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咳咳咳……”陈楚一阵的剧烈咳嗽,看着邵晓华冷静的脸蛋上没有一丝的波动,或者说冷静的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长长的波浪卷从她的肩膀耷拉到了前胸,鼓鼓的胸口,一身的制服诱惑。

    陈楚把腿禁不住加紧了一点,喘息都有些急促。

    “那个……晓华姐,你别逗我……”

    “如果我不是逗你的呢!你说实话,我给你一次机会!机会难得哦!要是错过了,别说我不给你……”邵晓华轻轻的捏着小勺子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

    白嫩如葱般的手指像是透明的似的,比婴儿的皮肤还要好了。

    陈楚呼出口气,脑门都快出汗了。

    邵晓华翘着二郎腿,一副悠闲自得的模样。

    那样子真让人受不了,真想按到后把她强插的狠狠的干一顿,大腿给她拍紫了……

    陈楚下面被挑逗的邦邦硬了,不禁说道:“我……我愿意,我愿意啊。”

    邵晓华当啷一声,勺子落入杯中,脸上憋不住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她笑的花枝乱颤,随后看着迷茫的陈楚说:“行了,弟弟,我不逗你了,我只想说为啥喜欢我?想跟我上床?我是个女人不假,我漂亮不假,是不是还有我的发型好看,还有我的这身衣服好看?还有身上的香水味,还有红红的嘴唇,跟涂了化妆品白嫩的脸蛋儿吸引你?”

    邵晓华说着,陈楚却叹了口气。

    邵晓华又说:“看你这sè样子,我告诉你啊!咱们是好朋友,别越线,不然朋友都不是,我只是想教你妞儿,告诉你不管男人女人都是感官的动物,都需要外在的因素去刺激他们才行,如果你土里土气的样子,她们就会瞧不起你,所以男人第一要干净,穿衣戴帽要得体,第二就要cháo流一些,你现在穿着还有打扮够cháo流的了,所以街上才有那么多的回头率,刚才可有好几个漂亮的妞儿哦!”

    陈楚舒出口气,左手的手指摸了摸右手中指的玉扳指。

    觉得邵晓华说的很有道理。

    邵晓华朝他挤挤眼,模样更是可爱了。

    “呵呵……还有啊,你有外表了,还不行的,还要……还要酷,不酷不行,就像你看到的那个穿长筒靴的女人,她冷冰冰的就吸引你了,她要是像个小姐似的冲人贱兮兮的笑,去卖chūn,可能就不那么讨喜了……男人也需要酷啊,该酷的时候就要酷,不酷也要装酷,给你烫的这个发型是离子烫的,不娘,但是很酷,女人喜欢的呢!尤其是那些中学生,高中生,还有……女大学生也是喜欢的,而且你年纪随时变化,遇见初中生就说你的真实年龄十六岁,遇见高中生你就十八岁,遇见大学生你就说二十二三岁长得幼稚一些而已……这样说她们都会觉得你很风趣,还有啊,就是和女孩儿酷的一面也要学会风趣一些,讲几个冷笑话,再说点非常肉麻,非常假的感动的故事……哎呀,反正就是看人下菜碟儿,看人家女孩儿但表情说话,伺机而动,见对你有意思的女人就进攻,对你讨厌的你就要迂回了……反正你这方面得多练……”

    ……

    呼呼……陈楚听邵晓华白话了半个多小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心想这邵晓华也他妈的是人才啊!怪不得跟邵晓东是姐弟呢!这真不愧是一家人啊……这邵晓华要是哪天在九阳集团的工作不干了,直接不用进修直接可以去当老鸨了。

    玩弄感情,骗女孩儿这样也太拿手了,幸好这家伙是个女人,不是男人,不然这个世界上又多了像是邵晓东那样的一个祸害。

    不过陈楚有一琢磨,这邵晓华牛叉能怎么样?昨天还不是屁股跟13都让自己个舔了?摸也摸了,亲也亲了,舔也舔了,裤子都扒了,也搂着睡觉了,还把家伙塞进她嘴里shè了。

    就差那层膜没破了,不过,自己那不叫技巧,算是下三滥,而邵晓华说的这些搭讪女孩儿的手法不错啊!装酷型,很像是邵晓东了,站在大街上都有女人主动搭讪,互留电话,然后这女人就自己上门住在一起了,这种事听起来像是故事,不过按照邵晓华的方法来,是极有可能发生的啊……陈楚不禁听的更用心了。

    邵晓华喝了口咖啡,润润喉咙继续说:“男追女隔座山,但是女追男,就隔层纱而已了,知道孔雀,开屏的都是雄孔雀,你看那雄孔雀尾巴一开屏多漂亮啊!吸引一群一群的雌xìng孔雀,人其实也是动物,男人想要得到女人,或者说想要让女人倒追,就要学会雄xìng孔雀开屏的本事,不光是有钱有势就能得到女人的,甚至有钱有势得不到真心喜欢自己的女人,那样靠钱砸女人,靠势力吸引女人最没本事,我呸!那根本就是没有技术含量的事儿……”

    ……

    邵晓华说了一个多小时,陈楚甚至觉得邵晓东的那些本事都是他老姐邵晓华教的。

    陈楚听的如醉如痴。

    邵晓华已经喝了三杯咖啡了。

    不禁冲陈楚说道:“小子!怎么样?你……你现在认为我给你烫的这个离子烫,做的这个发型如何?”

