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感谢秋中一叶6666,又现一土豪,感谢尚杀杀舵主俩888,纵横大漠哥888编辑打赏哦也!马甲新,路过一切,盲人打赏书虫197311,小三小三小三,龙神3316,skxjm,,009,liuziyuan277,小猫爱掐鱼,yb百事可乐,陆凯凯,端木凌95……月票,还有很多很多漏掉的,最近一天2万字太忙了,感谢大家一如既往的支持,水平有限,尽力把这本写好……多谢支持!)

    陈楚笑嘻嘻的,根本不在乎后面很多人骂他卑鄙。

    心想啥叫不卑鄙?非得让你们揍成个猪头那老子就光明磊落了?那老子岂不是傻逼一个么!再说了,打架这玩意就是把人打倒为目的,老子没用大棒子抡你就不错了……

    两人想打出租车往回走,龙九忽然皱眉说:“别打出租车,后面有人跟踪……别回头,跟紧我……”

    龙九说着开始快步走,陈楚跟着一路小跑,刚拐过一个胡同,龙九距离一个死胡同还有六七米远,便助跑两步随后跃起多高,飞快蹬着旁边的墙壁几脚,那就像是是墙壁上行走似的,随即弹跳到对面墙壁,连续几脚蹬着墙面,随即翻身越过四五米高的高墙。

    陈楚呼出口气,助跑一阵,他可没有龙九两下子,人家刚才那简直就是飞檐走壁了,陈楚还是老办法,弹跳之后脚蹬着墙面,重点是蹬着墙面的时候身体要保持正直,并且尽量贴靠墙壁,不然手抓不住墙头的,陈楚随即抓住墙头,攀爬上去,往下一看一咧嘴,这胡同墙高四五米,而下面竟然高六七米,这胡同外面有些低。

    陈楚恨不得大骂,这他妈的谁设计的这么缺德。

    而龙九已经站在下面了,刚才跳下的时候亦是没发出啥声音。

    陈楚不敢直接跳,毕竟六七米啊,看玩笑呢!黑灯瞎火的,万一跳下来摔断腿啥的呢,崴脚,再不下面正好一个砖头各到呢!

    陈楚想了想,然后从墙上出溜了下来。

    反正手套跟鞋是皮的,挺结实的,顶多磨起毛了。

    龙九见他这种下墙方法,这在她接触过的人当中还是第一次发现,竟然出溜下来的。

    龙九干脆装作没看见。

    背着身子不看他,心想这个混球,真得好好收拾收拾他,要不把他带到四姐面前,跟人家徒弟比武,不得让人笑话死,丢人丢到家了,真不愧是七哥找到的人,两人性格咋那么像呢!不知道努力,就知道投机取巧,耍阴谋诡计……

    陈楚这时嘿嘿笑着跑了过来。

    龙九淡淡道:“快走几步……”

    两人转了一阵,龙九感觉身后没人了。

    陈楚回头会脑看了几眼道:“九师傅,后面谁啊?”

    “我也没看到,只是感觉有人,应该是跆拳道会馆里的人,想要跟踪我们吧……对了,陈楚啊,你能不能……咳咳,就是和人比赛的时候别那么犯规,因为我想让你参加正式比赛,你那么干是赢不了的,就算把对方打倒下了,那也是犯规在先,会判人家赢的……”

    陈楚挠挠头:“九师傅啊,不是我犯规啊,你说那小子说好的比武开始,然后就把脸伸过来让我揍,我能不揍他么……”

    “噗嗤!”黑暗中龙九笑了一下,马上咳咳的恢复了严肃的表情:“这么说你还有理了?”

    “那是啊!我是九师傅的徒弟能不给师傅你长脸么……”

    龙九白了白大眼睛,怎么感觉这话像是不对味,感觉像是一直在给自己丢脸似的……

    两人先回到了龙七那,龙七见两人回来才放心了。

    “哎呀,真是急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有意外了呢!”

