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清亮的月光洋洋洒洒的,那般的纯净,那般的惬意,像是慵懒的淑女,在飘扬着她一头柔顺的发丝,柔和的如果没有这冬季的冰冷,这样的月色会是多么的迷人。

    月色是惨淡的颜色,惨淡而又那样的简单,就像是一个懵懂的少女,单纯而且纯洁,微微的月光照射着瑞雪冰封的大地,露出雪地的黑土像是这银色海洋中的弄潮的鱼儿。

    漫漫荒野,无限蔓延,萧瑟的冬风在这个季节里用他的凛冽展示着他的霸气手腕,月色再美,多欣赏的时候也会着凉。

    ……

    月亮地里,陈楚搂着刘翠,手伸进她温暖的胸膛,摸着她的扎,刘翠靠在陈楚怀里,虽然她知道两人没有结果的,或许……也是自己需要吧。

    或许也是陈楚的那句等你真正人老珠黄,不用时间太长,再过十年的时候你想让男人摸你可能都没有机会了。

    刘翠想想也是的,好像昨天自己还是一个梳着两只小辫在父母亲面前蹦蹦跳跳的小姑娘,而今却成了人妻,成了人母,麻木的生活让她感受不到曾经的那股快乐。

    如果能选择,她还真不想长大,永远靠在父母的怀里,虽然单纯,虽然无知,但是只要可以摇晃着自己的那两个童年的小辫子就可以了,她不需要任何的没有必要的财富……

    陈楚揉着揉着,刘翠有些呻吟,陈楚也有些硬了。

    不禁说:“刘翠,我还想再干你一次。”

    刘翠摇头。

    “不行,时间太长了,再说了,我刚才屁股都冻得厉害了,你不冷啊?”

    “也冷,不过我想干你。”

    “跟我来吧!”

    刘翠领着他,随后绕来绕去,绕到了自己家的井坑旁边,自己先下去了,然后陈楚也跟着下去了。

    “你……你这小子嘴太馋了……”

    刘翠叹了一声,然后两手扶着井坑的土层。

    陈楚在后面解开她的裤带。

    借着上面微弱的月光,陈楚把她的裤子直接脱了下去。

    井坑里面不是那么冷,里面还有几捆苞米杆子,陈楚把刘翠的裤子铺在苞米杆子上,然后翻身把她压在下面。

    陈楚的下面已经塞进刘翠的身子里,开始一上一下的做起了活塞运动了。

    陈楚边干边说:“我也不知道怎么的,最近需要这东西的多,总是感觉想干女人。”

    “唉……可能是你岁数小吧,岁数越小,这方面需求越多,也最能干的时候,不过你还是少干一些,啊……伤身啊……啊……你轻点……啊……”

    陈楚干了刘翠半个小时,把她干的啊啊的叫个不停。

    而且借着月色,陈楚看见刘翠换姿势时候撅起的屁股都红了。

    这才忍不住呲呲呲呲的射了出去。

    两人抱着躺了一会儿,这才从井坑里钻了出来。

    刘翠咬了咬嘴唇说:“以后……你以后要是想要我了,咱就去井坑,反正大晚上的没人去那的。”

    陈楚点了点头,干了刘翠两把下面软了不少。

    看着刘翠回家了,陈楚也便去了王小眼那。

    刚进屋,就看到了一个窈窕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朱娜。

    陈楚冲她笑了笑。

    朱娜转回身,忽然愣了,定定的看着陈楚,就好像忽然间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朱娜皮肤还是那样好,奶白奶白的,而不是那种煞白,而是那种牛奶一般的白,牛奶一般的嫩。

    这种女人的皮肤就像是刚刚剥了壳的鸡蛋似的,那样的让人想捏一把,摸一把。

    朱娜还是短发,比以前略微的长了一点点,倔强的性格,让她把脖颈挺的直直的,身上是一个不大的羽绒服,而下面是一条淡蓝的却带着一点点褐色斑点的牛仔裤,下面是一双黑色的棉筒靴。

