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唔,求月票,月票前30名,每天七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呼出口气去,心里面这个激动啊,甭提多美了,他刚才就差给柳冰冰打电话了要去县城了。

    见邵晓华的电话打过来,他忙接听了。

    只听邵晓华在电话里醉意熏熏的,嘿嘿嘿的笑道:“哥们,哪呢?来……陪我喝点……”

    “呼……我往家走呢!晓华姐你在哪啊?”

    “我?我在瀚城啥宾馆,我给你看看……看看手牌……哦,翔鹤宾馆,8801……”

    陈楚忙问道:“你,你自己啊?”

    “是啊!要不能没意思给你打电话么!你来……咱哥们喝点,顺便,给我说说你跟王霞……嘿嘿嘿……跟那小娘们你俩咋干的?咋插的……嘿嘿嘿……”

    陈楚晕了,心想这女的真是喝多了,不然啥都说。

    不过,喝多了好啊,这多有意思……那个王亚楠忙去了,肯定开完房就回到公司了,陈楚忙说:“嗯,好,我马上就到……”

    打了个车,到了翔鹤宾馆,陈楚看了看,三星级的。

    这宾馆亦是不便宜了,直接说找人,那台小姐还打电话确定了一番,好不容易才听邵晓华大舌头说清楚了。

    不禁咧咧嘴,心想这……肯定是不干啥好事儿的,但女的开房,约会男的来干很少了。

    ……

    陈楚兴奋的来到八楼,本来有电梯的,他嫌慢,找到了8801号房间,敲了好一会儿门才听到里面嘎达一声,门锁打开了。

    门拉开,邵晓华赤着一双小白脚丫,下面的皮裤到了她脚踝处,而上身的毛衣已经脱了,估计是王亚楠给她脱的,这妞儿上身就穿了一个小衫。

    但是那黑sè小衫跟rǔ罩模样差不多了,就像是一个大号的rǔ罩,从nǎi的下面便是露着白花花的肚皮跟可爱的肚脐,上身像是光着膀子似的。

    两只大白兔被遮住了,不过那深深的沟壑差点让陈楚下面磨蹭着裤子shè了,真好啊,真白,真深。

    陈楚恨不得把嘴巴伸进去,像猪似的拱一拱她的那地方。

    “呼……”陈楚深呼吸口气。

    这时,邵晓华玉指一直陈楚沟沟手指道:“你……进来……”

    陈楚走进房间,随后关了门,邵晓华摇摇yù坠的拉着陈楚往床上走,陈楚看到她光溜溜白花花的后背,下面一走路,磨蹭着下面火燎燎的,像是随时都能喷出去似的了。

    邵晓华还没到床上,刚到沙发上都咚的坐那了,随后笑嘻嘻的拉着陈楚说:“小老弟,你和我说,你咋干的王霞?你放心……嘿嘿,我绝对不和……不和外人说……”

    陈楚闻着她一身的酒气,真想把她压倒干了,有些忍不住了。

    不过想到,要是今天不给邵晓东打电话还没事儿,就说不知道是他姐,两人喝多了,就睡一块去了,也就那样了。

    但是已经跟邵晓东通气了,而且人家已经说不许动他姐了,自己就不能动,不为别的,也不是怕邵晓东……陈楚只是不想因为一颗大树丢掉整片的森林。

    邵晓东可是鸡头啊,而且女人高招层出不穷,这要是把她姐姐干了,两人掰了,那以后邵晓东还能给他介绍女人么?那自己的损失就太大了。

    陈楚权衡了一下利弊,叹了口气。

    这时,邵晓华嘿嘿笑着拉着陈楚嚷他讲。

    陈楚也就sèsè的给她说,不过说着说着,邵晓华酒劲儿往上涌了,陈楚就扶着她去洗手间吐,吐完了,回来还让他讲,没讲多少,她又去洗手间吐……

    ……

    折腾了三回,这时,陈楚电话响了起来。

    一见是龙七的。

    陈楚接听了,邵晓华还在旁边耍酒疯笑嘻嘻的抢陈楚电话,一劲儿的说:“给我……给我……”

    龙七不禁一阵皱眉,心想陈楚这个臭小子,和自己说有事儿,暂时不去dl,我糙!原来又他妈的在搞女人!这个混蛋王八蛋!

    龙七心里骂着,不过咽了口气问:“陈楚啊,dl市你到底去不去了啊!咱啥时候走啊!我都等你三天了……”

    陈楚躲着邵晓华,转过身,邵晓华就冲后面抱住他,两只nǎi隔着陈楚衣服贴在他背上抢电话。

    陈楚叹口气说:“龙七哥,我这里有点事儿忙……那个……过个四五天再说……”

    陈楚说完挂了电话。

    龙七气得哇哇的。

    心想陈楚你忙个屁啊你忙!你nǎinǎi个腿的。

    不过,龙七想自己去,还没意思,自己去能有啥意思?再说了,有陈楚也是个伴儿,而他也看出来了,陈楚学啥都快,是个好苗子,要是好好培养培养,以后能成为一个高手,要是这小子整天就知道女人,在女人堆里滚来滚去的,他就废了。

    他还听说他跟邵晓东两人玩啥双飞,我靠!什么玩意啊!

