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纵横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王亚楠想要挣扎,不过在这时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她只是呜呜呜的哭,邵晓东这时呵呵笑道:“楚哥,不如给她先留着吧!”

    邵晓东有些了解女人。

    尤其是要强的女人,总会保留一些底线的。

    比如女人对自己的第一次都比较看重,如果你很幸运的夺走了一个女人的第一次,这个女人一辈子可能都不会忘了你的。

    而且以后你和她搞在一起……就是她结婚了,她也有处女的情节,你和她上床的几率还是很大的,就是属于婚外情了,但最好别那样,已经不在一块了,再乱搞最后的结果即使互相伤害……不光是男人又处女情节,女人也是有的。

    不过很多女人都很早的受不了诱惑丢了这个东西。

    多少心里都会有些阴影的了,亦是,总想找一个别样的去代替。

    王亚楠感觉自己的菊花还在,以后找个好男人结婚,她愿意把这东西留给以后的男人。

    但是陈楚要破,邵晓东也看出来她是在拼命抵抗了,这就不好了,已经把她给上了,别再弄出什么事儿来?一个人崩溃的时候,万一跳楼啥的就不好了。

    邵晓东说话了,陈楚也就就松手了,不过还是把下面伸进王亚楠的嘴里,王亚楠虽然哭了,但是见陈楚不干她屁股了,反正嘴也都让他给破了,便两手握住陈楚的东西,张嘴含住陈楚的下面。

    陈楚骑马一样骑在她的身子上,下面在她嘴里一出一进的正干着。

    这时候那两个女生回来了,大塑料袋里拎着不少的盒饭。

    而且还稀里哗啦的十多瓶啤酒。

    邵晓东呵呵笑道:“楚哥,先吃点饭,吃完饭再干吧……”

    陈楚呼出口气,下面不禁下快动作,最后把下面又插进了王亚楠的火烧云里,掐着她的大屁股射了进去。

    干完了,陈楚擦了擦下面,随即洗了洗,一边窸窸窣窣的穿衣服,一边拍了拍两个女人的大屁股说:“起来洗洗吃饭吧……”

    郭美嗯了一声,而王亚楠却擦了擦眼泪,冷哼了一句:“不吃……”

    陈楚也不去管她了,心想这娘们就是贱,牵着不走打着倒退,在这没人管你什么九阳集团老总的臭毛病。

    陈楚本来才十六七岁的年纪,这种年龄的半大小子……如果是城里的孩子一般都是由父母来养着,都不懂事儿,还都是在任性的时候。

    都是在叛逆期,根本不听话,要是女生十六七岁根本没长大,娇生惯养,甚至是刁蛮无理……

    农村的生活条件差一些,不管男女,大部分的孩子在十六七岁的时候都懂事不少的,上地干活,回家也喂猪做饭啥的,知道关心家里父母……但是这个年纪亦是不懂得宽慰与照顾人了……

    陈楚虽然经历的事儿不少,但是毕竟还是十六七岁的半大小子,再说他跟王亚楠就是玩玩,看她好看了,就想干一把。

    就像他对那小莲,那小青两姐妹也都一样,看人家好看就想整一把,而那小莲张老头儿就已经说过,那女生是养不住的,刚和男人结婚一个月不到,就能和你睡到一起去。

    不管是这个男人再怎么样?离婚之后再和你滚一起也行了,而且她男人王大胜还是对她百般的顺从,所以这样的女人属于交际花的,在外界的物质条件一刺激的情况下就会变心跟别的男人走了。

    陈楚也想到了,在她去了沈城那么久没有联系,很可能被沈城的花花世界而沉迷了,毕竟瀚城很小,小杨树村更小,花花世界能够迷醉男人,更能淹没女人的贞操……

    不过,陈楚也没在意她,两人就是在人生阶段中遇到,然后玩玩,每个人在每个不同阶段都会遇到不同的人,都会有不同的想法的。

    人,总是多变的,女人善变不要男人,甩男人了,那是因为身边男人没本事,男人善变,甩女人了,不要女人了,那是因为自己有本事了……不管人发展文明到什么程度,自然界弱肉强食的法则不会变,变的只是一种这种法则的方式和口号……

    比如……咳咳……家丁改成保安,丫鬟改成服务员,奶娘改成保姆,地主改成业主……土豪……还是土豪,没有变的还是没钱玩不转,有钱都转起来,最后变换的很像是换了个名字。

    ……

    陈楚洗漱干净了,郭美也洗漱完毕,倒是王亚楠哭着抽泣一阵,收拾起自己的衣服,随后走进洗手间大声的口吐起来,似乎要把刚才陈楚把下面弄进她嘴里的那个事实也要洗去。

    王亚楠出来的时候脸色惨白,泪好像干涸了。

    只是脸上还带着冷酷和恨意,她已经穿好了衣服。

    冷冷的扫着屋内的几人。

    邵晓东呵呵笑道:“王姐,辛苦了,吃饭了……”

    “邵——晓——东!王八蛋!”王亚楠冷冷的骂了一句。

    邵晓东呵呵呵的笑了:“王姐,别骂人啊,咱们是公平交易,没有什么不平等的,要不我现在是坐在公安局里面,正领着警察给我发的揭发检举好市民的锦旗呢!”

