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求收藏,,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龙九点头道:“你还能打么?”

    “能,没问题。”

    “嗯,好吧,对了,你说的那个韩小龙跆拳道馆对吧?嗯,师傅领你去,敢对我徒弟下战书?他个姥姥!竟然敢挑衅我徒弟?找死!!!没事,徒弟你不是对手,有师傅上,看干不死他们!”

    龙九说着又给陈楚整理了一番领子,陈楚一阵的幸福神往,口中呼吸着陈楚红红嘴里喷出来的热气,整个人像是过电了似的麻酥酥的。

    不禁笑笑道:“龙九师傅,你真好……”

    “哼,少在这甜言蜜语的我不吃这套,以后当我的徒弟了,练功有你受的!”

    龙七在旁边看着两人直撇嘴。

    龙九这时说:“七哥,你就不用去了,我跟陈楚去就行了,量一个小跆拳道馆也不能如何。”

    龙七叹了口气,鄙视的看着陈楚几眼,那意思就是有美女师傅了,就忘了兄弟了。

    陈楚偷偷的冲他挑了挑眉毛。

    随后跟龙九两人收拾停当,便走出门去。

    龙九又问道:“徒弟,你身上的伤真没事了么?”

    “没事,龙九……师傅,你就是再打重点也没事,因为我……我……我抗揍啊……”陈楚差点把玉扳指的秘密说出去,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东西还有疗伤的功能。

    “哦,那就好。”

    两人到了街上,随即打了一辆出租车,这奔韩小龙跆拳道馆而去。

    韩小龙跆拳道在瀚城挺有名的,咋说这瀚城也算是个地级市,你管大小呢!正所谓宁当鸡头不当凤尾的,在个小地方当个老大,总比在一个大地方当个老二强。

    而瀚城别看不大,但哪个地方都有有钱的,韩小龙跆拳道馆在这里也招收了不少学生。

    而且都是成年组的,根本不教小破孩儿,教小孩儿都费劲了,成年人和他说几句就明白了,要是小孩儿没玩没了还不听话,小胳膊小腿儿的,弄坏了家长就心疼的不得了。

    而韩小龙跆拳道馆和其他的不一样。

    不像是个学校,倒像是个涉黑性质的地方。

    陈楚跟龙九下了车,师徒俩一身黑。

    陈楚一身韩装,而龙九则黑色紧身风衣,那种比较厚实一些的,下面黑色筒靴,黑色屁股,而短发飞扬,眉目冷淡。

    本来是一副天使般的容颜,这要是笑一笑亦是是那样的让人痴迷,迷醉,陷入爱河。

    但天使的面孔却是冰山一样的表情。

    陈楚在前,龙九在后。

    两人刚下了出租车,陈楚的手机又振动了起来。

    已经十多个未接电话了,还有未接短信,陈楚索性接了,里面传来韩雪气急败坏的声音道:“陈楚!你怎么个意思啊!想当孙子直说啊!别看我岁数小,不介意认个干孙子!你只要给老娘赔礼道歉,我公主不是不开面的人,都是三中的学生,我让你一道,你这不接电话是几个意思?”

    ……

    “呦!我刚才洗个澡,泡个脚,吃个煎饼果子,又跟……”陈楚回头看了看龙九遂道:“又跟我朋友逛了会儿街,你嚷什么啊你!不就是迫不及待的要让我修理你们一顿么!我还没着急,你急个什么劲儿啊!”

    “你……”韩雪气得两手掐腰,在跆拳道馆是第三层已经晃来晃去的了,她已经憋气一个多小时了,想把白天的面子找回来,就一直打陈楚的电话,发短信咒骂他,不过人家电话不接,短信不回,这回接通了,直接说自己欠揍着急什么劲儿!

    韩雪气急败坏的声音,陈楚在听筒里都能想象得出她那副母夜叉的样子。

    韩雪早早的来了,而且都安排好了,就等着陈楚了,不过也得到消息,少爷手下人去打陈楚,气得她给少爷打去电话责问。

    而少爷穆启明装作啥都不知道。

    不过半个小时后,韩雪得到消息,少爷手下不但没把陈楚怎么样,还被陈楚领着五六十人打的落花流水,十多个小子脑袋都被打出血了,都在县医院蹲着呢,又四五个被揍的严重的,都被送进瀚城的四医院了。

    韩雪不禁震惊,心想陈楚哪里来的这样本事?能一下找来五六十人?而且听说是几分钟时间,就像是秋风扫落叶一样冲过去就把少爷的人打散花了,前后不到五分钟,从冲上去,开打,到跑回去开撤,五分钟时间人走的干干净净。

    就像没来过似的,留下少爷一堆的躺着,坐在地上的伤号,还有四散的手下,而且报警了还一点线索都没查到。

    韩雪正迟疑,少爷给她打来电话,直接问她是不是她找的人,韩雪迷糊了,她说不是,少爷也不信。

    “行啊,韩雪,你牛啊,为了一个外来的乡巴佬竟然跟我翻脸?能一下聚集五六十人的,而且把我手下打的那样惨的,肯定是你表哥手下练跆拳道的学生了,行了,别说了,你……小雪啊,我这么做不都是为了你么,你怎么就不理解我对你的心呢,你……你到底怎么样才能接受我?”

