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呼出口气,看着这几个工商所的人,真不知道这些人,这些人民公仆是为人民服务的,还是欺压老百姓的。

    此时,那女副所长叼着跟烟,抽了两口说:“这样吧,谁也没抱着谁家孩子跳井对吧,咱也没啥深仇大恨,我们就是因为工作的关系管这片的事儿,你们呢,开个小店也不容易……罚……”

    这女人看着正所长,那男人呼出口气:“五千……”

    女副所长哼哼两声笑道:“我们所长说罚五千,然后你们补办一下营业执照,以前的那个不行了,再补办点手续……”

    陈楚呵呵一笑。

    “行,我们认罚……”

    其实这五千块钱也只是一个幌子而已,是留给讲价的余地的,三千,两千,实在没有一千块钱可能都解决事儿了,就是说几句软话而已。

    而那正副所长感觉这家伙挺有钱啊!

    五千块钱连个奔儿都没打,就直接给了?我靠!没听说卖手机这么赚钱的啊?

    其实在2000年的时候卖手机很赚钱,那时候大伙好像都不懂得手机可以讲价,一个手机能赚三四百甚至更多的。

    而且卖的很快,修手机的也很赚钱,拆壳就三十,不管修好修不好,现在可没那么好的时候了。

    两个工商所的正副所长相互对视一眼,感觉像是钱要少了。

    不禁咳咳两声。

    那女的刷刷的开票子,然后递给陈楚。

    陈楚却摆摆手说:“不用要发票,我们给钱就行,还望您以后能高抬贵手呢,嗨呀……咳咳……咳咳……”陈楚只是说给钱,但就是不做掏钱的动作,还阴阳怪气的瞥着韩潇潇。

    终于,韩潇潇忍不住了。

    骂道:“混帐!竟然勒群众大脖子!你们这是在受贿懂吗?你们不仅是受贿,而且还是在索要财务,是勒索!你们这是在犯罪!”

    “哎呦?你这小丫头,你干啥的?哪来的?”

    女副所长闻言激动的跳起来了。

    她瞪着眼睛,指着韩潇潇叫道:“罚你们五千都他妈的少的,至少罚一万!要不就给你们封店!我直接找警察把你们里面的东西全没收!”

    韩潇潇也气坏了,指着她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还要没收东西?还要封人家店面?国人干部的形象都是让你们这些蛀虫毁了?你们这些蛀虫,就是因为有你们,老百姓才越来越是怨声载道!”

    “你……你敢说我?你胆子不小啊!给我抓起来!”女副所长喝了一句,身后两个两个工商所的监督已经站了起来。

    韩潇潇冷笑一声。

    那女副所长喝道:“你笑什么?”

    “你很丑……”

    女副所长气得退后一步道:“小**!你他妈的说谁丑?我不比你好看多了?”

    女副所长说完,陈楚,那个正所长,还有另外两个监督,包括她的侄儿都忍不住揉着脑门,心想这女人怎么这么在意相貌,这女副所长……跟人家能比么。

    韩潇潇笑了:“你比我漂亮?你让大伙说说谁漂亮?”

    女副所长小眼睛巡视一圈:“你们说谁漂亮?说话啊?是不是我比这个小**漂亮?哼……我在小学的时候就老多人喜欢我了,老多男生都给我写信,都说喜欢我……”

    韩潇潇冷哼道:“切!我在学校的时候,隔壁学校的男生都喜欢我,都过来追求我,弄的我放学都得让家里来接,不然纠缠的男生太多了。不像是你长得这样,太有安全感了……”

    “你……”女副所长冷哼道:“我在学校的时候老师都喜欢我,老师都给我写情书!老师都上我们家追我……”

    “哈哈哈……”韩潇潇乐的花枝乱颤,不禁笑道:“老师是上你们家家访吧?还喜欢你?我呸啊!那要这么说的话,我上高中那会儿,就连校长都喜欢我,都追求我,害的我都转了好几次学……咯咯咯咯咯……”

    女副所长气急败坏,她在这一亩三分地嚣张惯了,冷哼道:“你……你笑个**你……”

    韩潇潇也不示弱:“我去……小鸡不管你敢管我老鹰?我笑怎么了?还**?**你有吗?你长**了么你?你趁**么?”

    ……

    屋里的这些男人都傻了,陈楚也有点傻了,心里好想说一句,我长**了,我有,我趁。

    他心想这也是屋里这帮男人共同的想法了,这些男性牲口啊,要是一个男人跟女副所长这么骂,这帮家伙早就冲上去了,不过这些男的看见韩潇潇根本就流哈喇子,不忍心下手。

    而且女副所长这一米五五的小样,而且长得一脸麻子雀斑啥的,就这德行怎么跟人家韩潇潇比啊!真是不知死活,不过毕竟是他们的领导,没有办法了。

    但是两个女人骂架实在有意思,他们都听的入迷了,根本不想打断了的。

    这些男人听的倒是很爽了,不过这个女副所长却很是不爽,见骂不过韩潇潇,就开始动手了。

    陈楚也没想到韩潇潇竟然还有这样的一面,不过仔细想想也对的,一个女警,从警校出来的女警自然不是省油的灯了,那也是一顶一的小辣椒啊!

