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唉,你去,我有事儿。”

    孙五却犹豫了一下说:“是这个事儿,我还没回去的路费,刚才打麻将的钱都让jǐng察没收了……”

    陈楚不禁咧嘴了,心想看你这个出息。

    掏出五十块钱递给他了,孙五连胜称谢,随即说:“陈副村长,等你回去我就还你啊……”

    孙五说完走了出去,不禁还回头冲关在屋里的王小眼徐国忠几个人挤眉弄眼的,那意思是爷爷先走一步喽!孙子们你们好好呆着你……

    人一犯事儿,尤其是犯罪,就不是人了,除非你家有后台,在派出所里也照样牛叉。

    但普通老百姓谁能有那关系啊。

    那个jǐng察跟所长说了一阵,随后走过来冲陈楚说:“陈副村长,我们所长也说见过你,那什么,人你领走……”

    那jǐng察随即进屋大声说:“**蒙,出来!”

    “哎……”**蒙小声应了一句,随后走出门。

    徐国忠跟王小眼都眼巴巴的看着,徐国忠问:“我,我哪!”

    那jǐng察冷哼一声:“没你的事儿!一会儿我给你们村上打电话,通知你们家里拿钱赎人,一人罚款五百,让你们长长记xìng……”

    徐国忠等人一听,立即低头耷拉脑的,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

    嘴也咧开了,眼睛巴巴的看着走廊里的陈楚,那意思是想求陈楚把他们赎出去。

    陈楚呼出口气,随即给张财打出去电话,故意声音提高了一些,让徐国忠他们听到陈楚在尽力帮忙。

    张财正在车里还跟刘海燕干着。

    听见陈楚说徐国忠这几个人又进去了不禁十分恼火。

    冲陈楚说道:“不用管老徐这帮人了,真是没事儿吃饱了撑的,刚才是闫三给我打电话,说孙五被抓了,我寻思闫三毕竟是乡里十大青年的代表,毕竟从一个监狱释放人员成了现在全村的典型了,给他一个面子,这才给派出所打电话,人家答应放孙五,这已经是个人情了,老徐他们又……我管不了那么多,村里也更没钱赎他们,让他们自己家拿钱赎人!咱村也是的,这帮老百姓种地没钱,买种子化肥没钱,交地税没钱,给地交税打农药都没钱,打麻将就都有钱了,不是有钱么?那就花钱赎人,没人管他们,活该这是,不长长教训,以后还这德行……让他们以后还赌……”

    陈楚听到张财说话的时候有些气喘吁吁的,而且还是明显的底气不足,中气不行。

    心想这家伙还在干啊,可能是最近憋坏了,把yù火都往刘海燕身子里撒呢!

    老子也有点憋得慌,他现在很想干朱娜老娘,不过这大冬天的还真是挺冷的。

    陈楚遂即放下电话,走进去了,冲徐国忠呼出口气说道:“我尽力了,这个事儿,不是我能力能办的了……”

    陈楚就是能办也不想赎徐国忠了,这小子总是跟自己作对,那个王小眼,潘凤更是如此,不过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不过**蒙却出去了,徐国忠几个人也不傻,随即想到有传言说陈楚跟朱娜亲嘴了,还有人说陈楚把朱娜给拿下了。

    虽然都是传言,不过那也是无风不起浪的事儿了,陈楚把**蒙弄走了,估计人家是把老丈母娘整走也正常了。

    几人叹了口气,还是让家里拿钱赎人……

    **蒙一米六五左右了,此时,身穿着米sè的风衣,浑身差不多都是米sè的,短发,整个人透出一股丰满成熟流蜜水一样的味道。

    她在前面走,陈楚在后面跟着一段,等走出了三百多米,**蒙才缓下步子,冲身后慢悠悠走的陈楚说道:“陈楚啊……谢谢你了这次……”

    陈楚笑了笑:“朱姐,你说这话不是见外了么,咱俩谁跟谁啊……”陈楚说着话已经走到她跟前,手一把抓住她柔嫩的小手。

    **蒙啊!了一声,随即脸红了。

    “陈楚……别闹,朱娜和你是同学,我是你阿姨……你,你别闹。”

    陈楚笑了:“阿姨?阿姨咋长得这么年轻,这么好看……”

    “你……你别瞎说……”**蒙连更红了,毕竟陈楚跟朱娜是同学,虽然她是卖的,但也是分人卖,不仅仅是钱,她感觉自己卖也是有尊严的,遇见不喜欢的人也可以不卖。

    比如徐国忠这样的,现在就是花多少钱自己烦他,五百一晚上也不卖给他。

    陈楚抓了一把**蒙的小手,见她躲闪,就更有感觉了。

    **蒙的皮肤也是nǎi白nǎi白的,大眼睛又细又长,陈楚不禁在她的胸前和屁股上打量几眼。

    “朱姐,我怎么看你都像是二十六七,哪像是三十几啊,你看你这手,你这脸蛋儿,还是那样嫩……”

    “陈楚,你现在是副村长了,不行这样!”

    陈楚笑了:“朱姐,那你让我咋样……”

    “我让你……我……唉……”**蒙叹了口气想了想说:“陈楚,我让你干一次得了,上次你把朱娜带回来了,我就欠你一次,今天你把我赎出来了,我又欠你人情……”

    陈楚呵呵一笑。

    如果一种虚伪的人,肯定不会接受**蒙的,他认为没面子,但陈楚心里却想,人家女人上门推销自己了,都说出这样的话了,不要不是傻逼么!

