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没睡?”陈楚问了一句。

    “啊!这才几点啊,嗯……新房子收拾好了,我妈这两天扶着墙能站起来了,你的手法真不错的……”

    “唔……”陈楚呼出口气。

    “明天我再去针灸一次……”

    “也不用,这东西我也在书上查了,需要按照疗程来的,针灸太多了好像也不好……对了,你这今天忙什么呢?”柳冰冰问。

    “我……哦,我忙着抓赌呢,冬天了,打麻将的多了,我就跟着派出所抓赌……”

    柳冰冰嗯了一声。

    随即小声说:“我爸妈睡着了,我去厕所和你说……”

    过了一阵,柳冰冰又说道:“我爸好像不同意咱们啊,说什么要给我介绍一个博士生啥的,这两天我跟他们有点怄气。”

    “呼呼……”陈楚呼出去口气,心想老丈母娘这关过了,但是老丈人却没过去。

    不过柳冰冰刚才说跟他们怄气?这他们两个字显然是把他爹妈都放在一起了。

    不禁问道:“怄什么气啊,对了,是你爸爸不同意,还是……”

    “嗯,我家……”柳冰冰犹豫了一下说:“我爸不同意,我妈后来也不同意,说你小,而且又没正经工作什么的,所以你要努力了,还说要搬家,去我家亲戚那里,我没动……”

    陈楚怕了拍脑袋,有些明白了,心想真狠啊,这他妈的算啥?忘恩负义?还是釜底抽薪?我靠……

    现在差不多不用自己了,就开始釜底抽薪了,老太太的腿能站起来了,然后要把女儿带走?这两天收拾房子,这意思就是把房子收拾好了,给自己留下,算是个补偿。

    而前几天这老太太算是测试自己,还真让她给蒙对了,想到自己跟她女儿有事儿了,所以要搬家?我靠……姜还是老的辣啊!和自己说的好好的要把房子收拾好了,让柳冰冰跟他结婚啥的,都是美丽的扯……

    陈楚有些明白了。

    不过,他不再是小孩儿了,不会意气用事,要是几个月前,他肯定会暴跳如雷,马上去找老太太理论,但现在不会。

    他在捉摸着,怎么把柳冰冰带走。

    “嗯……冰冰大宝贝,你感觉……如果要是选择一样,一边是我跟孩子,一边是你父母,你会怎么选择?”

    柳冰冰想了想说:“你问这个干啥?”

    “哦……就是问问,如果有一天,你父母不同意我们,然后把你带走,你会怎么选择?”

    柳冰冰愣了愣。

    过了几分钟,才说:“我可能会选择我爸妈……”

    ……

    呼呼……

    陈楚笑了笑。

    “你笑啥啊?我毕竟是我爸妈的孩子啊,我不选择我爸妈,我咋选?不要我爸妈了?”

    “嗯……没,你想的是对的,其实,可能我还小吧,想的事儿不多,那就明天,我去给你妈针灸,多针灸几次,你妈的腿能好的快点。”

    柳冰冰嗯了一声,停了停说:“陈楚,可能我们以前有些单纯了,我没谈过恋爱,以前谈过也仅限于表面,你说我们以后怎么办?”

    陈楚挠了挠头。

    “冰冰,是不是你这几天没给我打电话也一直在想这个?”

    “嗯,有时候再想。”

    ……

    呼呼……

    两人说话间断断续续的,陈楚感觉不对,这柳冰冰的父母差不多把她闺女给说服了,或者说已经把柳冰冰给洗脑了,这哪还是以前的那个柳冰冰了。

    人虽然是会变的,但柳冰冰的父母……

    陈楚不想说太多了。

    柳冰冰这时说:“陈楚,或许我们都太小,还不懂事,可能以后成熟些会都有更好的选择了……”

    “要不,我们见一面?”陈楚问。

    “陈楚,我现在……在卧铺火车上了,没法见了……”

    “你……”陈楚有些迷糊,脑袋也有点忽忽悠悠的。

    “你在火车上?你刚才不是说在家么?而且你父母都睡了。”

    “是啊,我父母是在家,不过不是在县城的家,是在别的地方啊,我也在去别的地方啊……”

    “你……柳冰冰,你……你离开我?你……”陈楚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往前奔走几步,身体靠在一棵树上。

    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过的虚弱,无力的从树干上坐了下去。

    “柳冰冰,你的意思是你们已经离开县城了?你刚才都在骗我?你的意思是我们分手了对不对?”

