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三十名,每天七更哈,是纵横月票了,因为我在纵横写书,其他月票没用了。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呼出口气,而邵晓华提示他说不要紧张,说男人和女人其实就是在博弈,谁先紧张谁先完蛋,比如那句……做我女朋友,或者男朋友的话,谁先说谁被动。

    一般都是没有经验的男人先说,那便是男人被动了。

    很简单了,你追的我,那便是你倒霉了,真要是以后吵架之类的,那你便是矮了三分,相反,我追的你,到时候你亦是可以占领上风。

    邵晓华的意思便是让陈楚稳住,给女人一种神秘感……

    陈楚还真不是那种能稳准的人,不过他有玉扳指在,不禁手轻轻的触碰到了玉扳指上,随即神情冷静了下来,呼出两口气,感觉也没啥,一个女人的电话而已,自己装成一只开屏的雄xìng孔雀,即使装逼就可以了。

    陈楚打开电话一看,心里忽悠一下,心想白装逼了,不是生号,电话是龙七打来的。

    陈楚心里这个落差劲儿啊,就甭提了,本来以为按照邵晓华的方法美女呢~!这龙七来啥电话啊?真是的,想起龙七的那双三角眼陈楚都郁闷,这跟美女差距也太大了……

    “喂……龙哥啊,啥事儿啊?”陈楚的热情一下就没有了,像是降低了气温似的。

    邵晓华也笑了,刚才看到陈楚那个紧张样她就觉得有意思。

    龙七嘿嘿笑着说:“那个……楚兄弟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啊,我妹子明天上午就到瀚城了……”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你妹子到瀚城关我屁事啊!是你妹子到瀚城,又不是我妹子到瀚城,还好消息?我呸啊……对于我来说可不是。

    陈楚不禁打了个哈欠,心想龙七不会先把他妹子介绍给我?姥姥的,这事儿没得商量,老子的老婆柳冰冰多好看啊,就龙七长得那样?啧啧啧……他妹子能好看哪去?估计长得也是一对三角眼,黑不溜秋的,腰跟水桶似的,就跟咸菜缸成jīng了似的。

    陈楚不禁打着哈欠说:“唔……七哥啊,我现在还有事儿啊……”

    “啊?啥事啊?我跟你说啊兄弟,明天早上来跟我一起去接我妹子去,去火车站接站……”

    “阿嚏!”陈楚打了个喷嚏忙说:“七哥啊,你看我感冒了,这个……”

    龙七悻悻道:“别跟我整那些没用的,你就说明天早上来不来!”

    “七哥啊……我现在在九阳集团上班啊,估计明天也上班那个……”

    “上班?上班那就请假!反正明天跟我一起去接站!”

    陈楚呼出口气,洗洗脑这还带强迫的咋的?接你妹子,接你妹啊接!?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心想毕竟两人是兄弟,那就受累跟龙七去一趟火车站得了……

    陈楚打个哈欠说:“行啊,不过我明天请假只能请半个小时左右……几点的火车啊?哦,早上八点……好……”

    陈楚无jīng打采的放下了电话。

    邵晓华笑呵呵的问道:“谁啊?接站?男的女的啊?”

    “唉!一个朋友的妹子,真是的,不愿意去接……”陈楚呼出口气说。

    邵晓华又咯咯咯的笑了:“那是好事儿啊!没准还是你的姻缘到了呢!”

    “到什么到啊?”陈楚咧嘴了:“我那朋友长得丑的厉害,他妹子?天……估计长得跟猪八戒他二姨似的,更是没法看了,估计看一眼我的隔夜饭都得吐出来……”

    “不能!有那么难看么?你还没见到人呢,不用这么早下定论的了。”

    “呼呼……难看那是肯定的了,就看难看到啥程度了。真是煎熬……”陈楚亦是无jīng打采的。

    邵晓华咯咯咯笑道:“你啊!不要瞎想了,即使真的那么难看,也不要表现出来,人家丑女也是有朋友啥的啊?你敢保证人家有没有朋友,同学啥的长得好看?你要好好对待人家,没准人家看你小伙不错,旁边的美女朋友喜欢上你也不一定啊……再说了,万一你那个女的和你朋友不是一个爹妈生的呢?不是亲妹子,没准长得就漂亮……”

    邵晓华喋喋不休的分析着,陈楚却是一阵的撇嘴,心想那除非是太阳从西边升起来……

    ……

    而龙七给陈楚打完了电话,心里却是美滋滋的,心想只要妹子龙九一来,陈楚这小子的魂儿都得赚到自己手里了,别说去dl市了,就是回南疆,这小子都得跟着,他就是一个大sè狼,大流氓……

    ……

    陈楚神情落寞的。

    邵晓华咯咯咯笑着安慰说:“陈楚啊,你放心,我是女人,我了解女人了,那个女生不出三天肯定会联系你的,你要忍住,到时候也要板住,千万别被人家牵着鼻子走,那样女生会骄傲的,你要划线,然后让她跟着你走才行……”

    陈楚不禁直咧嘴,心想还得好几天啊?真是慢啊!不过想想邵晓东那次,好像也是七八天,那个女生才主动联系他的,虽然两人互相交换了号码,但是邵晓东一直没去联系她,还是那女学生主动的,然后俩个人就住在一起了。

