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唔,求月票,月票前30名,每天七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王亚楠现在算是九阳集团瀚城的整个区域总代理了,九阳集团目前有意图要开辟北方的市场。

    最近两年跟俄罗斯贸易密切,而感觉老毛子钱很好赚了。

    并且,国人也一再对外宣称什么gtp的增长。

    gtp是个什么玩意儿国人老百姓根本就不关心,也不在乎,关键这个gtp跟老百姓p个关系都没有,老百姓连半个p都没有。

    说这个可能有人不信,但是不要说2000年的时候,就目前来说,这个增长那个增长,全国十好几亿人不说呢!

    人均增长才是真正的牛逼了。

    老毛子平均的gtp也就是个人的生产总值,说白了就是个人的人均收入是国人的六七倍左右,更不要说米国跟小鬼子了。

    都说外国钱好赚,人家平均的生产总值高。

    而国人现在总跟清朝时候比,说什么现在钢铁产量,这个那个的是清朝的多少倍多少倍的,无语,那个时代清朝可是全亚洲,甚至在全世界也是数一数二的富裕国家了,现在呢……百分之三的人口掌握了百分之九十七的生产资料,便是财富,这始终是出问题的。

    一个小科长贪污几百万上千万,手里捏着十几个楼,而老百姓连一栋房子都买不起,还得还好几十年房贷……这样长期以往必定是隐患……

    ……

    是官没有不贪的,从古至今,沿袭到了现在,凡是手里面有权利也是贪的,王亚楠也贪,不过贪的很巧妙……

    见到陈楚,她嘴角轻轻上扬,呵呵笑了:“哎呦,弟弟现在混的真是不错啊,几rì不见就当刮目相看了,当上了副村长了?呵呵呵呵……”

    王亚楠虽然嘴里面夸奖着陈楚,但是眼神中有种不屑的神sè。

    她始终感觉自己是九阳集团的在瀚城的总代理,而陈楚是什么玩意儿?

    一个半大小子,而且还是农村的……

    本能的自己有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看着陈楚就像是俯视似的。

    感觉陈楚也应该仰视着她……

    陈楚喜欢女人,喜欢xìng感漂亮的,当然,也喜欢王亚楠这样的美女,但是不喜欢她这样的目光,跟她这样的傲劲儿……

    心想,你个nǎinǎi的,装什么个牛逼啊,你个小贱人,等老子把你干了的,把你干的哇哇哇的嚎叫……让你得瑟……而且啊,跟老子玩,容易出小孩儿……

    陈楚表面上还是恭维着,毕竟要得到这个女人,先要了解她,投其所好才行,而怎么才能了解她?当然要先接近她了,想要糙了她,不接触是不行的……

    “王总啊,您上车,咱一起去村里暖和暖和,反正这绿豆这边过了个数,然后到你们公司还得过一遍数了,两边过数,差不了的……”

    陈楚笑呵呵的说着。

    邵晓华倒是点头同意。

    不过,王亚楠却摆摆小手说着:“那个……坐车还是不必了,咱们走着去村部,反正也不远,顺便还能欣赏欣赏雪景……”

    邵晓华忙掏出了本子,她手上亦是带着黑sè的皮套。

    干这个助理的亦是明白领导的心思了。

    这个王亚楠亦是酸气的狠了,她说要看看雪景啥的,没准又是要吃饱了撑的,想要装装清高,吟诗作赋啥的,比如就像当官的,没事也留下个墨宝啥的,装装牛逼,你看看我这官当的,不禁是官,还是文人,什么羊羔体的诗,跟他妈的顺口溜是的也是一等奖,还他妈的能出版。

    而那种古时候吟诗作赋的人也是吃饱了没事儿干的,不然哪有13功夫儿作诗啊,早就找食儿去了……

    陈楚在前面引路,在一众村里大老爷们羡慕的目光中朝着村部走去。

    这里离着村部要有半里多路,两个女人的高跟筒靴啥的踩在雪地里嘎吱嘎吱的更是让人心动不已。

    一排雪地被踩出了一条高跟筒靴的鞋印,让农村老爷们这个鸡冻……都冲着远去的两个女人的屁股意yín,心想这要是扔在家里的热炕头,自己非折腾她们一天一宿不睡觉才行……非他妈的狠狠干,把自己的腰杆子累断了都乐意……

    ……

    陈楚在前面走,而此时王亚楠那样子就像是装逼似的诗兴大发说道:“陈副村长,你不用走的那么快啊……咯咯咯,一看就不懂得欣赏雪景了,这么好的景sè应该鉴赏才是……”

    陈楚心想,死娘们鉴赏个你妈啊!农村这样景sè的地方多了去了,现在都抓紧时间干活呢!就你们这些死娘们没破逼事儿整天欣赏这玩意,游花逛景的13痒痒……。

    要是让你们在农村做两天饭,喂两天猪,也就没那心情了,说白了,就是惯得。

    邵晓华这时逢迎的说道:“王姐,你看这么好的景sè,不如你停下做一首词牌名,就沁园chūn怎么样?”

