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求收藏,,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哈哈哈……”陈楚说完大家又跟着笑,马猴子跟着手下也一劲儿的起哄叫好。

    “好!好样的,兄弟说的好哇!”

    韩潇潇气得眼前发晕,回头冲马猴子狠狠瞪了一眼怒道:“这没你什么事儿!马猴子你少给我猖狂!给我滚一边呆着去!”

    马猴子面色一凛,细细长长的蛇眼动了动,一股杀气迸出。

    不过转而一声轻笑,声音沙哑的说道:“小姑娘,说话别太损,万事留一线,你才多大?我马猴子混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我告诉你,这是在瀚城,不是在你家,你是警察也好,是特警也罢,我马猴子没犯法,没犯罪,你和我喊什么?我是守法安纪的公民,还有,这是在我的迪厅,我这个当主人的说句公道话怎么了?本来就是你们警察不对么?以为穿身警服就能抓人吗?我马猴子都明白,警察抓人需要证据的,你们有证据吗?有吗?没有证据你在这嚣张什么劲儿?赶紧回去别在这给高进大队长丢人现眼了……”

    马猴子说完,手下一众又是哈哈大笑,有人在马猴子耳边嘀咕说:“马爷,这小妞儿真不错啊,要不要整点药给你弄床上去……”

    马猴子打量了韩潇潇一阵,心里也是痒痒的。

    韩潇潇已经脸色气得发紫了。

    而身后的一个警察扯了扯她的衣袖说:“潇潇……别再闯祸了,再闯祸高大队长也兜不住了,咱现在真的没有证据……”

    “张国栋!”韩潇潇回头狠狠瞪了那个高大的男警察一眼道:“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叫我潇潇,我们很熟么?哼……”

    韩潇潇转头喝了一句:“收队!”随即又不甘心的用手点着陈楚说:“陈楚,我知道这件事一定是你干的!你少猖狂!你等着,等我找到证据我一定把你绳之以法……”

    “啧啧啧啧……大白天开枪不绳之以法,人家下午出来搞对象开个房间倒犯法?真是不讲道理……”

    韩潇潇气得扭头走了。

    陈楚呼出口气,心里也有些打怵,不过他感觉自己做的滴水不漏,这妞儿找不到证据,顶多把自己当做嫌疑人进去关二十四小时然后放出来,只要自己装糊涂,她就没办法。

    韩潇潇被气跑了。

    这时,严子跟邵晓东过来说:“楚哥,咱们还在这呆着么?”

    陈楚想了想,虽然韩潇潇出去了,不过他有种预感,这娘们不会走远,女人这东西很记仇的,都小心眼,刚才说的话人家也不是傻子,根本不可能信的。

    没准现在是出去了,很可能藏猫猫似的躲在哪个小胡同,像是个小偷儿似的在那瞄着自己呢。

    陈楚呼出口气小声道:“最近消停点吧,我感觉这娘们盯上咱们了,继续在这玩……”

    ……

    陈楚预料的不错,韩潇潇大步流星的走了出来,气得这口气是咽不下去,气呼呼的进了警车,让人把警车开到一个角落,随后弄来了一辆面包车,她跟两个警察坐在面包车里,就在那等着。

    心想我就不信了,你还不出来了……

    随即给高进打过去电话。

    高进也在忙着巡视,主要就是在季扬,马猴子跟尹胖子这几个家伙的场子附近转,看有打架的全部抓走,狠狠的惩治。

    接到了韩潇潇的电话,高进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家伙不会又闯祸了吧,还好把她的枪给下了。

    “怎么回事?”高进问。

    “高队长,我现在在马猴子的迪厅发现了那个陈楚,我感觉,今天县城的那个伤人案就是陈楚一伙儿所为,我感觉就是他……”

    高进呼出口气:“小韩啊,你别再捅娄子了,那个陈楚我调查过了,家里条件不咋地,是农村的,不过他有个老师是孙副局长啊,孙副局长和你父亲关系也不错,交际甚广啊,而且我了解到,这个孙副局长很看重陈楚,想收他当学生,唉,这件事你不要乱来,别弄到最后不好收场……”

    “高队长,你啥时候也这么畏惧权势了?我父亲咋了?他也不应该包庇对吧,这个陈楚,我感觉就是那个嫌疑人。”

    “小韩同志,我提醒你,法律不是你感觉,你凭感觉抓人能行么?我们得讲究政策,讲究证据……即使就是陈楚干的,你没证据只能打草惊蛇,我们可以多多关注这个人,要真是他干的,这种人以后还不会消停的,肯定还会犯案,到时候一举拿下,不管他后台是谁……但是现在没证据我们无法抓人,就算你抓起来了,过二十四小时也得放了,你能怎么的?现场没有留下指纹,事发后,很多群众围观,现场已经被破坏了,没有一个完整的脚印,我感觉他们做完案,就驾车逃窜到了瀚城迪厅,即便是这样,你又能如何?人证,物证都没有……而且那个女副所长据了解得罪的人太多了,还得最小偷集团了,被人趁机报复也很难说……”

