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求收藏,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很多当官的都感觉自己很牛叉,甚至有的当官的说老百姓就是贱皮子,就不应该给老百姓脸,给老百姓脸就把他们给惯出毛病来了……

    其实这句话说反了,国人自古以来便奉行着民不与官斗,好像见到当官的老百姓膝盖就发软,可能给古时候跪拜官僚帝王有关系。

    感觉事实是不应该给当官的脸,当官的就是贱皮子,这身臭毛病就是老百姓给惯出来的才对……

    ……

    陈楚不懂得什么爱国不爱国,不懂得那么多的大道理,感觉看着这个小小的破工商所的女副所长,屁大个官就这么牛逼,就欺男霸女他很不爽。

    他感觉今天就不是因为刘楠的事儿,换个旁人,这事儿他可能还会吃饱了撑的管一管,再说已经砍了很多次人了,对这种事儿有些麻木,不像以往那样一看见打架就害怕,别人一打他,他就抱头。

    现在手里一握着刀,感觉一阵热血沸腾。

    陈楚大踏步上前,混社会的讲究不对女人下手,感觉晦气,但陈楚不管这些,这就这个娘们飞扬跋扈,不整她还真以为自己牛逼闪电的可以为所欲为。

    走到跟前,陈楚扫了扫四周胡同黑漆漆墙壁,随即匕首刺了出去。

    一匕首刺中那女人后腰,下面接着一脚踹出,骂了句:“去你妈的……”

    那女人痛叫一声,还没明白怎么一回事,身体已经飞了出去,跌出四五米远。

    本来她个就小,也就撑死了八十斤,陈楚一脚的力道十足,那女副所长像是个小瘪皮球似的就飞了出去。

    那个半大小子刚一转头,陈楚的匕首又狠狠的刺进他的小腹。

    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那小子嘴唇蠕动几下,看着夜里汩汩往外流淌的鲜血,似乎不相信的发出痛,还有恐惧的惨叫。

    “杀人了……”

    他刚嚎叫了一声,两个人影已经冲上去,严子手上亦是带着手套,一抓那小子后脖领子,下面一扫,直接把他放倒在地。邵晓东冷冷一声道:“麻痹的,让你装犊子,今天就没收你的机枪……”

    邵晓东两下解开那小子裤子,不禁笑了,心想小虫子也他妈的不老实,随即接过陈楚的匕首,收起来刀落,那小虫子已经被砍了下去。

    严子又在他胯下狠狠的补上了一脚。

    那小子忍不住疼痛,惨叫几声昏死过去。

    “你……你们……”那女副所长挣扎的想说什么,严子过去刷刷两刀,把她的脸划开几道血口子,回头见陈楚晃了晃头,接着踹了那女人一脚,三人疾步扬长而去。

    三人并没有跑,而只是快步走,出了胡同口,把手套蒙着脸上的黑布都摘了下来,随即上了车,严子开车,问道:“楚哥咱去哪?”

    “去瀚城玩一个晚上……”陈楚说完,严子把车启动,这时陈楚给刘楠打去电话,让她直接打车去瀚城。

    ……

    瀚城就两家迪厅,不是没有第三家,是不允许有第三家,马猴子跟尹胖子就占据了这个产业。

    几人想了想,还是去马猴子那好点,现在瀚城治安不错,高进在这里大黑,谁也不敢犯事儿,犯事儿高进往死里整。

    马猴子,尹胖子跟季扬三伙人只等着高进滚蛋了之后再接着干了。

    高进只是临时抽调在这里的,顶多呆个两三个月,然后就回去了,所以大家都在等。

    陈楚几人把蒙脸布跟手套包括匕首都处理了,手套跟黑布找个没人的地方烧了,匕首挖个坑埋了。

    几人又是洗浴中心洗个澡,出来装作没事儿人似的,直奔马猴子的迪厅。

    迪厅里还是乱糟糟的,不过那些卖摇头丸的,还有的厕所里搞破鞋的没了。

    有的男女眉来眼去的,不过勾肩搭背磨蹭了一阵便出去开房了。

    陈楚不禁暗叹,这个高进看来是挺牛逼的,马猴子竟然也跟着收敛了不少。

    正想着,刘楠打电话说到了。

    刘楠到门口的时候,邵晓东点点头说:“楚哥,这个女的还行,有点姿色,关键是干净。”

    陈楚笑道:“你咋知道干净?”

    “唉,我干啥的你忘了啊?我就是专门研究女人的,这个女人干净不干净看腿,你看她走路的姿势,两条大腿间挺紧的,而且啊,你看她的小腿也紧,有的女人大腿紧,那是故意自己夹着的,但是小腿她是夹不住的,还有看她的脚,天生的八字脚女人很少,走路姿势难看一般都能板过来,这女的脚也往里合,证明被男人劈开的时候少……”

    陈楚呵呵笑了笑。

    冲在门口张望的刘楠挥挥手。

    刘楠看见陈楚快步走了过来。

    “陈楚,你在这啊?我……刚才……”

    刘楠看了看旁边的邵晓东跟严子不禁脸上也有些酡红,邵晓东长得帅,而严子一脸的冷漠。

    陈楚呵呵笑了笑说:“没事,这都是我朋友,对了,如果……算了,咱们一整天都在一起,你懂么。”

    刘楠眼睛转了转,不过还是点头。

    “嗯,我们白天晚上都在一块的。”

    邵晓东暗赞一声,刘楠这女人聪明,不用多说什么。

    几人跳了一阵舞,陈楚根本不会,不过他手轻轻的摸着玉扳指,便很快随上了音乐的节奏,本来这现代舞就是跟着节奏瞎蹦跶,跳的跟螃蟹,大虾似的啥模样的都有。

    不过这舞蹈也算是一门艺术,是用肢体的语言表达内心的情感,亢奋的,忧愁的,激动的,欢喜的……但是这些人会表现个屁啊,直接就是晃腰扭腚眼子的。

    这时,陈楚电话响了。

    陈楚一见号码是韩潇潇打来的。

    他走出人群一些随即接听道:“哎呀,韩大警官,您老人家安好?”

