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陈楚有些迷糊了,想起了柳冰冰那柳腰,心里就是一阵的旖旎……

    都说女人最能骗人了,而且越漂亮的女人就越是能骗人,但是也没有这样整人的啊!

    不过,通过这次试探,陈楚也发现了,自己还真是爱上柳冰冰了。

    那小莲走了,走了就走了,水性杨花的,在沈城不一定勾搭谁去了呢!她二姐那小青能嫁给一个比她大了将近二十岁的男人,也一定会给她妹子找一个有钱的男人的,他想也不想。

    刘翠他也不想,因为刘翠人家本来就有家有业的,不可能跟他在一块,徐红也不行,两人没有共同语言,再说徐红整天就知道打架厉害的就牛逼,我靠……有徐红那样的老婆以后不天天跟人干架去啊。

    路小巧不用提了,动不动咧着个嘴,我找我妈切……天,那种女孩儿真害怕哪天去割腕自杀,承受能力太弱了。

    王红梅那个大势力眼,人要是穷,人要是走下坡路她能瞧不起的看扁你,那样的女人毒蝎一样,你在势的时候她会和你一起享福,你不行的时候会第一时间离开你,这么说吧,第一天丈夫死了,不会超过一个礼拜,人家又会披上婚纱去结婚的。

    有种像是小龙女那样的贱女人,为啥?离开杨过没他妈几天,马上就在绝情谷底跟那个绝情谷的谷主要结婚了。你说就算绝情谷主在谷底救了你吧,那才多长时间啊?就能把一个那么喜欢的男人忘了???而且杨过发现的时候人家好像要拜堂了,你说拜堂之前,两个人有没有上床……反正书里没有细表。

    不过已经要结婚的男女上床干几炮应该是正常的,即使不敢,摸摸小手,小脚,抓抓扎,摸摸屁股,抠抠下面总会有吧?所以小龙女,啧啧啧,是个贱人……让道士强插了之后还跟着那个道士疯跑了不少日子,贱不贱?

    ……

    至于其他女人,陈楚感觉都没有柳冰冰这么深,包括季小桃,有了柳冰冰,他好像对季小桃有些淡忘,有的时候他也想,极力了想起季小桃来。

    但是样子却总是模糊的,陈楚此时仰望星空,忽然觉得,是不是柳冰冰怀了这个孩子的缘故?是不是柳冰冰有了自己得到孩子他才对这个女人如此挂念?还是柳冰冰这个人没有图他任何价值,什么房子,什么彩礼,什么工作,柳冰冰肯定会顶着家里强大的压力选择和他在一起。

    陈楚呼出口气,感觉自己不应该怀疑她……

    唉……陈楚心里畅快了,觉得以后只搞破鞋的时候一定要小心了。

    就像那个当小姐的艺名叫的女人说的那个洗浴中心的老板,跟小姐搞的时候都怕被老婆逮住,倒不是真怕老婆,是怕老婆伤心,陈楚也是的,差不多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认识的柳冰冰,一直到现在,陈楚觉得自己应该珍惜了。

    至于其他女人他也是真心的,哪个男人没有几个红粉知己……伟大的领袖导师……马克思都有红粉知己呢。

    ……

    陈楚擦了擦头上的汗,感觉刚才是虚惊一场,不过他也有种像是要失去什么的感觉。

    就像是自己的心,突然间被什么东西给抓走了,他跑啊跑,想要把心给重新抓回来,几乎要陷入绝望当中,感觉永远没有心了,而那颗心却突然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面,现在对于陈楚来说,那颗心就是柳冰冰了。

    小姑娘太他妈的能玩人了!靠!陈楚低低骂了一句,不过也想起张老头儿的话,男女的真爱,并不是肉欲,而真爱便是在没有肉欲又胜过任何肉欲的那种感觉便是真爱。

    他想起张老头儿说自己俗,而且俗不可耐。

    陈楚忽然觉得张老头儿说的是对的,可能这个老流氓年轻的时候也是个花花公子,最后得到真爱又失去了吧。

    反正陈楚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柳冰冰拴住了,动也动不了,一动就疼。

    陈楚平静了一阵,手轻轻的摸到了玉扳指上,心绪这才平稳了下来,以前他总感觉自己是一个无情的人,现在他明白了,人都是有情的,再冷血也会最终是有情的,只是看有没有碰到那个有情之人了。

    冷静了一阵,陈楚才想起自己干什么了,我靠,现在后院的火已经熄灭了,赶紧办正事儿吧,时间也不早了,陈楚想到第二个人应该去找谁呢?小袁大夫又了,麻痹的徐国忠……

    陈楚直奔徐国忠家,那老家伙正在吃夜宵,整两个咸鸭蛋,拿着筷子还**在里面抠呢。

    他老婆虽然厉害,但是对他很不错的,小酒伺候着,旁边放着酸菜炖粉条,还有大葱大酱,还有咸菜啥的。

    这老家伙喝的这个滋润劲儿啊,就甭提了。

    陈楚进来的时候,她老婆还在骂他。

    “徐国忠!你抠逼哪!咸鸭蛋没了不会他妈的跟我说啊!我再给你哪两个!”

    徐国忠老婆扭着粗腰去了,见到陈楚哈哈笑了一声。

    “兄弟来啦!快进里面坐!跟你徐哥喝两盅!嫂子再给你们炒俩菜!哈哈哈!”