    窈窕的身子,细柔的长腿,修身版的牛仔裤跟长筒黑皮靴,加上干练的短发,陈楚眼前一亮,好想抱在怀里好好的摸一摸才好。

    陈楚眼睛动了动,没有说话。

    他了解朱娜的性格,这样的女人……反正自己已经干了她一次了,先就欲擒故纵一下吧……

    陈楚冲她只是略微的颔首笑了笑,然后冲王点点头。

    这女生过来,手里那拿着一个小账本,显然是记录输赢的。

    这几个人都是为了赢孙五的钱,孙五此时脑袋上都冒汗了。

    一把没胡牌不说,最气人的是啥都吃不到,上家看的他死死的,而上面还给他的上家喂牌。

    这时,孙五打了一个五万,下面人就打四万,下面人打二万,而他的上家就拆打五万。

    孙五都气疯了,他的上家正是王小眼。

    “换,换换……”孙五输了钱又说。

    三个人对视一笑,小袁大夫先拽一拽说:“谁爱换谁换,反正我不换,我这个位置就是赢钱的!”

    **蒙也笑咯咯的说:“孙五老弟,我刚才说什么来着?你不听啊,我就说今天东边不好吧,你还不信……”

    王小眼也挤眉弄眼的笑:“没人跟你换!”

    孙五说道:“我不是说这个换,我是说我的上家换,王小眼,你去跟别人换一个位置,看的我太紧了,我啥都吃不到!”

    王小眼撇嘴了:“啥?我这不刚跟小袁大夫换完吗?还换?行,我跟我朱大妹子换一换!”

    王小眼嘀嘀咕咕的。

    **蒙便坐到了孙五上家。

    刚坐上,**蒙就胡牌了,王小眼一劲儿的喂她吃牌啊。

    孙五迷糊了,不禁皱了皱眉头。

    两千块钱,这才不到十点,过去两个小时,已经输了四五百了,这也太背了。

    孙五搓搓手。

    好不容易来了一把好牌,王小眼又胡了。

    而且一人一块钱的小钱,钱虽然不多,不过却把孙五的一副好牌给搅和了……

    ……

    陈楚看了看单子,孙五输了五百多了。

    心想还不够狠。

    孙五出去撒尿的时候,陈楚也过去撒尿。

    “咋样?今天赢了多少了?”陈楚问。

    “唉……输了,真他妈的背,咋能捞回来呢!”

    陈楚笑了:“玩大点的么,这玩意上半夜背,下半夜没准就顺了,玩2块钱的,两个小时输了五百,一个小时全能捞回来……”

    “行!”

    孙五回去的时候就吵吵玩的太小没意思,张罗着玩大的。

    陈楚只是盯着麻将看。

    嘶吼没有去留意朱娜,而朱娜却越看陈楚越是奇怪,心想这还是陈楚么,那个身材不高,长得丑,而且龌龊,邋遢的烦人精么?

    怎么……好像帅了不少?

    有王在这她也不好说别的,见陈楚实在不理她了,便咳咳咳的咳嗽几声。

    朱娜声音磁性,即使是咳嗽了也像是有颤音似的。

    这时,小袁大夫说:“哎呀妈呀,我朱娜侄女病了啊,去我那抓点药吧,正好治治嗓子……”

    “不用……”朱娜说了句。

    小袁大夫呵呵笑了。

    把钥匙掏出来冲陈楚说:“陈副村长,给你钥匙!”

    他一扔,陈楚接住,稀里哗啦的。

    小袁大夫呵呵笑道:“陈副村长,你领着朱娜去我那里拿两盒金嗓子口含片,胖大海不行,见效慢,再拿点消炎的啥的,给朱娜吃上就没事儿了,罗红霉素就行,按时吃药,预防感冒……”

    **蒙忙递过去二十块钱。

    小袁大夫一推脱呵呵笑了:“唉呀妈呀朱姐,你还跟我客气啥啊!不要钱……”

    **蒙摇头说:“不要钱也不行啊,那个……你的药也是要本钱的么……你收下个本钱就行……”

    小袁大夫又笑了。

    “妈呀朱姐,你这是啥意思啊?我给我侄女送点药还不行啊?你就别见怪了,都是一个村住着的,真是的……再说了,我今天不是赢钱了么,就当我请客了……”

    **蒙咳咳两声,心想没听说过用药请客的。

    人家请客都是喝顿酒啥的,小袁大夫直接说:“我请你吃药……”靠,这不是有病么。

    这时徐国忠嘿嘿笑道:“那个,大半夜的,我嗓子也不好,也给我拿点。”

    小袁大夫一白徐国忠:“徐主任,你可不一样,你得拿钱啊!”

