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求收藏,,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越是往后写,越是有压力,想看到什么样情节的可以在纵横书评区留言,好的地方采纳,其他地方留言看不到了。)

    陈楚大力的圈圈叉叉了王亚楠半个小时,终于shè了出去。

    两人贴在一起喘息了一阵,王亚楠娇喘的浑身发抖,随即扬手看了看时间道:“都快七点了,你别闹了,先去睡一会儿,然后我开车送你上学……”

    陈楚拍了拍王亚楠的白嫩的屁股,心想这女人真不错。

    王亚楠又收拾好下面,洗干净了,重新跟陈楚做饭。

    ……

    吃完早饭,王亚楠像是小媳妇似的给他整理领口,又稍微的点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下,换上粉红的高跟鞋挎着陈楚的胳膊走了出去。

    王亚楠亦然是xìng感尤物,外面套了一件貂皮大衣,看上去美艳中又有些雍容华贵的年轻贵妇般的味道。

    陈楚忍不住亲了亲她的小嘴儿,品着她的芳唇,小舌,随即两人嘴分开,王亚楠擦了擦湿润的红唇。

    随即掏出一张卡递给陈楚道:“这个你拿着。”

    陈楚摸着她丝袜大腿问:“什么东西?”

    “哦,一张卡,里面有两万块钱,你先花着,没了我就往里续钱……你,你不要误会,我没别的意思……”

    王亚楠越是说没别的意思,陈楚越是怀疑,这女人真把自己当成包养的情人了!

    男人包养女人,女人也包养男人,男男女女,圈圈叉叉,到底这男女圈圈叉叉是男的占便宜还是女的占便宜男人吃亏?这个……陈楚真有点糊涂了。

    按照他的感觉,那便是王亚楠二十七岁,xìng感火辣下面活还好的大美女,自己插她,自己应该是占便宜的,但现在……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好像是自己吃亏了,王亚楠占到便宜了,还给自己钱答谢……

    作为男人,这钱能要吗?开玩笑,干嘛不要,老子累了一晚上了,这小妞儿爽了一晚上,不要白不要,女人的钱咋了?你不要她拿着钱给别的男人花?还不如自己留着了。

    陈楚接过卡塞进怀里,嘿嘿笑着说:“宝贝,是不是每个月卡里面都有两万块钱啊?”

    “呸啊!死小子,你以为老娘是开银行的啊!老娘是给九阳集团收购豆子的,不是印钞机好不好?你需要啥穿的,用的,我可以和你一起去买么?你看看邵晓华给你买的这身衣服,也太……太幼稚了,那啥,等过几天,这豆子收上来了,我也空闲了,领你去一趟省城,旅旅游,那个……再不去京城,你还没去过那边,领你去爬爬长城啥的……咯咯咯,京城的衣服可比瀚城小地方漂亮时尚多了,到时候把你这个小宝贝好好的打扮打扮……”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把她的小宝贝好好打扮打扮?啥意思?老子成了你儿子了?靠!

    反正大家都是玩,白玩也玩了,花钱的也玩了,这个还有个给钱的,不玩更是白不玩了,对?

    王亚楠慢慢启动车,边开边说:“其实我现在公子并不多,一个月就两千多块钱,不过年底分红有一些的,分红比工资多,年终奖金区域经理差不多能有五万……还有……咳咳,有些其他收入的,一个月卡里面给你打三千块钱生活费,陈楚啊,还是那句话,我知道我满足不了你,昨天我已经尽力了,但我知道你好像还能干我,不过我真受不了,向你求饶了,你得让我歇几天了,现在下面肿的都厉害呢!一会儿送完你去上学我去医院检查检查,你这方面太猛了,我都爱死你了……”

    陈楚被说的下面邦邦硬了,一把摸上了王亚楠的大腿说,宝贝,把车停到下面,我还要干你一次。

    “别的!陈楚真不行了,我还是那句话,你……咳咳,你去找小妖jīng我不管,我一个人陪不了你,你可以找别人的,但我也是女人啊,也心眼小,吃醋的,只要……只要你别领咱俩的家里搞就行,别领着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刺激我就行,最好别让我看见……”

