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2000年的时候,在农村岁数小结婚很正常,不是奇怪的事儿,在内蒙古——乌兰**,翻译成汉语便是红城的意思。

    那附近的很多乡村女孩儿十六七岁结婚太正常不过了,即使是现在还是有很多十六七岁结婚的女生,在很多南方地域也是有的,比如甘肃,比如云南一代也有很多这种情况。

    男女十六七岁就结婚了,由于偏远,也没有人管,有的男的十八岁孩子都两个了,三十多岁的男人跟自己儿子走在一块就跟兄弟俩似的,有的时候爷俩还能打起来。

    岁数不大,都不懂事,很多母女也都像是姐妹似的,导致了,有的时候小姨就比自己的外甥大一两岁,因为孩子多……

    而农村找媳妇,审美观第一便是身体要好,比如林黛玉那样的娘们直接被干掉了,啥玩意啊,腰那么细,能干活么?长得那么瘦,能铲地么?肯定是个痨病秧子……

    这个不绝对,但多少有些道理,如果女人过于太瘦,一般都是有痨病甚至是贫血的,在城里一般都喜欢找个瘦的,苗条的,因为这种瘦弱的女人下面紧,可能找的时候没想到这些,而人的审美观一般都是长久以来流传下来的。

    比如一般都喜欢屁股大的女人,因为屁股大的女人生孩子没有危险,喜欢奶大的女人,奶大的女人以后孩子吃奶不会断奶,喜欢白净的女人,皮肤白净没有斑点的女人没有皮肤病,没有其他病症,亦是健康的。

    喜欢个高的女人,以后的后代也会个头高,而强壮,所以有些时候的审美观跟人类发展生存下来的一些基因有直接的关系。

    而喜欢身材瘦的女人,她下面的华容道也瘦,紧啊,以后夫妻两人的生活质量也好。

    城里公务员当然不怕什么痨病之类的,反正也不干活,但是在农村不行,女人太瘦差不多就是痨病跟贫血的胚子,干不了重活了……

    陈楚老爹还在电话里说道:“驴啊,那女人是蒙古族的,有劲儿啊,能干活,而且家里还有好几百只羊呢……”

    陈楚呼出去口气,心想老爹真行。

    那样的女人天天晚上能坐死他,和她在一块,自己天天得被抽死,肯定活不过三十岁了。

    其实蒙古女孩儿很漂亮的,只是哪个地方都有好看的,都有丑的,只是审美观不同了,而内蒙古牛羊多,不管男人女人,普遍都是身体好的狠,整天吃牛羊肉身体能不好么。

    而且不管是草原,还是丘陵地带,全是蓝天青草,亦是非常适合放牧了,牛羊肥壮,那的羊肉才好吃,其他地方的羊肉,最好别吃。

    陈楚挠挠头:“唔……我有个对象了,那个……别看了。”

    陈德江撇嘴道:“你那对象?得了吧?那小莲对吗?那就是个狐狸精,败家娘们,你看把王大胜给作的,整个人疯疯癫癫的一天,你还敢要她?以后不得把咱家都得搅和乱七八糟的?你的那个徐红也不行,我都打听了,那女人就喜欢打架……那以后日子怎么过?动不动,你们两口子就拎着棒子出去跟人打架去?至于咱村的什么柳贺啊,朱娜啊都不行,那样的媳妇养不住啊!不说以后跟男人跑了吧,那样的女人能干活吗?你得伺候她们,给她们做饭洗衣服还差不多……”

    陈楚呼出口气,老爹的话虽然偏激,但多少是有些道理的,他不禁想起柳贺和朱娜的脾气,那种小公主一样的女人还是玩玩算了,别真当真娶了她们当媳妇,那自己可要做一辈子奴隶了。

    “嘿嘿……”陈楚笑了笑说:“那个,我处的这个对象都不是她们,而且长得比她们都好看,而且还贤惠,还孝顺,还懂事……”

    陈德江在电话那端撇撇嘴。

    冲陈楚呸了一声骂道:“你这个驴,你审美观纯粹有问题!就喜欢那些痨病秧子,还好看?还漂亮?女人么,就得有个女人的样子,干不动活,喂不了猪,扛不起一百八十斤的麻袋算啥女人?你看邻居刘翠那样的女人多好,你要是能找到那样的女人真是咱家的造化……还有啊,你说你那对象漂亮,能有多漂亮?还能有柳副村长漂亮不成?”

    陈楚心理笑翻了。心想这要是让老爹知道自己要娶的这个老婆就是柳冰冰,老爹不知道什么表情。

    陈楚婉言把这事儿给推了,心想那女人自己玩玩要不得,真给她在一起,自己这辈子就不能有自由了,就等于跟一个大猩猩关在同一个笼子里了。

    放心电话,王亚楠招呼他过去吃饭。

    王亚楠算是体贴的了,给他夹的全是肉,自己却只吃点青菜啥的。

    吃晚饭,陈楚还想干王亚楠一把,王亚楠忙落荒而逃了,说下面真疼了。

    陈楚心想你下面腾咋还打扮的那么骚。

    王亚楠去上班,陈楚无聊的看着电视,这时电话又响了,陈楚见是朱娜来的。

    忙接起来嘿嘿笑道:“娜娜,我怎么一想你,你就来电话了?”

