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农村现在好一些了,但是在2000年的时候条件没有现在这么好,但是那时候吃的不比这时候差。

    即便是现在农村生活条件好了,那也不像乡村爱情里演的那样牛逼,那样牛逼的村子全国估计没几个。

    就豆腐坊那工作能累死人,一个村天天吃豆腐能吃多少?往城里送?你家豆腐镶金边的啊?来回都不够油钱的,再说城里没有做豆腐的?简直是扯犊子……雇佣那么多人,谁给开支啊?那么暴利?真的确定是在做豆腐而不是在生产海洛因吗?

    以前的农村是钱赚的少,舍不得花,现在的农村是收入多了,一花就没了,说白了,还是没钱。

    王小眼一天精打细算的,脑袋开始转上了,有陈楚出面挑大梁赌博,而赢了的钱,大家一起分自然好了,出事儿了有陈楚担着,看来这小子也是手痒啊,吃喝嫖,现在就差赌了,这小子也想玩一玩了。

    王小眼喜欢耍钱,不过胆儿小,被抓了一回儿,下回就不敢玩了。

    再说这年头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比如去洗头房找小姐,被抓一回下次就不敢去了,那就是胆小的,回家自己撸去吧。

    胆子大的,徐国忠,被抓了没事,死不承认,最后花钱赎出来了。

    陈楚也被抓进去过,只是有惊无险。

    王小眼心里小算盘比徐会计打的都明白,何况还有**蒙去,**蒙算是王小眼的女神了。

    哈喇子都能淌一地了。

    “嗯……陈副村长,冬天么,玩玩麻将也正常,上面不让玩真不对,你说老百姓都忙活一年了,玩点麻将能咋的?至于这么抓赌么?”

    徐国忠也说;“就是,大家娱乐娱乐,等到春天了还是继续去种地不是么?家里外面的农活也不耽误,不然冬天干啥?没意思啊……打麻将赢苞米豆的?那不是扯犊子么……”

    陈楚点头,随即笑道:“大家说的都对,咱就玩玩,合伙赢孙五。”

    王小眼点点头说:“那行,不过陈副村长,不是我信不着你,那个……钱放在你那行是行,不过我管记账……”

    “哈哈!王大叔好说,你管记账,到时候赢了钱,咱们几个人都是平分,再说了有村会计徐国忠在这里,你还不放心么,他你算盘打的比谁都厉害……”

    王小眼嘿嘿笑了,这一点他是信任的。

    徐国忠干别的不行,这算盘却是相当相当牛逼的,这点不服不行。

    几个人狼狈为奸的嘿嘿笑着,商量着对策,就是应了那句话,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现在几个人便是蛇鼠一窝了,关系那个密切,跟监狱里的狱友似的。

    共同蹲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下过乡,一起嫖过娼,算是最铁的哥们了。

    这时,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了,几个人正奸笑着。

    见开门的不是别人,正是王。

    这女孩儿气得杏眼圆睁,狠狠的盯着几个人:“你……你……”最后把手指指向了陈楚狠狠的说:“你们真行!我,我去举报你们……”

    王小眼吓了一跳,忙大声说道:“死丫头,你说啥?哎呀,你给我站住,我还管不了你了!你给我站住!”

    王已经跑了出去,陈楚忙说:“王大叔,你消消气,我去把她追回来,小孩儿可能不懂事!”

    陈楚说着跑了出去。

    王小眼也要去追,不过徐国忠看到陈楚跟王一前一后的跑了出去,眼睛一动明白了,这俩人有事儿啊!

    忙拉住王小眼的胳膊说:“哎呀,王老哥啊,你可别生气,女大不中留,胳膊肘都是往外拐啊,再说现在的小丫头哪里听话的,你这腿脚一瘸一拐的就别去了……”

    王大胜也被这声音弄醒了,从炕头爬起来说:“爹,咋的了?”

    王小眼气的,瞪了王大胜一眼:“滚!你给我睡你的觉!没用的都东西……”

    “哦!”王大胜躺进被窝搂着枕头又开睡了。

    王小眼气得呼哧呼哧的。

    徐国忠却说道:“咱商量商量再弄孙五……”

    ……

    孙五也不是一般战士,打麻将的老手了,几个人想要合伙赢孙五,亦是没那么容易的,人家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玩麻将还会偷牌,不研究研究,赢人家不可能,没准还让人家都给干败了,也极有可能的。

    ……

    陈楚追了出去,而王跑着跑着,深一脚浅一脚的往村外的雪地里跑去。

    村里的道,都被闫三这**扫的干干净净的,出行方便太多了,这人啊,就得没事夸一夸他,你说闫三我给你一百块钱估计不好使,说你不扫我干死你也不好使。

    用广播一夸他几句,他连东南西北,甚至老母鸡公母都分不清淡淡尥蹶子给你干活出力。

    而庄稼收割完毕,大地里全是苞米‘渣子’。就是把苞米杆儿割掉后,剩下的根部跟外面用镰刀割掉剩下的尖尖的一段茎部。

    而下了一场雪,遍地银装素裹的,王这深一脚浅一脚的跑进了野地里,而且边跑边回头冲陈楚喊:“别追我!”