    王亚楠咯咯咯的笑了:“还是算了,沁园chūn可不是瞎做的,尤其是在这下雪天,更是不容易了,不要说古人,咱伟人的沁园chūn亦是霸气回肠的,咱可做不出来,如果真要是做出来了,也是让人笑话,哪敢做词牌名呢!要是随便说两句,有人答答对子就好了……”

    邵晓华心里面明白了,作词太慢,不说呵护押韵,就是那个意境若不是妙手偶得也是做不出来的,实在憋出来的,那亦是让人家笑话了,还不如不做了。

    而且,旁边有个陈楚在,明白王亚楠是要说上联让陈楚往下对。

    不过,只可惜徐国忠不在,要是在就好了,可以出一些洋相,博得王亚楠笑一笑。

    邵晓华心里明白王亚楠的意图了,便说道:“陈副村长,这样,王姐说上联,你对对下联……”

    陈楚也是知道王亚楠就是个装逼大侠,认为自己肚子里有点墨水,又是上过大学啥的,然后就瞧不起农村人了,感觉自己有文化,有那么两把刷子,一天天的牛逼闪电的……

    陈楚高中虽然没念过,不过高中的书他差不多都看完了,至于大学……大学其实学不到什么的,主要的知识点就在高中了,大学就是混,再不有些专业课啥的,知识量不多,其余时间搞对象,同居,打胎……

    陈楚索xìng也就不忿这个王亚楠了。

    点头呵呵笑道:“嗯……王总大才,如果王总要是雅兴出上联,我就试着对对下联,正所谓红花还得有绿叶相配才行,我对的下联自然比不上王总的意境,更是揣摩不到,但尽量做得公整些……”

    王亚楠咯咯咯的笑了,心想还好你小子明白自己几两干饭,你啊,也就是一个绿叶了……

    王亚楠停住脚步,此时已经离开了村落,村落与大队部之间有段匡阔的距离。

    放眼望去,田野间白雪皑皑,太阳照耀下,虽然雪有融化的迹象,但昨天那么厚的雪亦是不容易化掉的,而远近处高高的,粗粗的大杨树,叶片落尽,高高的树杈,密密麻麻的支棱着,树木上的纹路,干枯的就像是久旱龟裂大地的印痕。

    远近的几只找食物的喜鹊喳喳喳喳的叫着,而更远处,亦是有‘老娃子’,老娃子便是乌鸦,农村都管乌鸦叫老娃子,这玩意也是叫着,四处的飞着。

    而有的树上亦是有喜鹊窝,在树顶上的喜鹊窝更像是一件艺术品了。

    此时,王亚楠忽然有感而发的说道:“淡天青霾纵横四野不知归家乌鹊,衔食深埋积雪报恩怎待晴rì须时……”

    她只是有感而发而已,便是看到这太阳下周遭却还有些yīn霾的天幕,而积雪中不知道能不能找到食物,让长硬了翅膀的乌鸦,喜鹊啥的找到食物,去报恩老喜鹊了。

    意思便是以情景咏自己,因为动物都是反哺的,尤其是是这喜鹊乌鸦,小时候老喜鹊喂小喜鹊,小喜鹊长大了,老喜鹊飞不动了就呆在窝里,小喜鹊找食物一口口的喂养老喜鹊,比人孝顺的多了。

    而秋冬两季,气候干燥,文科生亦是在这种时候悲秋,诗歌么,一般欢乐的少,不抹点眼泪,那就不叫意境,不哭两把就不叫感动……

    王亚楠也是联想到自己家里的老爹老妈,很久时间都在外面忙,想起自己小时候老爹老妈养育自己,现在却不知道怎么样了,当女儿的也不能时常的回去看看,隐隐的亦是有些羡慕这些喜鹊乌鸦,至少可以和父母亲人在一起,zìyóu自在,虽然辛苦却是在天际纵横飞翔……

    陈楚呼出口气,左手手指轻轻的黏动右手中指上的玉扳指,其实对这东西不仅是文字上的公整,主要在于意境上的对偶。

    他心想这个娘们还真他妈的有两把刷子了。这要是把她扒个大光腚儿扔床上,一边糙她一边对这玩意,肯定有意思,心想nǎinǎi的,你给老子等着,早晚会有那一天的,你不是愿意对这玩意儿么!老子边和你对边干你,他妈的爽死你……

    想到这里,不禁下面硬了起来,还偷偷的看着人家皮衣下面xìng感的毛绒丝袜一眼。

    心想这要是从前面后面还是侧面干进去都挺好的啊……

    “咳咳……”陈楚清了清嗓子随即灵光一动说道:“晓木chūn迟空熬年轮哪知疾苦残岁,芳草徐黄铅华烬褪方知落叶归心……”

    陈楚说完,邵晓华愣了愣,而王亚楠捉摸了一阵脸sè不禁微变。

    刚才她说的含义便是思念家乡父母,感觉没时间多陪陪父母,没有尽到孝道。

    而陈楚说的便是晓木,便是你只看到没有尽到孝道,却不知道老人空熬了多少的时间,而总不见游子归家,等你有一天铅华落尽了,不再漂亮的,不再得势的时候差不多也该知道落叶归根了,而现在你因为年轻,因为得势的时候则不会想到。

    时间,始终是有的,只要把父母放在第一位就有时间回去看看,而不是空嘴说这些没用的,不信?等你老了,自动的就回去了……

    陈楚对的文字还算凑合,意境也算凑合。

    不过王亚楠脸上很不高兴。

    她情愿徐国忠那样的,驴唇不对马嘴,也不喜欢陈楚这样的,顶着自己来。

    邵晓华明白这个,眼睛滴溜溜一转,随即咯咯咯笑道:“这样,陈副村长,你出个上联,夸一夸现在谁最美好不好?”

    邵晓华说着话偷偷的给陈楚使眼sè。

    陈楚明白,自然要夸一夸这个王亚楠了,但是用什么林黛玉,杨贵妃夸人没意思,太俗了。

    陈楚也想上王亚楠,只不过是看不惯她那个装牛叉的样。

    不禁嘿嘿笑着说了一个上联。

    王亚楠一听,心里琢磨了一下,不禁笑逐颜开了起来……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