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唔,求月票,月票前30名,每天七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瀚城以前也有鸭子的,也便是男jì,有的地方也叫做牛郎,就是供给一些有需求的女人的。

    一般都是没人要的老女人去找鸭子的时候多了,老女人虽然有钱了,但是没有男人喜欢了,没有男人滋润了,没办法,就去一些地方买chūn了,选择上面下面都大的男人,上面便是个头大,就是身材高大的意思,下面便是撒尿的家伙大。

    体力好的,冲击力强的,那样哇哇哇的干,那帮老女人其实也能很祸害男人的,就像是男人去找小姐,钱花出去了也要不回来了,就开始祸害了。那些老女人也是如此的。

    那帮老女人亦是把钱扔出去了,什么皮鞭啦,凉水拉,蜡烛啥的,都是换着法的玩男人了。

    男欢女爱,但是玩到了那种程度就是变态了。

    不过瀚城那种有能力消费的老女人太少了,鸭子都跑到其他大城市混去了。

    ……

    而沿海城市亦是开放,dl这城市啥没有啊?什么地下赌场,黄赌毒,凡是有人玩的,在dl就有,甚至京城里没有人玩的,在dl也有,沿海城市人普遍比内地开放太多了。

    柳冰冰见陈楚一下有这么多钱,而且想起他下面的大家伙,不可否认,自己愿意嫁给他,也是因为陈楚下面大家伙的一部分的原因了,那大家伙在男人当中是极品中的极品,国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人也不见得有这么大的家伙了。

    算是百万分之一也不为过了,陈楚下面算是百万分之一男人的极品,柳冰冰有时候也感到庆幸的,毕竟两人已经发生关系了,还有了孩子,凡是都是要看看陈楚身上的优点了。

    陈楚笑了,抱起柳冰冰说:“我去dl市是做正经事,嗯……关于中医的……再说了,也呆不多久,顶多一个来月就回来了。你在家好好的,然后等着我就行了……”

    柳冰冰有些话想说,还是忍住了,现在她有点想念陈楚了,不过下午的事儿也忙乱,柳冰冰老娘也来看看房子,当然,她是让陈楚背上来的了。

    柳冰冰老娘也有些惊讶,不过还是冲女儿说这是小陈的能力了。

    男人有能力那是好事了。

    而柳冰冰老娘咯咯咯笑着说:“陈楚啊,是这样的,你看你房子也买了,不住也可惜,你又要去dl发展什么中医,虽然去一个月就回来,但是……这么说,我家闺女都二十三了,我和她爸爸以前都是农村人,农村姑娘二十三不结婚的太少了,我们就希望你们能尽早的结婚,然后我抱个外孙子外孙女啥的……”

    柳冰冰听老娘说道这里脸都红了,差点脱口而出自己已经怀了陈楚孩子了。

    柳冰冰老娘又说道:“这房子虽然楼层高点,但是我很满意了,毕竟八十多平了,够用了,你们小两口使劲儿折腾都行,我跟你叔叔还在老房子住,跟你们年轻人住不方便……更何况,我都烦死这个死丫头了,可下找到你接管了,赶紧让她滚蛋!跟你我们也放心……还有,今天早上冰冰扶着我,我竟然能靠着墙站起来了,可见你的针灸有用处了……”

    陈楚点头说:“阿姨,我在临走前多针灸几次,估计你好的能更快些了。”

    老太太呵呵笑道:“这个没关系,你们年轻人以事业为重,别看房子买了,但这才是一个刚起步而已了,以后的路长着呢,用钱的地方也多着呢!另外,你把房子买了,我跟你叔叔负责房子里面的家具啥的,算是对我女儿的陪嫁……哎呀,你必须要,不要是看不起我……那个……以后你跟冰冰就在这住……”

    “哎呀……”柳冰冰捂住脸,面sè红彤彤的。

    这时,柳冰冰老娘拽了一把女儿的衣袖说:“死丫头,你过来……”

    柳冰冰老娘把女儿单独拽到了一个房间说道:“上次京城的那个专家特意给我打电话问我的情况,我说被人施针现在能勉强站起来了。那个专家问了我具体细节,说我这是个奇迹,能用针灸让我通穴化淤的,那这人便是神医了,还要来见陈楚呢……死丫头,这可是个神医,是个摇钱树,是个聚宝盆,是个金龟婿,是块大金砖啊!你们有没有那个呢?”柳冰冰老娘用两根手指的食指在一块搓呀搓,搓呀搓的……

    柳冰冰脸红了,此时终于明白老妈为啥这么支持她跟陈楚了,原来她都跟那个什么京城的老专家都说明白了啊,是奔着陈楚的本事来的啊?

    柳冰冰脸都红了,心想这要是让陈楚听到可多丢人啊……

    这时,柳冰冰老娘又说:“你这个死丫头,那个老中医还说了,即便是他也没有十全的把握把我的腿治好,还说得根据中西医结合一起治疗呢!单独用中医疗法没有半年时间是好不了的,小陈才给我针灸多久啊?而这可以说是医学上的奇迹,或者就是那些祖传的针灸疗法了,现在已经失传了,还说陈楚的针灸疗法是中医瑰宝,闺女啊,这次可让你捡到大便宜了,这下可让你给掏上了!”

    柳冰冰脑袋嗡嗡的,心想老娘今天是咋的了?啥叫让自己给掏上了?这叫啥词儿啊?自己哪能想到,被那个无耻的家伙给强干了,然后他摇身一变成什么中医高手了……

    这时,柳冰冰老娘掏出个东西让柳冰冰接着。

    柳冰冰一愣说:“啥啊?”

