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韩潇潇呼出口气,不服气说:“高队长,怎么处罚我你随便,不过我感觉我没错,是他们欺压老百姓在先,我作为人民警察就没有不管的道理,我们吃老百姓的,穿老百姓的,我们的工资也都是老百姓纳税的血汗钱,我们当警察的就应该为老百姓服务,他们大白天的就抢男霸女,实在嚣张,简直比黄世仁还可恶,在人民群众之中影响极坏,再说了,我已经警告他们我是警察了,不要他们动,他们还动,就证明他们是袭警,我开枪是自慰,再说了,我又没打中他们,算是开枪示警……”

    “你……你……”高进气咻咻的指着韩潇潇。

    “好啊,你还有理了!我……我给……我给领导面子,不过韩潇潇同志,你要接受组织的检查!枪就不要带了,考虑你是女警,可以戴个电棍,不过记住了,你又电棍也不要随便捅人,电人,竟给我惹祸,还有……得把你的岗位变一变,目前先休假,上班之后去交警队怎么样?”

    “不行!”韩潇潇撅着嘴说了一句。

    “嗯……咳咳……”高进看了眼陈楚,清了清嗓子,转身道:“韩潇潇同志,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组织会给你安排的,行了,给你停职一个礼拜,就这样了,我得走了。”

    “高大队长,你不能这样,给我停职顶多三天。”

    “行了,停职五天,我说话算话。”

    “高队长,五天太长了,三天吧……”

    “咳咳……四天,我说的话不容更改,不容反对。”

    “行!你要这样我给我爸打电话!”韩潇潇气得站起来就掏出手机要拨过去。

    “韩潇潇!我说过好几遍了,给你停职三天就三天!你休想跟我讨价还价!我是大队长懂吗?希望你在这三天里好好反省自己的错误!为人民做事是对的,但也要讲究政策,讲究方法,讲究……讲究法律法规么,哪有你这么乱来的,你这样跟土匪跟城管又什么区别……咳咳……”高大队长感觉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清了清喉咙跑了。

    韩潇潇却笑了,冲着高进的背影俏皮的冷哼一声,有种胜利了的喜悦。

    陈楚不由暗暗心惊,这个韩潇潇……老爹好像是挺牛逼的人物啊!听金星他们说高进是个刚直不阿的人,竟然也会顺从?我靠,自己面前的这个韩潇潇不会真是个千金大小姐吧……

    韩潇潇咬了咬嘴唇,回头看了看陈楚道:“你看我干什么?都是你害的!赶紧给我滚蛋……”

    “啊!我走,马上滚……”陈楚低着头往外走。

    韩潇潇白了他一眼:“等会儿!”

    “啊?啥事儿。”陈楚回头,陪着笑脸。

    韩潇潇在他跟前转了转,扫了他两眼说:“陈楚啊,这次虽然我有点鲁莽,但是你呢……你做的很不错,以后这样的事儿就应该多检举多揭发,不要怕被批评,不要怕背黑锅就不做这样的好事儿了!我们的党,我的革命同志就需要这种敢于接受批评,敢于背黑锅的精神才行,行了,给你口头表扬一次,你回去吧,再发现这类事件,在三天后通知我……”

    陈楚答应了一声,走了出去。

    心想这丫头可能跟她老爹学的,可能她老爹是个老革命啥的,从小就耳濡目染的了。不然高进也不会说——领导这两个字了,可能是个老干部的女儿——红二代了。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红二代可比什么富二代官二代牛逼多了。

    看见没,大白天说开枪就开枪,说事儿完了,就完了,要是把自己一枪给毙了,估计也当做枪走火。算了,自己还是离这种危险人物远点吧,美女诚可贵,但得有命泡啊,别为了泡妞儿不要命,妞到手了,命没了,也是玩不上了……

    陈楚灰溜溜的跑了出去,不久,刘楠的电话打来了。

    “陈楚,谢谢你,我的事儿都解决了,今天晚上……我……我请你吃饭……”

    “嗯……”陈楚想了想。

    刘楠忙小声说:“你……你有事儿的话,或者要是陪你女朋友不方便,那就……那就改天……改天我等你……”

    刘楠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陈楚哪里能不懂得,就是感谢自己,让自己糙一把。

    陈楚却是在想那个工商所的事儿还不算完,要斩草除根,虽然韩潇潇闹腾了一把,但那个小崽子或许以后还会找刘楠麻烦的。

    陈楚呼出口气。

    “好吧,我现在过去。”

    “行,那我收拾一下,下午店不准备开了,咱俩去唱歌吧。”

    陈楚点点头,随即挂了电话,开车加满了油,这时电话响了起来。

    陈楚看到前面有交警,还是把车停到了僻静处,接听电话,见是王亚楠打来的,心想这娘们真是欠干啊!还是自己心软,没把她干劈胯了,不然就不能这么嘚瑟放骚了。

    “哦,姐姐啊,是不是想我了?”陈楚笑嘻嘻的说。

    王亚楠小声说:“臭小子,别瞎说,刚才开会呢!这是临时休息,上面又来检查来了,哎呀,到年底了真的烦……总是检查的多……对了,我问你啊,晚上你几点回家吃饭啊……”

    噗!

