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唔,求月票,月票前30名,每天七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你不老实!你态度不端正!”韩潇潇气咻咻的站起来,那声音简直就是咆哮了。

    “啧啧啧……”陈楚舌头动了动说道:“我咋不老实了?男女随便你写了,我还不老实?我连xìng别都随便了,还哪不老实了?”

    “你……你……”韩潇潇气得说不出话来,胸前一鼓一鼓的,蹙眉冷哼了一声,随即拉开办公桌,抽出一块黑布,陈楚不由得心里一忽悠。

    那黑布正是自己戴的,不过好像洗干净了。

    本来这证据不应该洗的,不过那上面全是血,而且都是很多人的血溅到上面了,连指纹啥的都没有,没有价值了,索xìng韩潇潇就洗干净了,随即她摇曳着腰肢站起来,走到陈楚身旁,把黑布放在他嘴下面。

    看着他那一双眼睛。

    陈楚不紧张是假的,自己心虚啊。

    两人四目相对,此时韩潇潇柳眉更蹙了起来。

    正这时,门被推开了。

    身高一米八五像是半截黑塔似的高进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jǐng察。

    高进鼻直口方,国字脸,身体硬邦邦的,他穿着便装,但胸口的肌肉还是鼓起,有些发红的脸庞,浓眉大眼的。

    “小韩啊,你刚才喊啥啊?”

    陈楚忙灵机一动扭头说道:“你……就是高进高大队长……”

    高进愣了愣,感觉眼前这个半大小子有种不同的气息。

    不禁双目直视着他。

    “你怎么知道我是高进?”

    “呵呵……高队长,您的大名谁不知道啊?如雷贯耳啊,再说你带这工作证呢,那上面写着高进两个字了。”

    这时,后面那jǐng察上前一步道:“我靠,你这小子眼神还挺好使得,这么远都能看得清楚……机灵鬼一个啊!”

    见高进走了进来,韩潇潇也就把黑布收起来了,这玩意可是她的耻辱,那天陈楚要搞她,她只是被压在身下,而且还是脸部朝下的,嘴被这团黑布堵住了。

    没看清楚陈楚的脸,而这种丢人的事儿她一个女孩儿自然不能说,她毕竟才毕业参加工作没多久,要是结了婚生了孩子可能脸皮就厚点了,但现在还是羞涩的,没练到那种厚度了。

    高进冷着脸没说话,随即身后的男jǐng察过去给陈楚收身,收出了几千块钱还有一包银针。

    而陈楚的护腕也被收下去了。

    那男jǐng察把东西递给高进,高进看了几眼。

    陈楚没说什么,心想银针跟钱都不重要,主要玉扳指还在就行。

    高进这时看着银针皱眉,韩潇潇看见银针不由得眼前一亮道:“高队长,这银针……”

    高进狠狠瞪了她一眼,韩潇潇吐了吐舌头,把后面的话缩了回去。

    高进淡淡问陈楚道:“你带这么多钱,这么多银针干什么?”

    “钱带的多花呗,去ktv啥的,一晚上不得几百啊,再找两个陪酒的妹子,当然不是搞男女关系那种,就是单纯的唱歌喝酒,这一晚上下来不得千八百的啊……”

    韩潇潇冷很一声道:“放屁!去那种地方找陪酒的还是干净的?不搞男女关系的?”

    陈楚呵呵笑了:“看来你去过啊?很熟啊?”

    “陈楚!你给我老实点!”

    高进摆摆手,示意韩潇潇不要说话,随即摸起银针来,上次抓住不少马猴子手下人,有几人疼的死去活来的,身上亦是有银针的。

    不禁两眼眯缝的看着陈楚道:“这银针你解释解释……”

    “哦,我是中医啊!”

    “中医?狗屁!”韩潇潇又忍不住说了一句。

    陈楚心里拿定了主意,心想你个死女人,狗屁狗屁,早晚老子把下面赶进你屁股里面去,让你这么喜欢说屁,非把你屁屁干烂了不可。

    高进皱了皱眉头问:“你说你是中医,那我问你,如果一个人脸sè发黑,应该判断是什么疾病?”

