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这办公室都是透明的,邵晓华亦是说着设计都是出于王亚楠之手,还问陈楚这设计的牛吧!

    陈楚嘴上说设计的好,心里却是在想,有本事你把厕所也整成透明玻璃的啊?然后老子就不用偷窥你们上厕所了,直接去蹲茅坑你们的大白屁股啥的就全能看见。

    陈楚心里意淫着,邵晓华跟一些同事打着招呼,而来到王亚楠办公室的时候,王亚楠正小口的品着咖啡。

    左手颦颦婷婷的捏着洁白的瓷的咖啡把手,纤细修长,晶莹剔透的小手捏着小小的咖啡杯,红唇轻轻的贴着杯沿上小口的轻轻的品呷着。

    陈楚一时间真想化成那个咖啡杯,让她的红润的唇贴着,那该多美了。

    王亚楠看着陈楚,眼里露出一抹惊奇。

    随即叹了口气,然后把咖啡杯放下了。

    邵晓华咯咯笑道:“王姐,咋样?陈楚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吧?”

    王亚楠摇摇头:“你啊!就是韩剧看多了,把陈楚整成这样了,行吧,只要有助于工作就行了。”

    “那是,咋说咱出去了,陈楚也是代表九阳集团啊,形象必须得到位了……”

    王亚楠又看了陈楚几眼,虽然这小子弟子还不错,收拾收拾还真有点小帅哥的味道。

    但审美观不同了,她跟邵晓华的审美观就不一样了,可能是比邵晓华大了几岁的关系,亦或是她是经历过的女人。

    一般有经历的女人不喜欢这种花样的小男人,相反喜欢那种有点沧桑感的男人,比如有点胡子的,成熟一些的,皮肤黑一些的男人。

    年龄段的不同,喜欢的类别也有些区分了,如果王亚楠领着陈楚去买衣服,会给他买一些比较笔挺的西装啥的,可能会选择一些更成熟的颜色,绝对不会去领着他买什么韩装了。

    那样虽然很修身,却给人不算太成熟的样子了。

    而给陈楚理发自然也不会去什么韩版发艺什么的,她会找个好地方,给陈楚剪一个毛寸的发型,那样看起来精神,加上成熟一些的男装,宽大蓬松,却不是邵晓华选择的这样的修身了。

    “嗯……花了多少钱?”王亚楠淡淡问了一句。

    这连吃带喝,再买衣服的,花了两千多。

    而王亚楠大笔一挥,直接让邵晓华去会计那去报销去了。

    陈楚咧咧嘴,心想邵晓华在这里工作也真不错啊,这一个月的额外收入比实际的工资可多了不少了。

    “王总,我们下午……”邵晓华淡淡笑了笑问。

    王亚楠又喝了口咖啡说:“下午去永茂村看一看,永茂村离咱这里不远,他们那的收成也不错,那个……晓华,我这里有一些文件,你帮我整理整理,下午我跟陈楚去永茂村了……”

    王亚楠说着收拾了一个纸箱纸,然后扔给陈楚说:“下午你抱着这个,跟我走就行,里面是他们村的一些杂粮杂豆啥的,上次给咱们的样品,咱这次去先转一转,看看他们的东西跟样品是不是一样的……”

    陈楚哦的答应了一声,心想这个王亚楠心思还挺周密的。

    下午一点半左右,王亚楠去更衣室换了套衣服,其实也没怎么换衣服,就是把刚才的薄料的职业装换成了厚料子的,而把下面的丝袜换成了毛绒的裤袜,还是很像是丝袜,还是那样的性感。

    她气塞的短发,而两边的头发两边烫得卷起,淡淡的红色与黄色相间,更是另类,衬托着白净粉红的小脸儿更有些可爱的味道。

    两人随即下楼,陈楚抱着纸箱纸,以为王亚楠要开车,或者打个出租啥的,没想到这娘们直接来到了公交车站,在那等公交。

    我靠……

    陈楚不禁一晕,心想这娘们不会有病吧!

    不过仔细一琢磨也明白了,她作为公司领导,这些都是做给下面的人看着呢!其实她比谁都贪,在小杨树村她就贪了两万,而邵晓华划拉了七千块钱。

    刚才自己的这身衣服啥的,还跟邵晓华吃喝乱糟糟的总共两千多块钱,她也让财务报了,算是回敬自己一次,也算是堵住自己的嘴了。

    贪污那么多钱,现在有车不开,偏偏坐公交,即使给人在做样子演戏,给人看,意思是在所,你看我多清廉啊,是个好领导吧……我呸……

    陈楚抱着纸箱子,这箱子用胶带捆着的,也有三十多斤重了。

    王亚楠问他重不重,这点分量虽然算不得重,但是拿着不得劲儿了,要是一个口袋再重点都没事儿,在后背背着就可以了。

    但是这个四四方方的纸壳箱子,实在不好拿了。

    “没事……”陈楚咧咧嘴。

    王亚楠也就不去理他了。

    下午的公交车人正多,因为是上班跟上学的时间,瀚城也有个大学,瀚海师院。

    学生不少,公交车停下的时候,里面就叽叽喳喳的全是女生的声音了。

    公交车停住了,王亚楠上了车,陈楚在后面跟着上去,王亚楠交了公交钱,随后扫了一眼,还有一个空位了,她就大咧咧的坐在那了。

    随即翘起了二郎腿。

    而满车差不多都是学生,而且女生绝大多数了。

    一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生,在里面叽叽喳喳的说笑着。

    有的就指着王亚楠跟陈楚叽叽喳喳的说着。

    女生一般都是喜欢八卦的,而这帮女生……三个女人就一台戏了,何况车上这么多的女生,还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

