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嘿嘿嘿的笑了,心想王亚楠你个小贱人,老子随便说说你还真说上对子了。

    他不禁从心里往外由衷的感谢张老头儿,要不是这老家伙以前告诉过他,女人都是小骗子,千万不要相信她们说的话,就算是再强的女强人,她也是女人,只要你上了她,把她伺候的爽了,自然就顺从了。

    当然,像龙九那样的陈楚感觉上不了,没准还得挨人家一顿胖揍,弄不好骨断筋折的,这辈子就残废了。

    他虽然有银针,但是人家龙九反应那么快,直到现在,陈楚还是看不出龙九的速度到底有多快,只一眨眼拳脚就出去了,这种反应速度没准自己一扬手银针出去就能被人抓住也说不定。

    到时候跑还跑不过人家,只能挨干了。

    不过对付王亚楠陈楚倒是得心应手了,手上有她的被糙的视频,而且自己一个小伙儿,她一个二十七岁的女人,自己下面还大,伺候她还爽,她有啥不乐意的?

    陈楚想了想,一暖一润一清泉,两目,两天,两思念……这王亚男肯定把这当成温泉了,还暖和,还圆润,好像对自己这两天还有点思念,我靠!这娘们就是欠干啊。

    随即嘿嘿笑道:“一洞,一缝,一竹竿,两腿,两臀,两欲仙……”

    王亚楠脸红了,推了陈楚一把说:“你这都是啥啊,真是淫词乱调的,根本就不着边……”

    王亚楠洗着身上皮肤,晶莹剔透的肤色,让人一阵的垂涎,忽然感觉有个小男人爱护也不错的,最起码也是个男人啊,而且下面的东西还大,总比自己用黄瓜解决强多了。

    虽然黄瓜那东西坚挺,但是却是冷冰冰的,**的力度也不够,还不敢太用力,万一太用力了,中间断了,抠不出来了,还得去医院,那可就出了大笑话了,根本没脸做人了,要是传出去,九阳集团的区域单身老总,半夜用黄瓜自慰,不甚用力过猛,黄瓜断于华容道之内……哎呀,那可羞死人了。

    王亚楠洗着自己的胳膊又洗着自己的奶,看和淅淅沥沥的落下的水珠,虽然敲打在自己的皮肤上,不过最后还是滑落进入了水池当中。不禁叹了口气,想了想说道:“一滴两滴三四滴,五滴六滴七八滴,九滴十滴十一滴,滴滴落入水波里……”

    陈楚嘿嘿笑了,心想这个骚娘们,还真是喜欢这一口啊,没想到这么骚,曾经肯定还是一个文艺女青年了,不禁也想到了,怪不得一见到王亚楠的时候这个娘们就这么的傲,原来以前就算是一个文艺范,这种人啊,也不管自己有钱没钱的,最后总是那么的傲气。

    不都是说文人有傲骨无傲气么,其实啊,凡是学文都是喜欢被别人戴高帽,以为自己写出来的东西多牛逼,都喜欢受到别人的夸赞,而感觉别人写出来的东西一毛不值……

    文人相轻,最好的办法就是别谈论,别探讨,一说话肯定被人瞧不起,而文人犯得通病尤其是女性,最后还是免不了为金钱的一俗。

    就像王亚楠这么文绉绉的,最后不还是委身于金钱,然后用身体换来了今天的地位,现在有了事业,又开始了文绉绉的了。

    这便是文艺女青年的通病,例如民国时候,很多人向往我国民国时候的自由,可他妈的是够自由的,牛逼的,有势力的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军阀,而那些才女,文艺范的女人都他妈的是大军阀的姨太太,你说你不文人么,你不傲骨么,那么傲骨咋不嫁给一个穷酸的文人,为啥嫁给一个大字不识一个的军阀呢?宁愿给人家当什么七姨太,八姨太,九姨太的。

    现在一些怀旧的影片拍摄民国的时候,那些姨太太们张口能吟诗,别管是正面反面的,都是极有才华的……

    陈楚不禁嘿嘿笑了,心想这王亚楠其实就是这种人,表面上清高,其实表面上清高的不管男女内心里都是他妈的闷骚。

    陈楚不禁呵呵笑着,分开王亚楠的大腿,王亚楠哎呀一声,不让他乱动。

    不过陈楚还是借着温柔的水流把下面的黑黑的玩意儿插进了王亚楠的小洞洞里。

    王亚楠娇嗔道:“不许动我,你还没对答呢。”

    陈楚心想小**,你这个骚样吧,老子对答。

    陈楚下面一边动着,一边说:“你不就是一滴两滴三四滴,五滴六滴七八滴,九滴十滴十一滴,滴滴落入水波里么,看我的,一下两下三四下,五下六下七八下,九下十下十一下,下下插进小洞底……”

