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两人回去,王小眼忙担心的过来看他闺女。

    见老闺女捂着脸,不过还能看到下巴上一条一条的。

    陈楚也有点傻了,射出去的时候虽然是擦干净了,不过毕竟不是用水洗的,月亮底下也看不太清。

    忘了这玩意还是有印痕的。

    王小眼不禁撇嘴说:“你这丫头,看看多大点事儿啊,至于哭成这样么?哭的跟大脸猫似的……”

    呼……

    陈楚穿出口气,王忙要去洗脸。

    这时,徐国忠说道:“陈副村长,刚才我都跟王老哥商量好了,不过孙五也不是省油的灯啊,咱赢他得合伙,不过这合伙得有暗号,有暗号就怕被孙五看出来,总是打麻将的,这玩意能看出来门道啊……”

    陈楚呼出口气,虽然他不会玩麻将,不过也明白这里的道理。

    徐国忠又说:“比如挠炕席,摸耳朵,捂嘴,这些人家都清楚,还有啊,你乱打也不行,人家也是要看你的拍的,你乱打一气,孙五一看你的牌面,不应该打这个牌,到时候就不好办了……”

    陈楚嗯嗯了两声。

    随即说:“咱们得重新设计暗号才行。”

    陈楚说着话,随后给**蒙打过去电话。

    现在时间才八点,**蒙也没睡,接了电话听陈楚这么说,也就答应了,不多时,**蒙也来了。

    **蒙一到,王小眼跟徐国忠这个热情劲儿都没法说了。

    **蒙三十二了,不过一收拾就跟个二十五六岁的大姑娘似的,谁看谁眼馋了。

    王小眼咳咳说:“那个……我看这样吧,吐痰是要万,抠鼻子是要饼,抿大鼻涕是要条……”

    徐国忠一捂脑袋,**蒙都恶心了。

    “我说王小眼,你要是能说话就说话,不能说话就消停一会儿,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

    “嘿嘿……大妹子,那你说,我听你的……”王小眼一脸渐热兮兮的。

    这要是别人,这小子早就跟人家急眼了。但是这可是**蒙,别说人家说他几句了,就是**蒙大嘴巴子抽过去,王小眼都得说打的好。

    **蒙撒尿,王小眼可能都得张嘴去接……

    徐国忠嘿嘿笑着说:“我看这样吧,摸脸是要万,摸屁股是要条,摸……摸裤裆是要饼……”

    “滚!你麻痹徐国忠!”**蒙直接开骂了。

    王小眼也骂道:“该!徐国忠就该骂,你不知道我蒙蒙妹子是女人么!你倒是不要脸了,我妹子……我妹子……”

    陈楚摆摆手。

    心想这群货啊,没办法了。

    随后把小袁大夫也叫来了,大伙一起想主意。

    随后陈楚综合了一下意见说:“这样吧,伸手指,打麻将的时候,中需要摆麻将。手放在前面,大拇指在前是万,二拇指在前是条,中指在前是饼,这一半没人注意的,反正就照着往上打,肯定能打中……”

    王小眼又补充说:“左手这么做,而又说大拇指管一二,二拇指管三四,中指管物流,无名指管七八,小手指管九,这就更好记了。”

    陈楚点点头,心想这个主意好。

    王小眼家也有麻将,众人示范了一遍,两手往那一放,左手的大拇指在桌子上偶然出去了,而右手的大拇指也是偶然出去,那便是不是胡一万就是二万了。

    小袁大夫也说很好,而且打牌的时候别瞅对方的眼睛,就看对方的手,也不要盯着看,只是略微扫一眼就行。

    众人练习了一阵,再说都是麻将老手了,一下就熟能生巧了。

    众人商议在哪里玩,王小眼想在**蒙家玩,最后还是选择在王小眼家玩了。

    而去找孙五的任务就交给徐国忠了。

    ……

    孙五正在家里面憋着闹心,刘翠虽然像是睡了,不过还是看着孙五。

    这时,徐国忠趴窗户喊:“孙五,孙五,陈副村长找你有事儿!”

    说陈楚找他有事儿,刘翠也放心了,再说是徐国忠来的,人家也是个村干部了。

    孙五去了门外,徐国忠悄悄说:“走啊!玩去!”

    “玩啥?”

    “麻将啊?”

    “能……能行么?”

    “嘿嘿……”徐国忠奸笑一声说:“陈楚也玩,没事,这回被抓,还有陈楚顶着呢!”

    孙五一听玩麻将兴奋的眼睛贼亮贼亮的。

    ……

    不一会儿屋里传来刘翠的哭声,孙五已经抢了钱跟徐国忠跑了。

    刘翠憋屈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默默哭了。

    ……

    两人跑到了王小眼家,里面灯光暗淡,但里面却传来了一阵阵的麻将声,孙五急得跟火烧屁股似的。

    一看打麻将的几个人,一个是王小眼,一个是**蒙,还有小袁大夫,还有陈楚……

    每个人面前都放了一沓钱。

    陈楚差不多前面放了三千块钱,王小眼那也有两三千,虽然都是十块钱的,不过那厚厚的一摞摞的票子让孙五眼睛都掉下来了。

    一般地方虽然是没有零钱的,但是人家王小眼家可是开小卖店的,零钱多的是,人家小袁大夫家也卖药,打吊瓶啥的,零钱也得不少准备了。

    因为一到春天,冬天啥的,感冒的一多,人家小袁大夫在家啥也不干,大吊瓶一挂,马上就来钱了。

    一个吊瓶十五,二十块钱的(2000年时候的价钱了,现在在医院差不多一百以上,麻痹的黑。),人家小袁大夫一天打个十个二十个的容易。

    钱刷刷的往腰包里面进了,而这吊瓶成本没多少钱了,非常便宜了。

    最赚钱的便是第一是劫道,第二就是卖药了……

    人家**蒙也不缺钱了,大腿一劈,一袋大米,人家**蒙的大腿那可是镶金边的,钱刷刷的往里面进。

    至于陈楚,大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都明白,这小子在村里当副村长,跟九阳集团也混上了,而且现在这一身的行头**蒙进屋的时候扫了一眼就说至少两千多。

