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冬天的月亮狠清亮的,在银色的天幕里更是清新。

    因为月光把天幕照的有些银亮银亮的,下面亦是能看得影影灼灼的,银幕下,小白车旁边,一个女人撅着小麦色圆滚滚的大屁股,一个小子在她的屁股下面插着,手里还拿着电话。

    刘翠有些冻屁股了,不过也挺着,冻屁股也活该了,谁让她屁股大了。

    陈楚呼出口气,冲着电话说:“张……张嘉怡……”

    “啊……是我……陈楚,你,你开车呢啊……这是我爸的电话,我爸去睡了,我把他电话拿出来了,翻出的你的号码……你,你明天别告诉我爸给你打电话了……”

    陈楚呼出口气,下面正爽着呢,张嘉怡这时候来捣乱。

    忙嗯嗯两声。

    张嘉怡又说:“陈楚……你,你是要来三中上学吧……那,那咱俩就是同学了……以后有个照应了……我,我自己在这里也没朋友啥的……也挺孤单的……咱们都是一个村的,都照应点了,我……我就是说这个事儿……”

    ……

    十六七岁情窦初开,少男少女都幻想着自己的另一半,而陈楚孩子都快干出来了,另一半的心思早就有了,就是柳大美人了。

    张家怡长得不错,但是他更喜欢柳冰冰,而且张财是村长,以后他还想当官,干了村长女儿不要了,这事儿……也挺好的。

    “嗯,时间不早了,嘉怡你好好休息,我正在开车。”

    “哦……”张家怡有些落寞的样子,随即又咬着嘴唇说:“陈楚……你……你晚上开车小心点……你,你多注意安全……我挂了……”

    陈楚点点头,随即挂了电话。

    心想你再不挂,我跟刘翠下面都要结冰冻到一块去了。

    张嘉怡不禁有些失眠了,她想不到今天看见的这个……这个小子就是陈楚?怎么看都不像了,不管从个头,长相,气质,根基就是两个人好吧!

    以前的陈楚身高还不到一米六,而且破衣啰嗦的,一双眼睛也是贼眉鼠眼的,走道直晃荡肩膀子,瘦的跟个杆儿似的。

    那样子像是连鸡都打不过,而且人也埋汰,样子猥琐,黑不溜秋,反正就像是火车站爬火车的小男孩儿似的,或者电视里演的那种非洲难民的小孩儿。

    把陈楚剪切放在里面也挺合适的。

    而这才几个月啊,眼前那个一米七五以上身高,帅气迷人,酷酷的,而且有阳光温暖笑容的男人竟然是陈楚?

    张家怡真的不相信了,她学习好,文笔也好,瞧不上很多人,而她爸张财说陈楚最近变了,还当了副村长了,而且人好像也帅了,张家怡却是嗤之以鼻,心想狗改不了吃屎,咸鱼永不能翻身。

    但是陈楚这次翻身了,不禁翻身,而且还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她竟然脸红的想做陈楚身下的女人了。

    张家怡看着外面冷冷的月光,还有些月光下清凉的积雪的大地。

    不禁掏出自己的电话,把陈楚的号码存进去了,而且编辑也是一个‘楚’字。

    随后碾转反侧的睡不着,又给陈楚发出一首短短的现代诗。

    题目便是——你在北方

    你在北方

    我的多情永远融化不了你冰冷的世界

    清雪般轻月光般柔

    你的微笑足了

    便让我湖中的圆晕荡漾

    便有泪水打湿蓓蕾

    你在北方

    总是冷冷的遥望的颜色

    柔语般甜发丝般密

    密集着我书写无尽你名字的比划

    你的目光

    又总能在我疲倦的时候

    在海市蜃楼中给我带来温暖。

    ……

    陈楚一撅一撅的正干着刘翠,正干的过瘾呢,还哦哦哦的舒服的叫着呢!

    刘翠也啊啊啊的叫唤。

    两人**的结合声音噗嗤噗嗤噗嗤的,水乳交融,欲仙欲死中。

    这短信滴溜溜的来了。

    陈楚干脆不看了。

    直接拍击了刘翠半个小时,这点东西一点没遭禁,全射进刘翠屁股下面了。

    刘翠全身颤抖,大冷天,陈楚干的头顶冒汗了都,刘翠也是浑身火热,屁股被拍的滚烫滚烫的,都摩擦生热了,根本就不冻屁股了。

    陈楚抱着刘翠的大屁股呲呲呲呲的都喷射进去了,爽的顶着刘翠的屁股过了一阵子才把下面拔了出来。

    刘翠也呼哧呼哧的,被陈楚干了一个小时,刘翠的胸都贴在车上了,把车上也晃得悠悠的直摇晃了。

    刘翠的衣服也已经被拉开了,刚才陈楚一边用力狠狠的往前顶着,两手还捏着她的大扎,刘翠被捏的疼了,也啊啊的叫着,**声都传出多远。

    这时,她回味了一阵,也把胸口的衣服扣子系上了。

    两人都回到了车里,刘翠这才说:“你……你以后别和我这样了……”

    陈楚笑了,搂着刘翠的脖子又亲又啃的说:“咋了?你刚才不也舒服的叫唤么……”

