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现在最想干的当然是龙九,不过人家是龙七的妹子,而且刚才一探手就被人甩出去了,他根本来不及反应,更没看出人家龙九是什么时候出手的。

    伸手快速如同闪电,陈楚不禁觉得,真要是和人家整起来,真不一定是人家对手,弄不好让人家女的一顿揍,那这色狼做的可太失败了。

    偷鸡不成蚀把米,而且那就永远的失去了跟龙九贴近的机会了。

    他不如留一个好印象了,像是龙九那冷冷的面容,陈楚下面硬了,硬了就得解决,而陈楚就把身边这女生当做龙九,手摸着她的屁股。

    这女生身材纤细,屁股被黑色的绒裤包裹的挺翘而深陷,陈楚隔着黑色绒裤去摸她的屁股,她的腚沟子,发现里面已经湿了。

    陈楚不禁觉得,这女人要不是太敏感被自己一摸屁股就有了感觉,便是刚才被邵晓东这王八蛋给抠抠摸摸了。

    三个女生,就她穿的算多的,下面黑色体型绒裤,高跟鞋,长发,上身是黑色的外套,整个人显得很瘦,而黑色的外套又是薄料子的,里面只穿了个薄薄的小衫,她的领口是低v的,搂着白白的脖颈跟前胸的一条,虽然是冬天了,但女生都喜欢美,大冬天的也是喜欢保持体形的。

    这让她显得身子更为的纤瘦一些了,身子像是薄薄的小纸片似的,不过屁股却是极为的挺翘的。

    陈楚摸了两把,又往里面用力抠了抠。

    这女生就咬着下唇,不禁发出了嗯嗯两声的闷哼声。

    陈楚坐在一张椅子上,这个女孩儿就站在他旁边,让他摸着抠着屁股。

    她脸上有些娇红,陈楚转头看看她的脸蛋儿,上面还有些小红豆豆,不禁觉得更是有味道。

    这时,邵晓东说:“楚哥,这个是一中的学生……对了,你叫啥了?”

    “我……我叫郭美……”

    “你跟我说你多大?”邵晓东又问了一句。

    郭美咬了咬嘴唇说:“十七了,念高二……”

    “哦!”邵晓东答应了一声,又说道:“干我这行来钱快,但得放得开,你不是说你不是处女了么?那还有啥抹不开的,再说了,跟客人干都是带套的,顶多是摸摸你的屁股,摸摸你的扎啥的,但是跟我的客人干,你可不能耍性子,你为了赚钱我也为了赚钱,正好,让楚哥给你试试活,你要是把楚哥伺候好了,我这关就算过了……”

    邵晓东随即又跟陈楚说:“楚哥,反正那个王亚楠**得一会儿来呢,你先玩玩这个,这个刚下水,正好试试活咋样……”

    干小姐这一行也是要被潜的,就是到哪个地方了,得先跟那的经理啥的睡两宿觉,也便是试床上功夫咋样。

    万一你的活不好,把客人都得罪光了,没人去了可不行,这也叫试活了。

    其实就是让人白干几次。

    陈楚还有点放不开,心想就在这干?三个女的,然后自己跟邵晓东两个男的?

    他还真有点放不开了。

    不禁呼出口气,邵晓东一手搂着一个女人,随即推开她们说去撒尿。

    陈楚也跟着去卫生间了。

    便问邵晓东说:“那个……那个郭美……要当小姐?她看那样多纯啊?”

    邵晓东笑了:“咋的楚哥,你不信啊,感觉她清纯?哈哈……楚哥这都啥年代了,清纯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钱花了,其实扒了裤子都是人,她有啥不能当的。”

    陈楚呼出口气说:“话是这么说,不过我感觉这小姑娘挺好的,不当小姐挺纯的,走上小姐这条路她这辈子就毁了……”

    邵晓东摇头道:“楚哥,不能这么说了,你说走上小姐这条路毁了?其实小姐也是让男人干的,还得钱,比如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不当小姐,嫁人不也一样让男人干么?那不还是男女在一起玩么,不同的是一个是为了赚钱被许多男人玩,一个是不赚钱白让一个男人玩,其实都是玩,想开了一样,而且被很多男人玩都是带套玩,顶多是自己被砸被摸,真糙不到肉上,一个是被一个男人天天内射,还能把肚子搞大了,过两年生完孩子就不赚钱了……你说哪个路对?再说了,男人说女人水性杨花,那男人不也朝三暮四么,老婆生完孩子下面不禁了,失去感觉了,不还是在外面找风流么,那这个小姑娘以后可能被一个男人拴住一辈子会更惨……”

    ……

    陈楚咧咧嘴,他觉得邵晓东这是歪理邪说,不过却有一定的道理,可能他就是这么忽悠小姑娘的,手下才有这么多给他挣钱的女人吧。

    “晓东,那郭美是不是家里有什么困难啊,还是缺钱啥的,然后才要干这一行?”

