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有些液体还滴落在她白花花的大腿上,和刚才褪下到腿窝的黑sè丝袜上,黏糊糊的一片。

    陈楚拍了拍王霞的两瓣大屁股说。

    “老师,你下面真好,啥时候有时间让我再好好的干干你,真的,在你身上能使出劲儿来。”

    王霞咽了口唾沫。

    “你……你要考上一中就好了……”

    陈楚笑了,随即拍了拍王霞的屁股说:“这样!有时间我就去一中看你,你这里的门可要对我开着啊……对了,我亲戚明天送四万块钱过来,宝贝,你到时候把钥匙暂时给我就行。”

    王霞笑了一下说:“哪有那么简单啊,还得去过户呢……”

    陈楚点了点头,看着王霞要站起身,下面禁不住又硬了,马上往回走,拉开裤链,想了想直接又把裤带解开了。

    对准王霞的洞口,把还往外出的液体连同她的洞口都堵住了,下面一顶干紧去了。

    又开始干了起来。

    “哎呀……你这坏小子,不行,不行啊……”

    王霞撅着大屁股摇晃着,随即冲沙发上下来,不过却甩不开陈楚的下面了。

    陈楚就插着她屁股下面的洞口,王霞走一步他就干两下。

    王霞一直呻吟着来到卧室,拉开一边的窗帘,看到楼下一个微凸的小个子男人提着一塑料袋青菜。

    她慌忙说:“陈楚,不好了,那个是我男人,你快点拔出去,我男人要上楼了。”

    陈楚笑了,随即说:“你看……”

    王霞看到,此时楼下那个微凸的男人看到了一个水果摊,正在上面挑着苹果。

    陈楚笑了:“还有时间,我快点干。”

    王霞两手扶住窗棂,从窗帘开着的小小的罅隙中看到下面的陈坤还在漫不经心的挑选着水果。

    她看着自己的男人,而屁股后面被别的男人插,这种感觉是羞涩的,却亦是激动的。

    而正在满怀欣喜的给老婆买水果的陈坤亦是想不到自己的老婆正撅着白嫩的屁股,撅在床边,两手扶着窗子,后面有一个男人正在狠狠的糙着。

    而且那冲击力,那拍击她老婆白嫩屁股发出的脆响,一阵阵的让她老婆是那样的**。

    陈楚挑选了足足又五分钟,这五分钟陈楚每秒最少冲击王霞下面三四下,基本上快等于拳击运动员的打拳速度了。

    快速**王霞好几百下,让王霞身体一阵阵的发软,大腿都发酸,她看着男人陈坤拎着水果往上走了。

    而陈楚这时已是发起了冲刺,屁股用力往前狠狠顶了几次,王霞的身子前倾,nǎi一下顶到了窗帘,紧紧的贴到了玻璃上,而且一直nǎi已经露在外面紧紧的贴着窗玻璃。

    要是他男人陈坤这时抬一抬头,或许就会看到家里的五楼上露出一个女人的nǎi,还有白花花的半边身子。

    但陈楚还是低着头走进了单元楼。

    “陈楚……住手……陈楚……我,我糙你妈啊……”王霞骂了一句。

    啊!陈楚终于打开了闸门,突突突的喷shè了出去。

    此时,王霞的身子被喷的一阵阵的发软,被陈楚全部shè了进去,她长发披散在脸上,肩上,陈楚下面还用力往王霞屁股下面狠狠顶了两下才松开她的大屁股。

    王霞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似的跌坐在地上,任由屁股下面洞口的液体倏倏的流出。

    “完了……完了……我们要离婚了,就是因为你……我们被撞见了……”

    陈楚甩干净了下面的东西,提上裤子,拉好了拉链,把裤带系好了,扳过王霞的脸,在她红红的嘴唇上亲吻了几口说:“宝贝,放心,两分钟时间,你收拾好,我下楼拖出你丈夫一会儿……”

    “真的?”王霞愣了愣。

    陈楚拍了拍她的大白屁股说:“我还没干够你呢,怎么会害你呢,好了,赶紧收拾,我先下楼……”

    陈楚拉开门往下走的时候,王霞的男人陈坤快上了三楼了。

    陈楚装作有急事儿似的,往下快步走去,随即肩膀装作不经意的撞了陈坤肩膀一下。

    他是没用力,但是陈坤的这个小体格可不经撞的,常年的在报社上班,而且一加班就喝点小酒,写稿子没灵感了就一盒盒的抽烟,熬夜的,那小体格子越来越不行了,而且还不去锻炼啥的。

    整个未老先衰了,而陈楚大小伙子正当年,下楼梯就像是一只小老虎下山似的,加之身上有功夫,这一撞,陈坤就是一个趔趄,接着整个人就往楼下跌去,而手里的菜亦是洋洋洒洒的飞了出去。

    陈楚吓了一跳,本来想撞一下他,然后说句对不起啥的,给他身上拍拍灰,再装作问问路啥的,没想到陈坤这么的不经撞啊,一下小体格飞了起来。

    陈楚忙上前一个垫步,随即手便探出,鸭嘴式刁住陈坤的手腕,随即另外一只手上前抓取他的后脖领子。

    陈坤的菜飞了,但人还好被陈楚控制住了。

    陈楚两手竟然把他提了起来。

    陈楚一晕,心想这小体格子能有一百斤么,也就八十**斤,能有九十斤就不错了,这个男人啊……怪不得王霞憋的这样,趁着他下班的间隙也跟自己干一把。

    就算自己不糙王霞,以后王霞也会出轨的,这小子根本伺候不了自己的媳妇啊,空有王霞那么肥沃的一亩三分地,没有个好男人伺候了。

    “你没事!”陈楚放下了陈坤。

    而陈坤这小子刚才吓得几乎魂游天外了,呼出几口气,吓得跟什么似的。

    忙说:“没事,没事,谢谢你,小兄弟……哎呀,我的水果,我老婆最爱吃苹果了……”