    “滚……”王亚楠又冷冷的骂了一句:“日记本给我……”

    “王姐,你的日记本没在我这里,你先来吃点饭,你的日记还好好的放在你的抽屉里,对了,抽屉锁坏了,你再换一把,我兄弟已经不在你家了……”

    “混蛋!”王亚楠愤怒的脸蛋儿憋的粉红,甩头就朝门口蹒跚的走去。

    邵晓东呵呵笑道:“王姐,你穿着思维不方便,现在腿脚也不方便,一会儿我送你……”

    “滚……”

    陈楚这时走过去说:“王总,我送你……”

    王亚楠回过头,恶狠狠的瞪着陈楚,随即低吼道:“你给我滚……给我滚……我这辈子都不想再见到你……滚……”

    王亚楠像是一只发疯的母狼,随后坚忍着拉开门走了出去。

    陈楚呼出口气。

    邵晓东则呵呵笑道:“楚哥,没事,这女人就这德行,不能惯着,越惯着越赛脸……反正你菊花没干她,给她留了个底线,她不能咋样……”

    邵晓东是老油条了,明白做事儿都是一个道理的,便是万事留一线,不能把事情做绝了,如果陈楚这把她最后的一个感念给破了,这女人要是恨上你了,可比小人厉害多了,女人的力量别看表面上柔弱,那要是报复起来也是非常牛逼的,非常可怕的……

    陈楚呼出口气,不过他是爽了,也达到目的了。

    邵晓东把啤酒启开了,随后说不够,又让两个妞儿去买,两个妞儿撅着嘴,邵晓东呵呵笑着摸着她们的小脸蛋儿,哄着她们去买了。

    其实他说一句话,或者吼一句两个女的都会去的,但那样就没情调了。

    这一家人够热闹的,吃饭其乐融融,喝的都是醉醺醺的。

    吃喝完毕了,邵晓东又让陈楚干那两个女的。

    陈楚也接着酒劲把那两个女人一人干一把,把她们干的狼哇的,就跟夸张的嚎叫似的。

    陈楚骑着那两个女人的屁股,感觉味道还是不一样,虽然都是哪玩意,但是一个女人一个身子,一个表情,动作啥的都不一样。

    陈楚又爽了两把,随后笑呵呵说道:“我得回九阳集团转转了……”

    邵晓东低低的小声说:“楚哥,那个王亚楠我已经帮你搞定了,你就不许打我姐姐的主意了,咱都是男人,都明白男人这点事儿,色劲儿上来就不管不顾了,如果楚哥想玩女人,我这里有点是,没有现给你张罗都行,但是我姐姐不行……”

    陈楚哈哈一笑。

    “天涯何处无芳草呢……”

    “哈哈……”邵晓东也笑了笑。

    陈楚随后说道:“日记本真的给王亚楠了?”

    邵晓东点头,随后说:“咱要那东西没用,再说女人这东西你别小瞧她,关键时候狠着呢!比男人甚至都要狠毒,真把她整毛了,没准真就跟咱鱼死网破的死磕了,她是进去了,咱也得进去蹲个一年半载的,所以反正咱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跟她死磕……”

    陈楚点点头。

    不过邵晓东又嘻嘻笑道:“不过,你俩干事儿的录像咱不是有么?以后楚哥你想干她了,就拿着录像威胁她一次,干她一次,不想干她就甭去理她,女人越是这样的就越不能吊她,明天保准就跟啥事儿没发生似的继续去上班……”

    陈楚呼出口气疑惑的说:“不能吧?”

    “不能?楚哥,那你真就不如我了解女人了!要不说女人比男人狠就在这上面呢!我见过一个女的,被十多个男的轮了,第二天还跟一个没事儿人似的呢!呵呵……你说要是一个男人被男人干了,第二天能跟没事儿人似的?估计能恶心死,但是女人……那女的还是个处女,和你说吧,就是我同学,后来我刷了她一次锅,她出事儿二十多天的时候我干了她一把,她长得还行,挺好看的……”

    “哦!”陈楚点点头。

    邵晓东又说道:“再说王亚楠不是一般的小姑娘了,今天晚上过去,明天她就像是新生了似的,放心吧,这事儿她比咱们不想提,还怕你提起来呢,你要是想她了,就和她说说,保准能和她发展长期的炮友关系,你想啥时干,就能啥时干……”

    两人吃吃喝喝的,陈楚走的时候甩给郭美一千多块钱。

    郭美开始不要,陈楚硬塞给她,让她买套衣服啥的,刚才对她又亲又啃的,自己发泄完了,人家女生脸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毕竟她现在也不是小姐,算是被自己给包养了,算是高中生了。

    陈楚刚走出门,电话就响了起来,见是邵晓华打来的。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了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