    这小辣椒谁能惹得起啊!在公安局都不服这个不服那个的,更不用说你这个小小的破工商所了,就是工商局人家都不惧啊!

    这个女副所长,骂不过人,就过来伸手挠人了。

    她这小老样的跟韩潇潇动起了武把抄,就是关公面前练大砍刀。

    她两只爪子刚伸过来,本来个就矮,人家韩潇潇一米七五,加上鞋跟一米七八了,探手抓住这娘们的腕子,往后一别,接着下面一个扫腿,这女副所长哎呦一声来了个狗吃屎。

    韩潇潇干别的不行,但是戴手铐那是相当牛逼的。

    刷的风衣一撩,亮晶晶的手铐子就卸下来了接着咔嚓咔嚓就把这个女副所长跟扣住了。

    另外几个人才反应过来,刚要冲过来,韩潇潇已经霸气的把枪就掏出来了。

    大喝一声道:“不许动!我是警察!谁敢动一下,我就开枪了!”

    陈楚第一个抱住头,喊了句:“别开枪!”他可知道这娘们可敢开枪的。

    接着陈楚不顾别人了,第一个往楼下跑。

    工商所正所长不知道咋回事,跟另外几个监察还以为是开玩笑呢,或者感觉韩潇潇的枪是假的。

    忙要冲上去。

    这时,只听楼上,砰砰砰!传来三声枪响。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还是自己跑的快,不然这娘们的枪法可打的不准,别给自己一子弹呼上了。

    枪响之后,平静了一阵,下面那个电脑员已经吓得跑到外面报警去了。

    而陈楚‘鸟悄’的像是小偷儿似的走上了二楼,有点傻了,那两个监察,在刘楠的手机店的时候一个个牛逼闪电,耀武扬威的,现在已经吓得噗通跪在地上了。

    两手已经举起来了。

    嘴唇哆哆嗦嗦的。

    一个家伙说道:“别……别开枪……别杀我们……我们投降……”

    那个正所长倒是很有气概,没跪下,不过两手高高举过头顶,下面流出了一条水线,从裤裆一直湿到了脚底,那水还滴滴答答的流成了一条浅浅的水流……

    人在极度惊吓的时候是可以尿裤子的。

    动物界也是如此的,比如用棒子打狗,那狗被打怕了,也会吓得尿出来。

    这工商所的所长现在魂儿都没了,那个副所长的侄儿,吓得傻傻的也跟着噗通跪在那了,那小子不是反应慢就是痴呆了。

    韩潇潇一手握着枪,一手拍了拍额头。

    叹了口气,这时候她才感觉事儿闹大了,自己又闯祸了……

    ……

    大半个小时后,陈楚,韩潇潇都被带进了瀚城公安局。

    两人被关在一个小屋里,这屋里就是一般民警的办公室。

    两人虽然没戴手铐,不过也低头耷拉脑袋的了,韩潇潇的手铐,手枪都被上面没收了。

    不一会儿,高进高大队长进来了。

    身后还跟着两个警察,高进挥挥手让两个警察先出去了,随后上一眼下一眼的打量着陈楚跟韩潇潇,不禁冷笑了一声:“行啊!难兄难弟啊!你们……你们脑袋缺弦还是弱智啊?跑人家工商所闹事去还开枪?韩潇潇,你在警察学校怎么学的?怎么毕业的?就你这样的,还在档案里被评为什么警校的优秀毕业生?”

    韩潇潇干巴巴的张张嘴,没说话。

    高进又转头看了看陈楚:“行啊,行,小伙儿,又是你,怎么回事?你们俩怎么凑到一起去的?”

    陈楚抬头嘿嘿笑道:“高大队长,是这么回事,我是举报,举报他们贪污受贿,然后韩警官去执法……”

    “呸……”高进狠狠瞪了一眼陈楚。

    随即说道:“就算人家贪污受贿,也轮不到你们去执法吧!你们干啥的不知道吗?再说了,就算去执法,那贪污受贿五千块钱也犯不着直接枪毙吧?就算枪毙也不至于就地枪决吧?对待杀人犯我们还要一审二审,实在是那种罪大恶极的人我们才枪决,但也得经过审讯之后用武警拉到刑场吧?执行枪决的还得专门负责的人来做呢!你这直接就开枪了?就地处决啊你这是?你……韩潇潇,从今天开始你给我停职……写检查!你知不知道,有一颗子弹是贴着工商所正所长的耳边飞过去的,差点就给人家爆头了!你以为你在反恐哪?”

    韩潇潇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

    陈楚咧咧嘴说:“高大队长,都是我不好,都我惹的祸,不过韩警官精神可嘉,她也是一时奋起,义愤填膺,我这里又录音,咱有证据,他们……”

    “行了,行了,行了……什么证据也没有开枪的,我这事儿给压下来了,说那子弹是教练弹,要不我都跟着倒霉!人家工商所的正所长现在在医院呢,听说精神都出现问题了,现在好像撒尿都尿不出来了……”

    噗嗤!

    韩潇潇忍不住笑了一声。

    高进面色冰冷指着她吼道:“你还敢笑?你还有脸笑?”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