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这种关系算是**,如果在农村来讲也算是家狗糙家羊,是不耻的,这种情况古往今来就不少,不管是皇亲贵族,还是贫民百姓。

    唐朝的时候,杨贵妃就是跟两代皇帝搞破鞋,武则天也是儿子玩了老子玩,具体跟多少大臣玩,应该没有详细记载,不过野史里面记载的可不少。

    相传武则天需要太多了,男人不行啊!玩一个男人不过瘾,那就杀头,贴布告找天下的大家伙的男人。

    由于没人满足武则天这娘们,这娘们杀人太多了,连自己的亲儿子都杀了,上天看不下去了,让驴头太子下凡,去干武则天。

    驴头太子本来就是驴转世投胎的,下面大的狠啊,软的时候都能绕腰三圈,那硬的时候得多大了可想而知,所以,把武则天跟干老实了……当然,这是野史,红楼梦当中也有不少扒灰的事儿,扒灰就是老公公跟儿媳妇搞破鞋。

    乱糟糟的只能说明一点,sè情男女,男欢女爱,再牛逼的人,往往也在这上面乱了方寸,人,始终是凡夫俗子,即便是帝王将相,孔孟人家,也不例外,牛逼哄哄的唐明皇都扒灰糙儿媳妇呢,更何况寻常百姓有犯错的也不足为怪了。

    ……

    潘凤在井坑里大骂陈楚无良,陈楚却是哈哈大笑,说道:“你们又没血缘关系,再说你男人又不是马小河的亲二叔,是老头老太太年轻时候捡的,这算啥啊……”

    陈楚说完了,他又等了一会儿,不见潘凤跟马小河穿上衣服从井坑爬上来,随后听见井坑里又传来潘凤啊啊啊的**,跟马小河呼哧呼哧的喘息。

    陈楚乐了,心想这马小河真他妈的能干,潘凤也够sāo,够浪,行啊,他们干去,老子得回去睡觉了。

    时间差不多晚上九点多了,陈楚毕竟算是副村长了,回去睡觉没意思,准备在村子周围转一转,履行一下自己副村长的职责。

    其实也就是得瑟得瑟,装一装牛逼。

    不知不觉的,看到了一处暗淡的灯光,见是孙寡妇家,这孙寡妇长得细皮嫩肉的,年纪四十了,但就像是三十二三岁似的,也算是半老徐娘,一个美人了。

    这孙寡妇而且特别注重保养,隔三差五的就洗澡,有的人说她天天洗,还天天在下面抠。

    她男人以前是开沙场的,后来让人给砍死了,虽然丈夫死了,不过留给她不少钱,毕竟沙场挺赚钱的。

    这孙寡妇也便是小rì子过得挺舒坦的,把自家的地也包了出去,自己一个女人,一个寡妇,也够吃喝的了。

    但毕竟是一个女人了,晚上也寂寞,所以天天洗澡,可能洗澡盆里面也准备一些型号长短不一的黄瓜,或萝卜,大萝卜啥的,一边洗澡,一边看着vcd的黄片,一边用黄瓜啥的鼓弄,可能是这么回事,寡妇也是生理问题需要解决的啊。

    以前张老头儿还偷看过她洗澡。

    陈楚对四十岁的女人不感兴趣,不过也听说这孙寡妇识文断字,念过几年书的。

    他刚走到她家,忽然见到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在人家窗户里往里面偷窥着。

    陈楚一愣,心想这他妈的谁啊?肯定是在偷看人家孙寡妇洗澡呢!我靠!不会是张老头儿那犊子!那老家伙可sè啊,天天挂个牌子说去修炼去了,陈楚才不信呢,没准那老家伙正在洗头房小姐的白肚皮上上下起伏爽着呢。

    陈楚心里笑了,心想啥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啊,呵呵,老子就在这看看……

    只见那黑影身材挺高大的,应该不像是张老头儿,陈楚正瞅着,忽的,那房门开了,一个露着肩膀的女人,端着一盆水冲那黑影劈头盖脸的泼去。

    不禁骂道:“闫三!你他妈的要脸不要脸!”

