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柳冰冰是坐客车到乡里,然后溜溜达达走着来的。

    县里到镇里是通客车的,柳冰冰直接在乡里下的车,乡里离着小杨树村六七里地,柳冰冰算计着时间,十一点半的时候还真到了。

    怀孕的时候多走动走动有好处,有助于养胎,但不要剧烈运动就好。

    陈楚驮着她,车速很慢,两人出了村子,无人的时候,柳冰冰头便枕靠在陈楚后背上。

    终究是女人,尤其是在女人怀孕的时候,总是感觉自己羸弱,要受到保护,这个时候也是她们最爱男人的时候。

    风吹起柳冰冰长长的发丝,拂动在陈楚脸颊上,他感觉痒痒的,并且一阵幸福的洋溢的感觉,陈楚有点相信张老头儿的话了,男女间除了那种肉yù的不断索取外,真的有另外一种感情的,这种感情很微妙很微妙的。

    就像是现在,两人并没有发生关系,自己的下面也没有一撅一撅的干着柳冰冰。

    但是他心里却似异常的甜蜜,感觉整个世界都不复存在了,只剩下了两个人,就剩下他跟柳冰冰,在茫茫的收割完毕了庄家的田野里,在萧瑟秋风中漫漫的徜徉着,陈楚忽然有种感觉,他喜欢这种徜徉的感觉,心想要是永不停歇多好。

    时间总有尽头,哪怕是多少多少亿万年,也有最后到达的那一秒钟的来临,即便车速再慢,亦然到了县城,陈楚几乎没怎么感觉到,县城这二十里的路就终结了。

    每次骑着摩托车陈楚都是迫不及待的想早点到县城,而今天他却感觉时间怎么过的这么快?

    柳冰冰也从他背上抬起头,抚了抚秀发。

    陈楚把车挺好,随后在柳冰冰执意反对下,他还是在县宾馆开了个房间。

    2000年的时候,还有住一晚上五块钱的旅店,当然是多人间的,那样气味浓郁,而且也不卫生,十块钱的就有单人间了,现在差不多七八十起步才有好一点的单人间了,大城市更贵了。

    而县宾馆陈楚要了个好点的房间亦是花了八十块钱。

    柳冰冰撅起嘴不理他。

    陈楚只呵呵的笑了笑,哄着柳冰冰进了房。

    这个世界不怕你多能花钱,在乎的是有没有一个稳定的收入,能不能赚来钱,一个月赚一万,花个七八千也可以,毕竟还剩余两三千,要是一个月就赚两三千,那就不能花的太多了,要是不赚钱,就算天天喝西北风也攒不下什么了。

    陈楚现在来钱的路子有了,所以花钱不像以前那样顾忌了。

    他想了,过阵子再找邵晓东做一笔买卖,干掉个臭无赖地痞啥的,还能分到大头的钱。

    当然,陈楚也怕出事,所以只捡无赖地痞,黑社会干,他倒不是为了替民除害,匡扶正义啥的,他一个普通半大小子老百姓没那么高的觉悟,不过,他想自己干掉的是坏人,老百姓叫好,jǐng察那方面也不会过于深究,毕竟都恨不得这些黑社会火拼全死光了,他们也不用头疼。

    可以堂而皇之的往上面递送一个报告,就说是黑社会火拼或者是仇杀之类的就完事了。

    还有便是,陈楚只跟邵晓东合作,这小子鬼灵鬼灵的,做事滴水不漏,没有把握的事儿,危险的事儿他一般不接,从十六七岁开始混,一直在瀚城这些老大的夹缝中生存下来,亦是一件牛逼的事儿了。

    况且,他消息灵通,上面还有一个chūn城的唐黎在,干小姐这行的,就是消息灵,并且,邵晓东在各个部门都有一些关系,和他合作一般不能出事儿了,再者,灭掉的都是恶人……

    灭恶人算是上乘天意,下称民心,自己还能得到不少钱,亦是给自己找个心理安慰,何乐而不为。

    ……

    两人走进房间,柳冰冰还是在慨叹房间太贵。

    陈楚看了看时间说:“房间已经很贵了,咱们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柳冰冰脸红了,狠狠掐了他一把。

    陈楚受不了的,一把推倒柳冰冰,下面硬邦邦的了,直接骑在柳冰冰的身上。

    柳冰冰娇喘一声说:“别闹,你,你得更轻点了……”

    “行,我轻轻的进去,再轻轻的拔出来……”

    柳冰冰害羞的闭上眼,随后说:“还是先洗个澡……”

    柳冰冰推开压在身上的陈楚,随即走进浴室,不让陈楚进去。

    她窸窸窣窣的脱光衣服,站在淋浴喷头下面,仔细的清洗着自己身上每一处,跳动的水珠,调皮的在她的肌肤上滑着,动着,像是小sè狼一样的欣赏揉搓着她娇嫩的弹xìng的身子。

    柳冰冰洗了二十分钟,陈楚都等得受不了了。

    差不多要破门而入了。

    柳冰冰才围着浴巾走了出来,她面sè有些cháo红,身上没穿衣服,就围着浴巾在腰间,宽大的浴巾裹住了她上面的nǎi跟大腿根。

    外面露着白花花的皮肉。

    陈楚下面受不了的硬了,柳冰冰却推了他一把说:“你也给我进去洗,这个阶段卫生很重要了,不要让我里面脏了……”柳冰冰推着他。

    陈楚流着口水进了浴室,而柳冰冰的小内裤在浴室当中,陈楚拿在手里,然后放在鼻尖闻了闻。

    正巧柳冰冰看到了,羞红满脸啐道:“陈楚,你这个大变态……”