    徐国忠嘿嘿笑道:“那个……朱娜拿回来我含着一片两片就行。”

    小袁大夫哼了一声说:“徐会计,你可是咱村的大会计啊,你可是政府的人,你也可是有纪律的,可不能拿老百姓的一针一线……”

    徐国忠嘿嘿笑了:“小袁大夫,我没拿你一针一线啊,我拿的是药,并不是一针一线,所以并不违反国家政策……”

    “哼……”小袁大夫冷哼一声,继续玩麻将,不去理他的,心想这个徐国忠,其实跟王小眼一个德行,就是喜欢占小便宜。

    而且已经十点多了,一般农村男人喜欢吃个夜宵,自己喝点小酒儿啥的改善一下生活,也算是自己吃小锅了。

    这个习惯不好,可以说也是毛病了。

    但是有些人也是这么惯出来的,比如徐国忠,虽然很怕老婆,但是老婆就给他惯出了这个毛病来了。

    王小眼也有这个毛病,不禁从柜台里面拿出一包方便面啃。

    大伙也有饿了的,就去买,徐国忠想占人家便宜,不过不给钱,人家王却不鸟他。

    王也是极烦徐国忠的,谁让他名声不好了,跟马小河二婶搞破鞋让不少人都堵住了,而且去县城洗头房**还让警察给逮住了。

    至于陈楚,人家现在咋说也是副村长啊,虽然很动人说他花,哪能怎么的,男人有本事,只要有本事即便是花,那也是有人喜欢的,比如冠希……还有**,这都不算事。

    徐国忠想买点吃的,不过看着王小眼拿抠搜的嘴脸,心想老子就是买吃的也不上你家买,让你赚钱?我呸……

    其实也赚不多少钱,一包方便面那时候才卖五毛钱,能赚五六分钱就不错了,不过那时候的五毛钱的方便面比现在五块钱的都好吃……世道啊……

    徐国忠这家伙挺馋的,看着人家吃东西他咽唾沫,人家**蒙也买泡面吃,孙五也买,小袁大夫也买还要火腿肠啥的。

    王小眼笑了,算计着这些人买一圈也能赚个几块钱了。

    陈楚接过钥匙的时候小袁大夫还冲他意味深长的眨眨眼。

    陈楚哪能不明白,这小子是在给自己拉皮条呢!那意思是把朱娜领走,然后……发展一下关系。

    殊不知老子已经把朱娜给干过一次了,不禁是朱娜,连朱娜她妈都给干了,就差她妈跟她跟自己三个人在炕头上比翼双飞了,嘿嘿……

    不过,陈楚可以找个借口带朱娜走。

    陈楚甩了甩钥匙说:“朱娜,走,我领你去小袁哥那取药去。”

    小袁大夫会心一笑,这小子只是惦记着柳冰冰,而陈楚还说他是柳冰冰的干弟弟,自己先把这个干弟弟搞定了,再搞定柳冰冰便胜算更大了。

    朱娜哦了一声,她正有话想跟陈楚说呢。朱娜今天也是没意思,而她老娘给她买了一部手机,也花了一千多块,朱娜问老娘干啥去,**蒙说打麻将,还把事儿简单的说了一遍。

    朱娜对孙五印象不好,对刘翠印象好,可以说整个村子没有一个对刘翠印象不好的。

    朱娜感觉陈楚这小子这么干还真是做了件好事儿,但她自己在家没劲儿了,就也跟着来看热闹了……

    ……

    陈楚跟朱娜两人刚一脚门里,一家门外的往外走,这时,王忙说道:“陈楚啊,你在这呆着吧,我跟朱娜去小袁大夫那取药得了……”

    陈楚额了一声,他还真不知道怎么说好了,真找不到什么更合适的借口。

    忙看向小袁大夫。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