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王面色通红,在银亮亮的月光的照射之下,这绯红的面容更是熟透了一般的可爱。

    王不是那种撒娇的,像是城里女人那种嗲声嗲气的,什么老公呀……我很呀……我呀……

    恨不得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下面再来一记四十二号的大脚。

    王是那种自然的,女孩儿的娇羞,脸红心跳,火辣辣的脸上像是被炭火烧烤一样。

    她两手抚弄着两只小辫子,急切的说:“不……不行……不行……”

    陈楚手指放在嘴上:“嘘!”了一声。

    王愣了愣,随即顺着陈楚手指往下倾听,陈楚搂着她的小蛮腰,慢慢的朝着井口移动。

    清亮的月光中,月色朦胧的照着两人的影子越拉越长,两人像是小偷儿似的轻轻的往前挪走着步子。

    而井坑能断断续续的呻吟声轻微的打破了冬夜月色夜晚朦胧中的一切天籁琐碎之音。

    那种轻轻的风声,干枯野草的悉数声,天籁中的细微的杂音,都被这哦哦,呜呜,啪啪,啊啊,的声音打破着。

    陈楚笑了,而王却是羞红满面,认为陈楚真不是好人,竟然偷看人家这个。

    她不想过去,耐不住让陈楚拉着她的小手,两人缓缓的蹭到了井坑边上,王羞红至极,低着头整理着胸前的红色围脖,而两人走到井坑边之时,陈楚率先探头往里面瞅着。

    果然不出陈楚所料,地下三米处,马小河光着大屁股,压着他二婶潘凤身上,还在啪啪啪的糙着,而王看了一眼,忙捂住脸躲进陈楚的怀里,恨不得找个地方钻进去。

    陈楚笑了。

    看着马小河海在用力的冲刺着,潘凤那叫声也是越来越大,陈楚心想,你个骚娘们,这回不爽死你了。

    只可惜,他的手机像素不行,这朦胧的夜里照的不清楚,不然好好的照一段,回去给人欣赏欣赏。

    陈楚往里面踢了一个小石头,砸到马小河屁股上,然后拉着王就跑了。

    马小河虎小子也没反应过来,石头还是个小三角形的,从他的屁股滚到了下面,落到了潘凤身子下面,马小河往前啪啪的使劲儿一干,潘凤屁股抬起落下,正咯着了腚沟子。

    忙啊的一声痛叫,马小河这虎小子更是被刺激到了,下面更是用力的往前顶,猛干猛插,潘凤被插的神魂颠倒的,往身子下面用力推马小河,不想这虎小子越是推他,他越是用力顶。

    潘凤骂道:“不行!我屁股疼,我大腿根疼!”

    潘凤越是喊疼,马小河干的越狠。

    最后潘凤欲哭无泪,狠狠的打身上的这个虎小子,不过还是等他射出去了。

    潘凤才抓起屁股下面的三角石头,看下面的大腿都被各的出血了,骨头都疼的厉害。

    马小河还要憨憨的笑着再干一次。

    他二婶气得跟什么似的,心想这个傻小子,除了吃就是知道干,下面的东西还大,这一干起来没黑没白的,上次被这虎小子干了十八次,潘凤躺炕头上休息了三天才缓过来。

    她这种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男人的女强人,女战士,也被她这个大侄子干的败退了,要不是潘凤第二天求饶了,实在不行了,两人从井坑里钻出来了,马小河还要干她呢。

    潘凤算是服了。

    前几天马小河跟她在井坑里又干了十二次,而且不光是数量,质量也有,马小河干活不糊弄人,不偷工减料,每一次差不多都让潘凤欲仙欲死的。

    而今天刚干了六次,她屁股红了不说,被这个三角石头给各的,现在大腿上都是血道子一条了,屁股的骨头都像是骨折了似的疼。

    而且有几下被石头各到了尾椎上了,就是屁股根,这把潘凤疼的眼泪差点掉下来了。

    现在她感觉站起来都费劲了。心里忿恨着,外面也没风,再说这石头从哪下来的?

    虽然是三米的井坑,不过有一个缓坡,可以爬上来,外面都被扫的挺干净的,不应该有石头,莫非是有人故意扔下来的?

    潘凤暗想,不是他妈的徐国忠就是闫三这个坏小子,因为她跟徐国忠在这里干过,闫三在这里堵着过她跟马小河干事儿,再不……就是陈楚,没别人了,就这几个王八蛋坏……

    潘凤气得哼哼的,心想早晚得报仇不可。

    ……

    陈楚拉着王跑了一段,王受不了了,呼哧呼哧的,刚才边跑边小,本来有些内向的小姑娘一下开心不少,还不禁打着陈楚骂她坏。

    陈楚说道:“你喘不上气咋的?”