    邵晓东笑笑说:“不是啊,她家里还行,爹妈都是工人,收入不低,就是感觉平时零花钱不够花,而且班级里有几个有钱的小姑娘,那个……白裙子的,我刚才搂着的那个女的,当小姐两个多月了,一个月在我这能赚两三千块钱,人家化妆品,名牌衣服买着穿,她也眼红了,郭美也是那个妞儿介绍的,我跟她说这社会就是要脸没有钱,要钱别要脸,你要是想赚钱就直接干大活,想开了一样,郭美以前处个对象,后来黄了,但也让人糙了一个多月了,也是看开男女的事儿了,不就是玩么……”

    “呼……”陈楚叹了口气。

    邵晓东又说:“楚哥,你不用可怜她们,她已经有了这个心思了,她不在我这干,也去别的地方了,反正处对象也是让男人玩完,当小姐也是让男人玩,殊途同归……”

    “糙……”陈楚尿完了尿,甩了甩提上裤子,心想邵晓东还一套一套的。

    邵晓东又笑了说:“咋的?楚哥,你看上她了?要不你包了她得了,也不贵,一天五十块钱,咱接几个活你一个月能有个几万的收入,包养两个高中生玩呗,然后再包两个女大学生玩玩?”

    陈楚还真有些心动了。

    不禁问:“你能找到?”

    “能啊!瀚城师院的,模样好的,也就一两千块钱一个月我就能帮你找到,她们一个月家里打的生活费才二百块钱,你给她一千包养她肯定有愿意的,模样不咋地的有五百块钱就够了,想玩我就给你联系……”

    2000年的时候物价便宜,当然现在很多地方也有这种包养的,只是水涨船高,价格也翻了很多倍了……当然,有的说清纯根本没有这种事,但是水至清者无鱼,有清纯的有气节的就有不清纯的……

    陈楚别说还真动心了。

    不禁说:“那这个郭美我包了,一个月给她一千五对吧……”

    “哈哈哈……”邵晓东笑了:“楚哥,别逗了,这种人不能包,你包她,她肯定会给你戴绿帽子的,她这种性格了,就不适合处男女朋友了,而且我看出你好像要对她动情了,咱玩玩就行了,别对女人动感情,尤其是这种想当小姐的女人,你看她都想走这一行了,对感情已经麻木了,玩玩得了,不然她能伤你心……”

    陈楚呼出口气,手指摸了摸玉扳指,头脑清醒了下来。

    邵晓东叹了口气说:“我的一个同学,在高中的时候喜欢一个女生,我和他说那女的跟个男的开房去了,那男的是个当官的,都四十多岁了,我那同学还不信,最后我还成了挑拨人家两人关系的坏人了,后来我也懒得管了,终于一回,我那同学在床上把两人堵住了……最后受不了情伤,他自己跳楼死了……”邵晓东说道这里有些伤感道:“我们从小玩到大的,所以我也不相信感情啥的,别对女人产生感情,玩玩就行……”

    陈楚虽然感觉他的想法有些偏激,并不是每个女人都是那样的,但是邵晓东说郭美已经下定主意要当小姐了,这种女人还真是能伤人那种了。

    陈楚笑了笑,不禁觉得玩玩得了,人生本来就是一场戏么……

    再说自己已经有了柳冰冰了,而再要女人也要选选质量,比如龙九这样的女人,比如昨天邵晓华让自己去追的那个女人,还是比较有味道的。

    再说这个郭美,才十七岁,不懂事儿了,懂事儿也不会这么小,家里条件还不错的情况下,就为了跟人家攀比化妆品,攀比名牌啥的当小姐出来卖了,都是人各有志,国人十多亿呢!而这种不懂事的,正处在叛逆的小丫头也有成百上千万的,自己可不是救世主,还能普度众生咋的?闲的蛋疼了。

    能玩玩就挺好了。

    两人撒完尿回来,洗了洗手,而邵晓东直接搂着那两个女生就坐到床沿上去了。

    那个穿着白色短裙的女生也挺高挑的,邵晓东坐在床上,她伸手解开邵晓东的裤带,掏出来他的家伙,然后张嘴就吞吐进了嘴里,还发出扑哧扑哧的嘴撸着邵晓东下面的声音。

    而邵晓东两手搂抱着她的屁股,把她的白色短裙掀开,那女生里面穿着青色的一条内裤,把里面的火烧云裹的鼓鼓囊囊的,

    她撅着屁股,把邵晓东压在身下,嘴不由的加快的吞吐着邵晓东的下面。

    邵晓东就环抱着这女生的腰,手在她屁股上抠摸着。

    另外一个女的,有点社会流的,皮肤是小麦色的,也脱着衣服,身上穿的不多,几把将上衣脱掉了,那妞儿的奶还真不小的,她绕到邵晓东床沿边,把两只大扎放到邵晓东的嘴上去磨成着,邵晓东就舔着她的扎。

    陈楚不禁呼出口气,心想麻痹的邵晓东这他妈的一天跟皇上没啥区别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