    陈楚根本不用考虑直接说道:“脸sè一般发黑应该是膀胱有疾,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如果这人本来脸sè就黑,那就不是这个病症了,比如他本来脸sè发白,现在突然黑应该是膀胱有疾,而印堂发黑,亦是说明纵yù过度,肾脏有点不顶用了,多吃点大补药,别老是吃伟哥伤身体,而且耳朵有些不灵光,有嗡嗡之音,嘴里感觉发咸味儿,总想多喝水……当然,最好还是要亲自看看病人,把把脉的号,毕竟这是医人,不能儿戏了……”

    “切!瞎说……”旁边的韩潇潇很是不屑。

    陈楚咳咳两声道:“韩jǐng官,我可不能瞎说,比如说你,最近脸sè苍白,本来你脸上也白,但是现在不是那种红润的白,便是说明你最近熬夜过多,心事过重了,额……还有啊,鼻子有些不通畅,总流鼻涕,比较费纸巾,口中发辛,就是那种‘奥了唧’的味道,不想吃东西,不正经吃饭,消化也不好,主要还是气得,肺有淤火,这个不好……是不是有人经常气你,或者家里催促着给你介绍对象你生气上火啊……”

    “你……你……”韩潇潇气得两眼瞪得溜圆。

    旁边那小jǐng察却扑哧一声笑了。

    陈楚还蒙对了,韩潇潇最近还真是烦得很,家里催她相亲,而气的是那天被陈楚压着,那大家伙隔着她的制服,裤子往她的屁股下面捅,她羞辱的气的,而且那个坏蛋还跑了。

    韩潇潇气得一晚上没睡觉,能吃下饭去么!

    陈楚咳咳两声说:“要我说啊,我给你扎扎银针,保准你胃口大开,你给我打开手铐,我给你扎针……哎呀,这么多jǐng察在这呢,你怕啥啊……”

    高进始终面无表情的看着陈楚的表演。

    随即哈哈笑了:“好!给他解开……”

    陈楚手铐被打开,随即拿过银针,韩潇潇虽然讨厌他,不过为了证明他说的话是真的,还是把小手递了过去。

    心想你这个骗子要是胡说八道,看我怎么治你!

    看着韩潇潇娇嫩的小手,陈楚现在她脉相上摸了一阵,随即低低的说了几句。

    韩潇潇脸腾的红了。

    高进跟男jǐng察忙转过头去,高进往下摆摆手。

    韩潇潇气得小脚直跺,陈楚说要在她小腹施针。

    韩潇潇咬着嘴唇,就像是被人要jiān污似的,躺在桌面上,随后自己把jǐng服撩了起来,陈楚看着那白花花的毫无赘肉的韩潇潇的小腹,忍着流出口水的冲动。

    摸出银针刷刷刷的刺了进去。

    小腹穴位大多在肚脐周围,而陈楚刺的亦是气海一寸半处。

    这处穴位很重要,如果小肠换气,亦是阑尾炎,亦是胃下垂,只要银针刺入气海,轻轻黏动,过阵子就能恢复。

    当然阑尾炎也只是恢复了,暂时减轻痛楚,最后还是要去医院做手术的。

    陈楚一连刺了五针,随后轻轻黏动气海的那枚银针,不久,韩潇潇小腹传来一阵咕噜噜的声音,她极力忍耐着,但还是放出来一个轻微的小臭屁。

    噗的一声。

    韩潇潇都恨死陈楚了,这时在高大队长的面前丢人啊……

    陈楚还说:“千万不要讳疾忌医,有屁不放,憋着上身,放出来,感冒啥的就好了……”

    “你……”韩潇潇要动,陈楚便说:“别动,别碰到银针,容易错穴……”

