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秋rì的阳光亦是有些温度的,正午的时候不能说是火辣,但亦是暖洋洋的,这个季节已经到了十一月份,庄家收割完毕,天气煞冷,而一般往年的这种时候气温已经到了零下了。

    今年的冬天好像来的很迟,电视,广播里面一劲儿的在报道全球气候变暖,一些所谓的专家又在鼓吹什么南极北极冰山将要融化,海平面水位要飙升,也便是让他们说成了世界末rì来了。

    并且冰山融化,随即便是全球水位飙升好几丈高,十米水位足以淹没全球了。

    ……

    不过,往年的十一月却是应该有些飘雪了,前些天的一场小清雪还不足以算作雪,而一年年的,瀚城这边的雪仿佛亦是越下越少的感觉了。

    而冬天到来,搞破鞋的少了,打麻将的多了,因为苞米地没了,没法钻苞米地干炮了。

    而且还冷了,两人别说脱衣服了,就是撒尿马上都能结冰,再说男人那东西一遇到冷,还不愿意硬。

    还有便是,冬天都猫冬,外出打工的,还有常年种地的男人都在家里眯着,老婆想出去搞破鞋都不容易。

    ……

    斑驳的光点透过了窗帘,跳跳的调皮的照shè在县宾馆两个正在后进式的男女身上。

    男的有些擦黑,女的却是粉白粉白的,那皮肤娇嫩的比婴儿还要好,就像是刚扒开的煮熟的鸡蛋似的,白白的嫩嫩的屁股,还有啊啊的轻柔的像是小猫一样的**的声音,让人魂外。

    陈楚还像是狗似的,爬在柳冰冰屁股后面一撅一撅的干着,这次他干干停停的这个姿势快一个小时了,而陈楚刚才又喷shè了一次,这是第三次,而还没换姿势。

    柳冰冰有些挺不住了。

    “行了,累死我了,咱回到床上去……”

    “宝贝,马上到了,马上了……”陈楚还是一撅一撅的动着,看着柳冰冰有点支撑不住了,他忽的抱起柳冰冰的腰肢,这样柳冰冰站起来,还是比他高了半头,而且柳冰冰的腿长。

    但是陈楚的下面长,这样也算配套了,陈楚下面没出溜出溜,而是一下一下垫着脚尖的往柳冰冰屁股下面插着。

    柳冰冰忽然咯咯咯笑了说:“陈楚,要不要你站着凳子啊……啊……”

    这时,柳冰冰重重的蹙眉呻吟一声,陈楚终于喷shè了。

    暖洋洋的液体进入她的身体里,随后顺着下面的罅隙又慢慢的缓缓的流淌下来,凉凉的rǔ白的液体从罅隙溜到柳冰冰的大腿根,还在往下流淌着。

    柳冰冰往前走了两步,屁股甩掉陈楚的下面,嗔怪的掐了陈楚一把,随后走进浴室清洗去了。

    陈楚也跟着进去了,两人在浴室里黏黏糊糊的,抱着柳冰冰的软软的身子,陈楚亦是有些忍受不住这种滑腻腻的感觉了。

    尤其是两人身上都打满了香皂,洗发水啥的,这滑腻腻的感觉即便是柳冰冰亦是无法抑制了。

    不仅娇喘的美背贴靠在瓷砖墙壁上,任由陈楚冲前面插进去,随后抱起了她两条白嫩的大长腿,整个人随即在前胸贴在陈楚的胸前,而美背贴磨在光滑的瓷砖上了。

    陈楚两腿分开,下面顶着柳冰冰,柳冰冰两手环绕住他的脖颈,陈楚第一次做这种姿势,有些生疏,随即下面动了动,柳冰冰抬起屁股往上抬又往下落逢迎了几下。

    两人慢慢起落几下,随即加快了速度。

    柳冰冰长发飘扬,整个人被抱起来,就像踩在云端上似的,整个人被顶的飘飘忽忽的,醉生梦死了一样,陈楚亦是呼哧呼哧的往前顶着,耕耘着,像是要把自己所有的力气都冲进柳冰冰的洁白娇嫩的身子里。

    柳冰冰被这种姿势挑拨的不能自己,娇喘的呻吟声不断的加大起来。

    她的两只小脚随着两瓣娇嫩的粉臀往上被顶的一窜一窜,红唇微微启开,亦是意识模糊的娇喘道:“轻点……陈楚轻点……”

    “嗯……”陈楚答应了一声,亲吻着她粉嫩嫩的嘴唇,下面放轻了动作,不过把柳冰冰亦是顶的高高的。

    柳冰冰啊的叫了一声,闭上了眼,幸福的像是马上就要死去,两人来来回回的,折腾了半个多小时,陈楚才喷了出去。

    柳冰冰身子贴在滑腻洁白的瓷砖墙壁上,慢慢的扶倒在陈楚肩膀,张开小嘴,牙齿在他结实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

    留下了一排小牙印,轻轻的说:“你干死我得了……混球……”

    陈楚狠狠的吻住柳冰冰的小嘴儿,两人舌头缠绕在一起,甜甜的亲吻着,过了好久,陈楚才不舍的分开,手捏着她娇嫩的屁股蛋,柳冰冰脸上酡红说:“别弄了,我都一点力气没有了,赶紧的给我搓背……”

    陈楚见她光洁的玉背肌肤根本不用搓了,不由得轻轻的摸索了一番。

    柳冰冰休息了一会儿,推开他,自己冲了冲,陈楚也冲的差不多了,抱起柳冰冰回到了床上,臂弯搂着她娇媚的脸庞,柳冰冰长发飘然的耷拉在洁白的枕头上,身体热烘烘的贴靠在陈楚身上。

    两人迷迷糊糊的搂抱在一起,陈楚下面又有感觉了,要干柳冰冰,不过还是忍着了,毕竟柳冰冰怀孕了,干多了不好,而且这么干还是轻轻的干,很怕对柳冰冰身子有损。

    两人正甜甜的睡着,陈楚的电话振动起来。

    柳冰冰迷迷糊糊的看陈楚去接,忙伸手道:“拿来!”

