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又被警告了,咳咳……求收藏,,月票前25名,十更,28名8更,30名7更……石头垒2群闲聊群85685299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高进咳咳两声站了起来,随后手掌啪的狠狠啪了拍了下桌面,一声巨响,红木沉重的老板桌跟着颤了颤。

    韩潇潇却轻哼一声道:“拍桌子吓唬耗子,我怕你啊?大不了开除我,今天我还就死磕了呢!能怎么的?警察我不干了还不行么……”

    “你……”高进重重的呼出口气,随即气呼呼原地转了几圈,指着韩潇潇的鼻子说:“韩潇潇同志!请你注意你的态度!你这是什么意思?啊?不相信领导,不尊重领导,不相信法律,不相信整个警界,我真怀疑你在警校是咋毕业的?还有,我说你这次行动错了吗?我说你这次没证据了吗?相反,我这次要表扬你,因为你及时赶到,阻止了一次恶**件,你抓回来的那个什么少爷,我也盯了他许久了,就是这小子滑头的狠,总是让手下做事,自己隐藏的很好,我们缺少证据,你这次证据确凿,抓了个现行,虽然鲁莽,但是有人证,有物证,又是县城抓住的,你这次很英勇,很果断,很及时,如果不是这样,今天会发生很严重的恶**件,这次我会给你做个总结报告汇报上去,你等着受到嘉奖吧……”

    韩潇潇眼睛往上翻了翻,像是晶莹的有泪光涌了出来。

    高进严肃的面孔忽然笑了,不过他这样的四四方方的脸笑起来比哭还难看。

    “小韩啊,你咋还哭上了?你感觉委屈了对不?你啊,和我年轻的时候一样,容易冲动,火爆脾气,见到不平的事就想管,见到街上光着膀子有纹身的混混就想抓,我理解你,因为我们很像,我那时候也是总被上级批评,总是挨撸,但是现在想想那没什么,因为咱们干的警察,受群众骂,受上级批评是应该的,那是因为咱们的工作没有做好,没有做到位,老百姓骂你领导批评你那是为了你的进步,我知道很多人都是坏人,应该抓,但是咱们干警察这一行的要是没有足够的证据去抓人,那跟街上的流氓还有什么区别,不就成了一个穿着制服的流氓了吗?所以我们要证据,这次你做的不就是很好么,当机立断,毫不拖泥带水的,力排众议,不惧权贵,管他后台是谁,反正你犯法老子就抓你!我们警局就需要你这样的人啊!”

    韩潇潇哭了,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高队,那我这次做的事儿是对的了。”

    高进呵呵笑了:“当然是对的,我知道你以前委屈,但是既然选择了警察这行就不要怕受委屈,咱们警察本来就是受委屈的,只要能严惩那些犯罪分子,保一方平安,咱们受点委屈算的了什么呢?你说对吧……”

    “嗯……我知道了。”

    “行了,把你的枪啊,手铐啊,哎呦,这还有个小镜子哪?哈哈,都收回去吧,回去擦擦眼泪,哭的跟花脸猫似的,这次我给你申请嘉奖……呵呵……”

    “知道了,高队长。”韩潇潇马上把小镜子先收了起来,擦了擦眼泪,把扔出去的装备重新装上,笑嘻嘻的跑出去了。

    这时一开门,正碰到往这边走的张国栋。

    张国栋见韩潇潇脸上有哭过的痕迹,而且肩牌,胸章都被扯掉,他看了看高队长的房门,又看了看韩潇潇的样子。

    脸色通红,血液上涌,瞪着眼睛说道:“潇潇,你怎么了?怎么回事?是不是高……高队长冲你耍流氓了?我……”

    “滚!”韩潇潇狠狠剁了他一脚。

    张国栋脚面被韩潇潇的警靴跺到,疼的哎呀呀的抱着脚咧嘴叫唤起来。

    韩潇潇直接回到自己办公室了。

    ……

    韩潇潇回办公室了,高进继续揉着太阳穴,韩潇潇把人抓回来了,他知道要是自己也会这么干的,但是抓回来容易,怎么审讯难。

    刚才穆副局长打过来好几个电话,他都没接。

    随后瀚城公安局正局长也打来电话,他也是未接。

    他在揉着头,最后还是决定了,公事公办。

    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

    高进看了看号码,咬牙接了。

    “首长好……”

    “呵呵……高进啊!还认识我老头子吧?”里面一个苍老的声音朗声笑了笑说。

    “穆老,我怎么能不认识您呢?”

    “呵呵,高进,你刚进警局那一天我就认为你是块材料,现在看感觉当时的眼睛没花,没看错人,高进啊,你真没让我失望,做的很不错……”

    “穆老……我高进能有今天,都是您当年提携……”

    “唉,不能这么说,还是你自己有能力,咱们警界就是缺你这样的人……今天,怎么说好呢,我有点事儿求你,本来我也知道纪律,但我人老了,脸皮也厚了,不知道能不能求你一次……”

    “穆老,您说,只要是不违反法纪的事儿,我一定办到。”高进呼出口气,心跳慢慢加速,他能猜到下面是什么话,他还是第一次这么紧张过。

    “高进啊,我有个不懂事的孙子叫穆启明,小时候体质就弱啊,我寻访名医,求佛求道的,我知道你不相信什么佛,什么道,不过有个道人好友赠送了我一个扳指,并且做了法事,我这个小孙子的命算是保住了,说到底也是苦命的人……我就厚着脸皮直说了吧,你能不能看着我的老脸上,手下留情,放他一次……就一次,我把他弄回来,一定好好教育,一定下不为例……唉,都是我们做家长的错,孩子没错,都是教育的问题……”

    ……

    不到半个小时时间,高进又接到省里公安部的一个电话,也是让他放人,不然就如何如何。

    软硬兼施,高进头有些涨涨的。

    不过最后还是觉得先拘留穆启明半个月,以后的事儿再查,高进感觉这是自己做的最多的让步了。

    至于半个月以后再说。

    到中午快开饭的时候,高进出去,从银行卡里取出两千块钱,然后用红纸包好。

    随后让人把韩潇潇叫了过来。

    韩潇潇被表扬了,有恢复了以往的活泼。

    敲了敲门进来笑道:“高队长,你找我?”