    陈楚心想,这东西还真跟打猎似的,就跟钓鱼啥的一个道理,得有耐心得稳住,得等着猎物慢慢靠近然后再开枪,得等着鱼儿咬住了吊钩,而且还是咬紧了,然后再往上拉鱼线,不然刚要钩的时候自己一拽,鱼儿没准就挣脱跑了。

    自己想吃鱼,想沾到女人的腥味,就必须要有耐心才行了……就像以前自己偷看刘翠撒尿,人家一天才能尿几尿啊,自己还不是看到了她那光溜溜的大屁股了么……

    邵晓华这时说还要吃东西,又去买小吃去了,陈楚呼出口气,心想这女人啊,还真挺能吃的,至少这邵晓华的小体格吃的还真是不少。

    ……

    吃完饭,邵晓华拉扯陈楚去逛街,瀚城地方本来就不大,在世纪广场转悠几圈,基本上把瀚城的好地方都转悠完毕了,瀚城还有一个破公园,里面也没啥意思,再说现在的冬天了,公园的人工湖已经结冰了,而人工的假山根本就是一个大土堆了,上面根本种不活树,下点雨全是稀泥,泥泞的都能塌方。

    上面长的亦是全是荒草了,就是一个大荒垫子的模样,像是一个大坟丘似的,晚上看到那玩意都害怕。

    邵晓华逛街的能力实在让陈楚无语了,他自认为自己体力不错的,但是跟人家邵晓华逛街比起来,差点太远了。

    邵晓华咯咯咯的笑,让陈楚锻炼跟女孩儿逛街的本领,陈楚只是咧嘴,心想逛街老子是不行了,上床还行,要是咱俩锻炼锻炼上床,保准爽死你了。

    ……

    下午一点,也是九阳集团午休结束上班的时候,两人十二点五十到的单位。

    而九阳集团亦是在瀚城的开发区,最近这几年就是大兴土木建设,把以前的全部扒掉,然后重新规划重新建设,就像是小孩儿在玩积木一样,把好不容易搭建好的楼啥的,全部的毁掉,然后重新搭建。

    其实政治这东西也很像小孩儿在玩游戏,翻来覆去的盖了拆,拆了盖,换一个领导基本上就重新扒楼,重新建造一遍,那就是政绩,不然哪有政绩?哪能当官呢!

    而国家之间就像是两个小孩儿在赌气打架,今天你把我的一块糖抢走了,我就骂你,就不理你,就和你断交,就不和你联系了,画圈圈诅咒你,和别的小孩儿说你坏话,让大家都不理你,都不和你玩。

    过段时间了,两人就又在一起玩了,然后再闹别扭,再想起以前的仇恨……

    ……

    瀚城亦是在大兴土木,这片地方都让九阳集团给买下来了,占地面积不小。

    而旁边都建了公路,九阳集团十六层的办公楼就矗立在这里,周围还有好多的空地。

    邵晓华说道:“你看,这些空地是花三个亿买下来的……”

    陈楚撇撇嘴说:“晓华姐,买这些地的人不会有病,这么多钱,买这玩意?”

    邵晓华咯咯咯的笑了:“弟弟啊,你不懂,这叫升值,你别看花三个亿买这些空地,过几年,呵呵……或许能翻十倍……”

    “不能!”陈楚傻愣愣的,他见过最多的钱便季扬给他的那十万块钱了,他还都发给季扬手下的兄弟们了,几个亿……他想都没想过,那么多钱,简直就像是神话似的,能玩多少女人了?能去多少次洗头房了?

    陈楚不禁一阵阵的发晕。

    邵晓华看着陈楚这乡巴佬一样的表情就忍不住又要笑。

    “弟弟啊,你啊,还是得多见见世面才行,大人办大事儿,大笔写大字,以后你跟我……还有跟你王亚楠王姐好好学着点……”

    邵晓华掏出了磁卡在玻璃门上一刷,随即门开了,陈楚咧嘴,心想要是自己都找不到从哪进去了。

    里面装修的跟水晶宫似的,基本上都是钢化玻璃,透明的办公室啥的,陈楚叹息一声,心想在这地方不太好,要是和哪个女的搞破鞋啥的都能让人看见。

    邵晓华要是知道陈楚在想这些玩意儿得吐血了。

    两人坐电梯直接来到了十六层,电梯停住,两人从电梯走出来,陈楚见那些办公室就像是一个个的蜂窝似的,或者说……一大片区域被格成了一个个的小单间,而小单间区域又很矮,里面人的工作人员在里面办公。

    陈楚感觉很像是一个个的猪圈。

    邵晓华直接走到王亚楠的那个工作室,她的工作室大一些,是个dúlì的钢化玻璃围绕的房间。

    王亚楠此时一身笔挺的黑sè制服,在四周透明的包间里坐在一张黑皮的老板椅上。

    黑sè的职业套装,短发飞扬,下面黑sè高跟鞋,黑sè细密的丝袜,像是一直卷到了大腿根。

    虽然这楼里面很温暖,但外面毕竟是冬天了,在人们都捂着浑身严严实实的时候,王亚楠竟然穿黑sè短裙跟丝袜。

    陈楚咽了口唾沫,心想这王亚楠就是找糙啊……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