    陈楚一愣。

    柳冰冰撅起小嘴儿说:“查岗!谁知道是不是野女人勾引我孩儿他爹……”

    陈楚呼出口气,正为难,见来电显示是龙七,心里放心了。

    女人怀胎的时候容易生气,陈楚可不敢惹乎她了,把电话递了过去。

    柳冰冰撅着小嘴人看了看来电显,随即接听道:“喂,谁啊?”

    龙七一愣,随即响起陈楚这小子不一定又跟哪个女人滚到一起去了,想起昨天他跟那个女jǐng察,龙七呵呵笑了。

    他久经世故了,遂轻声说道:“我找……咳咳……”龙七忽然想起陈楚说过他现在还是小杨树村的副村长了,忙说道:“我找陈副村长,有点事儿,还算着急……”

    柳冰冰蹙眉把电话递给陈楚说:“给你!安检通过了……”随即翻身躺在床上呼呼睡了。

    怀孕的女人亦是多觉的,总是感觉想睡觉似的。

    陈楚通晓了医术,对这些亦是明白些的了。

    陈楚接过电话,见柳冰冰翻过身子,被子一端露出的雪白的香肩,不禁想去舔几口,亲吻一阵。

    索xìng还是先忍耐住,接过电话喂了一声。

    龙七小声说道:“楚兄弟,借一步说话……”

    陈楚眼睛一动,直接走向了洗手间。

    柳冰冰其实没睡,虽然翻过身了,但眼睛还是睁开的,不禁心想,一个男人有啥避嫌的?还跑去厕所去接了?真是的,又不是女人,不过又一想两个男人避嫌,好像更严重……

    柳冰冰缓缓坐起身,被子耷拉的落下来,她饱满的两只大扎挂在胸前挺翘着,那两枚相思豆亦是挺挺的,想去看看陈楚,不过还是觉得是不是自己太小心了?

    这两天,她也看过怀孕须知啥的,怀孕要注意很多事儿的,比如电脑不能去玩了,那时候电脑也没啥,而最好手机也不要去碰,所以柳冰冰给陈楚打电话很少,即使打也说几分钟变挂断了。

    还有便是怀孕的女人很容易生气,猜忌心也挺重……反正把怀孕的女人都说成了是泼妇了,柳冰冰差点把书撕了,不过仔细一想自己,好像脾气是有些变化的,不由得推了推长发,不去管陈楚了。

    心想两个男人?莫非那个那人要领他去找小姐?不过柳冰冰又自信的感觉自己不比小姐干净好看啊?陈楚放着自己这么个好老婆不跟自己好,跟外人好?除非有超过自己的人……

    柳冰冰脑子有点乱乱的瞎捉摸着。而男人其实有点姿sè的女人他都想搞,娇羞可爱的,小鸟依人的,模特身材的,初恋心动的,邻家女孩儿的,成熟美妇的,还是xìng感火辣,还是明星脸,亦或清纯可爱,亦或学生的清纯时代……

    火爆红唇如火,清纯小脚如莲,杨柳身段摇曳,**挺翘如勾,爆rǔ的萝莉,蜂腰丽人,不同的女人,不同的味道,不同的感觉……

    ……

    此时,陈楚在厕所里还偷偷瞄了外面的柳冰冰一眼,这才说道:“龙哥,说……”

    “嗯……兄弟,你……快当爸爸了对?”

    龙七见过柳冰冰的,也佩服陈楚弄到手个大美女,只是这个大美女比他大了几岁了。

    “嗯……是啊,到时候孩子出生了,请龙哥来喝喜酒……”

    “哈哈!兄弟,那是一定的……”

    陈楚呵呵又说道:“再让我儿子认龙七哥当师傅,从小学功夫……”

    龙七忙摇头道:“这个可不行,是男是女还不知道,还有啊,我练得是泰拳,这功夫太苦了,自己遭的罪不能让孩子再重蹈覆辙的遭罪,以后学文,然后当官……泰拳这东西啊,也太残忍……”

    陈楚点点头,他只听说过国术连起来很苦,冬练三九,夏练三伏,自己要不是有玉扳指的关系,不管学什么,还是练什么功夫,都是他人的数倍,不然也不能这么快的领悟的功夫的一些jīng髓。

    但他把大部分的jīng力都用在女人身上了,所以这功夫进展是进展,但没有过于的专研。

    而龙七的泰拳他也见识过了,能有那样的威猛,亦然不是一朝一夕可以练就的。

    不经历麻木甚至是非人般的训练,怎能以一敌十,以一敌百,人前能显贵,而人后不知道得遭多少罪了……

    这时,龙七不禁淡淡的说道:“陈楚老弟,想不想多赚点钱以后养活老婆孩子……”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