    陈楚笑了,心想你别往这跑啊,你往这乱跑我能不追你么,离这里不远就是马小河他二婶潘凤的井坑子了。

    陈楚果然放慢了脚步,而且朝马小河他二婶的井坑子里跑去了。

    王本来跑着跑着,跑出多远了,冷一回头,见陈楚真不追了,而且往别处走了。

    心里气的愤愤的,心想陈楚你个王八蛋,大笨蛋,为啥不追我了?我让你不追,你就不追了?你个傻子……

    王冷冷的看着陈楚,忽然喊道:“陈楚……你混蛋……”

    陈楚笑了,摇了摇头,大步朝王走去了。

    两人都跑出一里多地了,村子在夜幕里遥遥的,只有少数人家还亮着鹅黄的暗淡的灯光,估计是年轻小夫妻,或者是如狼似虎的老娘们憋不住了跟男人在干炕震动呢!

    两人走到一块,陈楚张扬开双臂朝王抱去。

    王狠狠推了他胸口一把,不过这点力道根本阻止不了什么,陈楚一把搂住她柔柔的身子,张嘴亲她的脸,王哎呀一声躲避着。

    不过陈楚还是亲到了她的头发跟白白的脑门。

    王小脸藏进陈楚怀里,小手掐着他的胳膊。

    陈楚拍拍她的玉背。

    “来,小媳妇,让我亲一个。”

    “滚……谁是你的小媳妇?你不要脸……”王脸上红红的,随后说:“你咋那么坏?抓赌那天把我爹也给抓起来了,然后今天又来找我爹说要一起去赢孙五的钱?孙五再不好,那也是咱村人,你当副村长的不说把咱村人教育过来,还……还出这样的损主意,你咋那么坏呢……”

    本来大冷的天的,不过两人刚才都跑了一阵了,身上都热乎乎的,陈楚再一抱王,这男女一抱在一起就不那么冷了。

    要是两口子这么抱在一起可能还是冷,因为彼此对对方的身体都没啥感觉了。

    但是王跟陈楚没啥接触了,陈楚搂着一个小家碧玉必须有感觉了,下面腾的就硬起来了,王没有经历过男人,被一个男人这么搂着,情窦初开的,自然心里甜甜美美的,心绪也是激动的狠,身体感到一阵的燥热难耐。

    浑身感觉汗涔涔的,小手一边擦着汗,还有些气喘吁吁的样子。

    陈楚嘿嘿笑道:“小宝贝,不是我坏啊,我是好人……”

    “呸……你还是好人?”

    王刚一抬头,陈楚一口就亲住了她红彤彤的小嘴儿。

    王忙手脚一阵的挣扎,像是一只被抓住的小猫似的,小爪子乱打着。

    陈楚堵住她的嘴,舌头伸了进去,感觉王的小嘴儿是那样的甘甜,倒是小姑娘的嘴唇啊,就是不一样,要是大老娘们的嘴……算了,那嘴……怎么看咱们像是**。又肥又大的,还宽,还长。

    而人家小姑娘的小嘴儿红彤彤的多甜多蜜啊。

    陈楚忍不住亲上了王的红彤彤的小嘴儿就舍不得松口。

    每个女人都有不同的地方,刘翠是小麦色的屁股,那屁股结实,弹性,性感,滚圆。

    路小巧是那个柔柔弱弱的小样,王红梅是那股势力劲儿,那小莲那小青就是骚。

    王霞是水多,小店女人是欠干,叫唤的欢。

    而柳冰冰是猫一样的呻吟,雪嫩的长腿,让人流连忘返,而王嘉怡是那种闷骚,而且骚的还是那样的诗情画意的。

    王亚楠是白领的骚,邵晓华陈楚嘴喜欢把她的皮裤撕开,插进去往死里干。

    而王,陈楚就喜欢她这甜甜的小嘴儿,感觉这小嘴儿像是抹了蜜似的,他真想把王这小嘴儿天天的含在嘴里舔舐。

    王被他亲的都快窒息了,狠狠的掐陈楚,感觉没用,实在没办法了,一把抓住他的耳朵,用力一拧。

    陈楚哎呦呦一声,松开了王。

    王使劲儿的蹭着嘴唇。

    忿恨的看着陈楚就往别处走。

    陈楚嘿嘿笑着拉着她的胳膊说:“,你听我解释……”

    “我不听,你就是坏人,我不理你了。”王虽然这么说,却往小树林里走。

    陈楚心里笑喷了,心想这丫头,虽然嘴上这么说,不过还是有心计的狠。

    陈楚拉着她,轻声说:“,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咱俩去那里,我和你解释,走吧……”

    陈楚连拉带拽的,王也只是半推半就,陈楚准备拉她去潘凤的井坑。

    别看大冬天,冻天冻地的,但是井坑里相对于暖和不少的,因为井坑在地下,温度没有那么低,冬天顶多冻底层几米,而井坑再往下,显然冻不住的。

    有些时候,越是往下的井坑,里面还长着翠绿的小草啥的。

    陈楚拉着王一路磕磕绊绊的。

    来到潘凤井坑的时候,王脸腾的就红了,心想陈楚这个大混蛋,领自己来这里干啥?这……这就是男女干坏事的地方。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