    高进跟那男jǐng察捂着嘴咳咳两声走了出去。

    他们一直是背对着韩潇潇的。

    不过这放屁不管男女都是臭的。

    不过,陈楚在里面却是感觉很爽,他有些喜欢韩潇潇这个女jǐng了,所以别说她放屁,她拉屎陈楚都感觉好看,好闻……

    陈楚见高进两人走了出去,心里高兴坏了,两手颤巍巍的就碰到了人家韩潇潇白嫩的平坦的肚皮上。

    “呀……”韩潇潇一颤。

    陈楚忙说:“不要动,我按住你的穴位,慢慢你的病就好了……”

    人的小腹是丹田,亦是气海,气息凝结处,通便不畅,亦或是肝火等疾病,按住气海揉搓亦是有帮助的。

    而陈楚的银针插在她的气海之上。

    这手指再按住她肚脐的下面穴位,一经揉搓,这淤积的气息便通顺开来。

    深秋凉气过重,而韩潇潇又是连急带气,小腹早就淤积凉气了,要不即使排放,真容易导致肠胃炎了,那就得去打滴流了。而且肠胃炎不容易好转,就需要养了。

    陈楚按住她小腹穴位,随即按照医术这本书说讲的慢慢往前推着。

    忽的,韩潇潇的一只小手忙捂住自己的裤腰带。

    便是告诉陈楚,你往下推,但是再往下不行,那里是禁地……

    陈楚不管这个,每次往下推,都碰到了韩潇潇的小嫩手上,陈楚下面都硬了。

    而在韩潇潇宽大的jǐng用腰带以及jǐng裤内,陈楚推着推着,看到了一个淡淡的黄sè的内裤边缘。

    陈楚更是激动了,今天这个韩潇潇穿的是黄sè内裤?

    陈楚咽了口唾沫,推送了七八下,韩潇潇气海处咕噜噜的一阵响动,她不爱吃饭,是肠道进入冷气,所以吃不下。

    这一阵推,冷气外放,一直往下通顺,加上银针的刺激,韩潇潇的屁啪啪啪的放了出来。

    不禁臭,而且响。她都快羞死了。

    走廊里的高进那副始终面无表情的脸上,不禁也发生了变化,随即一抹脸,心想这叫个什么事儿啊!

    那个男jǐng察也有些晕,韩潇潇可是他们的心里女神啊!梦中撸的对象啊,本来是审讯,怎么一下变成了嫌疑犯把女jǐng给放倒,然后给针灸的屁声连连,这是啥针灸啊!第一次听说过。

    韩潇潇想死的心都有了。

    想憋着屁,不过陈楚一推她就迫不得已的放出去。

    一连续放了二十多个臭屁响屁。

    陈楚才收了银针,随后把屋内的窗子都打开了,虽然是美女放屁,但这味儿他也有些受不了了。

    韩潇潇见完事了,忙下了桌子,提上裤子,就捂着脸跑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高进和男jǐng察才进来。

    “额……小兄弟啊,可能咱们是误会,你可以走了,这是你的东西,都归还……”

    陈楚把东西揣好,走出jǐng局。

    那男jǐng察此时说道:“高队,那小子很有嫌疑啊,刚才我看他电话本里面还有季扬尹胖子这些嫌犯的电话号跟通话记录……”

    “嗯……”高进点头,随即道:“不过,现在没确凿的证据,不急,放长线,钓大鱼……”

    陈楚走出去没几步,在jǐng局的二楼一个窗子被推开了,韩潇潇怒目而视的盯着他,忍着,不过还是没忍住喊道:“陈楚……我不会放过你……”

    陈楚回头笑了笑,随即开心的说:“黄sè的!”

    “啊?”韩潇潇忙捂住小嘴儿,心想自己的内裤正是黄sè的,被这个sè狼看到了?气得她便往楼下跑,等她下楼,见陈楚已经打了一辆出租车,跟他挥挥手扬长而去。

    “混蛋!”韩潇潇气得小脚直跺地,暗想:“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你就不是小杨树村么!你等着,老娘明天就开jǐng车找你算账去!”韩潇潇正发誓,忽然屁股扑哧一声,没憋住又放了一个屁。

    韩潇潇羞红脸,恨不得找个地缝、蚂蚁洞啥的钻进去算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