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今天无意间在其他网站看书评,熊猫有个读者说打赏我3万熊猫币没显示,我只想说土豪,真要打赏来纵横,别的地方我也得不到打赏啊!还有什么豆的,打赏我都接不到,只有纵横币打赏一块钱我能得到六毛左右……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忙问道:“唔……朱娜啊,你……怎么了?”

    朱娜显然在电话亭里犹豫了一下,随后说:“没怎么,你干啥呢?听说你当了副村长了?”

    朱娜说着,言语中不像以往那样犀利了,其实她早就知道陈楚当副村长的事儿了,总共小杨树村才屁大的地方,有点啥事全村人差不多半天全知道了。

    尤其是陈楚,这小子现在花边新闻特别多,老娘们没事儿打麻将的时候也总唠陈楚,说什么他下面大什么的。

    女的就喜欢扯闲话了,尤其是结了婚生了孩子的女人,不在乎这些玩意了,男人在一块谈论女人,而小姑娘时候的女人害羞,等生完孩子的女人下面已经麻木了,宽松了,嘴也就嘚啵嘚的什么好听的,不好听的都往外说,甚至比男人说的还花花。

    朱娜老娘**蒙冬天没事儿也打麻将,她一年收入可也不少的,当然也听别人扯过陈楚的事儿。

    朱娜耳濡目染的,即使是无心也听到了一些,而且她跟陈楚还发生了一把关系,也明白了男女怎么回事儿了。

    陈楚在村里的事儿她也都知道,只是碍于面子,毕竟自己的女的,她感觉陈楚应该主动找她才对,上赶着追她。

    不过陈楚把她干完了一把就扔那不管了,现在又是当副村长,反正在村里很风光,朱娜一时觉得如果自己跟陈楚好,那在村里也很牛逼了,至少比柳贺牛逼。

    村里的女生当中能跟她相貌有一拼的便是柳贺了,这女生最近好像突然多了不少零花钱,穿的衣服也时尚了不少,而且好几回朱娜都看见小黑轿车送柳贺回家。

    而村里的老娘们也有传言,说柳贺在瀚城认识了一个什么哥的,还有老娘们说柳贺就是跟人搞对象。

    朱娜不禁有些气不过了,论相貌,她感觉自己不比柳贺差,但是现在柳贺有车接送,她没有,不禁在心里比较起来,正是陈楚这时候挺风光的。

    朱娜便想不如跟陈楚公开下关系,把柳贺比下去,至少陈楚现在混的不错,那就行。

    女生都看到眼前的利益,大多数女人不看这个男人是不是有潜力的,朱娜此时便是看到陈楚这小子还真是咸鱼翻身了,便打个电话套套近乎,有种没事儿找事儿的意思。

    在陈楚看来,这女的就是下面痒痒了,找自己干一把。

    朱娜说道:“对了,咱镇中学要没了,可能一个月以后归到三中去,你……你去三中念书吗?”

    “到时候再说,不过说实话我不想上学。”

    陈楚说完,朱娜一愣,心里不禁想,陈楚这小子还是没变啊,你不上学,不念书,不考高中,不上大学以后能有什么出息?看来他还是那样目光短浅,现在是个小破副村长了就感觉自己理想达到了?呸啊,只是一个代理的而已,啥时候柳副村长回来了他就下课了。

    女生都是敏感多变的,而陈楚这时说:“朱娜,我现在有事儿,等我回去找你……我……”

    “不用了,最近我忙着呢,我在看书呢,没事别打扰我就行。”朱娜说着放下电话。

    陈楚切了一声,心想真是啥人啥xìng格,江山易改本xìng难移,朱娜咋还是这么的狂呢!可能就是本xìng使然了,而自己咋怎么就这么sè呢!一定是……一定是张老头儿给自己带坏的,那个老家伙最近像是人家蒸发了似的,估计找小姐让jǐng察抓住了,在看守所蹲着呢……

    陈楚听到了电话那端嘟嘟嘟的忙音,心里忽然有种不甘的感觉,要是他甩了朱娜还行,但现在被人家甩了一把,心里挺不得劲儿的。

    而且朱娜者劲劲儿的样又出来了,这时,孙五在暖气片那看到了陈楚。

    忙伸着脖子张望着,没敢大声喊,而是蠕动着嘴型。

    这时,那个jǐng察冲孙五喝道:“干啥?你给我老实点!以为这是你家炕头啊!啊?给我老实蹲着!不老实电棍出溜你!”

    孙五哎哎的答应了几声,随后老实的蹲了下去,他也不是第一次进派出所了,懂得这里面的规矩,这里面跟外面的黑社会说白了都是有规矩的。

    你得罪了黑社会懂得必然要赔礼道歉,便是给了他们的面子,面子上过得去了,差不多就是大事儿化小,小事化了了,要是不给面子免不了挨一顿胖揍,没准还没讹诈。

    进派出所也是的,家里要是没啥硬的后台,就在里面别装了,说几句好话,不然这电棍真敢出溜人,最起码挨上几脚,挨上几拳头那就是活该了。

    孙五以前经常打群架,赌博、piáo娼的事儿也被抓进派出所不少次了,自然懂得这个道理,一脸笑嘻嘻的冲着jǐng察道辛苦。

    这时,陈楚走了进来,冲那jǐng察笑呵呵的说道:“你好同志,我是小杨树村的副村长陈楚……”

    那jǐng察看了陈楚一眼,脸上旋即露出笑容来说道:“哦……你就是陈楚啊,知道,知道,咱乡里的十大青年有你一个不是么……这么年轻就当上副村长了啊?呵呵,前途无量,前途无量啊……”

    陈楚这个名字现在在镇里不少人熟悉了,而且前几天,张财还来给他改的户口,这些jǐng察亦是捞了好处的。

    再说了,陈楚现在小名那也叫副村长了,结交了下来对以后亦是有帮助的,有啥亲戚在小杨树村,说句话亦是有照顾的。

    那jǐng察算是对陈楚很客气了,正这时,外面嘎吱停了一吉普车,随即车门打开,一个jǐng察跳下来喝道:“下来!都下来!别不要意思!耍钱赌博啥的咋都好意思了?”

