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可能人的一辈子会喜欢很多人,不同的阶段或许都会去尝试不同的女人,各种性格的回叙都会碰到很多,如果是过于内向、自卑的一撸三十年的,那便怨不得别人,自己不去追,还想要脸,不去耍流氓,耍无赖,就天天想着盼着天上掉下来个林妹妹,那怎么可能?

    可能有些女人谈恋爱不错,有些女人当朋友不错。

    但最后选择结婚的很可能不是自己最爱的……

    有的时候最爱的那个人跟自己结婚后发现是最爱的但并不是结婚最合适的……

    ……

    徐国忠很幸运,他找到了一个最爱他的人,也最合适和他结婚的人,这小子整天在外面扯犊子,玩女人。

    去洗头房十六七岁的小姑娘都能玩的到,而家里的这个丑老婆为他奉献了太多。

    而家里的这个老婆感觉自己的男人是村会计,比较有面子,甘心情愿的这么付出……

    就像有人男人找一个花瓶,感觉也有面子,天天回家给老婆洗脚,老婆一发怒恨不得给老婆跪下,痛哭流涕的抱大腿不想要老婆走这种男人,可能也是为了有面子了。

    陈楚不禁有些感触,以后要是有这样一个老婆就好了,柳冰冰的相貌,徐国忠老婆的这种奉献。

    ……

    陈楚喝了小半杯酒,他老婆识相的去西屋了。

    而且走的时候还冲陈楚说:“兄弟想吃啥了,跟嫂子说,你俩的菜不够了,嫂子再给你们炒菜……”

    “嫂子你忙吧,够了,这菜足够了……”

    农村实在,即便是菜用盘子装,那也是实实在在的量足,不像饭店盘子里的那点玩意,纯粹是坑人呢。

    “啥事儿?”徐国忠不经意的问了一句:“陈副村长这么大的官没啥事不会来我这小狗窝吧……”

    陈楚呵呵笑了。

    吃好喝好开始说事儿。

    “那个……徐主任,我还真有事儿相求,那我也就不瞒着不掖着了,孙五不是总打麻将么,你看这马上就要到年底了,这要是他再出事,直接影响到咱村的形象问题,而且年底了谁都不能出差错,从现在一直到来年人大召开,只要咱村不出啥大事儿,那就是政绩,也就是业绩,管上面要点贷款啥事的也都能顺利办下来,而且对你对我对大家都好……”

    徐国忠撇撇嘴。

    冷笑一声:“陈副村长,这应该是你跟村长张财的好事儿啊!我一个村会计这事儿我管不着啊!好了也是一个村会计,不好也是一个村会计,村里的钱多了那咱村就多吃喝,村里的钱少了,那就少吃少喝,反正都是进了谁的嘴里,谁的肚子里谁清楚,还有谁家的大砖房里……”

    陈楚笑了,心想这一年自己也跟着没少吃,但是这玩意是不吃白不吃啊,你说上面的领导必须得宴请啊,不请客能办事儿吗?领导来了,然后说一句热烈欢迎,到中午了,从灶坑掏出两个烧地瓜,烧苞米,然后说领导你啃吧,这就是你的中午饭了……

    这么干你这个干部还想当不想当了,凡是当官的都贪,不贪的干不了官。就看怎么个贪,怎么个技巧了。

    陈楚呵呵一笑:“徐主任,我也当着真人不说假话了,这事儿啊,你帮忙最合适,我想好了,找几个打麻将的高手,比如你,比如王小眼啥的,还有小袁大夫,你看小袁大夫多鬼啊,差不多也是天天玩,但是谁都抓不住,你们这几个人赢孙五钱不是太容易了吗?把孙五赢成个穷光蛋,然后……”

    “呸!”徐国忠冷下来脸。

    他也是喝了半斤来酒了,脸上通红的。

    “陈楚啊!行啊,就你小子损招多啊!行,这主意够损,是不错,我说你小子整天是不是就琢磨怎么玩人啊?怎么这损招一堆一堆的,你都他妈的怎么想出来的?我是看出来了,我说我怎么就这么倒霉的,都是因为你啊!你这个损玩意儿,你丧尽天良了你都……我帮你?做你的大梦去吧!”

    陈楚哈哈哈笑了。

    “行……行啊,徐会计,你不管对吧,行啊,我找别人去……”

    “呸!你爱找找谁去!我管你呢!我呸……”

    陈楚叹了口气,下炕穿了鞋,装作不经意的说:“朱娜她妈**蒙,王小眼,小袁大夫,孙五,嗯,这一桌麻将的人手够了……”

    陈楚说着大步往外走。

    徐国忠愣了。

    一听**蒙眼睛都长了,忙从炕头跳下来,连鞋都顾不得穿了,几步抓住陈楚的胳膊,还一个没留神,来个狗吃屎,这货直接抱住了陈楚大腿。

    “兄弟!我……我的亲兄弟啊,你……你别走啊……哈哈……”

    陈楚冷笑一声:“你这是干啥?不过年不过节的,还给我跪下了?”