    众人皆然吸了一口冷气。

    而且陈楚一甩就是三千块一沓的票子,王小眼眼睛都差点掉出来了。

    陈楚直接说换零钱,玩大的,小的玩了没意思。

    这帮人里头也就徐国忠抠逼嗖嗖的兜里比脸都干净了。

    孙五咽着唾沫,这时王还给他们烧水倒茶啥的,徐国忠忙过去干这个活了,王大胜也嘿嘿嘿的一边在炉子上烤土豆片,一边看着这里热闹跟着笑。

    满屋子里炉火旺盛,土豆片的香味一阵阵飘来。

    土豆不用洗,直接用刀切成片,在炉子上一放,那滋味,烧烤根本就比不上,而且差的太远了都。

    看的孙五直咧嘴,去王大胜那吃了几个土豆片,心里像是一万只小猫的爪子在挠他的心肝啊。

    “陈……陈副村长,你让我玩几把吧……哎呦,王大叔,你让我玩一把……姐姐,姐姐……我的亲姐,我的朱姐啊,让我玩一会儿,妈,奶奶……小袁大夫啊……”

    孙五求了一圈,没人理他。

    这个急的满头大汗的。

    王小眼撇嘴了。

    “孙五,是不是徐国忠把你找来的?去去去!你风水不好,离我们远点……一整就进派出所,一整就进去,我们玩的比如陈楚,比如小袁大夫,根本就没事,这叫啥?这叫人品好!”

    孙五讪讪笑道:“是,是,是,不过有陈副村长在这,派出所也不敢来抓啊……”

    嘭的一声,陈楚给人家点炮了,**蒙糊了……玩的五毛钱的,陈楚配庄,便是陈楚要赔钱,点炮了,自己不光要输自己的,而且要把王小眼跟小袁大夫的钱都一起掏出去。

    陈楚冲孙五道:“你这个扫把星啊……”

    孙五忙说:“哈哈!陈副村长,不是我扫把星啊,而是你今天没查黄历,你今天没财啊!来吧,让我玩吧……”

    陈楚皱皱眉,孙五就直接挤过去了。

    “哎哎哎!”小袁大夫忙冷下脸了。

    “孙五,你别闹,你有钱么你!你上次在我那买药的钱还没给我呢!五块钱都没有,知道我们玩多大的么?一块钱的!你玩的起么?”小袁大夫阴阳怪气的一说。

    **蒙也皱眉道:“哎呀,孙五兄弟啊,我们都得亮家底啊,可不行空手套白狼,你看看我们前面,哪个不是放着两三千的,这玩意赌场上可没有赊账的……”

    王小眼也说:“就是,孙五你有钱么你,听说你钱都让派出所罚没了?”

    哈哈哈……众人一阵大笑。

    孙五眼睛瞪起来了。

    一把拉陈楚,一脚踩在凳子上,从腰里掏出一沓钱。

    “我说,你们少瞧不起人!看见没有?是不是钱?两千块!有本事都给我赢去!小袁大夫,我不是欠你五块钱么?啧啧啧……给你十块!多大个事儿啊!”

    众人不禁相视一笑。

    心想来了?好啊,要的就是你这样的。

    陈楚叹了口气道:“唉!今天运气不好,竟给人家点炮了,可能我坐在东面的缘故吧!”

    **蒙咯咯咯的笑了:“兄弟啊,东面可是不好,今天我看黄历了,东面今天破财啊,你看我今天坐在西边,就赢钱了,啧啧啧……”

    孙五已经换了零钱,又递过去五块钱要一包红河,王大胜去给拿了。

    这帮人在他家玩,最起码抽烟吃吃喝喝的也是钱了。

    孙五叼着烟撇嘴说:“哪论那事儿?今天我就坐东面了!我看看赢钱不赢钱?”

    众人只是哈哈一阵笑。

    这时,陈楚电话响了起来。

    忙去外面接,竟然是刘翠打来了。

    刘翠抽噎的哭道:“陈楚……孙五……孙五又去耍钱了,我……我该怎么办啊?而且还是跟着徐国忠走的……”

    陈楚小声说:“没事,你别急,我马上过去。”

    陈楚挂了电话刚回头,见王就站在她旁边了。

    “谁啊?是刘翠嫂子给你打的电话啊?”

    陈楚笑了,心想这女生怎么……可能是喜欢自己了?心想这不是废话么,几把都塞进人家嘴里了。

    忙小声说道:“去,看着你爹,别让他往兜里偷摸塞钱,我去去就回来。”

    王撇嘴说:“我爹就那觉悟啊,不还有徐会计在那偷摸算账么……”

    “去吧,我的小媳妇……”陈楚啵的在她脸蛋儿上亲了一口就跑了。

    看着消失在夜里的陈楚,王感觉脸蛋儿热热的,忽然觉得陈楚去刘翠那,虽然她知道刘翠是个好女人,不可能和陈楚发生啥事儿,不过心里还是有种酸酸的嫉妒的感觉……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