    “哈哈哈!就凭那几个三脚猫的小子我们师徒联袂,还能出现意外?把他们拳馆给踢了……”

    陈楚吹嘘了起来。

    龙七听完也跟着哈哈大笑道:“对!对滴!陈楚啊,你做的很对!打架么,就是这么回事,哎呀,我要是在场就好了……”

    龙九叹了口气,心想真是臭味相投。

    龙七这时喝口水埋怨陈楚道:“不过啊,陈楚你做的还是有些地方不对的……那个,比如说啊,你踹人家撩阴腿就不对。”

    龙九这时也点头心想这句话倒是对的。

    不过就听龙七继续说:“你踹了一脚撩阴腿,别停啊!接着踹第二脚才对吗?哈哈哈!下次一定要记住了!踹完一脚,再踹一脚,然后再踹,趁他病,要他命,跟你说,你再踹一脚可能他下面的蛋蛋就没了!哈哈哈……”

    龙九一捂脸,低低的声音的说了句:“七哥……”

    龙七唔了一声,咳咳两声,忙转移话题,心想咋忘了妹子在旁边了,也是有些太高兴了。

    “陈楚啊!你不错,很有我的作风,和你……那个商量个事儿,我感觉咋哥俩越来越像,你看这样行不行,你已经认了龙九当师傅了,她是你九师傅,我呢,是你师傅的哥哥,你就喊我七师傅咋样?”

    陈楚眨眨眼,看向龙九。

    龙九把头转过去,给陈楚一个美丽的背影,接着咳咳的咳嗽两声。

    陈楚唉了一声道:“七哥啊,不是我不答应啊,是因为……是因为我这人特重情义,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我已经是九师傅的徒弟了,已经是她的人了,一辈子也不会和龙九师傅分开的,山无棱天地合,不能与师傅绝,我跟九师傅以后就是打断骨头也连着筋的,而且我这人还是特别专一的人,是绝对可以从一而终的,跟随九师傅一生一世,不能再管其他人叫师傅的……”

    ……

    龙九脸红了,心想陈楚这说的都什么乱糟糟的啊?还山无棱天地合,还从一而终?这都什么词儿啊!不过有一点她是听明白了,便是把龙七拒绝了。

    龙七脸上**辣的,心里鄙视陈楚,心想你还专一?你还重情义?我呸!今天让你选谁当师傅的时候,你直接笨我九妹去了,拉着九妹的胳膊管人家叫师傅。

    你哪怕要拒绝我,也要给我个台阶下啊,比如说龙七哥也很优秀,龙九也很好,但是……照顾一下弱势群体吧,毕竟龙九是龙七哥的妹子……

    你这么说也行啊!哥们白相处了这么长时间了,这个大色鬼还要当我妹子一辈子徒弟呢!龙七撇撇嘴,心想不用你小子得瑟,不出俩礼拜,你就得哭……

    龙九咳咳两声,听到陈楚的答复了,便站起身说回宾馆了。

    陈楚也想跟着,不过见到龙九刀一样的目光,他灰溜溜的退回来了。

    刚晚上八点,龙七便亦是教授陈楚泰拳。

    说是龙九的徒弟,但龙七大男人没那么小气。

    “楚兄弟啊,你看啊,跆拳道这东西是花架子,但是跟你打就不是花架子了,你才练几天啊!要是今天我九妹不用跆拳道跟那小子打,用搏击他倒下的更快……再不用泰拳,宁愿被他踹一脚了,两手夹住他的头……你看,这样,膝盖上下狠狠的撞击他面门,如果他用手挡住面门,只要你十足力气,他还是废,如果你没有他力气大,比如你现在算是60公斤的,如果遇到一个80公斤级别的对手,撞击面门费劲,那就撞击他胸口,小腹……当然,正经比赛不允许撞击裆部……你还可以肘部夹住他头,膝盖绕到他身后撞击他后腰,亦或是脊椎……”

    陈楚记着,并且跟龙七演练,感觉龙七的方法的确比跆拳道实用,而跆拳道那么花哨的腿法要是应用到实战当中,既要打的漂亮,还要有效果,下的功夫就需要太多了,那个韩小龙至少也是十几年的功底,从小就开始练了……

