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车速开的不快,一方面是第一次开车有些兴奋,而在夜间毕竟要注意安全了。(

    第二,他想多跟刘翠单独呆一会儿了。

    刘翠脸上还有些清泪,不禁小声抽泣一下。

    陈楚舔了舔嘴角说道:“翠……翠姐……你真够辛苦的了。”

    刘翠呼出口气,抬起眼看着陈楚,她这几天一直在干活,头上只围了一条淡青sè的围巾,身上穿着普通的那种‘烫荣’布料的衣服,里面是棉袄。

    下面亦是棉裤,外面亦是深sè的粗布裤子。

    脚下是平底的自己做的那种棉鞋。

    虽然刘翠穿的很普通,并且是极为普通的那种了,在小杨树村三十来岁的女人也是爱美的时候,不是化妆品一堆一堆的,但也不能穿这个了。

    家里条件再一般,也会有几套好衣服啥的了。

    但是刘翠没有,省吃俭用下来的钱,都让孙五给败坏了。

    昨天卖的苞米,这孙五有钱了,就开始打麻将了。

    虽然刘翠穿的不好,但是这普通的棉袄棉裤中包裹着的却是那样让人向往的一具忍受不得的酮体。

    陈楚不禁咽着唾沫。

    随后掏出一千块钱递给刘翠。

    刘翠忙推过去说:“不用,昨天卖苞米了,有钱……”

    陈楚叹息了一声。

    车子缓缓使出小杨树村,四周已经全然黯淡了下去,陈楚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一把抓住刘翠的手。

    刘翠啊的一声,挣扎一下,不让陈楚碰。

    忙说:“陈楚,你……你别这样,你要是这样,我就下车,我不坐你的车了,我走着去镇里……”

    刘翠说着还真要开车门。

    陈楚忙把

    收了回来,刘翠说得出做得到。

    不过,陈楚的手缩了回去,刘翠还是坚定的说:“陈楚,你停车,我要下车自己走。”

    陈楚咳咳两声说:“刘翠,这里距离镇里有二十多里将近三十里的路,你一个女人怎么走万一半路出事儿了呢”

    “不能!以前也没出事儿,我……我能出啥事儿”

    陈楚摇了摇头说:“翠儿,你这么漂亮,哪个男人不动心万一出事儿了咋整,我能不担心你么……”

    刘翠低下头,虽然她想和陈楚断了,彻底的断了,但还是听完陈楚的话,心里热乎乎的。

    “我……我漂亮啥都老了,我,我不用你管……”刘翠低着头。

    陈楚咯吱一声停下车,刘翠就去拉车门。

    陈楚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往怀里一带,顺势把刘翠抱在了怀里,随后紧紧的搂着她说:“刘翠,你永远那么漂亮,我也永远的喜欢你……”

    陈楚不像是以往那样又亲又啃的,就那样紧紧的搂着刘翠。

    刘翠的手在他的肩膀上拍呀拍的,见四周黑漆漆的无人,忙叫道:“陈楚,你松开,不然我咬你了,我……我挠你……”

    刘翠挣扎着,不过力气毕竟没陈楚大。

    刘翠无奈的哭了,扶在陈楚肩膀上呜呜的,伤心的哭出声。

    “我……我咋这么命苦了……”

    刘翠哭的很伤心,陈楚就抱着她,让她靠着自己的肩膀,过了许久,陈楚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说道:“刘翠,实在过不下去就和他离婚,我养你……”

    陈楚没说要和刘翠结婚,只说要养她。

    其实这也是陈楚的心里话了,他感觉自己养活刘翠没问题,但是和她结婚不现实了。

    “啊”刘翠愣了愣,睁大眼盯着陈楚,陈楚手摸着她的脖子,转到她的脖子后面,接着搂过她的臻首,嘴狠狠亲了上去。

    刘翠嘴唇很干,不輌不过嘴里的津液还是那样的甘甜。

    亲着刘翠的嘴,亲吻着她的泪痕和弹xìng的娇美的脸蛋儿。

    刘翠被亲到了大脖子,陈楚解开着她的棉袄的时候,她才奋力的推开陈楚,并且扬起手给了陈楚一个嘴巴。

    “你……你不要脸……”刘翠死死的盯着陈楚。随后低着头系着棉袄扣子,一脸平静的说:“开车,我要去见我男人……”

    陈楚呼出口气,忽然有种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的感觉,自己要是早生一些时候,他会亦然的娶刘翠当老婆的,而且会好好对她一辈子。

    ……

    陈楚车速慢慢加快了,到了镇里,随即拐到了派出所。

    陈楚领着刘翠下车,随后从窗户里看到了孙五手铐着暖气片在那里蹲着呢。

    刘翠交了罚款,而孙五冲陈楚嘿嘿笑。

    陈楚一阵无语,长出了口气说道:“你……你咋又玩上了”

    “嘿嘿……没忍住,陈副村长,我保证,我保证以后绝对不玩了……”

    虽然刘翠交了罚款。

    但是派出所还是不放人,说让孙五在这呆一个晚上,不然不长教训,下次还去打麻将,不让他吃点苦头不知道咋回事。

    陈楚叹了口气,也没啥办法,不过想想人家jǐng察说的也对。

    这钱不是打水漂来的,一千块钱罚款,得赚多长时间才能有一千块而且这都是一年到头的血汗钱了,让陈楚这小子在这撅着一晚上也行。

    陈楚跟小杨jǐng察,还有另外几个jǐng察握握手,又跟孙五交代了几句,让他涨涨教训。

    孙五一脸的虔诚,就是承认错误。

    陈楚叹了一声,最后说:“行,我明天早上来接你……”