    “啊!小韩啊,坐吧!”

    韩潇潇坐到对面一张椅子上,两手放在笔直警裤上面。

    高进呵呵笑着站起来,随后拉开抽屉,把红纸包好的钱递了过去正色道:“韩潇潇同志!积于你上午的英勇表现,我已经汇报给了上级部门,上级领导已经批示了,对你的行为给予了肯定和表彰,并希望你能再接再厉,继续保持一颗为人民服务,坚持正义,坚决与黑社会分子斗争的决心,并希望你发扬保护人民群众安危不顾自身的精神,上级领导批示,给予你奖励两千元,这是你的奖金,希望你不骄不躁,继续努力……”

    高进把红纸包推了过去。

    韩潇潇接过来刺啦一声就撕开了,随后一边点着钱一边嘿嘿笑道:“哈哈,正好我最近要断粮了,我老爹因为我要当警察都不给我卡里打钱了,嘿嘿,这回我有奖金拿了,不用怕他了,对了高队,光有奖金,没有奖状啥的啊?我准备给我老爸瞧瞧……”

    高进心想,还奖状呢?奖金都老子的钱,唉……算了。

    “咳咳……韩潇潇同志,奖状以后会补发的,行了,你先回去吧……”

    韩潇潇喜滋滋的拿着钱跑了。

    不过不大一会儿,又黑着脸把钱拿回来了,往高进桌上一摔道:“高队长,谁说上级给我奖金了?我刚给我爸打完电话,我爸查了,根本没这回事,你怎么也弄虚作假了?合着是哄我玩对不对?哼……”

    韩潇潇扔下钱,气咻咻的出去了。

    本来想跟老爸显摆显摆的,反而被老爹一顿嘲笑。

    不过时间马上到中午了,韩潇潇咧咧嘴,肚子咕噜噜的叫唤了。

    卡里没钱了,老爹不往里打钱,但只要她答应辞职,马上往里打五万。

    韩潇潇不禁咧嘴,后悔自己以前太大手大脚了。

    也挠头刚才高进的那两千块去自己咋不偷偷的抽出一张?嘿嘿……那不成小偷了么。

    想要管别人借点钱,张不开嘴,警局这些男警察一个个冲她虎视眈眈的,都追她,这要是管他们借钱,这帮苍蝇嗡嗡嗡的肯定纠缠她没完没了的。

    韩潇潇随即上了警车,想了想,咬着嘴唇,掏出电话拨了出去。

    “喂,陈楚啊,那个……咳咳……我今天是不是和你说……”韩潇潇挠挠头,不知道怎么张口。

    陈楚这时说道:“韩大警官啊,啥事说吧,我正在食堂吃饭呢,马上吃完了,有事儿说。”

    韩潇潇都要气晕了,心想死小子,老娘想问问你吃没吃饭,没吃饭咱们一起吃,然后我是女的,你肯定得抢先付账,这中午一顿饭不就蹭到手里了么。

    “咳咳……没事了,那,那你慢慢吃吧,没事了……”

    “行了,那我挂了啊!”

    陈楚挂了电话,琢磨了一下,想起韩潇潇上午和他说过像是没钱吃饭的事儿了,还说回去就得被开除啥的。

    今天的事儿幸亏韩潇潇了,把少爷这伙人抓了,现在自己在三中可老牛逼了,没人敢招惹了,都说他家后台是公安局的谁谁谁,当然都是猜测。

    陈楚心想老子后台?哪有那玩意啊。还不是感谢韩潇潇这个愣头青?老师现在都不敢招惹他了。

    陈楚想了想把电话拨了回去。

    只响了一下,韩潇潇就接了,她捂住肚子,咳咳两声道:“什么事儿啊?”

    陈楚笑了:“韩大警官啊,我刚才吃饭没吃饱,那个……反正我下午没事,想去瀚城转转,瀚城好像有条小吃一条街啊,什么烤串啊,啤酒啊,香肠,牛肉面,还有人做麻辣烫,啧啧啧,好吃的太多了……要不要……你要不要当向导陪我去吃点啥啊?”

    “要!”韩潇潇蹦出一个字,马上捂住嘴忍住了,忙矜持的说:“陈楚啊,本来我很忙的,你知道我可是警察啊,不过呢,嗯……今天你给我提供了一个很好的线索,上级领导表扬我了,我来警局这么久了,都是批评,这还是第一次受到表扬,那个……我就让你占一次便宜吧,下午请假陪你去吃点好吃的,不过得你请客啊,因为我是为了你才请假的,其实啊,我真不爱吃那些东西的,就是为了表达一下我对你提供线索的感激之情……你滴明白?”

    陈楚笑了,在电话里已经听到韩潇潇肚子咕噜噜的叫了,心想这个胸大没脑的女人,怎么能花的兜里一分钱没有了呢!真是啊,上帝是公平的,给了女人美貌,便剥夺了她的智商。

    “嗯,好吧,对了,你开警车来接我不好,我打车去吧,省得别人说你公车私用,那个……你现在就换衣服吧,咱穿着便装去,我现在往校外走,等你请完假换完衣服啥的,应该二十来分钟了,我打车不到瀚城也差不多了……”

    韩潇潇重重的嗯了一声。

    随即喜滋滋的挂了电话去找高进请假去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