    电话那边停顿了一下,随即朱娜磁性的声音传了过来:“陈楚,你能不能别那么流氓?就你这样的以后算是不可救药了!和你说个事儿,刚才来通知了,说咱们都去三中上课,明天报道……”

    陈楚咧咧嘴说:“去三中?多远啊?我可不想去,再说了,三中管的还严,还在县城,来回二十里地呢,大冬天的多冷啊……啧啧,不去啊。”

    “陈楚!我就知道你是烂泥扶不上墙头,你知不知道,未来几年全国普及大学了,百分之八十都是大学生了,到时候工作会越来越难找的,你不上学,就现在一个小学文凭,到时候啥都不是,啥都干不了,以后就等着在家蹲着吧,以后就是一个干体力活的都得至少是高中以上的文凭呢……”

    陈楚撇嘴,心想人家季扬人家邵晓东也是小学文凭,咋的?混的也不错啊,尹胖子马猴子大字不识几个呢,更是牛逼。

    陈楚不禁咳咳两声道:“朱娜,你听谁说的啊?什么不上大学以后就找不到工作?”

    “报纸上说的,而且三中老师也都这么说,现在我跟我妈就在三中看校舍呢,真好这校舍,就是比镇中学的学费贵了不少,但人家老师也教的好啊,而且大礼拜也不放假,都在学习,寒家也不放假,也在学习,这里的老师可真负责任……”

    “耶耶耶……”陈楚嘴都撇到耳朵上去了,这他妈的叫负责?简直就是他妈的折磨人啊!我糙你妈逼的,大礼拜不放假,寒假还不放?你他妈的让不让老子活了。

    不行,老子可不能去。

    “咳咳……朱娜啊,去我是一定要去的,不然中考老子……不,我就没法考了,不过啊,我现在正在瀚城住院呢!我啊,生病了,非常的严重,你跟老师说说,我晚点去……”

    “你生病了?啥时候的事儿?陈楚你肯定是在装病,前几天我还看你好好的呢!嗯……那我给你请假也行,你啥时候来上课?”

    陈楚咳咳两声说:“那个……你跟老师说,我病了,而且很严重,但我会尽早的去上课的……咳咳咳……等我过了年我就去上课……”

    朱娜先哦了一声,然后两眼瞪圆了。

    “陈楚!你给我滚!过了年去上课?你咋不说下辈子来得了!我不管你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哎,朱娜,你别这么说话啊,你……喂喂……”

    那边朱娜已经把电话挂了。

    陈楚撇撇嘴,随后给朱娜拨过去,人家不接了。

    陈楚骂了句:“糙!不接老子电话?装呢,老子还不理你呢!”

    陈楚随即给王伟打了过去,这小子铁定去三中的,人家家里可是要培养一个大学苗子了。

    王伟告诉他说今天就去报道,八点半。

    陈楚看看时间,已经八点十分了,自己咋整都晚了,心想晚就晚吧,明天再去得了。

    给他的经验来看,这种事儿一把去的时候先合班,弄不好乱糟糟的也好几天上不了课。

    陈楚不禁有些犹豫,自己是跟龙七走,还是去上课?

    现在小杨树村也没啥事儿了,几个刺头儿,闫三,孙五都让自己给摆平了,闫三已经摆平了,剩下那个王小眼不足为惧,他只是靠闫三的势力得瑟的欢,那老小子横草不过,属于野鸡的,没有十足把握他不会轻易蹦跶的。

    陈楚琢磨了一下,自己要当官,还真得上学,上了高中之后念大学的时候直接考入干部学校,然后下来当一个公务员,然后再一步步的往上爬,现在的体制只能这么当官了,如果要是在基层,自己没有这个文凭的敲门砖,就算熬到了张财滚蛋,自己当个村长。

    那也仅此而已了,在往上熬非常困难了,顶多顶多熬一个乡长,一个乡长说白了也就是个科级干部,在天朝来说科级干部是最他妈的小官了,虽然能贪污点钱花花,但自己这辈子也就这德行了,没什么出息了,一辈子窝在农村了。

    他不想这样,如果真这样还不如去跟龙七混呢,去dl,看看外面的大千世界。

    陈楚思考着,最后感觉三中还是去报个到,点个卯的好,然后让邵晓东找关系给自己弄一个住院证明啥的,开始休学半年,跟龙七去dl,也跟龙九亲近亲近,看看有没有机会见缝插针……

    陈楚想到这里不禁嘎嘎嘎的笑了。

    这时,电话嗡嗡的响了起来,陈楚心里一动,心想肯定是朱娜这个小妞儿了,不过接起来见识刘楠的号。

    不禁想起那个屁股翘翘的女生,接起电话笑道:“楠姐,最近还好吗?”

    “陈楚……我……我这边有点事儿求你……”

    陈楚笑了。

    心想求老子好啊,求老子就正好干你一次。

    “楠姐,别着急,你先说,一会儿我就到县城,怎么回事?”

    “唉……”刘楠叹了口气。

    “我在这毕竟一个女孩儿,经常有点小混混老骚扰啥的,有个叫毛头的小子,就是有点小黄毛,好像是天生的,想跟我处对象,我不同意,他就经常捣乱,我也忍了,谁知道他在工商部门还有亲戚啥的,要查封我的店,说我什么消防不合格,执照不合格……”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这他妈的就是在找事儿啊。

    “楠姐,你别着急,现在他们还在么?哦,工商的人在啊?妈的,这些狗官,行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去……”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