    呼呼……

    韩潇潇呼出口气:“高队长,不管怎么说,我就是认为肯定是的陈楚干的,我请求恢复原职,我请求配枪……”

    “咳咳……你这不已经恢复原职了么,至于枪么……你就免了吧,张国栋不是带枪了么,他会保护你的,行了,就这样了,哎呀,我手机好像没电了……啧啧啧,完了,电量低……”高进赶紧挂了电话,心想这韩潇潇纯粹是祖宗啊!没办法,老首长的千金,哄她开心吧……

    韩潇潇气得咻咻的,心想高进肯定是故意的,不过人家那边已经关机了,她也没办法。

    气得直拍面包车的车身。

    身后的两个警察也不敢得罪她,大抵知道这女的后台硬,但是到什么程度,他们也只是猜测,感觉高进都躲着她,他们自然小心伺候。

    陈楚几人还在迪吧玩着。

    忽然过来个看场子的混混说道:“兄弟,马爷想请你们喝杯酒……”

    陈楚眼睛转了转,身后的严子跟邵晓东旁边也站着马猴子的人。

    陈楚呵呵一笑,心想这马猴子可能盯自己一定好一阵了。

    “马爷请我们喝酒?好啊!”

    陈楚,邵晓东,严子刘楠都直接上了二楼。

    这里他并不陌生,上次拎着攮子来捅马猴子就冲到这的。

    他被带到一个大厅,大厅很宽敞,最里面放着一排座椅,马猴子坐在正中,身后站着一排手下,足有十五六人。

    靠着马猴子最近的便是刀夺。

    两人交过手,而刀夺一看陈楚的眼睛,仿若想起了什么,在马猴子耳边嘀咕了两句。

    马猴子脸色变了变,随即抚掌哈哈笑了几声。

    “英雄出少年啊!陈楚兄弟,我们又见面了。”

    陈楚也笑:“马爷,我们见过吗?对,见过一次……”

    马猴子摇摇胳膊,品呷了一口茶说道:“好像不止一次吧……请坐!呦,邵晓东你也在这啊?”

    邵晓东一听马猴子叫他,忙屁颠屁颠的跑过去,逢迎的说道:“哎呀,马爷,多日不见,十分想念,马爷最近身体可安好?”随即邵晓东笑道:“我手里又新来了两个大学生,活不错,主要就是新鲜……”

    马猴子笑了,心想他妈的邵晓东,三句话不离本行。

    是男的都喜欢尝尝鲜,马猴子嘎巴嘎巴嘴,要不是最近老窝让人抄了,老爹老妈都差点挂了,弟弟也差点挂了,他还真想潇洒潇洒,不过最近都顾着报仇了,他笃信这老窝被人抄,肯定是尹胖子干的,没别人了……

    现在高进回来了,马猴子先忍着,这一家子除了他,基本上手筋脚筋都被人挑了,基本上都废了。

    马猴子还有个屁心情找妞儿。

    “晓东啊!”马猴子笑呵呵说了一句,随后低声说:“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瞒谁也不能瞒着你,再说了,也没有必要瞒着,事儿都在这摆着了,我现在孤家寡人的,没找女人那个心情……”

    邵晓东也低声说:“马爷,我说句话你别介意,你的事儿我都知道的,他妈的尹胖子也太损了,混这行的祸不及家人,麻痹的……马爷,我感觉越是这种时候你越是应该找个女人……咳咳……我没别的意思,努努力,趁着高进在这的时候正太平,你找个女人好那个让女人下个蛋,等高进走了,你跟尹胖子死磕也放心了……”

    “这个……”马猴子细长的蛇眼眯了眯,他虽然知道邵晓东这小子是两面派,不倒翁,就在瀚城这几股势力的中间的夹缝中生存,也不知道他妈的这小子是哪头的,反正谁都不得罪,跟谁关系都不错。

    不过这小子话说的还算有些道理,老马家这下要完蛋了,就自己一个全活人了,自己快五十了,不过努努力,找个女人让她怀上孩子,然后自己也算有个后了……

    “嗯……”马猴子点了点头。

    眯缝这眼睛看着陈楚说:“小朋友,我们真的好像见过几次,不过以前的事儿咱都不提了,县城的案子是你做的吧?挺**狠啊!那小子整在抢救呢,一刀捅进他肾里了,还几把把人家下面割了,不割他下面那小子肾不行了,除非以后换肾,不然那玩意也不好使了,那个女的也是后腰上被扎了一刀,多大个事儿啊,下这么重的手?”

    陈楚呵呵笑了:“马爷,你这是说的哪跟哪啊,我都不明白,没啥事儿我们走了啊?”

    刀夺从后门上前一步骂道:“糙!马爷让你们走了么?你们走个试试?”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