    不禁嘻嘻哈哈的说陈楚是王亚楠的跟班,一个坐着,一个在旁边站着,还有的说陈楚是人家包养的小男人,还有的说陈楚是吃软饭的……更难听的还冷嘲热讽,哎呦,这男的长得不错啊!咋靠女人养活呢……

    王亚楠坐在桌位上,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像是没有听见似的,或者她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女权主义的感觉。

    这帮女的把她说的很厉害,而把陈楚说的很低,很贬低陈楚,王亚楠心里像是很爽似的。

    陈楚可不乐意了,心想自己一个大小伙子,血气方刚的,被人说成这样,而最气人的便是王亚楠这副享受的德行。

    妈蛋的,这女人变态啊!肯定以前是被有钱的男人玩弄了,现在能压制男人她就往死压制,像是报仇似的。

    看着王亚楠叠在一起的二郎腿,陈楚心里面暗想:“死娘们,不用你得意,老子……来着早晚把你这大腿掰开,举起来好好的干你一顿……”

    公交车晃晃悠悠的,等到了瀚城师范学院,两人又坐了一站地下车了,随即王亚楠又招手打了一辆出租车,往前看了一段路,看到了永茂村的牌子。

    这村子不错,在公路下面还弄了个牌子,比小杨树村可富裕多了。

    孙玮琪随即打出电话,村里有人特意的来接,见王亚楠跟着一个半大小子来,永茂村的村长愣了一下,不过也是热情招待,想要跟王亚楠握手。

    陈楚见她没有动作,忙伸出手过来跟那村长握了握,陈楚也明白,自己就是干这个的。

    王亚楠一行人来到了村部,她冷艳的就像是一个女王似的。

    当下说道:“王村长,不用客道了,带我去看看你们的粮食……”

    这王村长便是永茂村的村长了,领着王亚楠看了看秋收上来的粮食。

    王亚楠不由得频频冷笑。

    随即冲陈楚说道:“陈楚啊!把纸箱子打开!”

    陈楚应了一声,把纸箱子随即弄开了。

    王亚楠抓了一把里面的杂粮说道:“看看这是你们的样品,再看看现在收上来的粮食?王村长,我不用说什么了吧?”

    那王村长脸顿时成了猪肝色。

    忙说:“王总,那咱也是按照合同办事啊,一笔写不出两个王字,咱们也可以是本家了。”

    王亚楠哼了声说:“是本家就不应该心口不一!这样的粮食是人吃的么?喂猪还差不多!还用我直接挑明了么?你这里是好坏粮食一起掺合了!合同签了不假,但其中有一条便是如果粮食不符合要求,合同作废!咱这合同……作废!陈楚,走了……”

    王亚楠说着在前面走,陈楚眼睛动了动,他见那个王村长眼中挺恶毒的,嘴唇蠕动,那样子像是要说出什么狠话来,不过忍住没说。

    咬人的狗是不漏齿,这个王村长就是一只不漏齿的狗了。

    陈楚低头跟着王亚楠往回走。

    走出了永茂村,王亚楠禁不住气咻咻的说:“什么玩意?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粮食质量不过关,什么都白扯……”

    她说着往上走,陈楚在后面跟着。

    她猛然回头,见陈楚盯着她的屁股。

    正好两人是上坡,一前一后的,王亚楠气得掏出一个黑色的笔记本啪的砸到陈楚头上,气咻咻的喝道:“陈楚!你看啥呢!你给我去前面走!别跟在女士后面!那样没礼貌!”

    陈楚答应的嗯了一声,心里更像上了这个王亚楠,一个女人,这么厉害,要是上了……也一定够味的狠了……

    陈楚下面不禁邦邦硬了起来。

    呼……

    陈楚叹了口气,心想要忍,自己要想糙她,现在就要忍耐,然后好等待时机。

    陈楚脸上陪着笑,说道:“那好,王姐,我在前面走,你在后面……”

    “你叫我啥?”王亚楠一瞪眼睛说:“陈楚,咱们这是在工作时间,你少跟我俩套近乎,啥王姐王姐的,叫我王总……”

    “是……王总!”陈楚还打给立正,表面上乖乖的,心里却恨上了,琢磨着找个什么样的机会呢!

    前面还有一段路,王亚楠忽然摸了摸小腹,随即冲陈楚说:“你……你去后面,我在前面走!不,你就停在这里不许动!不许回头!”

    王亚楠说着话已经一路小跑的跑上了一个小山岗,然后下了坡……

    陈楚心想这囊么这么着急干嘛?莫非是要撒尿?

    陈楚心里马上热火朝天了。

    一想到王亚楠尿尿……真想去看看。

    不过他刚要转头,眼角余光发现山岗那露出个小脑袋,显然是王亚楠了。

    陈楚马上正色的背着脸。

    王亚楠不太放心陈楚,心想这毕竟是个半大小子,要是让他看到自己撒尿怪难为情的,而她已经二十七了,对男人亦是了解的。

    她翻过小土坡想要解开裤子撒尿的时候,又不放心的爬上去看了看陈楚,见他老老实实的也就下到了坡下。

    而当她解开裤带的时候,陈楚已经跑到了小山岗的另外一边,正双眼紧紧的盯着她的身子,就像是一只要捕食的猎豹一样,准备随时随地冲过去猎艳……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