    那些武侠故事里,往往都是美人入怀,然后装牛逼的不冷不热的,还把在怀里的女人推出去……啧啧……太假了,那样的好事儿谁会往外推啊?然后自己憋的晚上撸?大侠都活该单身。

    陈楚呵呵笑道:“朱姐,其实我也是真喜欢你的……”

    “得了,别和我说这个,陈楚,其实男人都那么回事,我**蒙根本不相信男人,说别的那么多干啥?你要是不想干我能赎我么?”

    **蒙看到陈楚给那jǐng察塞钱了,但没看到那jǐng察把钱又给陈楚塞了回去,认定自己是被陈楚赎出去的了,一个人五百,**蒙感觉上次欠陈楚的人情,陪他两个晚上算是还了人情了……

    “朱姐,我们去哪啊?”陈楚问。

    **蒙咬了咬嘴唇说:“去县里……算了,去我家,朱娜去瀚城了她老姨家了,其实是看看三中的,就顺道去她老姨家溜达溜达,晚上不回来,咱俩……住我家方便点,那个……你说咋样……”

    陈楚一把抓住**蒙的小手,捏着,感觉心里有点心跳,不禁暗想,自己终于糙朱娜她妈了,莫名的一种激动的感觉涌上了心头。

    **蒙这次没有挣扎,她是一个守信的女人,心想自己已经答应和陈楚睡一宿觉了就应该守信了。

    被摸两把就摸,晚上还要被人干呢。

    陈楚不禁有点心急,不禁觉得干朱娜他妈比干小姑娘都开心。

    或许是自己本来就有那种的心结……

    陈楚捏着**蒙的小手走了一段路,快到公路的时候,他的手搂住**蒙肩膀,另只手不禁在她胸口抓了一把,隔着米黄sè厚实的风衣,陈楚的手抓住了她的nǎi,感觉那样软软的。

    **蒙叮咛的嗯了一声,像是小猫似的叫声似的。

    陈楚不禁心花怒放,感觉太好了,下面硬邦邦的恨不得马上把**蒙按到开干。

    **蒙推了推他,低声说:“你着急干啥啊?是你的永远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就是想得到也不行,我既然已经答应你了,你就别猴急,别到晚上没劲儿了……”

    陈楚乐了,盯着**蒙nǎi白的面容,心想真像啊,她跟朱娜真像,一个是青chūn的,一个是成熟的朱娜,发型也像。

    陈楚忍着硬邦邦的家伙顶着裤子,咽着唾沫说:“朱姐,你真xìng感,真的,我真的喜欢你,要不咱俩做个长期的情人得了……”

    “呼……”**蒙吐出口气。

    “陈楚,你还小,你知道什么叫做喜欢?喜欢是需要负责任的,一个男人要是对女人不负责任,没权利喜欢,也没资格喜欢,在外面是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但是对自己的女人却是言而无信,背信弃义,那算是什么男人……你,还小……算了,我给你两个晚上,有多大劲儿你使多大劲儿,只是……”

    **蒙说道这里顿了一顿道:“只是……不要让朱娜知道我跟你的事儿。”

    “嗯……朱姐,你放心,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能乱说话呢,朱姐,你真好看,我对你负责任也行。”陈楚捏着**蒙的小手神魂颠倒的说。

    **蒙忽然仰头冷笑了一阵:“呵呵呵呵……陈楚,你少在我眼前装大尾巴狼,你这个小男人,其实你就是个坏男人!你干完了我,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我信你,还不如信我自己,信任钱,说这些干啥,晚上八点……我在家烧好了炕,把被都唔好了,等你……”

    **蒙咬了咬嘴唇,不再说话了。

    陈楚却是看着**蒙冷冰冰的样子着急的直搓手,心想**蒙——朱娜她老娘怎么跟朱娜一个德行啊,都这样的冷,这样的傲,都这样的让人软不下来啊,嘿嘿嘿嘿……

    陈楚坐着客车跟**蒙到了大杨树乡,随后陈楚要打车,**蒙说不用,两人离着挺远的往村里走着,七八里路也不算啥。

    而**蒙不让陈楚靠近他走,让两人保持距离。

    陈楚咧咧嘴,看着**蒙的屁股,越看心里越是痒痒。

    ……

    陈楚回到家,老爹陈德江已经从亲戚家回来了。

    还说给陈楚张罗了个对象,什么那个娃娃亲的女生。

    陈楚撇撇嘴,陈德江唉声叹气的,心想也管不了这个驴儿子了,不过这个毛驴子还混上了个副村长当当,就连陈德江都叹气老天不公,自己儿子这德行也能当村长,他以前感觉这驴玩意早晚得蹲监狱去呢!没想到还混个官了。

    自己就是官他爹了……陈德江想到这都想笑。

    自己弄点小酒儿喝上了。

    陈楚也吃晚饭,说晚上有事儿不回来了。

    老爹唉的一声,也不去管他了,指着驴圈的驴说,自己几天不在,驴都瘦了。

    陈楚虽然草料往死给驴吃,但是家里没人,这驴也是呆着没意思,能不瘦么,看陈德江回来,马上撒欢高兴了。

    ……

    天sè渐渐擦黑,陈楚看看时间,才六点多,心里这个着急,心想这天怎么黑的这么慢,还有,这怎么才六点多?

    到底啥时候到晚上八点……然后自己去糙朱娜她妈……哎呀,真是焦心啊!

    陈楚不禁想,这是历史上最漫长的一天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