    小杨jǐng察笑笑说:“没事,明天早上给孙五五十块钱,让他自己回去得了,不用麻烦陈副村长了……”

    “那……那就太感谢了……”陈楚也知罚这么多钱,这些jǐng察也不是没有良心,给孙五五十让他当做路费了。

    陈楚跟几个jǐng察握完手,随后冲刘翠说:“走,别看了。”

    刘翠咬了咬嘴唇冲jǐng察说:“jǐng察同志,我能不能在这里守着我男人,我跟他一块……”

    小杨jǐng察叹了口气:“大姐,不行,我们也有纪律,你在这算咋回事放心,我们也不能打他,这人承认错误态度很好,再说也交了罚款,你放心回去……”

    孙五则冲刘翠虎着脸说:“去去去!滚滚滚!你个死娘们,都不够丢人现眼的,在这里呆着干啥你想看我的笑话对不对老子在这里戴着手铐,铐在暖气片上,你在这瞅着解恨对不对解气对不对给我滚……”

    刘翠被骂哭了,想要解释什么,被陈楚拉扯走了。

    两人走在走廊上,屋里的jǐng察冲孙五吼道:“你对你媳妇好点!那么好的媳妇你咋不知道珍惜呢!你这小子真没啥良心……”几个jǐng察都有点看不下去了,数落着孙五,而孙五又是蹲在那点头说是,jǐng察的话他可没听,只是怕jǐng察而已。

    ……

    刘翠回到了副驾驶上,眼泪流淌着,她只是感觉到委屈,而且看着孙五在那里遭罪,她也有些心疼。

    一rì夫妻百rì恩,真正的夫妻是打不散的,也是拆不散的,天天吵着要这要那瞧不起你的女人,说你没本事的女人,趁早离开她,那不是夫妻,那种女人对你没有感情……

    陈楚开了一段,见刘翠哭的厉害,便把车停靠到了一处荒郊处,这里黑漆漆的,杂乱的野草丛生着,冬天的冷风呼呼一吹,像是鬼曲儿似的,嗖嗖的还挺吓人的。

    刘翠的哭声亦是伤心起来,陈楚停下车,打开里面的灯光,看着刘翠梨花带雨的,陈楚又忍不住轻轻的去抱刘翠。

    这时,刘翠没有太挣扎,说到底她毕竟是个女人,女人始终是软弱的,即便她再要强,但是在坚强的外表之下,还是有一颗容易受到伤害的心,而刘翠此时已经被伤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心上像是密密麻麻的受伤害的小口子了。

    陈楚抱住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刘翠的眼泪流在他的肩头,头也贴在了他的肩膀上。

    忽然,刘翠停住哭声,想要推开陈楚似的说:“你……你现在是……是副村长了……我……我……”

    陈楚摸了摸她哭花了的脸蛋儿,掏出纸巾擦干净了,啵的亲了刘翠脸上一口。

    “刘翠,啥副村长啊,我以后就算当了更大的官,我也还是喜欢你,刘翠,我真的好喜欢你……”

    受伤的女人是最容易攻陷的,陈楚一口又堵住了刘翠的嘴,随即亲着啃着她的脸蛋儿脖子,嘴里噉啵噉说着动情的话。

    刘翠被说的更是感动,但是她还是坚定的说他不能离婚,她不能把家拆散,为了孩子也不能。

    陈楚慢慢的解开她的棉袄,最在她的脖子,她的锁骨亲吻着,最后往下,终于解开了刘翠的rǔ罩,含住了她的两只大白兔,来回的亲吻着,揉着,舔着。

    随即把刘翠放倒了,而车好像有点小。

    又让刘翠撅起屁股,陈楚随后解开刘翠的裤腰带,把她的棉裤给扒了下去。

    在车内,刘翠小麦sè的大屁股露了出来。

    陈楚解开裤带,随即下面在她的屁股下面磨蹭几下,然后咕唧一声干了进去。

    陈楚两手环抱住刘翠抓住她的两只前胸的大白兔。

    下面一撅一撅的干着刘翠。

    刘翠被干了几十下,也发情的叫了起来。

    陈楚把车灯大开,光芒照着前面,也同时让车内亮堂了起来。

    刘翠两手扶着车棚上,随即又一手扶着车棚,一手扶着座椅,陈楚就在后面屁股一撅一撅的使劲儿的往前顶着刘翠的大屁股。

    刘翠娇喘连连,忽然叫了两声说:“陈楚,别……别干了,好像是你的电话响了……”

    陈楚拿过来看了看见是朱娜他妈的电话,再一看时间都快九点了。

    不过,他没接,而是把自己脱了个溜光,随后又把刘翠给扒了个光溜溜的,接着,看着刘翠一丝不挂的身子,还有她的大屁股跟大白兔。

    陈楚一下就扑了上去,下面从前面插进入,呼哧呼哧的干着刘翠。

    两手抓住她的两只大兔子,随后嘴也在她的脖子上疯狂的啃着。

    刘翠喘息阵阵,像是幸福的要死过去了一样,两人身子交缠在一起,陈楚推开车门,这样两人的腿能伸的直,冷风吹在陈楚光溜溜的屁股上。

    这小子干的更卖力了,刘翠的屁股也一点点的蹭到了座位下,她怕自己流淌的水儿啥的,把车坐垫给弄脏了。

    陈楚这咕唧咕唧的卖力的插着,干着,像是上辈子没碰过女人似的。

    陈楚干的满身大汗的,最后两手抓住刘翠的两瓣大屁股狠狠的往里面干了几下。

    刘翠叫道:“别……别shè……我最近不安全……”

    不过陈楚下面还是呲呲呲呲的声音发出了,陈楚还是把下面的液体已经全都干进了刘翠的身体里了……

    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