    陈楚把手伸进她的笔挺的小西装里面,去摸王亚楠的nǎi。

    反正车子都是贴着纸的,陈楚摸她,外人也看不见。

    摸着摸着,王亚楠真受不了了,快到县城的时候把车拐到了路边,随即拉开陈楚的裤链,掏出他坚挺的下面,红唇亲吻上去,亲的上面全是唇印,陈楚舒服的差点shè出去。

    王亚楠随即张开红唇,把陈楚的东西嗯的一声吞了进去。

    她看着时间,差不多还有四十分钟八点,而八点是三中的早自习时间。

    王亚楠仰头吐出陈楚的下面说:“宝贝,咱俩都配合点,二十分钟shè出来好吗?”

    陈楚点点头,王亚楠又附身吞吐了起来。

    陈楚摸着她粉红sè短裙里的屁股,随即干脆把她的粉红短裙撩了上来,摸着,啪啪的拍着万亚楠的白嫩的屁股蛋儿。

    二十五分钟的时候,陈楚终于受不了搂住王亚楠的身子,下面呲呲呲呲的shè了出去。

    王亚楠这次咕噜咕噜的把陈楚的东西全咽了进去。

    随后把陈楚下面头部的地方也舔舐干净了,抽出了纸巾给陈楚擦了擦湿漉漉的满是自己口水的下面,王亚楠舌头舔了一圈红唇,把流在外面的jīng华全部舔进口中。

    陈楚舒服的抱着她的头,激动的吻了吻她的额头,他可没有勇气跟王亚楠亲吻了。

    王亚楠咯咯一笑,平复了下心绪,随后拉上了陈楚的裤链,她继续开起车来。

    ……

    还有六七分钟上课的时候,黑sè的别克车咯吱一声停在县三中三角形大门口,随即陈楚拉开车门下了车。

    这时上学的学生也比较多,县城的学生都不住宿的,看见陈楚从别克车上下来,而里面还有一个美艳的穿着丝袜的女人。

    男生一个个的羡慕的口水都流出来了。

    女生则是一个个瞪着眼,低声骂道:“sāo狐狸……”

    陈楚被王亚楠收拾的利利索索的,早上都给陈楚洗头擦脸,穿衣都帮他系扣子。

    陈楚不知道是她太空虚久了,憋坏了,还是比自己岁数大一些,忽然间的母爱泛滥。

    怎么感觉像是自己小妈呢!

    这时,身后一人拍了陈楚一把。

    陈楚回头见是王伟。

    “陈楚,厉害啊!那车里的人谁啊?”

    “嗯……我家亲戚……”陈楚随意答复了一句,随即问:“对了,你怎么没住宿?”

    王伟小声道:“这里面不行,宿舍里面也欺生啊,凡是少爷的人都一个个牛逼的狠,我在县城有个亲戚,就在他那住宿了,不然还得给宿舍的同学买烟啥的,还老管我借钱……这帮少爷的人有很多是县城的学生,不过也在这里住宿,来这就是混,真不知道家里花钱供他们上学图意的是啥……”

    陈楚心里笑了,心想家里供他们上学的目的就是上学,其他的没了……

    王伟随即又说:“昨天我听说少爷手下十五六个受伤的,不知道被谁揍的……”

    其实他听说跟陈楚有关系,不过没直说。

    陈楚耸耸肩膀道:“他得罪那么多人,谁知道让人打的……”

    两人走进学校,那个学校的保安,还冲陈楚打个招呼。

    陈楚呵呵笑道:“老师傅啊,不好意思我校服也没穿,那个……学生牌也没戴……”

    那老保安嘿嘿笑道:“没事!都多大个事儿啊!”