    陈楚道:“没事,摔破皮了还可以吃的……”

    陈坤叹了口气说:“哎呀,这个不行啊,我老婆挑剔的狠,破皮了的苹果说不好了,就不吃了,我回家还得挨骂……”

    陈坤往上推了推大眼镜,一副的愁眉苦脸开始捡苹果。

    陈楚闻言不禁有些可怜这个陈坤了,这个男人……也太……不禁想起王霞,你不喜欢人家也不能欺负人家啊。

    破了皮的苹果就这么点小事儿就生气?就骂人?或许王霞就是不喜欢他,而他喜欢王霞就甘愿承受这一切了……

    陈楚弯腰帮他捡着苹果,尽量拖延着时间。

    而此时的王霞,正光着屁股呢!

    她见裤袜已经全是黏糊糊的液体了,忙脱掉扔进洗衣机里,然后放上了水,又把自己下面擦干了,还有陈楚扔下擦下面黏糊糊的纸团都扔进厕所里放水冲了。

    这时才又重新找出内裤啥的穿上,这时,传来了门响,陈坤已经捡完了苹果跟青菜,而且陈楚告诉他,回家后先到厨房,把苹果削掉皮,然后给你老婆吃,她就看不出来,也不会骂你了……

    陈坤立即醒悟了似的,拍了拍谢顶的脑袋说:“哎呀,小兄弟谢谢你……”

    陈楚说了句不用谢,心想我还要谢谢你呢,正因为你不行,我才能玩你那么好的老婆。换做一个好男人把王霞伺候的满足满足的,老子连见缝插针的机会都没了。陈楚又装作问路,什么老张家,老李家之类的。

    陈楚是瞎问,王霞的男人陈坤也是因为感激瞎指点,随后陈楚说道:“多谢多谢……”便下楼扬长而去了。

    而王坤这傻逼还进厨房把买来的七八个苹果都都削皮完事儿后进屋,人家王霞找跟陈楚通话完毕,已经换好了衣服坐在那看电视了。

    看见陈坤一副爱理不理的,因为她已经爽够了,说了一句:“今天我不舒服,我们分房睡……”随即王霞进自己屋里了。

    陈坤叹息一声,心想自己媳妇咋又生气了?这是为啥啊?

    忙过去敲门说:“亲爱的,我错了,我哪里不对,你说啊,你别生气了,你原谅我……明天我下班一定早早回家给你做饭,对了,瀚城的楼差不多装修好了,我们明天可以搬过去,你的工作也可以调过去了,然后咱明天把这楼就往外贴出出售的牌子……”

    王霞在里面冷冷说:“楼我卖出去了,三万五……”

    “啊?那么便宜啊……怎么也能多卖一万,咱才住没多久……好好,你说卖三万五,就卖三万五,我听你的,你别生气……”

    ……

    陈坤越是这样不要骨气的一位的阿谀奉承老婆,他越是被王霞瞧不起,王霞干脆堵住耳朵,爽的在被窝里回味的给陈楚发短信,让陈楚明天带三万五来就行,还说小sè鬼,你别骗我,就是你买楼,那不四万就三万五了,我不管你买楼干啥,哪里来的钱,你就是藏着养着小妖jīng我也不管,但是咱俩的事儿不能断了……

    陈楚下楼并没有直接回柳冰冰那,而是找个没人的地方把银针都藏在护腕里面,这护腕藏了一百多根银针,虽然银针很轻,但是一百多根还是有点重量了。

    陈楚心想适应一段时间也就自然了。

    随即把剩下的一点银针放进怀内。

    再把袖口撸了下来。

    看到了王霞的短信,他心里也有些热乎的,想起刚才王霞屁股下面呲呲呲呲的冒水,他也不想和这么好的女人断了,没事抽时间干她几炮也挺好的,便发出去几句肉麻的话,随即想关机,又怕柳冰冰电话打来,忙把短信也调成静音,这才骑着摩托车往回走了。

    陈楚到柳冰冰那的时候,饺子都已经包好了,开煮了。

    柳冰冰掐着他的耳朵说:“你这个懒蛋子,是不是怕干活特意躲出去的?”

    而柳冰冰老娘忙说柳冰冰:“你别欺负陈楚,那是我儿子……”

    柳冰冰撅着嘴冲陈楚做了两个鬼脸,然后跑到老娘跟前撒娇说:“妈呀,我可是你亲闺女啊,我才是你亲生的……”

    柳冰冰老娘咯咯咯的笑,忽然感觉女儿最近活泼开朗了不少,不像以往那般的闷闷的,也不愿意说句话,而陈楚仿佛越来越长大了一样,不像是以前那样的小孩儿了。

    这时,陈楚冲后面拿出两瓶古井贡酒说:“阿姨,我都来了好几次了,也没带啥东西,刚才顺便买了两瓶酒,就送给我叔叔,来了这几次也没看见叔叔人,带我问叔叔好……”

    柳冰冰老娘有点感动,不是为这两瓶酒,而是陈楚这孩子会说话,自己没儿子,她看着柳冰冰跟陈楚两个笑嘻嘻的,打打闹闹的,自己女儿她是知道的,很难和外人融洽,和生人说句话都难。

    忽然感觉这两人要是成一家,也不错,就是自己女儿冰冰好像比陈楚大,不知道陈楚愿意不愿意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