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对瀚城的地方不熟悉,也没来过几次的,就知道俩地方,一个是这个胡同,还有一个他去过一次,即使马猴子的迪厅。

    当然,邵晓东那地方,他知道,不过抹黑不好找,都是居民楼,而且邵晓东算是狡兔三窟,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整天倒腾小姐的,没有个准确的落脚点。

    陈楚稀里糊涂的,也是本能的就跑到了这里。

    他知道这是死胡同,不过他感觉自己能爬上去,龙七也没问题,他的弹跳力比自己还要好。

    而他的摩托车的车牌早就扔了。

    两人前脚刚跑进胡同,jǐng车后脚就到了。

    “站住!别动,jǐng察!转过身去……”

    嘁哩喀喳的一阵响动,皮鞋声,手铐声,清亮的女声,还有手枪的咔咔声。

    陈楚刚回头,韩潇潇就喝道:“不许回头,转过身去!”

    陈楚舒出一口气,感觉是个女的,但是车灯的闪烁,他刚才回头只感觉车灯刺眼,没感觉出别的来。

    车上五个jǐng察,四男一女,此时都已经下来了,这事儿谁不想沾沾边啊,只要沾着边了,那就算是立功了,以后加薪,提干,都是有机会的了。

    几人靠拢过去,一只手铐刚贴在龙七手上,旋即,龙七一个转身回肘,正中那jǐng察下巴。

    啪的一下,那jǐng察就晕过去了,龙七甩手,转个身,一击后摆拳又搂倒下一个jǐng察,随即龙七高高跃起,膝盖下砸,砸中一个jǐng察胸部,那jǐng察哎呦一声倒地。

    而陈楚转头一脚踢飞身后女jǐng手里的手枪,旋即飞快扑向那男jǐng察,抓住他两只肩膀,膝盖狠狠撞击过去,陈楚手里的砍刀也早就扔了,此时只撞击两下,那男jǐng察就弯腰倒地不起了。

    陈楚跟龙七两人对视一眼,随即,龙七先助跑几步,随后弹跳而起,在那两丈高的墙壁上连蹬几次,翻身越过了高墙。

    陈楚亦是助跑几步,当他跃起脚蹬到墙壁之时,身后却传来了枪声,陈楚吓得一下掉了下来。

    身后那女jǐng枪被踢飞了,不过又抓起同伴的手枪,冲着陈楚开了一枪。

    “别动!再动我真的会开枪了!”

    陈楚眼前一黑,知道这女jǐng是谁了。

    心里暗骂:韩潇潇,老子早晚干了你,妈的,怎么又是你这个死女人……

    “大姐,你都已经开枪了,我投向,别再开枪了……”陈楚无奈的举起双手,心里想着对策。

    韩潇潇两手握住手枪,她的枪已经被打飞了一次,这次两手握得特别紧。

    随即,让陈楚不要动,手去摸胯间的手铐,稀里哗啦的一阵手铐声,陈楚感觉那冰冷的手铐离着自己越来越近。

    身子闪电般的一矮身,随即转到了韩潇潇身后,韩潇潇一愣,刚才还在眼前的嫌疑人转眼消失了,她刚要回头,感觉两只脚已经被人抱住,随即身子朝前扑去。

    韩潇潇被陈楚的一记搂腿抱摔摔倒,手枪随即脱手而飞,而身后的陈楚旋即压在她的玉体之上,两手抓过她的两只皓腕,接着抓住她的手铐,虽然不会用,但是胡乱的还是铐住了韩潇潇的一只白嫩的胳膊。

