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呼出口气,今天干了柳冰冰四把,干了王霞两把,就算张老头儿给他下面抹的药抹什么龙血啥的也虚了。

    再说,陈楚猜测张老头儿嘴上说的那龙血并不是真的龙血,像是一种药材了,比如说人参,真就是人的身体了么!再比如很多奇奇怪怪的药物名,黑寡妇真就是黑寡妇么!只是一个代号而已了。

    陈楚感觉张老头儿说的龙血就应该是一种壮阳的很牛逼的药,而且真的就很牛逼。

    摸上之后,肿胀的大家伙不往回缩,大的跟驴家伙似的,没有这所谓的什么‘龙血’他也不能如此的牛逼闪电的了。

    ……

    饺子煮好了,柳冰冰老娘说先吃饭,而且拧开了一瓶古井贡酒好跟陈楚喝点。

    陈楚心想喝就喝,别一会儿你这老太太喝多了耍酒疯就行。

    古井贡酒倒上了,随后陈楚也喝了点,柳冰冰老娘让柳冰冰也喝点。

    陈楚跟柳冰冰忙异口同声的说:“不行!”柳冰冰怀孕了是不能喝酒的了。

    柳冰冰老娘有点愣了,随即看看两人说话这么整齐,心里点头,心想这俩孩子没准还真有缘,按照陈楚说的,他二十岁,柳冰冰二十三,如果女大三抱金砖也不错,就不知道陈楚家是干啥的了。

    他会一门针灸手艺家里肯定也是中医世家了,上次去小杨树村的时候还挺着急的,意思就是把胡海峰介绍给自家的闺女,但没想到一直不说话的胡海峰还是个娘娘腔了,那样不是把自己家的闺女往火坑里面推么,那玩意是男人么。

    再说了,她后来也打听了,那胡海峰在国外也是不学无术,一个大男人的,还学什么服装设计,还学什么行为艺术,说白了就是光着腚在大街上跑,心想这怎么出过国的人还这么不要脸了呢!

    想到这里就更不能给自己家的闺女找这种人了。

    而且,胡海峰花家里的钱,亦是撒谎都不打草稿的,说什么自己在米国的爱琴海,但是她找老同学,那些出过国的人一问才知道,人家都笑了,说米国哪有什么爱琴海啊……那爱琴海是在古希腊跟土耳其之间了,那里都是海滩,去那里的大多是旅游的,满海滩全是穿着小三角裤衩带着rǔ罩疯跑的不要脸的男男女女……柳冰冰老娘虽然是当过老师,不过骨子里还是满传统观念的一个人了。

    别说你到了海边,你到哪也不能男人女人穿着三角裤头四处跑啊,那还要脸不要脸了……

    想到这里,柳冰冰老娘觉得是自己糊涂了,差点把女儿给断送了,还是找一个女儿自己喜欢的,自己也知根知底的男人好。

    不禁两杯酒下肚,吃了几个饺子,柳冰冰老娘问陈楚道:“陈楚啊,你上次说你多大?”

    “咳咳……阿姨,我二十……”

    “哦?”柳冰冰老娘哦了一声,那模样就差说出‘吆嘻’两个字了。

    “呵呵呵……”柳冰冰老娘又笑道:“小陈啊,你身份证带来了吗?我看看……”

    陈楚咳咳咳嗽了一声,柳冰冰忙说:“妈,你干啥啊?人家陈楚身份证在大队呢,这不是这两天代理我的副村长么,临时用身份证……”

    柳冰冰老娘点了点头,随即问:“那户口本明天方便拿来我看一眼么……”

    “妈,陈楚的户口本也在大队哪!”

    “哦!陈楚啊,你爸爸是做啥工作的?”

    “妈,陈楚家刚盖了砖房,他爸出门了,现在没干工作……”

    “咳咳……”柳冰冰老娘白了一眼柳冰冰道:“死丫头,女生外向,我又没问你,你这么着急干啥?人家我问陈楚呢……”

    陈楚亦是点头道:“冰冰姐说的都对,都对……”

    “哦,陈楚啊,那明天你把身份证啥的带来阿姨看看行不?”

    “额……行。”

    “陈楚啊,唉……我这个丫头啊太任xìng,但是我感觉你们挺投缘的,我这丫头二十三了也不小了,从来没和男生说过几句话,算是个坐家女了,陈楚,你对你冰冰姐感觉咋样?你要是二十,她可比你大三岁……”

    “哎呀,我不吃了……”柳冰冰放下筷子,转身跑回自己的小卧室了,脸红的不能再红了……

    当妈的最了解女儿的心思了,她本来也是过来人,再说自己女儿这样害羞还是第一次。

    柳冰冰老娘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明白了,叹了口气说:“小陈啊,你和你冰冰姐啥时候开始的啊……”

    陈楚咧咧嘴,心想姜还是老的辣,不过还是呵呵笑道:“没,没啊,我和冰冰姐关系一直很好啊……”

    “呵呵……得了,能好到啥程度啊?还给我这个老婆子免费治病,还这么关系我家冰冰,陈楚,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家冰冰啊,我老太太不是糊涂的人,和你说,我比你叔叔就大,我们过的不还是很好么,你叔叔现在有时候还管我撒娇的叫姐姐呢!呵呵呵……我也是今天喝点酒了,不怕丢人了,陈楚啊,你要是不嫌弃我这个老婆子拖累冰冰,你……能照顾好我家冰冰么……”