    陈楚咧咧嘴。

    徐国忠老婆手落在陈楚肩膀上的时候啪啪响。

    陈楚啊了一声。

    心想徐国忠命真好,有这老婆还能受欺负?真不会利用,要是在外面被人揍了,直接领着老婆就上,直接喊:“谁他妈的打我个试试!我让我老婆砍死你们!”

    那多牛逼啊!谁敢动他一下。

    徐国忠看见陈楚进来不禁咧嘴,别的不为,徐国忠感觉自己的这个副村长位置就是被陈楚抢去的,这个小屁孩儿,凭着一点歪脑筋,竟然也能混到了小杨树村当村长了?我呸啊!毛长出来了吗?

    他想去乡里揭发了,不过去了才偶然知道,人家陈楚符合国家标准,今年虚岁二十一……

    我靠!啥时候把户口也给改了?这下手的速度也太他妈的快了吧!

    徐国忠现在只能用眼神鄙视陈楚了。

    陈楚呵呵笑道:“徐主任,喝酒哪?”

    “啊?坐吧,咱一块喝点。”

    陈楚摇摇头:“刚喝完……”

    ……

    在农村一直有个风俗,或者说算是传统了,就是不管是多大的仇怨,不管什么事儿,有事儿坐下说,尤其是在人家吃饭的时候,赶到人家吃饭了,必须谦让一番。

    最起码不吃饭也应该喝一杯酒,算是礼貌了。

    万事以礼为先,无礼则寸步难行的。

    徐国忠再烦陈楚,这个礼数他还是懂的的了。

    陈楚也不想在这喝酒,但是徐国忠还是喊道:“死老婆子,我他妈兄弟来了,赶紧拿个杯子!倒酒!”

    “哎!”徐国忠老婆屁颠屁颠的来倒酒了。

    虽然徐国忠怕老婆,但毕竟是男人,可能城里人或者一些地方没这种情况。

    但是一般农村女人即使在凶,除非是马小河二婶那样的,不然女人在一些公开场合都给男人面子的。

    就比如徐国忠在陈楚面前装逼一把,骂老婆几句,虽然他知道等陈楚走了,他的下场可能很惨,但这个面子还是要装一装的,在别人面前树立一下自己的威力。

    不过晚上的时候还是被老婆骑在身上,骨头都能给他压碎了。

    徐国忠老婆给陈楚倒酒。

    陈楚看到她大手狠粗糙,比男人的手都粗糙。

    手上全是布满黑黑的口子。

    为啥是黑的?

    很多演农村题材的电视剧都恶心死人,农村人真是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吗?做梦那是,这个乡村爱情,那个乡村爱情的,把农村弄的那样神话,都是殿堂了。

    实际的农村生活非常乏味,非常困苦的。

    比如徐国忠老婆,满手是口子,农村人上地干活一般不戴手套,因为戴手套不是干活人,也干不了活,比如割苞米杆子。

    一垧地有差不多十万根苞米杆子,不是一两根,也不是几百根,更不是在玩偷菜游戏,你就是用手指头数数,都能累死。

    何况要一根根的用镰刀割。

    而且不是一根根的割,那得累死,也让农村人笑话死,而是一手搂四五根去割,一人站在中间的垄沟,要同时割三条垄的苞米。

    所以一演农村题材的电视剧太假,编剧导演差不多没长脑袋,就靠明星在里面撑着。

    而且干完活,回家还要做饭洗衣,喂猪打狗。

    好多农活等着,没有一手的老茧根本干不了活。

    陈楚父亲陈德江虽然收破烂,那也是一手老茧。

    陈楚倒是这小半年养尊处优的玩女人,个高了,手上的茧子没了。

    徐国忠手却是挺白挺细的,一个村会计,整天啥都不干,就是拨弄算盘。

    但是人家老婆全干,老婆觉得自己男人是村会计感觉自豪,虽然徐国忠老婆长得丑,但是却对他好,这种老婆亦是最适合结婚的了。

    徐国忠老婆端了酒杯,陈楚不喝,人家硬是给你倒上酒了。

    没法不喝了,这要是不喝就是卷人家面子了。

    农村虽然穷苦,但却是实在的。

    “兄弟,你上炕里面坐,里面暖和!”徐国忠老婆说了一句。

    陈楚哎的答应一声。

    脱鞋坐到了炕上。

    这样也算是一种礼貌。

    徐国忠老婆又吵了两个菜,很快端了上来,农村苞米杆子的火急,炒菜也快,也香,比城里用什么液化气那东西炒出来的味儿要强的太多了。

    一方水土一方人,这自然燃烧的火焰,还有大铁锅里炒出来的菜,那味道是让人回味的,是一种自然的回味,或者说是一种在回味自然的感觉。

    这时,徐国忠伸手去接老婆端过来的菜。

    他老婆骂道:“滚他妈肚犊子!给我死一边去!”

    徐国忠咧咧嘴。

    他老婆把菜放桌子上了,又骂:“烫到你的手哪?把你这狗爪子烫了,以后还咋打算盘?”

    徐国忠讪讪一笑。

    陈楚却是眼中动了动,心想徐国忠其实也真是挺幸福的,他忽然感觉,要是柳冰冰以后也能这么对自己,他就无所求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