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嘴上答应着,不过没有动,而是思索了一番。

    这小子好对付,一般的小混混,两拳就打一边去了,但是他工商部门有人,别小看工商部门,下面一条线,上面一根针,公检法税务局,人民军队黑社会。

    这工商部门看似平平常常,但也很牛逼的,比如你家要开业,他来查你,这个那个的,就是不让你开,也没办法,急眼了就没收的东西,你也没招。

    找人,找关系,没工商部门的关系找公安亲戚也可以的,因为工商部门也有的时候有事儿相求公安,交警啥的,谁求不到谁啊?

    陈楚想了想,心想找邵晓东?不行!

    邵晓东倒腾小姐的,找他能摆平,但是找人请客送礼的这钱也省不下,说白了要是给工商塞过去几千块钱,这事儿也能了了,就不用邵晓东再找人,这么拐弯抹角的了。

    尹胖子倒是能有关系,但陈楚不想和他瓜葛了,躲还躲不过来呢。

    旋即,陈楚想到一个人,不禁笑了。

    摸出电话拨了过去。

    电话嘟嘟嘟响了几声,一个冰冷的女生接听道:“陈楚?你竟然敢给我打电话?好啊!你在哪呢?我找你还找不到呢!你……”

    “咳咳……韩大警官,别激动,我也没犯法对不?你干嘛这么对我啊?”

    “呸!你没犯法?你小子胆子可真不小,陈楚啊,你少假惺惺的,我早晚会找到你们一伙儿的犯罪证据,把你们绳之以法……”

    “啧啧啧啧……”陈楚咂了咂嘴。

    “韩大警官,我可是守法的良民啊,今天就是来检举揭发一件事儿,不知道你韩大警官敢不敢维护正义,伸张正义,你韩大警官到底是不是人民卫士,还是官官相护,蛇鼠一窝,就看这件事儿你如何处理了……”

    “呸!我还没答应你呢,你少胡说八道,老娘……咳咳,我正在执勤呢!有事儿快说,有屁快放!”

    陈楚乐了,他就喜欢这种性格的撅毛驴,这要是骑起来才有意思。

    “韩大警官,不知道工商局你敢不敢管,自己家的亲戚看上了人家一个卖手机的女生,就要强抢民女啊,大白天的要扒人家女生裤子啥的,跟黑社会一样啊,人家女生反抗,他们就仗着自己是工商局的,然后要没收人家柜台,封人家店,就必须让他家侄儿糙一下才行,而且还要强迫人家做他侄儿的女朋友,那意思就是天天得陪他侄儿睡觉,天天糙人家女生,要不就封店,没收人家东西,你说……你说这还有王法么?韩大警官啊,这事儿不知道你敢管不敢管,要是不敢管就算了,我也知道,你当警察不容易,别当个两天半刚新鲜的,得罪人了,再让上面把你给撸了……”

    “呸!陈楚,你狗嘴吐不出象牙个东西!谁敢撸我?撸我个试试?我只问你这事儿是不是真的?”

    陈楚心里都想笑,他本能的察觉这韩潇潇家势不简单,要不然也不能刚从警校出来个屁大的实习生就能到瀚城公安局当副大队长一职,这个职位很多熬了大半辈子的老警察都捞不到啊,这就是权利。不过这娘们刚从警校出来,长得不错,但就是个愣头青。

    “哎呀,当然是真的,这样啊韩大警官,你要是敢维持正义,这才是人民的好警察,好公仆,我从心眼里敬佩你,我给你写诗……”

    “滚……”韩潇潇几乎要咆哮了,不提诗她还想不起来,一提诗她就怒火冲天。

    咬牙切齿的说:“陈楚!你少猖狂,你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

    “咳咳,我错了,错了,韩大警官,咱先说这事儿,你要是敢管,不怕得罪领导,那你就是好样的……”

    韩潇潇呼出口气问:“具体位置……”

    陈楚和韩潇潇商量了一阵,随后出门开车奔县里去了。

    从瀚城到县里有六十里了,陈楚到了刘楠手机店的时候,正闹的欢。

    很多围着看热闹的人,而且最里面还有三个穿着制服的工商指法人员。

    两男一女。

    陈楚到的时候,看到街的另一边有一辆警车往这边开,陈楚马上发动中华车,忙过去拦住了。

    韩潇潇看见陈楚,蹙眉喝道:“陈楚……你干啥?”

    陈楚下了车,低声说道:“我的大警官啊,你这么开着警车穿着警服的,很怕别人不知道你老人家驾到了对不对?”

    “你……什么意思?”