    陈楚挠挠头,心里一横,索xìng说道:“阿姨,我准备这两天在县城买个房子,要不……明天你跟冰冰姐去看看?房本上写冰冰姐的名字,不过是个二手房,八十平,以后我赚钱多了再买新的……那个……我现在也就这么大的能力了,阿姨要是不嫌弃我会照顾冰冰姐一辈子……”

    柳冰冰老娘心里忽悠了一下:“陈楚,你说买房是……”

    “哦,那买房的钱是我自己行医攒的,不是家里的钱,我爸就是地地道道的农村人,以前收废品来着,我现在行医能赚钱了,不能拖累我爸了。”

    柳冰冰老娘愣了一愣,随即点头道:“你这孩子,很要强啊,这样的男人,我把冰冰托付给你我也放心,咋说你也有个手艺,再说冰冰这脾气你也多担待了,至于房子是你攒下的,你们还没结婚呢,写冰冰的名字不合适了。”

    陈楚差点脱口而出,我们虽然没结婚,但是有孩子了都。

    不过这话还是让他咽下去了,心想这要是说出去,老太太万一一翻脸把孩子给打掉呢!这事儿可不能涉险了。

    此时,柳冰冰走了出来,手自然的搭在陈楚肩膀上,冲老娘说:“老妈,你同意我们啊?哎呀,吓得我根本不敢说我们俩搞对象的事儿。”

    柳冰冰老娘呵呵笑了:“我敢不同意么,你这丫头这么犟,有人能要你就不错了,再说了,我早应该发现了,最近你一直在变,不像以往那样沉闷了,女人啊,一有心上人的时候就变得快快乐乐的了,心里像是吃了蜜似的甜了,就是……小陈这个头虽然一米七三不算矮了,就是比你还矮半头……”

    柳冰冰嗔怪道:“哎呀,人家陈楚才多大啊,以后还能长个呢……”

    “哈哈!好,能长个,男人啊不在乎个头大小,个小了拿本事垫……”

    ……

    吃完了饭,柳冰冰收拾下去,陈楚开始给老太太施针,一针针的刺入,随即拔出,慢慢的,老太太脚趾动了动,陈楚脸上亦是汗流淌下来。

    柳冰冰忙小心的给陈楚用热毛巾擦汗。

    老太太看两人恩恩爱爱的,心里面也高兴,索xìng女儿的事儿就随她去了,也就不管了。

    明后天看看房子,如果合适了,自己女儿也不小了,陈楚不是二十岁了么,按照国家规定,男生应该满二十三周岁才能结婚,女生满二十周岁了。

    她感觉陈楚的二十岁应该是虚岁,也便是毛岁,自己女儿亦是虚岁了,柳冰冰周岁也就二十二了,而陈楚周岁才十九,亦然不够年龄了,再不……找找老同学,托托关系,到派出所花点钱把陈楚的年龄增加三岁,到二十二周岁,这样就可以结婚了……

    老太太心里想着,自然别人不知道,要是让陈楚跟柳冰冰知道了,得晕过去了。。

    半个小时后,陈楚收了针,外面已经擦黑了。

    陈楚便告辞出来了,而柳冰冰老娘叹了口气说道:“冰冰他爸最近厂子里头也是总加班了,等哪天清闲了,你们爷俩见个面……”

    陈楚点头,出了柳冰冰家,柳冰冰恋恋不舍的送出门口。

    陈楚笑着看着她回去了,才骑摩托车绕了一圈直奔瀚城而去。

    陈楚心里叹了口气,暗想还真是人生无常,以前以为自己跟柳冰冰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而哪里想得到,经过一番……可以说是臭不要脸的努力,竟然谈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而两人间也产生了感情。

    看来这个世界上的事儿没有什么是不行的,只要去做就有机会能够成功了。

    陈楚到瀚城之后,绕了几个圈子,而现在瀚城不说三百米一岗,五百米一哨也差不多了。

    高进来了之后,开始大力打击黑势力了,而且得到了省公安厅的许可,成立了专门的大黑小组,不再受到瀚城公安局的任何限制,手下领着一帮悍将。

    把整个瀚城弄的跟铁桶相似。

    整条街还是车水马龙,不过不禁打架的没了,搞破鞋的地方也少了不少,那些大半夜的骂骂咧咧的耍酒疯的人不见了。

    陈楚绕了好多路,才来到邵晓东那。

    随即进了居民楼。

    邵晓东不在,这处地方就剩下龙七,此时,龙七坐在一个卧室内,桌上摆着啤酒,还有几盘肉菜。

    见陈楚进来,招呼道:“来兄弟,哥哥正等着你呢!”

    陈楚笑了笑随即坐了下去。

    龙七已经喝了几瓶了,呼出口气点了跟烟抽了起来。

    陈楚喝了口啤酒问道:“七个,你今天说的那是啥事儿啊?还有那种好事儿?”

    “嗯……也不算是好事儿,咋说呢!楚兄弟,那事儿总比咱们今天砍这个大哥,明天干那个大哥好,常在河边走,没有不湿鞋的,咱们已经度过了一分钱憋倒英雄汉的难关了,咱就要干点爷们的事儿。”

    龙七说着跟陈楚干了一个。

    随即叹口气说:“以前我看好季扬的,不过这小子后来……糙,后来不是得病了么,就没去成,楚兄弟,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了……”

    陈楚吃了块牛肉问:“七个,你都绕了半天了,说,干啥?”

    “跟我去dl市打黑拳,你敢不?打赢了一场一万!以前我就是打黑拳的,不过在京城打死了人,跑到瀚城来了,我听说了,dl也有打地下黑拳的,一场一万,兄弟,你敢去不?”

    “这个……”陈楚犹豫了一下,不禁皱了皱眉头。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