    陈楚刚走过去没三五步,他就冲着后面的一个学生喊:“你的学生牌呢!忘了?回家取去?上课来不及?那我不管,你不戴校徽我知道你谁啊?你干啥的?回去……”

    陈楚不禁笑了,心想十块钱其实也挺牛逼的。

    两人上了楼,陈楚的班级差不多在最里面,刚到一班门口的时候,两个小子就指着陈楚道:“站住!陈楚对!”

    陈楚点点头,推了王伟一把,让他先走。

    王伟也知道自己惹不起,低着头过去了,还被一个小子踹了一脚:“糙尼玛的……”

    陈楚扫了两眼,这俩小子也都在一米八左右,其中一人指着陈楚说:“你挺牛逼啊!少爷要见你……跟我们走。”

    其中一人绕过陈楚往回走,陈楚却没跟着。

    “少爷要见我么?那让他去十班找我好了,我现在要上课,没时间见他……”

    “我……我糙尼玛的别以为昨天你有一伙人就牛逼了!干他!”

    陈楚没想到这帮人在班级门口就敢动手。

    自己一个人可不能吃亏,大不了这破逼学老子不念了,也不能受气。

    陈楚想到这里身子一窜,两个胳膊肘夹着前面那一米八几学生的脑袋,两手在后面交叉箍住他的后脖子,随即狠狠下压,与此同时,膝盖恶狠狠的往上撞击。

    陈楚不留手,一击撞到那学生面门上,随后一推,那学生两手捂脸已经在走廊满地打滚了。

    往回走那个学生叫了一声:“麻痹的你还敢先动手!班里的弟兄们都出来干!”

    “糙你妈逼的老子先干你!”

    陈楚这次活了,上去就是两个前摆拳。

    现在陈楚虽然岁数不大,但却是经历太多的打斗了,而且指点他的人是龙九龙七这样的高手,这里的学生有练过两下子的,不过跟陈楚一比差的太悬殊了。

    两拳打开了那学生的嘴角,鲜血滴滴答答的落下。

    陈楚已经知道今天的事儿不能善罢甘休了,那就豁出一头了,去你麻痹的!

    陈楚踹出一脚,接着右手抓住那学生领口,左手抡拳狠狠的朝他脸上砸去,一拳两拳,那小子便满脸是血,鼻子塌了,眼角都往外冒血。

    此时从一班门口窗户往外跳出十多人,但走廊狭窄,他们只能一个个的冲过来,陈楚也豁出去了,直接迎上去,忽然,他想起龙七对付人多的招式来,

    旋即一肘部在前,一肘在后,冲上个学生他便肘部格挡,旋即另外一手重拳狠狠击打那人下颚,而再有人上了,他便另只胳膊格挡,另外或是重拳,或是重肘,狠狠击打对方,基本上不是面门便是下颚。

    亦是人体最脆弱的部分。

    陈楚脑中有些空白,只看见眼前人影灼灼,不断的往前冲,不断的有人倒下去。

    从一班到二班十几米的走廊,陈楚放倒了十五六人,随后回转身,一班还有人跳出了,不过却见陈楚往回打,他们不禁便往回退,靠近陈楚的几人,腿肚子都在哆嗦。

    陈楚呼出口气,捏了捏中指的玉扳指,有些冷静下来。

    刚才打的快,他不容多想,脑中像是被抽空了,第一次面对面打这么多人,上次救季扬是手里面有家伙,而且有龙七在,今天算是放开手脚了。

    陈楚见这帮人怕了自己,手指一伸,指着一班的这些学生大喝道:“糙你们妈逼的都给老子听好了!老子叫陈楚!糙你们妈的不服的,想报仇的,就他妈的去十班找我陈楚!还有告诉少爷!我不尿他!有本事也他妈的来找我!别**以为自己老爹是瀚城的副公安局长就他妈的多牛逼了!转告少爷,瀚城才你妈逼多大个逼地方!少他妈的装犊子!糙你们妈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