    龙七气得呼呼的,抽了根烟,琢磨了琢磨不行,这样下去不行,陈楚一天拖两天,两拖八天的可不行了……

    忽然,龙七有了主意。

    随即播出了个长途。

    电话响了半天,对方才冷冷的一个字:“谁!”声音虽然磁xìng十足,但却异常的冰冷刺骨,而且很不愿意说话,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龙九,是我,我是你七哥……”

    “有事儿?”对方又是冷冷一句。

    “嗯……龙九,七哥遇到难处了,你能来一趟j省的瀚城么,有点急事,非你不可……”

    “我忙!”龙九又是冷冷一句道:“挂了!”

    龙七慌了,忙大声说:“妹子,我都让人砍死了,你真不管我啊,咱们兄弟一行人,就你这个妹子帮我啊,那些人都是没良心的,都不搭理我,妹子啊,你不能不管我啊,你看看七哥我多可怜……手筋脚筋全断了……呜呜呜……”

    “谁干的?”对方丝毫不为情形所动,亦然冰冷的问。

    “妹子啊,是这里的……地头蛇,上百人砍你七哥我啊,妹子你快来?这是我的号码,快点来,不然你就看不到你七哥我了……”

    “手筋脚筋断了?”

    “嗯,对呗,都断了。”

    “那……怎么给我打的电话?”

    “我……我用舌头按键的,妹子别问了,你七哥太惨了……”

    ……

    这要是让季扬金星这帮人看到龙七这幅样子,惊的眼睛都得掉下来不可,这还是钢筋铁骨的龙七么!

    ……

    龙七哭诉了一阵。

    对方终于传来冰冷的两个字:“好!”

    随即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

    龙七马上笑逐颜开,差点激动的蹦起来。

    心里藏不住笑了,嘴上忍不住嘿嘿的得意的自语道:“陈楚,让你不跟我走,老子这回来个美人计!嘿嘿嘿!你这小子见到我妹子龙九,还不乖乖的听话的跟个哈巴狗似的?还能不跟我走?嘿嘿嘿……”

    龙七又得意洋洋呀的给陈楚打过去电话,过了半天接通道:“陈楚啊,过两天我妹子要来,你陪我去火车站接我妹子啊!这边也没机场啥的,所以慢点,到时候一定要和我一起去接……”

    ……

    陈楚撇撇嘴,应付的挂了电话,心想龙七长得那样,三角眼,他妹子能啥样?没法看了,哎呀……行啊,就看在龙七的面子上,到时候不忙就去接一下站……

    ……

    此时,南疆一处地下室内,一身高足有一米七五,穿着黑sè紧身短裤,脚下长筒军靴的女孩儿,刚打完沙袋。

    她上身亦是一件短小的黑sè紧身背心,jīng干的短发,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刚打玩沙袋,露出来的白花花的皮肤汗水涔涔的,她微微喘息一阵,随即大步朝更衣间走去。

    她打扮有些中xìng,不过鼓鼓的前胸的大白兔,还有发育得极为挺翘的**,形成了一个s型的曲线,女孩儿的身材便是那种前凸后翘型的,而天生的水蛇腰,却偏偏眉宇间透出一股英武之气。

    这是一副魔鬼般身材,迷死人的玉体,跟一个冷艳xìng格,火爆脾气的综合体。

    “龙九,刚才谁给你打电话?”一个身材高大,满身肌肉的男人推开门,脸上亦是没有一丝表情,他毛寸头发,国字脸,而额头又一条一寸左右的伤疤。

    “五哥,是七哥打来的。”

    “什么事?”

    “他说手筋脚筋让人挑断了……”

    “嗯……不要信他的话,上次就说被人挑断了,这次不要信这小子了。你还是好好训练!”

    “五哥,这次不像是假的,他哭的时间挺长……”

    “真哭了?”

    “嗯!”

    “呼呼……”龙五长长呼出口气,咬了咬牙说:“这个废物……”

    “五哥,毕竟咱们都是兄妹,这次我得去。”

    “行!去,看见他,替他报仇之后,就把他弄回来,不够丢人现眼的……”龙五说着大步而去。

    两人都是冷冰冰的,龙九旋即走向更衣室,暗淡的玻璃门映衬出她天生的柳叶般的细眉,大大的眼睛,冗长的睫毛,那高挺的鼻梁,红晕的小嘴儿,粉嫩的脖颈亦是渗透着一些刚才训练而渗透的密密的汗滴……

    下面小腹平坦,**圆润而修长。

    龙九走进浴室,刺啦刺啦的解开身上的衣服,那衣服跟汗水几乎像是要贴在一起似的。

    片刻,一个**的白白的身子站在了淋浴之下。

    龙九打开喷头,亮晶晶淡淡水流由上至下冲刷着她一米七五的傲人玉体上的汗液。

    那饱满的双峰,那平坦的小腹,圆润如同玉一样的双腿,如果她能留一头长发,足可以迷死万千男人。

    即便如此,她的美艳亦是压于柳冰冰之上。

    并且,那**多一分而肥,少一分而瘦,圆滚的,刚刚好的白嫩的屁股,在水流而下,龙九微微分开两腿之时,那翘臀亦是颤巍巍的臀瓣抖动着,弹xìng十足,诱惑十足。

    而在龙九的身子前面,竟然白白的,毫无瑕疵,甚至在她的两条大腿间,隆起的那片丘陵之地之处,竟然亦是白白的,没有一点点的漆黑之sè,也就是她没长成年女人下面的毛毛。

    她竟然是传说中的那种叫做白虎的女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