    龙七主要教他擂台打斗,一直到十点多,两人在擂台上你来我往,当然速度都不快,龙七只是在教他擂台的经验,还有便是打擂台的规则。

    陈楚慢慢掌握,感觉擂台打斗就像是一个圈,而技巧便是绕着圈子走,攻击对手有佯攻,猛攻,主要打的便是头部还有肋骨处。

    泰拳的打发便是低扫跟高鞭腿上头,因为擂台只要三点支撑便是不允许击打的,高鞭腿上头即便让对手抓住腿摔倒也没关系,站起来接着打。

    陈楚最后还是感觉泰拳实用,只是国人的擂台不允许用肘部和膝击上头,不然便是犯规,国外的倒是允许了。

    而肘部和膝上头却是最实用,最狠戾的。

    龙七最后摇头道:“可能是国人和泰国人打有些忌惮他们的肘和膝吧,咱们就按照规则来,但是记住,打黑拳的时候没有规则,随便来,只要能赢就行……”

    陈楚点头一一记下。

    龙七又跟陈楚练了一阵,快十一点了。

    龙七打了个哈欠,拍拍陈楚肩膀道:“楚兄弟啊,你是个好材料,不像我,都被人家搏击擂台列入了黑名单,不能去打擂了,因为总是犯规,所以只能去打黑拳,其实我们龙家最渴望的便是得到一个散打王,不为别的,就是看着其他俱乐部夺得冠军不服气,而人各有志,龙九不喜欢擂台,也因为一些事情她不能去擂台,还有几人也是的,所以,我希望你能好好练,如果你能取得个冠军,那也是我们龙家的荣誉,毕竟你现在是龙九的徒弟,好好干吧,你好好想想,如果你能得到一条金腰带,那是多么的牛逼闪电啊……”

    陈楚挠了挠头笑道:“龙七哥,如果我能得到金腰带,龙九是不是……那个会不会……”

    “这个么……”龙七挠挠头忽然笑道:“和你这么说吧,我们家老爷子就是有四个老婆的,才生了我们兄妹九人,从龙一到龙九,我们家挺传统,老爷子还和我们说开枝散叶越多越好,不介意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倒是特别反感男人丁克一族,如果不结婚生子,那就要断绝父子关系啥的……你小子要是有本事让龙九看上你,谁也管不了……再说了,龙九这性格老爷子宠爱的狠,又是我们兄妹九人的老疙瘩,也是宝贝疙瘩,她在家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们就是想管也没法管……”

    陈楚咧咧嘴,心想龙家老爷子就是威武霸气啊,四个老婆,怪不得龙七,龙九的,那肯定还有龙三龙四了,这名字倒是省事儿了……而且这四个老婆肯定有的好看有的难看,不然这龙七跟龙九根本一点都不像了……

    龙七没多说别的,陈楚也没多问,知道人家是大家族的,而陈楚骨子里有一种脾性,那便是穷惯了,喜欢跟穷人交集,不喜欢与富人交往。

    宁愿没事穿梭在花柳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要不是和龙七见面之时这家伙落魄,连吃饭付账的钱都没有,陈楚也不一定和他相交这么深,又是一起打架,一起搞破鞋的。

    而龙九冷漠,不过没有那种大家女人的矫揉造作,冷冷冰冰的样子,陈楚有些欲罢不能。

    陈楚歇了一会儿,消了汗,这才走了出来,想想自己的车还在王亚楠那呢,索性直接打车去了开发区。

    嘟嘟嘟的拨了王亚楠的电话号,这骚娘们也没睡,懒洋洋的冲陈楚说:“来呀,来呀……”

    陈楚一听这**的声音,下面禁不住的硬。

    到了开发区,给了车钱,直接到了王亚楠的门口。

    王亚楠早看到了陈楚,开了单元门,随即打开了房门。

    王亚楠像是特意穿了一身透明装的衣服,女为悦己者容,骚女亦是为干己者挑逗。

    王亚楠黑色细密网状的丝袜,丝袜一直卷到了大腿跟处,一个隐隐约约露出毛发的半透明的蕾丝内裤,上身一个小巧的裹住胸前两只大圆球的黑色细边的乳罩。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