    陈楚呼出口气,看着玻璃窗映衬出来自己的模样,小白脸一个,但是头发还是黑sè,不是娘炮的发型,很男人又很美男。

    不禁笑了:“嗯……感觉可以招蜂引蝶……”

    “咯咯咯……”邵晓华笑的花枝乱颤。

    随后说道:“陈楚啊,我和你说的这些你也别误会我了,其实,我就是看你是个人才,以后你会有大作为的,因为十六岁的时候很多男生都是在迷茫期,甚至是在偏激期的时候,在家里发脾气,容易冲动,根本一事无成,就是一个小屁孩儿,但是你不是的,你稳重,甚至比二十五六岁,三十岁的男人都沉稳,哪有十六岁就代理副村长的职务,而且全村一千多人都服气你,还把六七十万的合同都签了下来了,陈楚,我看好你,你以后发达了,别忘了姐姐就行,姐姐知道你喜欢女人,姐姐不能给你找女人,又不可能跟你好,呵呵……但是姐姐可以传授你一些高招,希望你记得我的好,发达的时候别忘了你老姐我就行……”

    陈楚淡淡的笑了,不过,不是那种张扬的笑,只是嘴角轻轻一挑,一个微笑的轻轻的弧度。

    邵晓华噗噗的笑了:“行了,刚教你的,你就别在我跟前班门弄斧了,咯咯咯……”邵晓华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还是感觉陈楚这一笑很迷人,很男人了。

    她马上甩甩头,心想人家还是一个小屁孩儿,自己啥时候怎么变sè了。

    再说要sè也要找一个比自己打个两三岁,三五岁的男人sè,他才多大点啊?

    ……

    两人从咖啡馆里走出来,不知不觉已经快十一点了。

    邵晓华说下午去报道,中午找个地方吃饭,一上午就喝咖啡了,根本没吃饱。

    陈楚不禁心想,你还没吃饱?一上午你这破嘴根本就没闲着,不过这话不能说,和女孩儿这话不能说的。

    陈楚这一上午也算是有收获了,邵晓华和他讲妞儿的时候,她毕竟是站在女人的立场上讲的。

    而陈楚的手始终摸着中指的玉扳指,冷静的分析着,亦是事半功倍。

    这时,两人不知不觉走出了步行街,看到运河干涸的河床下,有很多人在滑冰。

    一个长发女孩儿凭栏而望着滑冰场,她穿着白sè裘皮,黑发直挺挺的耷拉下来,瓜子脸,鼻梁上架着一个黑sè眼镜框,脸显得有点长,白sè裘皮不大,只到了腰际,纤细的腰间露出了绛紫sè的绒衣,下身的黑sè毛绒裤,但是在黑sè绒裤外面偏偏穿了个牛仔短裤,或者说是深蓝sè的牛仔裤衩,这样就xìng感的不得了。脚下亦是黑白相近的棉质的运动鞋。

    从她的发型眼镜框跟打扮上看,亦是什么非主流一族了。

    不过这种打扮很xìng感,让男人能很快硬气来。

    邵晓华胳膊肘一碰陈楚说:“哎,哥们,去……练练!”

    陈楚一愣,旋即心里有点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

    脸也红了,主要还是心跳加快,看到这女人的背影就觉得两人不合适,不是一个生活层面的,好像人家是住在天上的,自己就是住在小杨树村里头的。

    忙说:“不……不行……”

    “我勒个去!咋不行?你给废物!陈楚,你这个没用的玩意儿!这要是我弟弟邵晓东在这,我踹他屁股一脚,他马上就跟蛤蟆似的凑上去了,肯定能得手!你说你……你咋就烂泥扶不上墙头呢你!你真是的……还是不是男人啊!你下面到底是不是带把的啊?”

    陈楚晕了,心想邵晓华你……你不当老鸨去拉皮条太屈才了你啊!

    不过想想也对,自己怕个毛啊!是不是男人啊!不过真怕,真不敢,毕竟不认识啊……

    邵晓华都气的无语了。

    陈楚晃了晃脑袋,深呼吸几口气,还是没敢过去。

    邵晓华踹了陈楚几脚说:“陈楚,九阳集团就是谈生意的,你作为男人脸还这么小,见个女人都不敢搭讪,以后怎么谈生意?怎么陪客户?刚才我还说你是个人才,现在我收回我的话,我走!我不理你了,你就是烂泥扶不上墙头……”

    “呼……”陈楚一把抓住邵晓华手腕。

    “晓华姐,你别走。”

    “我不走干啥?你狗屁也不是!妞儿都脸红,以后还能干点啥?算我看错你了,你根本不是成大事的料!成大事最根本的的一点就是不要脸!”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不要脸?自己早就没脸了?

    “晓华姐,行,我去还不行么,我去,我肯定把她搞到手!”

    邵晓华笑了。

    陈楚却咧嘴,这种女人一看就是大城市的,自己真像是啦蛤蟆跳到天鹅脚边似的。

    不过,他手上摸了摸玉扳指,心绪一下便平静下来。

    意识中像是有声音高傲的冷哼:“天鹅的女人又有什么?最后还不是要被男人糙?穿的好,打扮的冷艳又有什么?脱光了不还是光溜溜的大白腚?干爽了不还是在床上叫的欢?别去看她的衣服,也不要看她的打扮,把她的衣服都排除在外,就把她当成什么也没穿,就是一个光着腚的女人……”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