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不过陈楚想起旁边还有一个韩潇潇韩大警官呢,额……想让他们公安跟工商狗咬狗,看看谁他妈的更厉害,到底是工商这条狗更猛,还是公安这条大藏獒更牛逼。

    陈楚感觉还是藏獒牛逼一些了。

    陈楚装作不经意的扭过头,看到韩潇潇表面上虽然没什么,不过却听到这小妞儿咬牙切齿的声音。

    那样子就像是要冲上去咬人似的。

    陈楚不由得笑了,心想好啊,发怒了好,要的就是你怒发冲冠凭栏处呢,老子是停停歇歇,抬望眼,我他妈的还仰天长笑,撞臀激烈呢……

    陈楚坐进了中华车里,让刘楠别动,就在店里好好呆着,陈楚发现,那个十**岁的染着黄头发的小逼崽子也跟着坐进了工商所的车里,心想我靠!他妈的公家车是你的私家车啊!糙……

    一路上,韩潇潇终于忍不住了,坐在副驾驶里,白嫩的小手抓成拳头狠狠的拍看了一下车身。

    “简直是太不像话了!这哪里像是执法部门?简直比土匪还还厉害!还可恶……”

    陈楚摇摇头,跟着火上浇油说道:“潇潇大警官啊,你别生气啊,你听我说啊,他们本来就比土匪还厉害,比黑社会还猖狂啊!人家可是执法部门啊?和你这么说吧,如果是黑社会来要保护费,顶多要个一二百块钱的,你如果给他三百,人家黑社会还得说声谢谢……对吧?你看看这些执法部门,哪个罚款之后还说句谢谢?我靠,不给你全没收你就庆幸去吧你,急眼了,全部收走了!比他妈日本鬼子都邪乎……”

    “呼呼……”韩潇潇白了陈楚一眼。

    陈楚咳咳两声说:“你不信啊?今天你可是亲眼见到的了,要不还以为我骗你呢!要不是潇潇大警官你今天微服私访,哪里懂得基层的人民群众的疾苦,简直生活在官僚**下的水深火热之中啊……拿老百姓为鱼肉,这帮犊子搜刮民脂民膏……”

    “够了!”韩潇潇气得脸有些红紫。

    陈楚咳咳两声,小声嘀咕说:“我这不是要给她们钱么,咱去所里的时候都小心说话啊,包括你,我知道你脾气爆,你忍着点,别吃亏,别说错话让人家给揍了……”

    陈楚纯粹是挑坏了。

    韩潇潇冷哼一声道:“他们敢打我?我可是警察!哎呦喂?我借给他们两个胆子我!”

    陈楚嘿嘿一笑:“警察咋的?你不信一会儿看着,咱要是不给钱,你要是得瑟人家就揍你。”

    “他们敢?”韩潇潇气得胸口一起一伏的,波澜壮阔了。

    陈楚又嘿嘿笑:“敢不敢一会儿就知道了,潇潇大警官啊,我知道你是好人,咱都是好人,但是啊,我看这件事咱就忍了吧,认了,谁让人家是官,咱惹不起人家呢!一会儿我把钱塞过去,这事儿也就了了,咱小胳膊拧不过人家大腿的,你可千万别一时气不过惹出乱子来,再说了,这事儿也犯不上让你得罪人,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啊,再说了,你也得罪不起人家啊……”

    “我呸!”韩潇潇往上撸了撸胳膊袖子。

    “陈楚啊,你少在这里指桑骂槐的!你当我听不出来啊?你的意思是说他们,其实也是在说我们警察!我呸啊,我们警察可不这样啊,我们兢兢业业的,我做的每一件事都是摸着自己良心做的,我可没收过老百姓的一分钱!就是他们这群人玷污了我们指法部门的新形象,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是咋执法的?我就不信了我,我还弄不过他们这些小鱼小虾……”

    ……

    陈楚忍着,肠子笑的都疼,心想一会儿看你们怎么狗咬狗的,按说这警察要是真跟城管干起来……谁更厉害?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啊,一方是警棍,一方是秤砣,啧啧啧,都是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我国应该对外宣称不首先使用秤砣才对,急眼了他妈的一秤砣呼死你……

    ……

    一路上,陈楚的破嘴嘚啵嘚,嘚啵嘚的根本就没闲着,反正都是说人坏话的。

    等到了工商所,韩潇潇已经气得跟个大炸药包似的,只需要一根导火索就能引爆了,不过陈楚可想离远点,可不想在她旁边跟她一起共存亡。

    工商所的牌子不大,就是一个简陋的二层小楼,根本不起眼,不过别瞧这地方不大,可牛逼大去了。

    想开店不?想开店就得有营业执照对吧?想要营业执照吗?那就得明白明白,为啥有很多人说办事儿跑了一趟又一趟,啧啧啧,那说明你蠢啊,你塞过去几百块钱不就不用一趟趟的折腾了么!

    啧啧啧,智商是硬伤,你不给钱,人家就平白无故的给你办事?那不可能,当然要折腾你了,让你明白明白不孝敬的下场,被折腾那不是活该么。

    工商部门办理个执照其实非常的正常,开业办执照也用不了几个钱,但是人家就不给你办,当然,塞了钱马上可以营业。

    陈楚也下了中华车。

    一把拉住气冲冲像是刚喝完大力了的韩潇潇道:“等会儿……”

    韩潇潇蹙眉瞪着他道:“你要干啥?等什么?”