    陈楚呼出口气,见下来的那几个人有些眼熟,他们都低着头,陈楚透过窗玻璃仔细一看,见是徐国忠,王小眼,潘凤,还有朱娜她老娘**蒙四个人。

    陈楚不禁暗想:“我糙,这不会是……是集体piáo娼被抓了!”王小眼的腿脚好像还有点不好说,跟那jǐng察说着什么,那jǐng察一把手:“滚一边去……”

    几个人有的戴着手铐,有的用麻绳绑着,被推进了屋里。

    进来两个jǐng察,一个摘掉帽子,呼出口气道:“又抓住看四个打麻将的……玩的还不小,五毛钱的呢……”

    2000年的时候物价不高,打2毛5的麻将就不小了,不像现在什么五块十块的。

    那时候钱也值钱了。

    随即被没收的麻将都拿下来了,而没收的钱……咳咳,没收就是没收了,就没了,谁都明白。

    刚才跟陈楚说话的那个jǐng察随即冲陈楚笑呵呵的说:“那个……陈副村长,这个是你们村的孙五,刚才张财村长已经跟我们所长说好了,人你可以领走了……”

    说着,那jǐng察过去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给孙五解开了手铐,他对陈楚客气,对孙五可是一点也不客气。

    孙五点头哈腰的连连称谢。

    而王小眼跟徐国忠都眼巴巴的看着陈楚,尤其是徐国忠大嘴就咧开了。

    “陈……陈副村长……我,我……我老徐……”

    那个jǐng察冷哼道:“老实点!不老实我他妈的电你!”

    徐国忠忙低下头,抱着脑袋了。

    陈楚叹息一声,瞥了瞥这几人,随即冲那jǐng察说:“这……同志啊,这几个也是我们小杨树村的,那个是村会计,剩下几个是村民……”陈楚眼睛慢慢落到**蒙脸上,她亦是蹲着,穿着米黄sè的棉布丝袜,而外面套了一个小短裙。

    其实没有必要套这个玩意,就是套上了特别的勾人,虽然三十二三岁了,但是她就像是二十七八的女人似的。

    陈楚不禁有点硬了,他干了朱娜,也挺想干朱娜她妈了。

    他忽然感觉朱娜她妈更有味道,成熟的,水蜜桃的那种滋味了。

    这时那jǐng察让徐国忠,王小眼,潘凤,朱娜她老娘站成了一排,随即说:“打自己嘴巴子,说自己不要脸!快点!”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当着外人面呢,但是这也正常,人么,你别犯事,只要你犯事儿了,那就不是人了。

    进了派出所,进了监狱……或者去了部队……部队被称为第二监狱,当然,现在可能改观了一些,但是九年包括2000年的时候,部队仅次于监狱,甚至比监狱还厉害。

    好人不当兵,好铁不碾钉,九几年当过兵的人可能都深有体会部队是什么样子的。

    ……

    这时,王小眼咋嘛了下眼睛说:“为啥?”

    那jǐng察冷哼一声道:“为啥?不自己打自己嘴巴子,我来替你打,让你下次长长记xìng,看看还赌博不?”

    徐国忠忙咧咧嘴,随即啪啪的抽了自己两个耳光,然后说:“我不是人,我长记xìng,我不玩了,我长记xìng……”

    徐国忠脸红了,那jǐng察可不管这个,看了看王小眼,随即巴掌就要扬起来。

    王小眼咧咧嘴,叹息一声,也抽了自己两把嘴巴子:“我不要脸,我耍钱,我赌博,我不要脸……”

    潘凤也抽自己,不过她毕竟是女的,低着头打自己耳光。

    轮到**蒙,陈楚咳咳了一声,冲那jǐng察说:“同志,咱们谈谈……”

    “哎呦,陈副村长,你这是……行啊!”

    两人走到外面,陈楚塞过去二百块钱说:“帮帮忙,放了……”

    “哎呀,不是钱的事儿,是我们所长没放下话,我不好做主……”

    “那放了一个行?里面有我家的一个亲戚……”陈楚说着悄悄的指了指里面的**蒙。

    刚好**蒙抬头看见了陈楚,脸上一红。

    “这个……陈副村长,按说你的面子我应该给,这样,我给我们所长打个电话……”

    那个小jǐng察没接钱,摸出电话去打了。

    随即在走廊里,他脚下皮鞋来回的蹭着,咄咄的声音在走廊不断的响起。

    这时,孙五探头探脑的出来了。

    冲陈楚说:“陈……陈副村长咱走啊?”

    “你先走!我等一会儿……”

    “你……嘿嘿……”孙五小声说道:“我寻思着你来取我了,咱正好去一趟县城的洗头房……”

    陈楚不禁一愣,心想这家伙还真长心啊,刚赌博进来,就要去洗头房了。

    孙五又悄声说道:“正好去玩个小妹儿冲冲喜,我请客,咱俩一人挑一个岁数小点的,嫩草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