    “啊……不要……”韩潇潇喊了一句。

    陈楚扯下蒙面的黑布,直接塞进韩潇潇的嘴里。

    她呜呜的发出两声不满的呻吟,感觉一股血腥的味道传入口鼻当中,不禁一阵的作恶。

    此时,陈楚屁股骑在韩潇潇屁股上,她那挺翘的屁股极具弹xìng,陈楚下面忽然硬了。

    陈楚忽然看了看四周,那四个jǐng察都已经被击倒,龙七的手段高明的狠,只一击就打晕了一个,而自己狠狠用膝盖点中的那个jǐng察,刚开始的时候两手捂住裤裆。

    不过疼了一阵也昏死了过去,男人的下面极其脆弱,用膝盖撞击的狠了,都容易致命。

    这几人已经昏死过去,而身下的这个女jǐng……

    陈楚下面梆硬的抵住了她的屁股上。

    心想要是把她两手反扣着,然后抽出她宽大的jǐng用皮带,再扒掉她的jǐng裤,两腿就这么的分开她的两条大腿,下面就冲她屁股后面插进去。

    一撅一撅的就能把她给干了。

    陈楚有些激动,脑袋一忽悠,看着身下呜呜呜叫着的韩潇潇,陈楚心一横:“干!”

    陈楚两手刚摸到她的屁股上,韩潇潇便剧烈的挣扎起来。

    正这时,墙头有人低喊了一句:“兄弟走啊……”

    陈楚脑袋嗡嗡的,回头看那墙头上正骑着龙七,本来龙七已经跳下大墙了,跑了一阵,不见陈楚,虽然他听到枪声,但以为陈楚已经跳下大墙了呢。

    也不敢打电话,往回摸了一段,也不见陈楚,这才又重新翻上了大墙,正看见陈楚在解着自己的裤腰带,身下还压着一个漂亮的女jǐng察。

    龙七脸红了,冷冷的一时间骑在墙头上异常的尴尬。

    陈楚也尴尬,心想妈的龙七你有病,自己跑就跑了还回来干啥啊。

    我靠,老子裤子都脱了,你就他妈的出来捣乱了。

    陈楚心想这还干个屁啊,这时,远处也传来了jǐng笛声,陈楚不要意思的系上了裤腰带,随即从韩潇潇屁股上面站起来,助跑几步冲上了墙头,跟龙七一起跳下去跑了。

    韩潇潇站了起来,摸起甩在地上的手枪,胡乱的冲着空空如也的墙头狠狠的开了五枪,里面就剩下五发子弹了。

    而且韩潇潇边开枪边红着脸大声骂道:“王八蛋,王八蛋,王八蛋……”

    她倒是也想追,不过这高墙,她就算把抵抗大姨妈的劲儿使出来也翻不过去。

    她刚才已经感觉一根像是粗粗的木棍子的东西顶住她的屁股,而有一双手也摸了她屁股两下。

    此时,她气咻咻的,像是有一行清凉的泪珠滑落了下来。

    在清凉的夜里,是那样的剔透晶莹……

    龙七边跑边咧嘴,心想陈楚真他妈的大sè狼,这个兄弟哪都好,就他妈的太sè了,被jǐng察追这么一会儿功夫,就想要糙女jǐng了,我靠……

    陈楚也早喜欢韩潇潇,毕竟上次两人还接触了一下,但凡漂亮的女人,他都喜欢,就像男人,看见好看的女人,虽然自己得不到,但是在内心也是意yín一下自己要是能上了该有多好啥的。

    两人跑了一阵,随后陈楚摸出电话给邵晓东打去,现在是在瀚城,不能跑六十里地回家,也不能去县城了。

    邵晓东接了电话,告诉陈楚一个位置,两人小心的抹黑到了一处居民楼,邵晓东已经在那接应了。

    随后陈楚跟龙七都换了身衣服,而以前的衣服都让邵晓东在厕所烧了。

    两人又冲了个澡,临时吃了点邵晓东准备的饭菜,便匆匆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邵晓东便托关系在专卖店给陈楚跟龙七弄来了一身名牌,龙七一身耐克,陈楚黑sè的立领的阿迪达斯。

    换上了这身衣服,两人都显得挺jīng神。

    邵晓东道:“楚哥,你在这里躲几天得了,我刚才得到消息,这次是以前的高进高大队长回来了,势必要把瀚城这几个地头蛇都拔了再走……”

    陈楚摇了摇头:“不行啊,现在我还混上了一个代理的副村长,不回村里不行,再说我回去了也是个不在现场的理由。”

    邵晓东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昨天晚上我还接到了季扬的短信,说安排下时间,他和兄弟们都想见见你……”

    龙七冷哼一声道:“算了!”