    “哎呀,咱俩老这样也不好,再说你跟我侄女孙媛还有事儿……她去沈城学美容美甲啥的了,临走的时候还特意让我照顾你,看着你,还让我别和你那个……”

    陈楚呵呵笑了,心想孙媛走了更好,正好给他跟刘翠腾地方了。

    刘翠又说:“再说了,我又不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有那么好看么,你这么干还干不够啊……”

    陈楚摸着她的身子,亲着刘翠说:“是啊,就是干不够,你不知道你有多性感……”

    摸着过瘾了,陈楚这才开车,下意识的看到了手机来了条短信,一见还是村长的宝贝闺女张嘉怡给自己发来的,还是一首现代的小情诗,应该是原创的。

    心想这女生还有点小才,写的这玩意还不错,把对自己的感情比作海市蜃楼的迷幻,自己有那么迷人么?

    陈楚不禁有些感谢邵晓华了,可以说第一个转折要感谢的是张老头儿,没这个老骚头子,他不会有今天。

    而现在就泡女人来说,他要感谢邵晓华,她说的没错,男人也需要打扮,也需要包装,自己这一包装起来,真有女人往上送啊!嘿嘿……不用自己勾搭了。

    陈楚心里开心,刘翠也任凭他摸着,捏着,一边开车还一边把手伸进刘翠衣服里去摸她的奶。

    还好农村的车不多,不多时,到了镇里了。

    还是像上次的老样子,孙五在那撅着呢!

    不管警察咋说,反正他就是承认错误。警察也不惯着他了,照样罚款一千。

    刘翠都肉痛,这钱她省吃俭用的攒的容易么……哪怕孙五吃喝了她不心疼,孙五去唱歌嫖女人了,她……她也愿意接受,但就这样赌博了,啥也捞不着,就这样被罚款,刘翠心里像是刀割似的。

    陈楚帮扶着她的肩膀,给她宽心。

    孙五撅在暖气片旁边,带着手铐,还冲着陈楚嘿嘿嘿的笑。

    刘翠交了罚款,警察照旧要关孙五一个晚上批评教育。

    陈楚把刘翠拉了出来。

    两人车开到半路,陈楚把车停下,刘翠又扑进他怀里哭了半天,这才说:“陈楚,你注意多,能不能帮帮他……他……他这样不行啊,这样我们的日子就完了……只要能帮孙五,我咋样都行,以后你想什么时候要我,就什么时候,只要让他改……”

    陈楚拍拍刘翠肩膀,呼出了口气。

    “刘翠,我要你是喜欢你,你别把这两件事混到一起,我帮你肯定要帮,但咱们这不是交易,我想和你好,想对你好,才和你做那种事儿的。”

    陈楚安慰了刘翠一阵,随即把她送回家,想了想把车开到哪里都不合适,开到村部吧,张财不放心徐国忠,而送到张财家,现在都晚上十一点了,打扰人家睡觉,再说张财的女儿张嘉怡看样子对自己有意思,不过老子现在忙着呢!等干完了那个**王亚楠,再上你这个小丫头。

    陈楚想着,便先把羚羊小白车开到了自己家里。

    老爹陈德江还没睡,灯一直亮着,见刘翠先回来了,然后陈楚才开车回来。

    心想这小子也是为了避嫌了,毕竟两人走在一起不好,容易让人说闲话的。

    自己的驴儿子反正名声也不咋地了,在这个村子别看混成了个什么副村长,但是也是村子四害之一,老鼠,跳蚤,虱子,陈楚……

    而这四害也是不停的变换,夏天又蚊子,小咬的时候陈楚也跟着,蚊子,臭虫,陈楚,耗子这四害,夏天虫子更多了,什么厕所里的蛆,苞米地里的鸡,村里面的陈楚,扒灰的老逼……

    都一套一套的,而扒灰的意思便是老公公跟儿媳妇搞破鞋,陈楚竟然都排在那种人前面了,可以说着名声已经狼藉到了什么程度了。

    不过还是给村里面干了几件漂亮的好事儿,大伙也算信服他了。

    但是驴儿子这样,但不能把人家刘翠拐的名声臭了。

    人家刘翠可是一个好女人了,那是天上难找,地上难寻的好媳妇。

    但谁也不知道,刘翠已经被陈楚干翻了多少次了。

    陈楚回到自己房间,心里想着怎么把孙五这小子给教育过来。

    这他妈的小子除非杀了他,不然那双手还他妈的打麻将,你说把他手砍了,这犊子没准用脚丫子也能搓麻将。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真是难办,但已经答应了刘翠,而且人家刘翠已经承诺了,只要能帮她这次,以后怎么搞她都行,陈楚已经心动诱惑了……

    这时,龙七电话打过来。

    陈楚心里正烦着呢,接起电话说:“龙哥,大晚上的你这是……”

    “嘿嘿……没啥事儿!”龙七笑了笑又说:“明天别忘了八点到韩城来跟我一起接我妹妹龙九……”

    陈楚咧咧嘴连连说好,然后挂了电话,心想你妹妹名字倒不错,不过这名字放在一个丑女身上有点可惜了。

    陈楚心里一百个不情愿去接龙七的妹妹龙九,都说丑女嫁不出去,啧啧啧……这不会真是嫁不出去了,硬是往自己怀里塞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