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唔,求月票,月票前30名,每天七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徐国忠撇撇嘴,心想我咋就不是青年了?我感觉我自己很年轻的啊?

    不过张财根本就不理他了。

    直接对陈楚说道:“那个……陈楚啊,村里已经决定了,这乡里的十大青年的名额有你一个,还有一个名额……想给柳副村长,不过她现在不是咱小杨树村的村民,怕有些人不服,你看怎么办好?”

    陈楚想了想说:“我看第二个就给闫三……”

    “给闫三?”张财愣了愣,随即叹了口气,拍拍陈楚肩膀,语重心长的说:“行啊,陈楚,你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的,好,听你的,给你和闫三报上去……”

    陈楚随即说道:“村长我还有点事儿找你啊……”

    “行,咱回头说。”张财那意思是有徐国忠在这,最好啥都别说。

    过了一阵,张财把陈楚叫了出去。

    陈楚这才说道:“村长,我能不能改一下户口,现在我这十六岁干啥都不方便啊……”

    “嗯……这个,得经过派出所,原则上是不可以改的,不过……我可以帮你活动活动试试,你想改多大?十八?”

    “二十!”

    “咳咳……”张财咳嗽两声道:“你干啥啊?要结婚咋的?”

    陈楚夜笑了:“如果合适了就结婚,所以这件事得麻烦村长了,对了,改个户口得花多少钱啊?”

    ……

    该户口这种事儿原则上是不可以的。

    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很多事情都是合理的应该给你办的,但是你没有关系,再不给点好处费,他不给你办,很多事儿明明是不可以办的,但是你有关系,或者给了足够的好处费,那就变成了合理的、可以给办理的了。

    所以,这种事大伙都明白的了。

    张财也不绕弯子,随即说道:“正常的话改个户口需要五千块钱,给派出所三千,剩下的两千块钱咱村上吃喝了,要是你改户口,能不花钱最好了……”

    陈楚笑笑说:“那哪行呢?”

    “哎呀!咋就不行呢!你给咱村里做了多大贡献呢!九阳二十万斤绿豆,还有村小学五万块钱的建学校的钱,那个……来年就开始建设学校,哪怕是建个小点的也行,咱村空地有的是,就用一个人工跟砖瓦钱,还有闫三这个八楞头让你摆平了,王小眼孙五啥的最近也都规矩了不少,你算是为我去掉了不少的心病啊,这钱村上出了……”

    陈楚摇了摇头,随即摸出三千块钱递给张财,张财不收,但陈楚硬是塞了过去,说自己着急,不够还可以给,最好这一两天就把户口的事儿给改过来。

    张财点点头,这玩意他是说的不算了,随即开着小白车去派出所了。

    凡是花钱就好办事儿,第二天,陈楚的户口本单独的就下来了,户口上成了二十周岁,毛岁都二十一了,而且身份证也下来了。

    身份证的照片是陈楚在中学档案的照片了。

    这身份证一般都是一拖好几个礼拜啥的,有的还能拖出两个月去了,但是一花钱了马上就能办出来了,正是应了那句话了,有钱能使鬼推磨了,效率干啥都快……

    陈楚呼出口气,看着自己的身份证……只是那样子好像是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心想算了,反正就这么回事。

    心想拿着这东西就可以给自己办银行卡,买房子,甚至是和柳冰冰结婚都可以了……

    不禁有些兴奋了。

    张财又让他准备一下乡里十大杰出青年的发言稿,而陈楚顺便给闫三准备了一份,说让他去念。

    随即用大喇叭把闫三给叫来了,发言稿给他,闫三吓了一跳,嘴唇都激动的哆嗦了。

    “陈……陈副村长……我哆嗦,我不敢发言啊……”

    陈楚骂了一句道:“窝囊废,你不会做出个样来,能有人喜欢你!?呸啊!你不发言行,正好我这个机会还不让给你了呢!这么好在孙姐面前露脸的机会你都不干?”

    闫三咽了口唾沫,艰难的说:“行……”

    ……

    乡里开大会表彰的时候,陈楚没去,在家练飞针呢!不过很多村里百姓都去了,包括孙寡妇,闫三在上面说到了感动处,眼泪淌了下来,哭的稀里哗啦的,把台下不少人都感动了,把乡长都感动的抹眼泪了。

    最后全体起立给闫三鼓掌。

    这小子忽忽悠悠的还成了焦点人物了,全乡要以闫三为十大青年的榜样。

    一个从抢劫大盗到出狱后改过自新的感人故事,还上了县里的报纸,准备上瀚城报纸的,但上面的主编给枪毙了,毕竟闫三以前可是蒙面大盗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个典型在县里乡里啥的树立树立也就行了,在瀚城市那还是算了!

    陈楚安静的过了两天,第三天接到了王霞的电话,说家已经搬利索了,让他跟他的亲戚去看房子呢!

    陈楚呼出口气,随即带着帽子跟手套,里面穿了厚实的毛衣,直接赶往县里,在银行取了钱又去开发区。

    摩托车停好后,陈楚直接上了五楼,敲了敲门,随后王霞把门打开了。

    她在屋里穿的不算多,厚实的毛衣,下面是裤袜,而裤袜这次是棕sè的。下面一双高跟鞋。

    人去屋空,里面啥都没有了,不过装修的还可以了,这个价位买到八十平的房子的却是便宜的狠了。

    陈楚刚进屋就去抓王霞的屁股,去亲她的小嘴儿。

    王霞推了推说道:“别闹了,窗帘都摘掉了,陈楚,你……你买这房子干啥?要结婚啊?”