    王还真有些上气不接下气的。

    “废话,都跑了这么远了,累都累死了。”

    陈楚扶着她肩膀,把她靠在一棵树上笑呵呵的说:“我借给你点气,给你做做人工呼吸……”

    “滚……”王气喘吁吁的,不过被陈楚又亲住了。

    这次,王挣扎两下也是没劲儿了,也是受不了陈楚纠缠了。

    终于闭上了眼,被陈楚甜甜的亲着她的小嘴儿,她的小手也犹豫了一下,闭着眼被陈楚亲吻着,手绕到了陈楚脖子后面,搂着陈楚的脖子。

    陈楚抱着她,冬天还是太冷了,不过陈楚硬硬的东西在她的小腹磨成着,顺势往下,抵住了她两条大腿间的凹处,随即用力顶了两下。

    王嗯嗯了两声,毕竟她也是女人,被男人那东西隔着裤子顶,她亦是有感觉的。

    不由得被才抱起身子顶在树上,两条大腿顺势夹住陈楚的腰。

    陈楚狼吻着她甜甜的嘴,她嫩嫩的脸蛋儿跟脖子,把她顶在树上。

    而王的胳膊缠住他的脖颈,陈楚解开她围脖,有解开她胸前的两枚扣子。

    手伸进去就摸她的扎。

    王啊的一声,叫了声说:“别……你的手太凉了,我让你亲亲得了。再不你隔着衣服摸摸……”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冬天真他妈的不方便,这要是夏天多好,随便找个苞米地就把她给办了。

    陈楚说道:“我想摸摸你下面……”

    “不行……你,你别把我弄坏了,我……我还是处女呢。”王脸红了低下头。

    陈楚嗯了一声,然后不甘心的说:“我就摸摸毛……”

    “哎呀……不行……”王脸红的不能再红了。

    陈楚又说:“那咱折中一下吧,你摸摸我,不然我太难受。”

    陈楚说着把衣服撩起来,抓住王的小手直接塞进了自己的裤子里。

    王啊了一声,想要把手抽出了,不过却摸到了一个滚烫的坚硬的大家伙。

    不由得脸更红了,心想自己这是在干啥呢?

    陈楚贴着她的脸蛋,手抓着她的小手,在自己下面东西上来回动着,让王箍住自己的下面,然后让她来回的抽动。

    王害羞的抽动了一阵,就不干了。

    陈楚又说:“那你得让我下面出去啊,不然我太难受了,你……你把裤子脱了吧,露出屁股就行。”

    “不行……”

    王极力挣扎,陈楚也没办法了。

    他不想太对王粗暴。

    “我蹭你屁股蹭出去得了……”陈楚纠缠起来没玩没了。

    王走又走不了,被这小子就在她后面磨蹭着。

    咬着嘴唇,随后嗯了一声。

    陈楚解开她的裤带,跐溜一下把她裤子扒了下去。

    月光下王的屁股洁白的,光溜溜的,那娇嫩的小屁股,臀瓣嫩嫩的像是水豆腐似的。

    陈楚的下面却是像一个邪恶的恶棍一样。

    黑黢黢的像是一个邪恶的大黑虫子趴伏在人家白嫩的股沟处。

    王一再说着:“陈楚,你……你千万别往里面整啊,你要是真整里面去了,我爹得打死我啊……”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你让我整我也不敢整,你爹是谁啊,王小眼那是,能讹死我,等老子去春城的,再把你给祸害了……

    陈楚两手伸进王的衣服里,王小眼忍着冰凉的手,捏着她的奶。

    她的奶不小,发育的很好,下面陈楚一顶,长长的邪恶的下面就在王的屁股沟处摩擦了起来。

    陈楚也是被她弄的憋不住了。

    摩擦生热,王嗯嗯啊啊的呻吟起来。

    陈楚受不了了,下面往下一顺,就抵住了王的火烧云。

    王吓坏了,知道陈楚忍不住了,她也有些忍不住了。

    “陈楚,你别这样,你……我用手给你弄出来……”

    “,你用嘴吧,不然我真挺不住要干进去了。”

    “嗯,好!”王也不管这些了,要是自己破身了,回去被老娘老爹看出来他们真能打死自己了,再说,她也没脸活着了。

    王转回头,往后拢了拢小辫,陈楚把下面塞进她暖烘烘的嘴里,陈楚又让王的两只娇嫩的小手摸着自己的篮子。

    而他也去摸人家的奶跟屁股。

    王嘴里笨拙,不过陈楚感觉那温热的小舌头就在他棍子的头部舔,虽然嘴也在撸,不过那蛇头舔了他最敏感的部位,再看月光下王那清纯**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射了出去。

    呲呲呲呲的射了王一嘴,王呜的恶心起来,吐出陈楚的东西,陈楚却抱着她的头,把下面抵住她的红唇上。

    呲呲呲呲的液体不断的喷出去,王闭上眼,任凭陈楚的下面贴着她的脸上,在她的脸上尽情的喷射。

    王的红唇,下巴,眼睛,睫毛,脸蛋儿上全是被喷的黏糊糊的液体。

    像是洗了一次牛奶浴似的。

    “呀……”王等陈楚喷完才叫了一声。

    陈楚把下面在她脸上甩了甩,又让她张嘴把下面塞进去让王小眼撸了撸。

    这才塞进裤衩里,随后提上了裤子。

    王却查不到跪倒在地上了,两手在兜里面摸着纸巾。

    陈楚掏出纸给王擦脸。

    两人忙活了一阵,王这才缓了口气。

    随后狠狠白了陈楚一眼,脸上似乎又泪光。

    “陈楚,你舒服了对不?”

    “,我的好老婆,以后我天天搂着你睡觉……”

    “滚……”王推了陈楚一把。

    “行了,咱回去吧……对了,你,你跟我爹真要合伙赢孙五的钱啊,孙五虽然坏,不过刘翠嫂子人却是好人……”

    “放心吧,我不能那么干的。”陈楚把自己的想法一说,王笑了。

    “嗯……你这个主意不错,不过又把我爹耍了,他以后肯定越是烦你了,那咱俩的事儿……以后可咋整啊。”

    陈楚呵呵笑道:“没事,大不了我领你私奔。”

    “瞎说……”

    王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像是很甜蜜似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