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王亚楠感觉到了羞耻,如果再加上一个感觉,那就是无比的羞耻,自己的大腿竟然被一个乡巴佬扛在肩膀上了,而且那个农村的半大小子下面还抵住了她身下的火烧云。

    她银牙像是要愤怒的咬碎,不禁一阵的咯咯咯的作响,两眼愤怒的像是冒出火焰,恨不得把此时扛着她大腿的陈楚碎尸万段,恨不得咬死他才解心头之恨……

    不过现在不是她咬死陈楚的时候,却是陈楚想先插死她的时候了。

    王亚楠差不多半年没有和男人做那种事儿了,下面紧得很,不管男人女人,那下面长时间不用了,都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的。

    比如说男人,长时间不用,半年左右没和女人做那事儿了,就靠手解决了,而冷丁和女人做事儿可能都不会硬起来,肯定会软趴趴的,想硬起来,一紧张用手都够呛能行,得用女人的嘴撸,才能起来。

    不过找个媳妇,女朋友啥的,多玩玩就好了,女人也是的,下面长时间不用,一下和男人干也不适应,这床上功夫也跟武术似的,得总练才行。

    不然那下面不说失灵了……啧啧啧,也容易上锈了。

    陈楚这货倒是道行不断的增长,熟能生巧了。

    对女人的那一亩三分地他现在隔着牛仔裤都能捅进去,那下边邦邦硬的就跟小牛犊子似的,往砖墙上磨蹭几下,红砖都能掉渣了。

    而且陈楚这下面找的位置极准,下面腰眼用力一顶,一股寸劲发出。

    下面扑哧一声就干进去了一半。

    “啊!好大……”这是王亚楠发出的第一声娇喘。

    陈楚没想到王亚楠下面这般紧,随即屁股用力一缩,下面狠狠的又是往前扑哧的干了进去。

    陈楚扛着她的大腿,下面已经全进去了。

    王亚楠的火烧云像是花瓣是的被干的四下分开,像是昙花盛开,美不胜收,半年了,干涸的花儿终于被干了,那久旱逢甘露的花露湿哒哒的。

    陈楚感觉到一阵的滑腻,爽的他两手抓住王亚楠的大腿,下面抽出一半,随后又狠狠的干了进去。

    噗嗤噗嗤的声音连续的响起,王亚楠感觉脑中一阵的晕眩,自己正在被那个乡巴佬糙?正在被干?王亚楠羞辱的像是要咬舌自尽了。

    不过陈楚连给她这样太多的思考的时间都没有,陈楚听着她阵阵的呻吟,抱着她丰腴的一条大腿激动的屁股一撅一撅的,那频率跟剁饺子馅子似的,叨叨叨叨的,连续的就跟是疾风暴雨中的雨滴,霹雳啪嚓的,虽然是跟着丝袜不过邵晓东也有点傻了,心想这王亚楠的大屁股肯定被干红了。

    而王亚楠从刚开始的忍耐着不叫唤,到随后的小猫的呻吟,倒被干的如同暴风雨中的一枚小落叶似的来来回回的摇晃,像是惊涛骇浪中的一只小舟,好像随时都能淹没在惊涛骇浪当中。

    她全是被干的颤抖,嗯嗯嗯的发出着被干的颤音,两手紧紧的抓住撕扯着床单。

    随即开始放开了的大声的呻吟了起来。

    陈楚下面更是**的快了,直接干了王亚楠十分钟,王亚楠下面噗嗤噗嗤的水都流淌出来,湿润了长筒丝袜的根部,火烧云一片的泥泞,就像是一片小沼泽似的。

    陈楚随即放下了她的大腿,让她撅着对着自己,两腿把她的大腿稍稍分开,而陈楚把她的绛紫色的短裙往上一推,王亚楠雪白的白嫩的大屁股便露出来了。

    陈楚把她的镂空内裤往旁边一拉,那镂空内裤像是一弯月牙似的,横在王亚楠雪白的屁股上。

    陈楚下面开始再次的推送起来。

    这次王亚楠就像是小孩儿穿的开裆裤似的,衣服一件没脱,就是裙子被人撩起来了,丝袜还都好好的,此时湿乎乎的贴在大腿上,而王亚楠就露着大屁股,内裤被人挪开,下面的火烧云就被陈楚翻云覆雨的干着。

    又是一顿快速的**,王亚楠歇斯底里的叫了起来。

    红润的嘴唇张开,放肆的煎熬着,她不停的摇晃着满头短发,不知不觉她已经头发湿润了,而在被干的时候,她胸前的扣子不知什么时候被解开了,露出了深红色的乳罩。

    陈楚在她屁股后面连续的抽出进去半个小时,此时已经汗水涔涔,随即又把王亚楠翻了个身,王亚楠已经被拍击的红肿的屁股被翻了下去,陈楚骑马一样骑在王亚楠的白花花的身子上,解开了她的胸衣,那两只圆滚滚的大白兔迫不及待的跳窜了出来。

    这时邵晓东才:“糙!”的低骂了一句,心想好戏都忘了,忙掏出手机,开始录像起来,那会虽然没有内存卡,但是手机里面又内存,可以用数据线传输。

    邵晓东开始录像,陈楚开始大力的抽出进去,不停的换着姿势,去亲着舔着王亚楠的奶。

    而邵晓东摄像亦是有技巧的,就照陈楚的身子跟王亚楠的脸。

    不照陈楚的脸,而且还是一段一段的,差不多一个姿势一段。

    陈楚两手捏着王亚楠的大扎,最后嘴狠狠的亲吻着王亚楠的红唇,下面呲呲呲呲的就射了进去。

    王亚楠像是亦是到了什么,忙屁股不断的往后挪,口中低低呼喊道:“不要……不要啊……我没带环……”