    那黑影刚才在人家窗户上像是看不到人了,正在窗户上左右撒目着,没想到人家已经一盆水泼出来了。

    闫三被淋了个满头全是,忙落荒而逃了。

    陈楚憋着笑,看着闫三一身狼狈的,人家孙寡妇又啪的把门关上了。

    闫三贴着人家门口,轻轻扣着人家的门板说:“大姐,大姐……你听俺说,你听俺说啊……大姐,俺求你了,听俺说句话……”

    闫三轻轻的说了半天,最后低头耷拉脑袋的走了。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这女人啊……真是的,真是应了那句话,英雄难过美人关,那么牛逼的项羽也离不开虞姬,那么牛的主席……反正就是女人别看柔柔弱弱的,但真是能让痴情的汉子,即便是铁汉子也会化作一团乱泥绕指柔的。

    那么牛逼的闫三,一天到晚牛逼哄哄的,死头不怕要跟自己死磕,最后在孙寡妇面前也狗篮子不是一个,我糙,瞧不起他。

    陈楚往家走,心想张村长说把闫三搞定,算是自己的政绩,这段时间他也琢磨了,像是季扬那样混毕竟是下三路,早早晚晚得让上面给干了。

    干你还不容易?就看想不想干你涉黑的了,以前冰城的q四爷牛逼不牛逼,即便是现在混黑道的也没人超过q四爷的,那还不是上面一个令下来,马上人头落地……就看人家想不想整你了。

    真想整,什么季扬啊,马猴子,尹胖子的,就是一群小蝼蚁,手指一碾,马上粉身碎骨,说到底,还是当官是正途。

    陈楚咂砸嘴,琢磨着怎么利用闫三……

    晚上回去,陈楚打了一套拳,随即又冲了个澡,被凉水一激,他忽的有了主意,手指上的玉扳指亦是一闪一闪的,陈楚嘴角上挂着一抹邪笑,随即用左手歪歪扭扭的写了几行字,然后拿信封装着,想了想又跑到驴圈,陈楚老爹收破烂养了头驴,天天在圈里面有吃有喝的,养驴也容易,农村苞米杆子有的是,大苞米也有的是,一天扔给他几个苞米棒子就行,剩下的他就自己吃苞米杆了,驴槽子里面也有水,渴了就自己喝了。

    陈楚打开驴圈的灯,见老驴还在吃着草料。

    陈楚摸着他的尾巴,还念叨着:“要你几根驴尾巴毛,你他妈的可别踢我……”

    陈楚挑细的,黑的驴尾巴毛用剪子剪了下来,随后又用墨汁染的更黑,看了看索xìng就这么回事了,装在信封里面朝闫三家走去。

    闫三这小子光棍一根,晚上也睡不着觉,而且还是睡得凉炕,不是懒,而是他根本没心情烧炕了。

    刘翠他不能惦记了,惦记也是白惦记,顶多让他糙一把哪不是了,而他都三十八了,得找个媳妇好好的过rì子了,就他这样的,要啥没啥,以前还有案底,早大姑娘是不可能的了,谁能嫁给他啊,傻子都不带嫁的,而人家刘翠有家有孩子的人了,很多人劝他不现实。

    而有人说到了孙寡妇,闫三心便是活了,但是他不好意思,别看平时打架牛逼闪电的,但是一碰到感情的事儿,他胆小如鼠,尤其是一见到孙寡妇,他连话都不会说了,腿都直哆嗦,见到jǐng察他都不惧的,但是不知道为啥见到孙寡妇就这个德行了。

    他正睡不着觉,忽然听到后窗户有人敲玻璃。

    闫三骂了一句:“麻痹的谁啊?我糙尼玛的……大半夜的……麻痹的老子干死你……”