    “哼……穆启明,你少……你少反打一耙,我告诉你不是我手下的人,还有,我和你没一毛钱关系,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还有……你喜欢我?少爷,你玩过的女人不少了吧?从瀚城中学,到四中,听说你还玩过女老师?少爷,你这种人我是不会,也不可能喜欢上的,你死心吧你!我当尼姑去也不会要你……呸……”

    韩雪挂了电话,穆启明却冷笑一声,越发的对韩雪喜欢了。

    ……

    这时,韩雪想起刚才这些事了,忙问陈楚道:“你……你刚才是不是和少爷的人打起来了啊?你没受伤吧?”

    “嗯?”陈楚疑惑起来,心想按照常理来说,这女的应该巴不得自己受伤或者被少爷干废了才好呢!

    怎么反倒有点关系自己的意思?这是几个意思?

    “嗯,我受没受伤关你什么事儿啊?咸吃萝卜淡操心!就算我受伤了,也照样扫你们的小小跆拳道馆,切~!”陈楚冷哼一声。

    韩雪气得咬牙切齿的:“行啊你,我……我看你今天咋个扫法的!有本事赶紧来!”

    “嗯,已经在楼下了!笨……”

    陈楚说完挂了电话。

    韩雪听着电话嘟嘟嘟的忙音,气得火冒三丈,在三中还第一次有人说她笨,好大胆子。

    韩雪已经跟下面人打好了招呼,大冬天的,玻璃门里面却站着两个保安一样的家伙。

    不过他们都得穿着跆拳道的服装。

    赤着脚,见陈楚在前,身后跟着一个冰冷的迷死人不偿命的女人,不禁问道:“什么人?”

    “韩雪让我来的!”

    “请……”两人虽然面容很冷,语气很冷,不过却很有礼貌,冲陈楚行了个礼,然后做了个请的手势,一人在前面引路。

    按照规矩,陈楚应该还礼,但陈楚可不懂这些规矩不规矩的。

    踩着红地毯,直接往楼上走。

    楼梯有些螺旋型的,下面的地砖像是大理石的,金碧辉煌的样子,貌似很光滑,所以铺着地毯防滑了。

    一楼便是个大厅,而二楼传来一些黑哈练习的声音,亦是大厅广阔,没什么遮碍物,一行人顺着螺旋形的楼梯再往上走,陈楚扫了几眼,见二楼空旷的大厅练跆拳道的最少也有七八十人,大多是十七八,十**岁的学生模样的人,腿法踢的还真都不错。

    当到了三楼,虽然亦是大厅,不过三楼里面除了器械,还有供休息的房间,还有环形的擂台,还有格斗的擂台。

    龙九和他讲过,跆拳道的擂台跟搏击的些许不同,便是一个圆形的场地,也可以在一处场地画一个圆形的大圈,便作为擂台,双方不准出圈,被迫出圈便要被扣除一分,倒地便不许再打。

    陈楚不禁有些不理解,为啥倒地不许再打?真正打架的时候哪有这些规则?好不容易把对手打趴下了,不上去补上几拳几脚让他彻底丧失战斗力,还等着他缓过劲儿来继续打?我靠!这算什么打架。

    而龙九则说那种没有规则的是mma,但多少也要讲究规则的,虽然mma允许膝盖击头,肘部击打,但裆部后脑还是不许打的,而这些不让打的地方就是陈楚经常喜欢打人的地方。

    环形的比赛场地四周已经围坐了一圈人,而在那不远还有搏击的围栏的擂台。

    两个跆拳道人员把陈楚引到了三楼,随即齐刷刷几十号眼睛都盯着陈楚看过来。

    这时,陈楚看到靠在窗子边上站着一个一米七一身高的韩雪,她两眼冷冷的透出一股刺骨冰寒般的目光投射过来。

    随即,又同样看到了陈楚身后冷若冰霜的龙九。

    韩雪眼中出现一股更冷的意味,被陈楚捕捉到了,心想小娘们,看到我师傅比你好看了吧?嘿嘿,让你装。

    “咳咳……”陈楚咳嗽两声,迈步上前道:“韩雪,我来了,有啥事就赶紧说,没事我得回去陪……陪我朋友吃夜宵去呢……”

    龙九咳咳一声。

    陈楚嗯了一声说:“陪我师傅吃夜宵……嘿嘿……”

    陈楚还往前走着。

    忽然一个冷冷的男声说道:“请脱鞋……”

    “拖鞋?来你们这还得脱鞋啊?哪来的规矩?”陈楚边说便循声看去,在人群正中端坐一人。

    二十七八岁左右,毛寸头,眼睛有些发直,脸庞瘦削,坐在那像是泥雕相似,说话之时,双眼亦是一动不动,像是未曾看到陈楚似的。

    陈楚表面上嘻嘻哈哈的,不过暗地里加着小心,越是这种不动声色的人,越是值得留意的。

    这时,有两个二十二三岁左右的小子站起来指着陈楚喝道:“这就是跆拳道馆的规矩!不遵守规矩就滚出去!”

    “啧啧啧……”陈楚撇撇嘴,心想这样的货就是啥也不是那伙的,张牙舞爪的,越是这种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装逼犯就是能得瑟。

    陈楚忽然笑了:“我勒个去!搞没搞错啊!是你们请我来的好不?以为我愿意来你们这破**地方啊?你不让我走老子还想走呢!正好,拜拜了您哪!”

    陈楚说着就要走。

    那两个小子已经怒不可遏冲了过来,其中冲在最前面的那人大喝一声道:“放肆!这是你能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那小子说着话,冲到陈楚三米范围身子已经凌空而起,转身一个后旋踢。

    陈楚笑了,这腿法跟龙九踹自己的比起来简直就是个渣。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