    陈楚笑道:“书上说了,生气的时候先深呼吸二十次,这样可以消气,我怕你这样进去让人家给打出来……”

    不说还好,陈楚越说韩潇潇越是气大发了。

    “哎呦喂!从小到大还没人敢打过我呢!今天我倒要尝尝被人打的滋味……”

    韩潇潇一甩风衣的大袖子就往里面走。

    陈楚嘿嘿在后面跟着笑,心想从小打到还没人摸过你的屁股呢对吧?还不是让老子给摸了么?

    那副所长在前面走,她的小逼崽子的侄子在旁边跟着,身后还有两个牛逼闪电的跟班。

    下了车,进了屋,几人直接上了二楼。

    一楼还有个戴着大眼镜的电脑员,一个办理执照的商贩讨好的拱着身子站在电脑员旁边。

    那电脑员是个女的,长得那个磕碜,还一面往上推着眼镜,一面就跟太监一样的声音阴阳怪气的说:“哎呀,你的这个执照啊……所长通过了吗?哎呀……手续可不全啊……啧啧啧……你还得跑一趟……”

    那小贩穿的很乱,咧嘴说:“俺就是个烤羊肉串的,还在农村,这跑一趟不容易啊,六十多里地啊……我家挨着内蒙不远……”

    “啧啧啧……那我可管不了啊!你看啊,需要身份证,户口本,还有复印件,可你为啥不带房本啊……还有房屋协议,你哪年买的,我们得需要一个证明啊?”

    ……

    陈楚不明白这些,韩潇潇可气坏了,谁说需要这些东西了?法律上明文规定,就需要身份证,户口本其实也不需要,再有个健康证明就行。

    陈楚这时扒拉一下那人,悄悄的说:“塞钱……”

    虽然他声音说的很小,不过那个电脑员还有韩潇潇都听见了。

    韩潇潇冷冷的瞪了陈楚一眼,而那个电脑员低着头咳咳两声不说话。

    那个烤羊肉串的,想了想,掏出一沓皱巴巴的零钱。

    “大妹子,我这就四十多块钱……你看,你就通融通融……”

    零钱放了过去。

    那电脑员拿个本夹子往上一放,左右看了两眼,拉开抽屉,把钱跟本夹子都撸下去了。

    “咳咳……我给你打个电话请示请示我们上级领导吧,哎呀,你这事儿啊,不太好办啊,我还得为你专门跟领导送礼……”

    她那电话根本就没接通,装作在里面说了几句话给人家办了……

    韩潇潇要不是陈楚拉着,早就冲过去了。

    陈楚可不想为这点小事儿就冲突,再说也没多大事儿,几十块钱算受贿么?麻痹的,等着,等到了楼上的,你们要的越多越好……

    陈楚拉着韩潇潇往楼上走,那个烤羊肉串的还冲着那个电脑员千恩万谢的。

    在这里面一个电脑员都勒人大脖子,当然只是勒贫苦老百姓的。

    两人往楼上走,韩潇潇气咻咻的:“你,你为啥拉着我?她,她算收受贿赂,我可以……”

    “那点钱不算啥,一会儿工商所的所在要是管我要的越多越好,那就是他勒人脖子,索要贿赂,你再抓人……”

    “行!”韩潇潇点了点头。

    其实这事儿如果按照程序来,首先要经过一些手续,然后再……

    但是韩潇潇被陈楚激的忘了这茬了,就剩下气了。

    两人直接来到楼上,那女副所长正在抽着烟,而抽了两口递给一个正所长,那正所长长得人高马大的,坐着正位置,旁边放个牌子,上面写着正所长三个字。

    在基层是挺艰苦的,他们竟然没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但是在这种艰苦的基层当中,却没有真正的磨练出我们的干部。

    而让这些基层的干部更加的肆无忌惮,更加的猖狂的榨着老百姓收入不多的钱物,与其说他们可耻,不如说法律中的漏洞还有这种当官的风气真应该让人警醒和思考,就像是孩子不懂事儿,父母溺爱着不去管教,早晚有一天进入社会会被社会教训的……

    韩潇潇在前面迈着大步,立于中间。

    那个正所长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不由得呵呵笑道:“这位是……”

    “德行!”那女副所长冷哼一声说道:“那个……这件事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韩潇潇瞪着眼说了一句。

    “嘿?”那女副所长屁股欠了起来,陈楚这时忙挡在两人中间道:“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和气生财……那个,你们罚款多少,我们任罚,你看这行了吧……”

    “切!你这个态度么,还算端正,还可以……”

    那个女副所长说道这里,旁边的一个职员给她递过来一根烟,她点着了抽了一口,旁边的那个小逼崽子她侄子推了推她,然后看了看韩潇潇。

    呼……

    女副所长摇了摇头,心想这他妈的小子,人家一看就不是缺钱的人,能瞧得上你么?你姑姑我只是个工商所的副所长,能帮你搞那个叫刘楠的女生就不错了。

    老娘又不是公安局的副局长,要是的话,帮你搞这个女的还贴边……

    陈楚看着这一行人不禁暗自摇头,自己以后要当官,难道就要在这种风气中当官么?这样的官不当也罢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