媛。

    孙媛哭闹着:“陈楚,你放开我,你快放开我……”陈楚就是不松手。

    孙媛哭了:“陈楚,你……你糙了我老婶儿,你……你还干过我,你还说要娶我,你到底想咋的?”

    ……

    孙媛本来是给老婶儿送水来着,她跟刘翠关系特别好,刘翠也特别的关心这个侄女了。

    而孙媛出落的也和刘翠相似几分,高高的个,小麦sè的皮肤,圆滚滚的大屁股,那大屁股蛋,还有腚沟子是那样的大和深。

    等孙媛到了地头,没见到老婶儿,却远远的看到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孙媛好奇,在夜里蹑手蹑脚的跟着,都是一马平川的,孙媛离他们五六十米,而黑乎乎的亦是只能看到一个影子了,最后看到都钻到了潘凤家的井坑子里去了。

    孙媛跟陈楚经历过半个晚上的男女之事,也明白了一点,遂好奇跟了上去,不过井坑里传来了一阵**,跟男人的呼哧呼哧的喘息声,并且那女人分明是自己老婶儿的声音,还说今天不让陈楚干。

    而陈楚还说不行,不一会儿,两人都是呻吟声加重,喘息声加重了。

    孙媛不由得面红耳赤,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一个是自己的老婶儿,一个是要娶自己当老婆的陈楚。

    他一时无语了,急的都想哭出来。

    等两人完事都爬出来了,她看清了两人的面目,她心里乱极了,脑袋嗡嗡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哭着想跑开。

    这时,陈楚已经抱住了她的身子,她再挣扎也没有男人的力气大,不禁羞红的脸说:“陈楚,你放手……你快放手,你流氓……”

    陈楚索xìng豁出去了,当着刘翠的面就把孙媛按到了,一口堵住了她的嘴,狠狠的亲着孙媛的嘴。

    亲了一会儿,孙媛老实了,已经放弃了挣扎,而且手还下意识的摸着陈楚的头发。

    陈楚停下来,刚才亲的他都有些呼吸不畅了,摸了摸孙媛的脸蛋说:“宝贝……你别着急,你听我说……”

    孙媛都哭了,心想你还说个屁啊,刚干完我老婶儿现在又亲我?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