    “嗯……陈楚,你别激动,不信你听听声音。”

    陈楚在电话里还真听到了火车的轰鸣声,柳冰冰随后又把电话贴近耳边。

    陈楚呼出口气。

    “柳冰冰,你什么意思?你要分就直接说,干嘛偷偷的走啊!还有,孩子怎么办?打掉对吧?行,你厉害,自己的孩子都打?也对,你们大学生大孩子都他妈的正常了,对吧?反正这玩意十个月还有一个……行啊,找你的公务员去吧,找你的有钱人去吧,行啊,去吧,滚吧……”

    陈楚挂了电话,坐在树底下感觉一阵的头晕目眩。

    他感觉自己跟季扬干架,老疤干架,跟闫三,跟马猴子干架的时候也没有这样虚弱过。

    他忽然想起邵晓东的一句话,女人都是骗子,都是狠心的,都不应该去理她们……管她们干啥,就是玩玩而已……不要动感情……

    陈楚深呼吸着,感觉邵晓东说的很对,对女人真的应该那样,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伤你一次。

    比如现在,自己去哪里找她?怎么找?找谁去?

    再说,找到人家干吗?

    陈楚一阵无语。

    狠了狠心又给柳冰冰拨了过去,这次响了一阵,柳冰冰才接。

    陈楚感觉她像是哭了似的。

    忙哼道:“你哭什么?孩子是不是这两天打下去了?行啊,打吧,打完了你还可以再找别人去,我是大傻逼行了吧,我就不该负责……”

    陈楚说了一堆。

    柳冰冰这才说:“说啊,你接着骂啊?”

    陈楚摸了摸手上的玉扳指。

    一阵阵的平静了下来。

    忽然玉扳指像是意识中传递而来一个声音似的,亦是想意识当中发出的。

    “人生至多百年,夫妻一起也就几十年,最后就像是在坐火车一样,总有一个人先到站,先下车的,说到底,最后还是孑然一身,人生便是聚少离多,在人世走一遭而已,何必计较太多,总是要走的,谁也没有永恒……”

    陈楚虽然心绪平稳下来,不过满脑子还是挥不去柳冰冰的影子。

    不禁叹了口气。

    “好吧,随你吧。”

    陈楚有种感伤,不过又有一种解脱。

    如果说死亡是一种结束,也可以说死亡是一种新生。

    陈楚呵呵一笑。

    “好吧,冰冰,有时间的时候就回瀚城玩,到时候记得带着你的男朋友一起来,我请你们吃饭,呵呵……”

    ……

    “混蛋!”柳冰冰在电话里咬牙切齿的。

    “陈楚~!你妈逼!”柳冰冰骂了一句。

    陈楚愣了愣。

    “柳冰冰,你咋骂人呢!你说分咱就分,我可一点不拖泥带水的,而且我还祝福你,你骂人干啥?”

    “我骂人?陈楚,我他妈的恨不得掐死你这个混蛋!你说你在哪呢!我非亲手杀了你这个畜生!”

    “你……你什么意思?”

    “啥意思?老娘给你开了个玩笑,就试出你这个王八蛋来了!你个虚情假意的东西!我原本以为你能哄哄我,挽回我呢!没想到你竟然敢说祝福我,不要我了?老娘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姓啥?你个王八蛋……”

    陈楚晕了。

    “冰冰……你,你是在试探我啊,刚才别提我多伤心了!”

    “滚!你伤心个屁啊你!我知道你以后要来春城上学,特意跑春城两条,找我的同学班晓雪来了,问她这里有没有什么工作啥的,教个初中学生,然后我正连夜往回赶,家里的房子我爸妈都给你收拾好了,以后咱俩住,你……你个王八蛋!”

    “我……”陈楚嘿嘿笑了笑。

    “嗯……我王八蛋,王八蛋。”陈楚搔了搔头,感觉人生有些大起大落,很是刺激。

    柳冰冰顿了顿又说:“你还以为你不是王八蛋啊!好几天都不来一个电话,对了,你啥时候来春城上学啊,我得提前过来教课……”

    陈楚呼出口气。

    “那个……你的孩子……哦不,咱的孩子没事儿吧!”

    “呸!咱的孩子自然好好的,对了!你刚才说啥来着?什么叫做我们大学生打胎都怎么样?什么词儿来着?”

    “没……没啥,我啥都没说,冰冰啊,你想吃啥,啥时候到瀚城,我去接你……”

    “滚……我不用你接,我跟我同学班晓雪一起回来的,你……你把你那张黑黢黢的老脸给我好好弄弄,还有,把你乱八七糟的头发好好整整,换套衣服,好好收拾收拾,别一天像是……像是从垃圾堆里钻出来的似的,在我面前丢人也就算了,别在我同学班晓雪面前丢人现眼……”

    “啊!知道,知道,明白……”陈楚笑嘻嘻的,心想老子早就收拾干净了。

    心里想到她的闺蜜班晓雪,听着名字就不错。

    陈楚呼出口气,高兴的手直在一起搓着。

    而且陈楚听到柳冰冰电话旁边传来咯咯咯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个漂亮的女孩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