    韩潇潇却是语句冰冷道:“陈楚!你在哪?”

    “啊?你大点声我听不见,我在跟朋友跳舞哪?”陈楚故意说自己听不见。

    韩潇潇停顿一下说:“在哪个迪厅?你什么时间跳舞的?”

    “我差不多一整天都在跳啊?在……在世纪迪厅啊?韩大警官要不你来咱一起吧,我请客……”

    电话挂了。

    过了二十来分钟,韩潇潇真来了,只是身边跟着两个男人,三人都是穿着便装,不过陈楚知道那身后的两人也是警察。

    陈楚还直冲他们挥手,跟着刘楠扭来扭去的。

    不过陈楚还是小声提示了一下说:“警察……”

    韩潇潇三人走进舞池,并不跳舞,看着陈楚,韩潇潇忽然问:“陈楚,你刚到么?”

    “什么?我听不见?”

    韩潇潇气得一把抓住陈楚的领子,直接来个过肩摔。

    陈楚本来能防范的,不过还是装可怜的被轮了过去。

    “哎呦呦……”陈楚一阵叫唤。

    “你们凭什么打我男朋友?”刘楠推了一把韩潇潇,此时,严子跟邵晓东自觉的退后了一些,他们三人办的买卖,如果再伸头,肯定就有马脚了。

    舞池有些人停住了,指着韩潇潇三人,又冲看场子马猴子的小弟喊:“保安,有人在这打架……”

    邵晓东跟严子也跟着起哄。

    “有人捣乱,有人捣乱了!”

    人群有些纷乱,韩潇潇却怒目瞪着陈楚说:“你……你今天干什么去了?”

    陈楚没说话,刘楠先说道:“干什么用你管么?我一天都跟我男朋友在一起。”

    韩潇潇瞪了眼刘楠,这时,马猴子刀夺也领人下楼了,马猴子已经认识这个女警了。

    不过示意手下人不要动,不是怕这个女警,是怕高进,以前被高进打黑都打怕了。

    如果说黑社会黑,那么高进打黑比黑社会还狠。

    马猴子呼出口气,只是看热闹。

    “你?你男朋友?你不是他什么家的表妹么?”韩潇潇也认出了这就是白天手机店的那个小丫头。

    “你起来……”刘楠又推了一把韩潇潇,把陈楚扶了起来关心的说:“老公你没事儿吧……”

    陈楚笑了笑:“没事。”

    韩潇潇看两人勾勾搭搭的,心里有气,忙问:“你们一整天在一起?都干什么?”

    刘楠冷哼道:“干什么非得和你说啊?”

    韩潇潇刷的掏出警官证说道:“我是警察,你必须和我说。”

    刘楠冷哼一声:“警察有什么了不起?我们干啥你管的着么?我们在一起**了,怎么了?做一天爱,你还想知道什么?”

    韩潇潇脸刷的红了,旁边男警察问了一句:“在哪家旅店?”

    刘楠哼了一声:“我是不是我们做了多少次,用了多少避孕套,我吃没吃避孕药,用的啥姿势,我大姨妈是几号都告诉你们啊?你们什么意思?”

    “哈哈哈……”这次舞池的所有人都开怀大笑。

    马猴子也笑,跟着拍着巴掌,身后的马猴子一干弟兄也跟着起哄。

    “我糙他妈比的,警察连人家性生活都要管啊?真他妈管的够宽的……”

    “就是,我糙,还他妈的有个女警,哎,妹子是不是需要了?看看哥哥咋样……”

    “我感觉是这女警争风吃醋啊!喜欢这个小子,然后这个小子背着她在外面找小三,我糙,这他妈的两个女人谁是小三啊!”

    这句话是邵晓东说的,他一说完,严子先跟着哈哈笑,迪厅大伙都跟着哄笑起来。

    法不制众,韩潇潇手摸了摸腰间,发现手枪没了,被人收上去了,不过她却是柳眉蹙起,气得牙齿咬得嘎吱嘎吱的,脸也是由红润转白。

    最后狠狠的瞪了陈楚一眼道:“陈楚,你别嚣张,刚才县里出现伤人案,两个都是重伤,而且正是工商所的那个副所长跟她侄子,你有重大嫌疑……”

    “韩大警官,我没听错吧,我跟我媳妇在瀚城做了一天活塞运动,我还有嫌疑了?如果说有嫌疑,你的嫌疑更大,白天你就冲人家开枪,杀人未遂,晚上又……又去伤人?你怎么不抓你自己啊?还我有嫌疑?是不是屁大个事儿都跟我有关系?医院天天有死人的,是不是我干的?医院天天还有孕妇生孩子呢,是不是都是我造成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