    “哎呀,换成便装啊,那才能看到这帮当官的欺压老百姓的本质啊!这回就让你大小姐开开眼。”

    韩潇潇脸红了,瞪了陈楚一眼,好像大小姐三个字让她受到了刺激。

    “陈楚,你别瞎说,你才是大小姐呢……”

    韩潇潇把警服脱掉,从后面包里找出便装,又把警帽摘掉了。

    穿上了一件黑色风衣,亦然是英气十足,杀爽英姿,水蛇腰亦是那样的性感迷人。

    陈楚舔舔嘴唇,想靠近人家,不过韩潇潇风衣下面的手铐亦是闪闪发亮,陈楚咧咧嘴。

    韩潇潇把风衣扣子系上了两枚,这才跟陈楚朝着人群走去。

    刚到人群边上,就听旁边人说:“看,开抢了,这帮王八犊子……”

    “麻痹的……就欺负老百姓的能耐……”

    “糙他妈了个逼的……”

    ……

    陈楚咳咳了两声,瞥了眼韩潇潇,心想你看吧,老百姓都是怎么评价的。

    韩潇潇听到这些话,脸有些红了,陈楚分开人群。

    两人进到了里面,见那两男一女太过于嚣张,两个男的身材高大,穿着制服,那个女的身材不高,但是霸气十足,牛逼闪电。

    指挥着说道:“我是咱县的工商所的副所长,这家店违规经营,里面东西全部没收,哎呀……小姑娘你别拉我,你要是拉我我告你妨碍公务……我给你抓起来你信不信?”

    ……

    陈楚这时又看到站在店面旁边,还真有一个小逼崽子,也就十**的样子,瘦的跟个猴似的,大冬天的就穿一个夹克,下面是尖头皮鞋,胸口还敞开一点,挂着一条不知道是不是纯金的还是铜质的链子。

    小毛寸头,头上还有一撮黄毛,小鼻子小眼睛,那贼眉鼠眼的跟他妈小偷没啥区别。

    就跟水壶里面的时迁似的。

    那小眼睛还在刘楠的丰满的胸口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那样子像是要把嘴伸进人家胸里面去拱似的。

    此时,那两个男的正往外抬着柜台,就要往半截车上装。

    而四周老百姓都嘀咕着小声骂道:“纯粹是他妈的土匪啊……”

    那小个的女人戴着大檐帽,回头指着这些围观群众咋呼道:“你们懂得什么?我这是执法……”

    “执法?执法就抢人家小姑年东西?你们比黑社会都牛逼……”人群里一个半大小子说了一句,人群哄的笑开了。

    同时也议论开了,谩骂声不断。

    陈楚偷偷的观察韩潇潇的表情,只见他白嫩的手掌已经握成了拳头,小嘴儿抿着,贝齿咬得嘎嘎嘎的响。

    陈楚不禁觉得,韩潇潇是个好警察。

    不禁扯了扯她的风衣袖子说道:“别激动,冷静,冷静,咱得忍着,得收集证据……”

    陈楚咳咳两声道:“这位同志,这是我妹妹开的店,你们有话好好说,别搬东西啊,要不这样吧,我跟你们去所里,咱们好好商量商量……”陈楚走近那个女副所长呵呵笑道:“咱多少罚点款,我妹子不懂事,开个小店也不容易,再说了,这些柜台搬回去你们也没用,咱们商量商量嘛!大家伙的都不容易……”

    “你谁啊你?”女副所长冷冷的瞥了眼陈楚。

    “哦,我是她表哥,姑舅亲,这家店也是我出钱,雇我表妹开的,不容易,我表妹啊一个小姑娘也是单身,不懂事,咱们有啥事,别在这说啊,咱去你所里,对了,那是我女朋友,那个……副所长,咱去所里吧,这人多,然后……该罚多少,您罚多少……我不要收据……”

    这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干这行的也都是明白人,只是陈楚说身后的那股韩潇潇是她女朋友,韩潇潇脸色通红,恨不得把这小子掐死。

    而那个头发有点黄的半大小子,看到韩潇潇,嘴里刚点着美美抽了两口的烟已经不知不觉的掉了,两眼盯着韩潇潇像是恶癖虱子似的不想松开……

    女副所长太了解自己的这个侄儿了,快二十了,就是好色,相中了人家手机店的女生,就过来纠缠,看来硬的不好使,就找自己了。

    不过看到自己这个大侄儿又盯着别的女人看了,不禁也摇头,这他妈小子,哭喊一早上了,说这辈子就喜欢刘楠,只要能让刘楠当她老婆,他这辈子算是没白活,这才哪一会儿啊,看到人家漂亮姑娘了,就忘了刘楠是谁了。

    不过今天也算没白出来,面前的跟自己说话的这小子从这身衣服上看就有点钱,能勒点大脖子……

    “行啊!都跟我们上车去所里吧!”

    女副所长招呼了一声,那两个执法的工商所的人跟着上车了,陈楚则呵呵笑道:“没事,我们有车,我们自己有车……”

    那个女副所长见陈楚开着中华车,也笑了,心想今天没个几千块钱老娘是不能放过你了。

    陈楚看着那女副所长有些阴测测的笑,还有她侄儿那个小逼崽子,心里却冷笑,糙尼玛的,给老子我记着,今天你罚多少,老子都给,糙尼玛比的,老子让你有命拿钱,没病花钱,过几天就让你们下半辈子在轮椅上度过……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