    陈楚差点一口气没上了憋死,这王亚楠……老子就是跟你玩玩,你不会真认真吧?不过想想还真没准的,这种文艺范的女人常常现实的非常残暴,有的时候又幻想的非常残暴。

    “那个……亚楠啊,我倒是想回去,不过过几天三中要开学,我得回去上课,还有啊,我先回家办点事儿……”

    “哦……”王亚楠答应了一声,感觉有些失落的样子。

    憋了半天才说:“陈楚……你要是不回来,晚上我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床……还有,我也不会做那么多好吃的,我总是……总是感到很悲凉,有种……落叶飘飘,我心无主的感觉……”

    陈楚咧咧嘴,心想这娘们,竟来文艺肉麻的,真不如说点大白话的好。

    “嗯……那你等等我,我看看回家一趟,处理完了,如果有时间就去你那里住,你电话别关机就行了。”

    “嗯,行吧。”

    两人说了一阵后,陈楚才挂了电话,不禁翻看起了电话本。

    以前他就听人说过,男人要是牛逼的话,那想睡女人就太容易了,两人一般都是分两种。

    大多数一种是自撸型的,天天幻想女人,但是没有女人了,而且追求女人也不会成功的,这便是第一种了。也就是一撸三十年那种人。

    而第二种便是女人很多,不知道今天该掀谁的牌子,该和谁睡觉好了。

    这种人一般大多数是当官的,包养了不少的女大学生,女护士,反正各个行业的漂亮女人,整天像是三宫六院似的,甚至是七十二嫔妃,不知道该和谁睡觉了,感觉和女人睡觉太累。

    天天翻手机,这个……不行,这个不好……能羡慕死宅男,撸男们了。

    他那时候还不信,还有男人那么牛逼,看着电话本的一串电话,不知道该和谁睡觉,而想和谁睡觉都行?有那样的男人吗?

    他现在相信了,自己现在可以和好几个女人睡觉,但不知道跟谁睡觉好。

    看来只要有梦想,就有机会实现……

    陈楚随即给邵晓东打去一个电话。

    他总感觉这件事儿不算完,要想彻底解决必须要没收那个小子的作案工具。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那个小子不禁有一个姑姑是什么工商所的副所长,还领着一帮小崽子瞎混了。

    邵晓东接了电话问道:“楚哥,啥事儿?呵呵,是不是又想玩女人了?对了,上次那个女的……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个瀚城师院的学生,那个……你可以装作是我的债主,然后我欠你的钱,你要领着兄弟揍我,然后说让她陪你一个晚上,咱们就两清了,你看看这个主意咋样?保准你爽……”

    陈楚咳咳两声,心想这他妈的邵晓东……真他妈的够意思啊。

    “咳咳……不是问你这个,那个……晓东啊,我问你,县城工商所有个女副所长……”

    邵晓东咳咳两声:“我靠,那女的相当难看了,三十二岁,没法看,以前我在瀚城三中念书的时候她就当副所长,就长那逼样的,想往上爬也不可能了……”

    “对,她有个侄子你知道么?好像现在还在县城瞎混……”

    “她侄子……”邵晓东想了想,随即说道:“好像有点印象,我问问严子能查出来,要不问问我手下在县城洗头房的小姐,要是真瞎混的,没事儿也去洗头房放一炮的……咋回事楚哥。”

    “没事,就是惹到我了,我想废了他……”

    “呼……楚哥,小意思,这事儿交给我得了。”

    “还是别的了,你帮我摸清消息,我动手。”

    陈楚不想这件事节外生枝,在说邵晓东手下人是不少,下手干净的没啥,别到时候露出啥马脚来。

    邵晓东速度很快,马上让人查到了这小子正是一个网吧,并且已经开车往县城去了,车上带着严子。

    陈楚呼出口气,洗想这小子还挺……还挺周全的。

    别人不行,严子的身手还是不错的,对付这个小崽子并不完全是为了刘楠,这样的祸害留着他,他即便不对付刘楠,那还是会靠着这点关系啥的去祸害别的女生。

    妈蛋的,老子就做做好事儿,帮着教育教育他吧。

    陈楚,跟邵晓东马上在县城碰面了,不过加上严子,三人现在一个饭店慢悠悠的喝着酒,陈楚给刘楠发去短信说先等着自己。

    直到天色有些擦黑了,而邵晓东接到了情报,说那小子整往外走,好像去准备吃饭去。

    这时,陈楚说:“晓东,以前的黑布还有吧,蒙在脸上……”

    邵晓东点了点头说道:“楚哥,明白了。”

    三人装作不认识的从饭店走了出去。

    那个半大小子拐来拐去的竟然拐到了一个小胡同里。

    陈楚不禁冷笑,心想正好在胡同里解决你,这可是你他妈的自找的。

    陈楚正要上前,这时,一个矮小的女人旋即从一个楼洞里走出来冲那个半大小子喊道:“你这小子,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也不接……”

    陈楚见那个个头不高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工商所的那个女副所长,一脸麻子的那个女人。

    那个半大小子冲她说:“姑,我刚才玩过头了。”

    “没吃饭吧?走,姑领你吃麻辣烫去,咋的?还不满意啊?行了,别想那个刘楠了,姑跟你说啊,过几天,姑姑差不多能转正,那个正所长被那个女警吓坏了,估计要住一阵子院,这正所长的位置姑姑先干着,就那个刘楠,一个外地的小丫头片子,姑姑肯定帮你整到手……”

    那贼眉鼠眼的小子不由得嘿嘿嘿的笑了。

    陈楚则慢慢的戴上胶皮手套,冲旁边的邵晓东一伸手,邵晓东把一把匕首便递给了陈楚……

    ,。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