    陈楚还真是一下下的都插进王亚楠的洞底了,爽的她娇红满面,又说不出什么话来。

    只两手扶着陈楚的胳膊,随后被干的翻了个身,陈楚从她后面插入,而她的两只扎压在了瓷盆的边缘下面被陈楚像是一浪一浪的冲着。

    王亚楠也没这么玩过,爽的浑身飘飘欲仙似的。

    ……

    陈楚干了她四五回,这才抱着她进房间睡去了。

    王亚楠舒服的搂着陈楚,陈楚还要干她,她不让了,说下面太疼。

    征服了这个女人,陈楚闭着眼睛摸着女人的大白腿,大白腚,也在不断的总结经验。

    一个女人一个样子,但只要能把她们伺候好了,弄的舒服了就行,还有便是投其所好了。

    他不禁想到龙九喜欢啥?这娘们就喜欢打架。

    关键是自己还打不过她,要是能打过她,那么……很可能就有希望了,反正自己现在也有玩的。

    陈楚关了灯,翻身骑马似的在后面骑着王亚楠,不让她转头,自己闭上眼,想象着自己不是在干万亚楠,而是在干龙九。

    拍击着大屁股啪啪的响,陈楚终于射出去了。

    心里意淫一样的享受着,龙九老子干你了。

    一大早,王亚楠起来梳洗,给陈楚做饭,还做了鸡,说让陈楚补补。

    话说明天去内蒙收粮,让他在家里躺着,不要去上班了,还问他钱够不够花……

    陈楚语塞了,心想有意思啊,真有意思,自己在外面算是包养了郭美跟小菲,现在王亚楠这样子是不是要包养自己这个小白脸啊?

    这真好玩。

    马上要吃饭了,陈楚电话响了。

    是老爹打来的,自己差不多经常不回家了,老爹有点惦记。

    “驴啊,你在哪捉妖呢?”

    陈楚咧咧嘴:“爸啊,我干正事儿呢!”

    “呸!你还有正事儿?我活着是看不着你有正事儿了,和你说啊,我上次去内蒙,咱家亲戚给你介绍了个对象,咳咳……人可老实了,今年十九,去年发洪水,他男人让洪水淹死了……才守寡一年,寡妇好啊,知道心疼人……我寻思着……”

    “咳咳……”陈楚脑袋嗡嗡的,心想老爹是不是自己亲爹啊!咋给自己介绍一个寡妇?

    这时王亚楠做好了饭,弄了四个菜,又是鸡,又是鱼的,昨天陈楚把她滋润的太爽了,王亚楠像是一只长出翅膀的小鸟似的,整个人像是年轻了十岁,又十分的媚骨风骚。

    一大早就穿着长筒丝袜,脚下拖鞋,上身黑色小衫,端好了饭,然后就进来白了陈楚一眼:“吃饭了,又跟哪个小妖精打电话呢?我跟你说啊,你和那些女人都不合适,听邵晓华说你跟村里的几个女人勾勾搭搭的,眉来眼去的,合适么,就在一块勾搭,我看啊,一点也不合适……”

    王亚楠说着屁股坐在陈楚大腿上。

    陈楚捂住话筒,嘘了一声说:“是我爸,让我去相亲,是内蒙的一个十九岁的寡妇……”

    噗嗤!

    王亚楠咯咯咯的笑了,心里甭提多开心了。

    “去吧,陈楚,我感觉跟你挺般配的,最好那寡妇再带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你进门就当爹了,多好……”

    陈楚咳咳两声,手放在王亚楠丝袜的大腿上来回的摸着,让她不要出声。

    然后跟老爹说:“这个事儿好像不行。”

    陈德江叹了口气:“有啥不行的,那个女的,能吃苦,能干活,种地是一把好手啊,一百八十斤的麻袋一个女人就能扛起来,做饭,洗衣,喂猪,打狗,上地干活,铲地啥都行,人家还带着一个女孩儿,你进门就当爹,以后你还能收敛点……”

    在一旁偷听的王亚楠忍不住咯咯咯的笑开了,心想那……那还是女人么,一百八十斤的麻袋啊,一下能扛起来,能去当举重运动员了,就陈楚这样的一只手抓住他脖领子不得给拎起来扔出去啊。

    陈楚推了推王亚楠示意她滚蛋,王亚楠站起身,陈楚拍了拍她挺翘的屁股,让她别捣乱。

    王亚楠咯咯咯笑着去隔壁屋子里了,反正不是陈楚在跟小妖精说话她就不管了。

    文艺范的女人还就喜欢争风吃醋,多愁善感的都以为自己跟林妹妹似的,就像非诚勿扰的那一个个装逼的女嘉宾,自己都二十七八三十好几了,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的大**出溜了,一个个还他妈要求不少,这个那个的,都以为自己跟小龙女,装软妹子,我呸!

    其实,非诚勿扰开场音乐就已经证明这些女人是什么人了。

    男嘉宾从电梯上一下了的音乐是这样的:“好多比呀,哎呀比呀!让我糙,哎呀比呀,让我糙……”然后女嘉宾一进场的音乐是这样的:“鸡,鸡,鸡,逮,逮,逮,鸡,鸡,鸡,那个逮,逮,逮……”

    基本上都是王亚楠这种装逼范的自以为是的女人,都不如东guan的小姐干净。

    王亚楠进了隔壁的卧室,门没关,在往大腿上卷着丝袜,陈楚呼出口气,心想这他妈的**,真是欠干啊,这一举手投足都是骚气拉轰的。

    电话里老爹问:“刚才谁笑哪?”

    陈楚呼出口气忙说:“是电视,电视里有人笑呢。”

    “奥!”陈德江答应了一声,他也没办法,想给陈楚找个媳妇拴住他,要不一天跟个二流子似的,可哪跑,虽然现在混的不错,但是找个副村长还是一个代理的,说哪天被人撸掉就撸掉了。

    不如借这个机会给他找个媳妇,好拴住他……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