    不过陈楚已经开射了,根本不能拔出来,王亚楠越是喊,陈楚越是抱着她的屁股往里面喷。

    最后两人汗水涔涔的滚到了一起,王亚楠脸上不知道是汗还是眼泪,模模糊糊的,脸蛋儿贴着陈楚的肩膀。

    刚贴了两分钟,陈楚就拔出下面,湿漉漉的塞进了她的嘴里……

    ……

    两个小时,陈楚干了她四次,王亚楠下面都有些红肿了,屁股也被拍红了,而且她最后被陈楚扒了个大光腚,大腿,扎,都红了,就连嘴唇都被陈楚亲的有些破皮了。

    陈楚爽透了,心想王亚楠真过瘾啊,还是女白领好,啧啧,比那小姑娘好玩多了。

    陈楚玩的差不多了,邵晓东下面都硬的要死,忙不录像了,把手机递给陈楚,说到时候把这录像留着,手机也送给陈楚了,邵晓东把电话卡抽了出去。

    这事儿不算完,邵晓东洗洗脑王亚楠要是明白事儿会给他个两三万的封口费的,毕竟日记还在自己手里面呢,到时候,他,严子,陈楚一人分一万,这钱来的多快啊,还有女人玩,还有钱赚,多他妈的爽啊!

    总之,是王亚楠太贪,算是给她一个教训,妈的,贪污老百姓的钱就应该受到报应,自己这伙人素颜是替天行道吧……邵晓东心想,妈的,老子这算是又做了一件好事儿……

    邵晓东有些憋不住了,这将近两个小时,他都兴致勃勃的去录像了,自己干鸡头这行这么多年了,不要说是小姐了,就是以前的鸭子他也想整了,毕竟多一条买卖就多一条的财路,谁怕钱咬手啊。

    以前为了倒腾鸭子,他还特意去春城,沈城实地考察了,深入浅出的金星了详细的了解,最后得出结论在瀚城这地方不成,因为这地方人均收入太少了,那帮女人连化妆品可能都不敢买几百块钱的,哪有闲钱去找鸭子啊,再说这瀚城光棍一堆一堆的,每年的剩余光棍的劳动力能用好几百节的火车皮拽,大多都是一撸三十年的那种,所以女人只要有圈在,那j有的是,谁吃饱了撑的的到他这里花钱找操的?

    那种事也只能在大城市能有,大城市剩余资料多,女人眼光高,需要的男人不仅两个大,便是个头大,下面大,而且活还得好,还得长得帅,所以就有鸭子这个行业了。

    ……

    邵晓东见过不少鸭子,也见过鸭子干女人,但是没有一个陈楚这样猛男的,我靠!连续两个小时的拍击,就是干,嗷嗷嗷的就是不停的干,幸亏这是地下室,隔音好,这要是在楼层里,整栋楼的居民都得被惊动了。

    男人要干两个小时不说慢悠悠的吧,那也得适当的休息一会儿啊,不过陈楚这种干法,女人也是最爽了。

    陈楚都已经喷射完了第四次了,拔出去好几分钟了,王亚楠还像是一团软泥似的,两眼眯缝着,躺在床上那表情亦是还在回味享受着。

    邵晓东不禁笑了,暗想陈楚这驴跟他妈的外国的洋妞能配套,国人的东西没这么大,国人的女人也经不住他这种虐……

    陈楚休息了一会儿,又冲着郭美勾勾手指。

    那意思是让她过去,郭美脸上有点红。

    而邵晓东说道:“靠,你不都让楚哥包了么!那就是他的女人了,过去啊!你以后要是有啥事就找楚哥,楚哥不在,就找我,在瀚城一中就提我邵晓东,没人敢欺负人……”

    陈楚不禁笑了,心想这邵晓东的出息,就能整小孩儿一套一套的。

    邵晓东也有点憋不住了,陈楚这两个小时连续的干女人,把他都瞅啥了,也瞅着陈楚那驴一样的家伙比较羡慕,但是那玩意羡慕也白扯,毕竟不是自己的。

    索性拉起那个白裙子的小姐,直接按倒了,几下把那女生脱光了,下面插激情怒,开始噗嗤噗嗤的干了起来。

    另外那个皮肤小麦色的女生还在后面搂住邵晓东的腰,随后两手又扶住邵晓东的屁股给他往前推屁股。

    陈楚不禁笑了:“这他妈的邵晓东,这小子真会玩啊!”

    陈楚一把搂过了郭美。

    这女生啊的叫了一声,跌坐在他怀里,小脸却是不去理他。

    陈楚嘿嘿笑道:“小宝贝,吃醋了?”

    郭美也不说话。

    陈楚下面又硬了,他只是觉得王亚楠性感,这个郭美欠干,而且郭美毕竟是刚下水的学生,没被嫖客干过,虽然不是处女了,但是也嫩啊,自己没事玩玩,玩够了,再不包她了……

    想到这里,陈楚从后面把手伸进她的怀里去摸她胸前的扎,然后把她外衣解开,一把抱住她按倒了,整个人就压了上去。

    最狠狠的亲住郭美淡淡嘴唇,她的小嘴儿甜丝丝的。

    陈楚的手便开始在她毛茸茸的裤袜上摸索着,手不禁又伸进她的裤袜里,去摸那里面白白嫩嫩的小屁股……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