    徐国忠哈哈大笑,抱着陈楚大腿,屁股坐到地上:“刚才,刚才我是跟你开玩笑哪!咱村的事儿,就是我徐国忠的事儿,你的事儿,就是哥哥我的事儿,再说了,都是为咱村的利益着想,你说……”

    徐国忠想了想继续说:“你说孙五那小子不学好,打麻将让派出所抓了,给咱村丢脸,给咱村丢脸了,上面贷款下不来,贷款下不来了咱村长副村长没业绩提干不成,提不了干就当不了乡长,以后也挡不了镇长,县长,咱县还是贫困县,你们当不了县长,那咱县就一直落后,落后就一直挨打,挨打经济发展不了,发展不了,就耽误了咱国家的奔月工程……”

    陈楚一摸脑袋,心想屁大他妈的点事儿,让徐国忠说的这么邪乎,他心里明白,刚才要不提**蒙,徐国忠才不会现在这么求自己,这么显眼呢。

    “咳咳……徐主任,这个……今天我就是给你说说这个事儿,没别的意思,既然你同意了,那就成,我这就去办。”

    “兄弟,那个我……”徐国忠狠狠咽了口唾沫:“刚才你说打麻将,好像缺人啊,正好我……”

    “缺人?不缺啊?你看啊……”陈楚说着话给徐国忠掰着手指头数着:“孙五,**蒙,小袁大夫,王小眼……人手够了!”

    “不够!绝对不够!那个王小眼怎么能算呢!那老兔崽子,鬼的狠,不能算他!”

    陈楚笑了:“主要就是要赢孙五的钱,让他长教训,赢到最后钱让他倾家荡产,咱钱还都还给他,这样可能他能改好一些。”

    “哦……是这样啊?”徐国忠眼里好像有些失望的神色。

    陈楚笑了:“不然你以为呢!你以为赢完的钱怎么办?”

    徐国忠咬牙切齿的说:“我以为……这赢完了的钱……也最后给孙五……”

    陈楚哈哈笑了。

    “徐主任,你看这人手已经够了,不需要了,我走了!”

    徐国忠咧嘴说:“陈副村长,我的好兄弟,不够啊,你们咋的还不缺一个沏茶倒水的啊!我给你们倒水扫地,帮着打打零工还不行啊!你可不能拒绝我为咱村做贡献的这份心啊!我也是咱村的村民对吧?而且我还是咱村的村干部……这个……教育咱村村民这种尽义务的事儿,我徐国忠有义务承担啊!你不能不批准!不然我去……我去举报你,你,你不同意我为咱村做贡献!”

    陈楚哈哈笑了,心想这他妈的徐国忠,就属驴的,得顺着毛玩。

    徐国忠像是个哈巴狗似的,看着陈楚说:“行不?”

    “好吧,徐主任,你在咱村都是元老了,这样吧,你收拾一下,和我去王小眼那,再把王小眼整出来。”

    徐国忠撇撇嘴。

    “就王小眼?他能行么?”

    陈楚笑了。

    “这件事还真得有王小眼呢!别的不说,每次打麻将他都不输钱,这就是本事,目的就是为了赢孙五的钱,让他长教训,不找王小眼这种人找谁啊?”

    徐国忠叹了口气,心想王小眼还挺合适,只是他心里不服气,感觉自己更合适,不过这小子关键时候总是掉链子,陈楚可不敢用他去玩,没准孙五没赢,倒把徐国忠赢个倾家荡产。

    两人商量完毕,直接去王小眼家了。

    农村大门一般都是不锁的,没啥偷的.

    再者,是在冬天,家里一般都有人在家,更是没人来偷啥。

    王小眼家里面亮着浑浊的灯光,徐国忠不禁撇撇嘴。

    “看吧!王小眼这老王八蛋可真会省钱啊!他妈蛋的就点这么点的小灯,你说剩下那点电钱以后他妈的留着买纸烧啊?”这货嘴也挺损的。

    两人走到门口,徐国忠刚要推门,不禁愣住了。

    这门还是上次他一脚飞踹的那个门板,王小眼还讹了他四百块钱呢!

    这……这不还是那个破门么?就是用钉子又钉了钉。徐国忠恨得牙根直痒痒,心想麻痹的王小眼,这个老王八犊子,讹完了自己钱,也没换门啊,还用这个破**门呢!

    气得他真想上去踹一脚,不过还是没敢,这一脚踹下去气是解恨了,不过钱没了,那老王八蛋还得讹自己了。

    徐国忠不禁看了看身后的陈楚说:“陈……陈副村长……你,你来……”

    陈楚笑了,心想徐国忠也有怕的啊!这小子算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了,不过也正常,就王小眼这小子什么粑粑不拉啊?那可是雁过拔毛的主。

    徐国忠几次跟他交手都没占到啥便宜,害怕也就正常了。

    陈楚清清了喉咙,伸手敲了敲门板。

    “王大叔在家吗?王大叔在家吗?那个我来给你送年货来了……”

    “谁呀?”王小眼在里面一听年货,虽然还没听出这声音是谁,就一咕噜从炕上滚下来了。

    心里美翻了,谁大半夜的给我送年货啊?是不是来提亲的我未来的那个女婿啊?

    王小眼美滋滋的趿拉着鞋朝门口一路小跑,那腿一拐一拐的还没咋好使……。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