    陈楚笑了笑,随即脱了衣服,稀里哗啦的冲洗了一阵。

    柳冰冰已经躺在床上随便找本杂志看着,而陈楚只冲了四五分钟擦干净了身体,光着腚就跑出来了。

    “哎呀……”柳冰冰脸红了,用杂志挡住脸。

    陈楚桀桀的笑道:“小妹妹,我来了……”

    扯开柳冰冰身上的被子,陈楚看到她莲藕一般娇嫩滑腻的两条大腿,她的浴巾还缠绕着,陈楚忍不住的亲了她白花花的腿几口,就顺着舔了上去。

    柳冰冰没穿内裤,陈楚嘴直接抵到了她两腿间的火烧云,禁不住在她毛茸茸之地舔舐起来,柳冰冰开始断断续续的呻吟起来。

    任凭陈楚玩弄着,她面sè娇羞,两手不仅放下了杂志,抓住了被子,紧紧的抓在手里,张开了樱桃小口,一声声小猫似的呻吟声传递而出。

    许久,柳冰冰全身各个角落都被舔了一遍,陈楚下面才慢慢的抵住了她火烧云的洞口,柳冰冰已经河水泛滥了,陈楚下面咕唧一声就插了进去。

    陈楚进去后,舒服点要是,快乐的像是神仙一样,不过陈楚认为自己比神仙还要快乐,神仙真的快乐么?在上面也没有老婆,就玉皇大帝跟王母娘娘天天可以滚床单搞破鞋,其他人都不允许有女人,那还快乐个屁啊。

    什么七仙女,宫女啥的,只许看,不许摸,不许追求,不许干,憋的男神天蓬元帅摸了把仙女,就被变成了猪八戒了。

    而仙女们也憋的慌啊,在天上没法搞破鞋,就偷着到凡间乱搞男女关系,跟人同居,比如嫦娥,比如七仙女,还有织女啥的,都在下面搞出好几个孩子了……所以陈楚感觉神仙并不快乐,自己比他妈的神仙强多了。

    陈楚骑着白花花的柳冰冰的身子,虽然不能大幅度的运动,但是这样慢悠悠的搞发更有一种别样的情调。

    陈楚下面慢慢的动着,更能细微的查看到柳冰冰那羞涩的神sè跟爽的依依呀呀的**表情。

    柳冰冰的身子娇嫩的,粉白的,陈楚拖起她两瓣臀瓣,下面慢慢的挺近抽出,柳冰冰长长的细细的像是灵蛇一样的胳膊缠绕住他的脖颈,随着陈楚的一抽一插,她的屁股亦是跟着逢迎的一进一退的。

    两人的私密处紧紧的结合在一起,慢慢的动作着,柳冰冰闭着眼,娇美的长长的睫毛像是一对大大的蒲扇一样,白嫩嫩的屁股被陈楚捏的泛红了。

    过了半个多小时陈楚捏住柳冰冰的屁股,她的两瓣屁股都在陈楚手中像是柔软的面团一样再次变形,陈楚的嘴狠狠的埋进了柳冰冰的两nǎi间。

    低低的说了句:“冰冰我喷shè了……”

    “啊……轻点……”柳冰冰嘴里说着,感觉着自己的**里被呲呲呲呲的攻击着,她甩了甩头发,身子像是八爪鱼似的,紧紧的缠绕着男人的身体。

    最后一点东西进入柳冰冰的身体,陈楚松了口气,两人软软的倒在床上,陈楚摸着她的屁股。

    柳冰冰贴着他坚实的胸膛,不禁说道:“我好想感觉你又长点个头了。”

    陈楚亲了亲她的额头。

    柳冰冰又说:“以前咱俩在一块的时候,就这么躺着,你的脚能碰到我的脚脖,现在好想能再往下碰到脚踝了,好像长高了那么一点点。”

    “嗯……冰冰大宝贝,我以后还能长的,以后长到和你一边高,然后你穿平底鞋,也好咱一起去逛街啊……”

    “呸,我偏要穿高跟鞋……”柳冰冰嘴上这么说,但也明白,她算是跟高跟鞋缘分不多了,她穿上那东西一米八七左右了,一走路都发晃,而且太杂眼了。

    她也不习惯,再说了,她这么高的身材穿高跟鞋不好看。

    当然,真要是穿上了,男人的嘴都得流哈喇子,这要是穿上高跟鞋,屁股撅起了,然后从后面插进去可要爽死了。

    陈楚躺了一会儿,下面又起来了,不禁冲柳冰冰说:“大宝贝,你站起来被,然后两手扶着墙,我再后面插你……”

    “哎呀……”柳冰冰撅着嘴,随即贝齿咬着嘴唇。

    但还是从床上下来了,两手扶着雪白的墙壁,身子弯了下来,随后挺翘滚圆的大屁股敲了起来,两条大腿亦是微微分开。

    她长发飘在洁白的后背上,随即转头脸红的问陈楚说:“我是不是要这样啊……烦人……”

    陈楚啊的答应了一声,受不了的跳了下来。

    柳冰冰感觉他那东西在自己的洞口磨蹭着,随即又提醒他轻一点。

    陈楚点头,随即下面慢慢插进去,柳冰冰呻吟一声,陈楚下面缓缓进入。

    陈楚摸着她的背部光滑的肌肤,两手抚摸着,随即慢慢一顶,柳冰冰两手扶着墙,被顶的头微微往前送,脚跟也被顶了离地,雪白的脚尖高高的翘了起来,陈楚忽然发现柳冰冰脚趾染了红sè的指甲油,看着她那红红的脚趾甲,陈楚呼哧呼哧的一撅一撅的往她的华容道里面干了起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