    陈楚也点头说道:“以后再说,现在见面不太好……”

    邵晓东点点头,买了酒菜,陈楚没喝酒,吃饱了,邵晓东又给他准备了一辆摩托车,陈楚随后又让人给重新喷了漆,回去就说还是自己以前的那辆摩托,只是新喷漆了……

    陈楚收拾完还不到六点钟,深秋的天气亦是有点黑,而亦是有些发冷,邵晓东把自己的黑风衣给陈楚披上了。

    陈楚骑着摩托车,往回走,随即又朝着小路直接回到了小杨树村。

    这次,他帮了季扬,但是是为了救他命了,但是陈楚也感觉了,这混不是长久的,想要长久的生存发展下去,还是当官,这混,只要上面一有风,你再硬的混也是要倒的,谁又有本事跟全国好几十万的jǐng察跟好几百万的部队干?那不是扯犊子么……

    jǐng察对付不了你,扯过一个连的部队就把你给灭了,再牛逼,弄过来一个营,一个营不行,一个团,弄不死你。

    陈楚回到家,停好摩托车,随即换了在家普通的衣服走了出去。

    刚走到村口的主干道上,就一阵的尘土飞扬。

    早上起来的人,还有陈楚都被呛得咳咳咳的直咳嗽。

    陈楚背着两手,冲那边喝道:“谁啊?干啥哪?谁啊那是……”

    听见陈楚的喊声,大清早的,还能看见喘气的哈气,气温挺低的,但灰尘中探出了一个大黑脑袋,满脸流汗的冲陈楚笑道:“陈副村长啊……是我啊,闫三……”

    “闫三啊!”陈楚打着官腔说道:“你一大早晨的不好好干活,你整的冒烟咕咚的,你想干啥玩意?”

    “我……我……”要是平时陈楚跟他这么说话,闫三早跟他干起来了。

    可是现在闫三脸上笑嘻嘻的,心想自己要当个好人,当个好人,孙寡妇就能嫁给自己了,而且陈楚还是孙寡妇的干弟弟,算是自己的干小舅子了,万不能得罪了……

    他忙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说道:“我寻思昨天村路刚修好,有些石头啥的,我扫一扫,把路面扫平了,大伙走道好方便……”

    陈楚不禁点点头:“嗯……闫三啊,行,你干的不错,一会儿我吃晚饭去大队广播里表扬表扬你……”

    “哎呀……”闫三笑了一声说:“陈副村长,不用,不用表扬啥的,就是给咱小杨树村做点好事儿,我也是咱下杨树村的村民啊,这就是咱自己家的活表扬啥啊,不用表扬……不用……”

    陈楚笑了笑说:“是恶的就要批评,是好的当然就要表扬啊……行啊,这事儿不用你管,你扫你的……”

    陈楚本来要溜达一圈的,不过见闫三弄得全是灰土,就跟沙尘暴似的,忙回去了,简单吃了碗面条,等陈楚到了大队的时候,整理了一下喇叭,便开始说道。

    “喂喂喂,喂喂喂,噗噗噗……好了,小杨树村的村民们注意了啊,小杨树村的全体村民们注意了啊,早上啊,本村村民闫三同志,起大早为了咱们村的村道的整洁平整,为了让全体村民走一条平坦的大道,起早开始清扫,这种好人好事儿村部要对闫三同志进行表扬,同时也希望咱们村的村民啊,都向闫三这种好人好事的行为进行学习,如果大家都这样,人人无私的奉献,大家团结一心,一定会尽早的脱离落后,尽早的走向致富奔小康的这条平坦大道……”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