    闫三骂了几句,不见有人。

    索xìng叹口气起身,披着衣服走到后窗户那,看了看,有个信封,用一块石头压着,不见有人。

    闫三琢磨了一下,随后把信封抓了过来,随即打开,走回了屋里,拉开灯,从里面抽出了一张白纸。

    不过一看,闫三就迷糊了。

    里面写着:“三啊,我是你孙姐,就是孙寡妇,你看你咋那样呢,偷偷摸摸的,你就不会光明正大的么?咱都是这么大的岁数了,你咋还那样呢……孙姐单身,你也单身,就像是两块半拉月饼,凑到一块才是完整的,但是……三你要努力才行啊,孙姐不图别的,就图意嫁给个好男人,嫁给个男子汉啥的,你的名声不好,让我咋嫁你啊,你多给村里做点好事儿,我也好……好有个台阶嫁给你不是……”

    ……

    冰冷的深秋,闫三光着大膀子冲到了野地里,激动的眼睛泛着泪花,两腿跪在梆硬的地上,激动的低吼着:“我……我……我……我要重新做,做……”闫三激动半天也没说句完整话,铁打的男人,面对刀棒都毫无惧sè,但是被几句柔情的话语,却弄的屈膝跪倒。

    闫三摸出陈楚染的那几根驴尾巴毛,在鼻子前面狠狠的闻着,嗅着,忽然感觉怎么有股子驴的sāo味,不过闫三还是那么深情。

    隐蔽在壕沟里的陈楚差点笑喷了。

    直到闫三回去了,发现这几根‘头发’好像掉sè了,不禁感觉是不是孙寡妇是染烫的头发了,掉sè也很正常了。

    闫三这小子一晚上没睡觉,早上起来眼圈都黑了。

    ……

    一大早上,陈楚来到村部,村长张财就叹气说道:“咱们村的路面不好走,得有人修修才行,不过这大忙时节,哪里有劳力啊,花钱雇人,咱村数一数二的贫困村,哪能花钱呢,再说花钱也雇佣本村村民了,再说也没钱啊,只能出人工,这个难办了……”

    徐国忠也说道:“现在都是农忙呢,各家顾着各家的地还来不及呢!哪能又劳动力去修路?那不是扯淡呢么!”

    “唉……”刘海燕也是一筹莫展。

    徐国忠这时冲陈楚笑嘻嘻的说:“陈……陈副村长……陈副村长?嘿嘿……”

    陈楚一皱眉,心想徐国忠这王八犊子肯定没好事叫自己。

    张财也说:“老徐啊,你要说话就好好说,别整那个yīn阳怪气的调调,恶心人……”

    徐国忠只是嘿嘿看着陈楚笑。

    “啊?徐会计,你叫我?”

    “啊,是啊,陈副村长,咱有句话叫做能者多劳么,你看看这回修道的事儿,你安排安排,这个劳动力从哪出啊?是各家摊派还是咋整,你陈副村长出个主意?”

    陈楚笑了,心想麻痹的徐国忠,你就跟老子不对付。

    “啊,这个村里的路是大事儿了,要想富先修路不是么!必须得抓紧时间干,不然咱收秋的老百姓的车都把粮食拉不到家,车就得半路翻车了……”

    徐国忠嘿嘿笑:“是啊,所以让你陈副村长安排呢!”

    “咳咳……”张财白了徐国忠一眼,随后冲陈楚说:“陈楚啊,你现在是副村长了,正好这件事交给你办了,你年轻人,有前景,有主意,有头脑,反正我看好你,好好干……”

    陈楚忽然想起闫三来了,不禁嘴角一挑说:“行啊,我就试试找几个人把村里的路修一修……”

    “哈哈哈……”徐国忠大笑起来,心想吹个屁牛逼啊,农忙时节,谁修路啊,再说了,村长都找不到人,别说你陈楚一个半大小子了,我呸啊!吹牛逼你就,这回你办不成这事儿,老子就把你这副村长的位置给抢下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