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星空如洗。

    亮晶晶的小星星就像是被大冬天冻得光着屁股的小孩儿似的,看上去还像是在微微的颤动,其实那只是冷空气的缘故了。

    虽然冬天很冷,北方这边的冬天更是嘎巴冷。

    但是与之相对应的便是冰火之中的屋中的烤炉,大晚上没啥事,在炉火里面埋上两个土豆,两个地瓜,啧啧啧,过半个小时挖出来,那味道……大饭店里的厨师都得滚犊子。

    那种味道是自然滋味,是炒不出来,更是技巧弄不出来的,那是种自然形成的味道,就像是冰雪,春天的花香,雨后泥土的芬芳,那种自然的纯洁的味道是无法人为的,不过这种地方现在越来越少了。

    很像女人的**,孩子从里面出来后就进不去了。

    自然也是,毁了,就回不去了,所有的东西,所有的那些自然的美好,也只能存留在记忆当中了。

    星空之下,月光洒满了大地,凹凸起伏的大地在诗人的眼中那便是无限苍茫,北国风光,雪飘万里,原驰蜡象……

    在王小眼的眼里却是,糙他妈比的,又他妈的下雪了。

    在徐国忠的眼里是真他妈的冷啊!

    在陈楚的眼里是这凹凸起伏的小土包真他妈的像一排排女人撅起来的大屁股,白花花的,心想这他妈的要是真的该多好,这么白嫩的大屁股,自己甩起下面的大棍子,嘎嘎嘎的都给他们敢翻翻他……

    ……

    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林黛玉,这雪景也随着不同人的心境有不同的感悟。

    诗人亦是敏感的,悲秋的,这越是雪景,他们往往越是悲天闵怀,把自己的感情融入于万物苍生之中,就好像自己已经溶于了自然的脉搏,自然跳动一下,他们的神经就跟着抽搐一下似的。

    从好久远的三国,到近代的琼瑶小说,没有大脑的却能让人中毒的韩剧,还有徐志摩的那句看不明白的诗——别掐我,疼……

    如果这也叫诗,也能有意境,感觉跟别插屁股疼,没啥区别……

    张嘉怡这小**也是凭栏远望,一个大姑娘大半夜的不睡觉看着窗外,听着夜猫子咕噜咕噜的叫,这就说明一点——想男人了。

    而且窗外还飘起了洋洋洒洒的小雪花,这意境让她高兴的拉开小台灯,装逼的出去找灵感,最后被冻得打了几个喷嚏,嘚嘚瑟瑟的回来了。

    写了小诗一首,给陈楚发短信发了过去。

    夜来多离别

    雪沃月多寂

    晓望岚坪处

    风寒更痴迷……

    ……

    陈楚正敲着王小眼的门,滴滴的短信一响,徐国忠也跟着贱兮兮的脑袋凑了过去。

    陈楚心想,看去吧,这徐国忠反正也不认得几个字,里面的的事儿他就更看不明白了。

    看了这几行字,陈楚有点感觉,心想这小妞儿是他妈的在发骚呢!

    这个小贱人,没想到也这么骚,还他妈的晓望岚坪处,风寒更痴迷,意思就是嘚嘚瑟瑟的,装逼跑到外面坑坑洼洼的山包上去了,然后挨冻了,风寒感冒了,现在正发高烧呢,活**该,大半夜不睡觉跑外面干啥去?骚的么这不是。

    不过陈楚还是发过去了安慰一下。

    夜半终暮远

    花容月不知

    鸡鸣送破晓

    相思亦迟迟

    陈楚嘿嘿一笑,心想你就是个鸡,等着老子破你的小圈呢!哈哈哈!小样的,你给老子等着,没你几天好嘚瑟的了,迟早老子得把你给破了!让你得瑟!大半夜的找干呢!

    不过得等老子去了春城的,然后把你干翻了,然后老子闪人了,哪找我去!桀桀桀桀……

    不过张嘉怡却是看了非常欣喜的,感觉陈楚给她发的短信里面都是赞美她的词儿。

    说什么,虽然是半夜了,但是夜幕总会远去的,而且还说她长得像是花儿一样的美丽,美不胜收的胜过月亮了,月亮都不如她好看,但是月亮还恬不知羞的在当空照射着。而等到鸡鸣十分,相思之心也总会来到……

    张嘉怡忽然感觉,这应该是陈楚和她约会的信号了。

    意思就是说要在鸡鸣的时候和她偷偷的约会……呀!张嘉怡脸红耳热心跳,全是放骚。

    心里像是小鹿在叮叮咚咚的一阵的乱撞,她的小心肝脾肺肾这个激动,脸红的手捂住小脸,心想自己赶紧吃药,赶紧多喝白开水,不能约会的时候让陈楚看到自己生病了。

    那样该觉得自己身体不好是个病秧子了……

    ……

    张家怡这边忙碌着,大半夜叮叮当当的,把住在东边屋子的张财吵闹的都直打哈欠,困的跟什么似的,心想这闺女在学校自己还想,咋一回来就烦了呢!这个死丫头,越大越不懂事儿了,难道真是女大不中留了么……烦人啊……这他妈的小祖宗,小妈回来两天,老子两天晚上睡不好,一会儿一趟,一会儿一趟,这小妈不是去外面得瑟,就是弄的屋里面叮叮当当的,不是水桶倒了,就是花盆碎了。