    “嗯……养小妖jīng……”陈楚说着又去亲王霞。

    王霞躲避着,不过还是被陈楚抵在了墙壁上。

    陈楚轻柔的摸着她的nǎi说道:“来都来了,不干一把多可惜……”

    王霞也被摸的浑身滚烫滚烫的,不禁说道:“也没有被子床啥的,在哪干啊……”

    “这个好说……”

    陈楚马上把王霞拉进浴室里了,随后调好了水温,把王霞衣服脱光,自己衣服也脱了。

    随即打开了淋浴喷头,王霞刚说了句不要,陈楚就把她抵在墙壁上了。

    光滑的瓷砖墙,王霞美背贴在那,陈楚下面直接从前面干进去,开始快速的抽动起来。

    淋浴的水慢慢的流淌着,陈楚把王霞放在瓷砖地面上,温热的水温温柔的洗刷着王霞的身体。

    陈楚压在她上面,不断的飞快的运动着,两人水rǔ交融。

    陈楚咬着王霞的两只nǎi,挨个的,换着咬着,下面由于水流的冲击,速度亦是加快了起来。

    王霞亦是干脆放开了,两手摊开,两条大腿也劈开了,头发被水流冲的向后飘去,而整个身子都是那般暖洋洋的感觉。

    下面被陈楚呱唧的干着。

    她顺从的像是一只飘荡的小舟那样,随便怎么样都行了。

    陈楚不知疲倦的耕耘着,就像是一头耕田的老牛一样,呼哧呼哧的,从早上八点一直干到中午十一点半了,干了王霞六次。

    王霞有些虚脱了,最后,两人缠抱在一起,知道的姿势都用上了,王霞让陈楚关了喷头,光溜溜的身子懒洋洋的倒在陈楚怀里说:“宝贝,我到了瀚城,你可以来看我,不然我受不了……还有,你必须,必须考到市一中……”

    “嗯……那我得晚上趁你男人不在家的时候我去补课,咱俩在一被窝里……”

    “烦人……”王霞娇嗔了一声,两人又亲吻了起来。

    陈楚把她再次压倒,身子翻过去,像是骑马一样骑在她的后背上,随后再次打开喷头,像是骑一匹母马似的,陈楚直接把下面从她的屁股下面插进去,就那样的硬干了半个多小时,终于shè出去了第七次。

    王霞有些虚脱了,陈楚也累了。

    两人搂抱了一阵,王霞看看时间也不早了。

    想跟陈楚出去吃点饭,又怕让人遇见了影响不好,索xìng两人办好了房屋手续,陈楚先把房子写上了自己的名字,他不想让王霞跟柳冰冰见面,女人总是感xìng的,他亦是怕柳冰冰多疑。

    买下了王霞的房子,看着空空的房间,陈楚呼出口气,不禁给柳冰冰拨去了电话。

    响了一阵,柳冰冰才接。

    “冰冰大宝贝,房子我买了……来看看了……”

    电话那端传来了柳冰冰的不满声,埋怨他买房子干啥?不过还是透着一股子的兴奋,心想就陈楚还能买房子?看看什么样的……

    ……

    柳冰冰自己要来,陈楚还是不放心的,毕竟人家已经怀孕了。

    陈楚去接柳冰冰,她已经往前走了一段,坐上陈楚的摩托车,随即来到了五楼,门开了。

    柳冰冰有些咂舌,虽然是二手楼,但县里开发区这楼盘才开盘三年,三年的楼亦是新楼了。

    而这楼竟然八十平。

    柳冰冰家里分的楼才四十平左右了。

    柳冰冰不由得咂舌道:“陈……陈楚,这……真是你买的?”

    陈楚点了点头随即把房本,房产证都交给了柳冰冰。

    柳冰冰还真是有些激动了。

    电影中有一句话说,没有爱情的婚姻不幸福,但是真实情况很多是因为没有房子的婚姻才不幸福,这话说的很对的。

    女xìng都是很感官的,和你吃一段时间苦可以,但不能永远吃苦,那总会出现问题的,会证明自己这个男人无能,给喜欢的女人带不来幸福。

    同时,女人又会感到来自四方的压力,认为自己嫁给了一个没有用的男人,是那时候眼光看错了等等……

    时世在变,可能很少有那样的女人,不在乎男人穷富,一直跟那个男人走到底,尤其是在当今这个快节奏发展,物yù横流,人心不古的世界……

    ……

    柳冰冰有点不相信的看着陈楚。

    怀疑的问了他好几遍,看到房产证了还是有些迷糊。

    陈楚又掏出身份证和dúlì的户口本。

    柳冰冰更是瞪大了眸子。

    陈楚亲了亲她惊讶的张开的红红的小嘴儿说:“冰冰大宝贝,你现在把户口本偷出来,咱俩就可以登记结婚了……嗯,我好像还差一岁,应该没啥关系,再疏通一下就可以了……”

    柳冰冰光顾着惊讶了。

    不禁问:“陈楚,这……这都是你这几天办的?这是不合法的了……你才多大……”

    陈楚嘴堵住她的小嘴儿,亲着,吸允着她的红唇。

    柳冰冰呜呜的半天才推开陈楚说:“混蛋,你都快憋死我了……。”不过还拿着陈楚的身份证笑,你这怎么像是小学时候的照片啊,真是的,也不会照的老成一点。

    陈楚搂着柳冰冰的腰,柳冰冰比她高,不过还是尽量贴近他的怀里。

    陈楚这才说:“冰冰大宝贝,这房子你全家搬过来住,过两天我可能去一趟dl市……”

    柳冰冰忽然蹙眉道:“陈楚,你,你去那干啥?你……你不回去那当男jì……”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