    “哎呀,你小点声,你个死丫头,你跟陈楚还没那啥?赶紧的,这个是杜蕾斯……老娘教你怎么用,你赶紧跟陈楚生米煮成熟饭……然后他就不会被别的女人拐跑了……”

    柳冰冰都无语了,推开老娘手里的避孕套,脸红红的。

    “行了,你放心,你女儿不会被人甩了的,真是的……”柳冰冰说着推开门脸红的走了出去。

    陈楚本来要多呆一会儿的,不过村里来电话了,说九阳集团的王亚楠跟那个邵晓华来收购绿豆了,让他马上回去主持主持。

    陈楚呼出口气,随后把柳冰冰老娘送了回去,又针灸一遍,本来要跟柳冰冰干一把的,不过还是忍住先回村里了。

    九阳集团来了一辆重型的大卡车,这二十万斤的绿豆估计两个卡车就能弄走了。

    而此时,王亚楠跟邵晓华站在一起,两个女人各有千秋,王亚楠短发,烫的咖啡sè的头发,二十七岁的女人,xìng感的身子凸凹有致的站在那。

    而她的短发一边较长,几乎挡住了一边的眼睛,那较为长一些的头发是红sè的,而她脸上白白的,嘴唇吐得红红的,脸庞瘦削,下颚尖尖,一米六五的身高,穿着将近十公分的高跟鞋颦颦婷婷在站在那里。

    一身黑黑sè的劲装,上身皮衣,下身的皮裙,大孔的黑sè丝袜,当然丝袜是那种冬天穿的,里面是带着绒裤的,下面的高跟鞋亦是棉质的。

    不过在这种天气,她亦是美丽冻人了。

    她两手抱在怀里,手里拿着绿sè的本子记录着,而除了这辆大卡车,还有一个别克小轿车停在那,显然是两个女人坐着的,而司机便是邵晓华。

    邵晓华穿的要稍微比王亚楠得体一些,不过亦是xìng感十足。

    她上身是黑sè的紧身夹克型的冬衣,胸前鼓鼓囊囊的两只nǎi像是随时要爆出来似的。

    本来三枚扣子只系住了中间的那一枚扣子。

    下身是一件黑亮的皮裤,下身是黑亮的长筒靴子,她这种打扮虽然不像王亚楠那样丝袜型的,不过这大腿跟屁股被黑sè的皮裤裹挟在一起。

    那圆滚滚的屁股高高的挺翘起来,而中间的腚沟子把两瓣肥沃的臀瓣分开,像是桃子型的屁股,让人恨不得掏出家伙在那两瓣桃子型的屁股中间狠狠的插进去干几下了……

    邵晓华烫的是直板烫,直直的头发,加上她瘦削的脸颊,还有那个白白的脸颊,更是有一种冷艳的感觉。

    农村的这帮大老爷们见两个九阳集团的大美女来按合同收购绿豆,一个个累的‘汗流水’的,亦是毫不在乎的了。

    不禁一麻袋一麻袋的往卡车上面装着,过分量的亦是有人了,而王亚楠跟邵晓华便是时不时的检查一下这绿豆的质量,当然得到把绿豆拉回去,重新倒掉后,再给剩余部分的钱,合同上也是这么写的了。

    而这帮大老爷们一见两个城里的白白嫩嫩的女人,一下就来劲儿了,干起活来根本不在乎流汗了。

    有的男的棉袄都湿透了,还在这干活呢!就是为了多瞄人家两个女人一眼。

    这时,陈楚骑着摩托车过来了。

    陈楚这两天也在瀚城买了几套衣服,此时棉皮鞋穿上了,里面是黑sè小衫,外面是棉质的黑sè风衣,整个人身材显得修长,他净身高有一米七三了,而穿上这棉皮鞋能有一米七六左右了,而这段时间又是砍人又是打架的,整个人面部上成熟了不少。

    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气,小伙儿jīngjīng神神的踏步走来,一些村民纷纷让道,恭敬地说道:“陈副村长,陈副村长来了……”

    还是那句话,面子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挣得,事儿办的漂亮了,自然有人尊敬你了。

    陈楚踏步而来,这时王亚楠跟邵晓华两个美女亦是回头见到陈楚,不由得两女眼中都放出一股神采,只是神采一闪即逝。

    陈楚人还未到笑声先到了。

    “呵呵呵……哎呀,盼星星盼月亮的总算把两位姐姐给盼来了,对了,两位姐姐快去村部坐会儿,这里多冷啊,要是冻坏了,我们可砸碎了骨头,砸碎了筋都赔不起啊……”

    王亚楠咯咯咯一阵娇笑道:“你是陈楚?你这个死小子,这才多久不见啊?又这么会说话了,真是男大十八变,越变越……越变越……”王亚楠想说也便越好看,但是捂住嘴没好意思说出来。毕竟旁边还有那么多的老百姓呢,不过jīng神干净的小伙儿哪个女的不喜欢啊,几乎没听说过有女人喜欢邋邋遢遢,满脸大鼻涕的男人……

    邵晓华这时接话道:“越变越老练……”

    王亚楠忙说:“对对对,越辩越老练,越老练……”

    陈楚心想,老练?嗯……老子这回得找机会把你扔到床上好好练练。

    陈楚看见王亚楠跟邵晓华两个女人,下面早硬起来了,不禁琢磨着,用什么办法能把这两个女人给干了。

    哪怕干了其中一个也行,这两个女人真好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