    张财脑袋都疼,心想跟小媳妇再生一个?还有点力不从心,他有劲儿都往刘海燕身上使了。

    主要是刘海燕太骚,活也不错,张财不干刘海燕就干家里的小媳妇,没办法,媳妇的公粮还得交,但总是感觉再耕耘干出来个孩子,不是太容易。

    张财叹了口气,心想自己这个宝贝的小公主,学习倒是在班里数一数二的,而且老师说她作为特别好,以后差不多能当个言情的小女作家。张财自然高兴,他前妻就是一个老师,不过人家自从当上了大学助教,就跟他妈的一个老外跑了。

    张财虽然又找个小媳妇,不过总是感觉心里有种难以割舍的情感,而看到女儿这方面有些优秀,不禁又想起了前妻,可能这小公主是随自己的老婆的吧。

    ……

    此时,王小眼已经打开了门,看到陈楚,这小子的嘴就撇上了。

    “陈楚!你来干啥?你还给我送礼?礼哪?你给我送啥礼?嗯?”

    王小眼冲陈楚阴阳怪气的。

    恨不得把陈楚生嚼了。

    不过在另一边小屋中的女儿王一听陈楚来了,而且还带着礼物,不禁芳心乱跳,以为陈楚真是来提亲来啦?不能啊,如果真提亲,那也应该是他爹来,或者找一个媒人来说一说的,他咋能来呢?

    王正高兴,冲房间里探出头。

    被王小眼看见了,冲闺女数落道:“干啥?你给我回去!大晚上的不睡觉,还绣花?点灯熬油的,不费电咋的?”

    王冲她爹撇撇嘴。

    “我也不花你的钱,人家我大哥给我钱。”

    王的大哥王大明在瀚城包工,一年不少赚钱的,也给妹子钱,王大明最烦他爹了,整天抠唆的,而且有钱也舍不得吃喝啥的,就存钱。

    那钱不用做买卖,不用钱来倒腾钱,哪能赚钱啊!不过,王小眼就骂他,让大儿子把钱都交给他存起来,不然就脱离父子关系。

    王大明没办法,一个人跑到瀚城去了,心想老爹要是掌控他的钱,那他这买卖算是完了,施工队马上就得解散了。

    而一家这几口人,老爹抠门的厉害,老妈不管事,跟老爹一个鼻孔出气,老二王大胜还是一个……一个扶不上墙头的玩意。

    那个兄弟媳妇那小莲,王大明只看了一眼就摇头说不行,说那小莲和兄弟王大胜不合适,因为那小莲那女人一低头眼睛就转,一转一个主意,自己的弟弟憨厚耿直,就应该找一个会过日子的女人。

    但是王大胜就喜欢人家那小莲了,王大明不同意,不过拗不过老爹,王大胜那傻小子差点跟他哥翻脸。

    王大明无语了,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妹子身上了,就希望妹子以后找个好人家有点出息啥的,至于老爹房子烧了,儿媳妇跑了之类的……

    王大明都好笑,心想那货就是没有人勾搭也得跑,那日子肯定是过不长的,再说村里的那些狗扯羊皮的事儿他也是懒得去管了。

    虽然冬天工程都停,不过南方还可以建设,他准备带领施工队去江浙一带,那里的钱亦是比较好赚了……

    王小眼瞪了闺女一眼,王看着陈楚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噘着嘴回屋去了。

    “干啥?送啥礼?”王小眼冲陈楚冷哼说。

    陈楚嘿嘿一笑道:“王大叔,过年了,我给你送个干儿子……”陈楚说着把身后的徐国忠扯了过来。

    “你看看,这个干儿子不错吧!你家一下就多了个劳力……”

    王小眼气得胡子撅起多高,徐国忠咧嘴,心想陈楚真他妈的损。

    不过想到一会儿可能去**蒙家,陈楚别说骂他是儿子,就是骂他是孙子,他也受着。

    几人进了屋,王小眼在炉子里抠着土豆吃。

    陈楚眼睛转了转说:“王大叔,找你没别的事儿,就是合伙赢孙五的钱,然后咱们对半分,钱先放在我这里,到时候……”

    “啥?”王小眼有些迷糊。

    陈楚又说了一遍自己的计划,不过没说把赢完了的钱再还给孙五这回事儿。

    王小眼笑了。

    “陈副村长,还是你脑袋瓜子灵啊!”

    陈楚也笑道:“王大叔,咱们是不打不相识,再说了,有钱大家一起赚,那孙五要不也把钱都输给了外人,再不都让派出所给罚没了,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把钱咱们几人分了呢!”

    王小眼咂咂嘴。

    眼睛提溜乱转。

    “出事儿咋整?”

    陈楚笑道:“出事儿我副村长一个人顶着,上面我跟小杨警察都打好招呼了,抓谁也不抓咱。”

    徐国忠也说:“有副村长呢,你怕啥?你要是不愿意我们再去找别人,下一个是**蒙……”

    “咳咳……”王小眼一阵剧烈的咳嗽,**蒙别说是徐国忠,王小眼更是惦记着人家,差不多是王小眼心目中的圣女了,恨不得天天给人家洗脚舔屁眼……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