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快满了,新建4群闲聊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狭窄暗黑的走廊当中,韩潇潇感觉至少四五人已经堵住了门口,她所在的是三楼,即使现在跑到楼上,也没有掏钥匙扭开门锁的时间。

    而面对前面这四五人,韩潇潇细长的眸子看着那个脸上一条伤疤的之人面容狰狞,笑起来更是阴恻可怖。

    这几人亦是非善类,她在想,在这里动手自己吃亏的,身上没有枪,空有手铐有什么用?

    而且自己毕竟是个女人,即便是男人,面对四五人没有一定的散打基础也是要被干掉的。

    而且走廊这么窄,亦是难以发挥的了。

    韩潇潇不禁冷笑道:“马爷?你说的是马猴子对吧?”

    “哎哟!韩大警官记性真不错,您扫了我们好多次的场子了,自然知道我们马爷了,呵呵,我们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跟你谈谈……呵呵,您也不要往歪处想,我们兄弟跟您一下午了,也没有动手,就是想单独的跟您谈谈……为了表示我们马爷的诚意,马爷特意让兄弟取了两万块钱,还希望韩大警官以后多多关照……”

    老疤说着话从兜里摸出了两打钱,随即呵呵笑道:“韩大警官,请吧,还请您移驾……”

    老疤脸上一笑,面目狰狞不说,脸上的伤疤亦是蠕动起来,便像是一只活了的巨大的毛毛虫。

    韩潇潇知道今天躲不过去了,但要动手也应该去外面。

    “你们先走,我在后面跟着……”

    “这个……行……”老疤明显的犹豫了一下,他的任务是务必要把韩潇潇弄过去。

    能拉拢最好,拉拢不了那就废了她。

    马猴子已经对这个女警无比的深恶痛绝了。

    当然,这么漂亮的女警废之前也要先享受够了再动手的……

    老疤一行人鱼贯而出,不过眼睛一直瞄着韩潇潇,等她走出门洞了,外面竟然也有两人,一共七人,倏地把韩潇潇围绕在了当中。

    韩潇潇呼出口气,她在警校的时候枪法虽然不行,不过格斗还是可以的,但也只不过是可以而已,一个人对付一两个没问题,这么多人,她那两下子不够看的。

    韩潇潇刚往前走了十几米,破旧的小区黑压压的。

    亦是六七十年代的老楼了,这里居民大抵是一些老头老太太,喜欢安静,而睡的亦是很早。

    破败的楼宇,还有狭窄的胡同,构成了这处简陋之地。

    韩潇潇亦是想着脱身之策,不禁想到了拨出电话,手刚伸进兜里。

    而老疤走着走着忽然摆手。

    手下几人随即停住。

    老疤呵呵笑道:“韩大警官,不好意思,我差点忘了,你们警察是有枪有手铐的对吧?那个……呵呵,我要搜搜身……”

    “放肆!”韩潇潇冷喝一声。

    老疤面目表情扭动起来,脸上那条大虫子一样的伤疤再次蠕动,哈哈一笑道:“放心吧,韩大警官,男女有别我们还是知道的,你放心,你的关键部位我们很轻很轻,你最好不要反抗……”

    老疤说着先一手抓住韩潇潇伸进兜里的皓腕,随即感觉她的手真是好嫩,随即拽了出来,见韩潇潇手里捏着的不是别的,而是二百块钱。

    老疤咧咧嘴,刚要伸向韩潇潇的另外的一个兜,还有屁股上的兜,韩潇潇旋即一脚踢出,踹到老疤手腕之上。

    韩潇潇警靴亦是坚硬,老疤疼的唔的一声缩手回来。

    韩潇潇趁机非常踢出两脚,一个混混躲避,她趁着空隙往外就跑。

    “妈的!死娘们!给我追!”

    老疤大喝了一声,随即随人一起追赶。

    韩潇潇叫苦不迭,连掏手机的机会都没有,只想快点跑,跑到人多的地方就好办了。

    但毕竟她是女人,老疤这帮人爆发力也不错,刚跑了二三十米就要被人堪堪追上。

    韩潇潇牙关紧咬,卯足了力气脚步频率飞快,这次把吃盛海鲜的劲儿都使出来了。

    东一头西一头的乱跑起来。

    老疤忽然笑了,随即放慢了脚步。

    韩潇潇往前跑了十几米傻眼了,竟然是条死胡同。

    “兄弟们别追了,追累了,大家撒泡尿吧!”

    老疤哈哈一笑,停在了胡同口处,随即解开裤带掏出下面的家伙,冲着韩潇潇的方向就尿了起来。

    而其他几个混混亦是哈哈一笑,哈哈笑着撒尿。

    韩潇潇脸色通红,想转过头,又怕这些人趁机冲过来,而扭动看看,这胡同一丈多高,两米多高她还有把握爬上去,这一丈三米高,她还真没这个本事。

    不禁后背紧贴着墙壁。

    低着头冲他们几人喝道:“你们这群臭流氓!想要干什么?”

    “哈哈……韩警官,我们没干啥啊?不就是撒个尿么?怎么的?你管天管地还管我们拉屎撒尿咋的?你又不是我们老婆,管的有点太宽了吧?”老疤说完,另一个混混亦是接着说道。

    “就是,韩警官,你今天好像状态不佳啊,别的,把这段时间扫我们场子的劲头儿都拿出来啊!别怂了啊……”

    “别闹,别闹,别把我们的韩大警官给吓坏了,咱们还得带回去给马爷呢!”

    “咦?要是回去跟马爷说韩大警官半路跑了,一头撞墙死了……不知道这么说行不行……”

    老疤脸上跳了跳,随即冷哼道:“兄弟们,这妞儿漂亮不?”

    “疤哥,我们听你的!”

    老疤脸上的伤疤颤了颤,下面真硬了。

    韩潇潇带人去扫很多次场子,每一次他只要一看见韩潇潇下面就禁不住的硬。

    心想要是把这娘们扔到床上去,能爽死。

    老疤脸上的伤疤跳了跳。

    这时,手下一个兄弟低声说道:“疤哥,我们以前都是和你在一起混的,以前尹胖子对咱不咋样,咱都投靠了马猴子,现在这马猴子对咱好像也不行,就他妈的看重刀夺,咱兄弟没啥好日子过,要不,这两万块钱咱就说孝敬上去了,咱哥几个分了得了,反正明天也让韩潇潇这小娘们消失……今天晚上咱都爽一爽,我还没玩过女警呢,还他妈的这么漂亮的,玩一把死了都值了……”

    老疤亦是咽着唾沫,他下面都硬了。

    提上了裤子,冲几人摇摇头,随即几人嘿嘿淫笑着走了上来。

    韩潇潇怒道:“你……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干什么?干你!一起上,放倒!”老疤一挥手,心想自己跟踪她一天了,下面都硬了一天了,也该让自己尝尝鲜了。

    身后兄弟一起冲了上去,韩潇潇有些懵了,没枪了,空手根本敌不过这群人。

    不过两手还是挣扎着,刚过了两个照面就被人抓住手腕抵在墙壁上。

    “放开!你们这叫袭警!你们……够判刑你们十年的!”韩潇潇两手被抓住,分别按住在冰凉的墙壁上,而老疤慢慢的吹着口哨缓步上前。

    “哎呦,韩大警官不要发火啊!袭警?我们不敢,呵呵,奸女警倒是想试试……放倒,我现在就干了她……”

    “不要啊!放开我……”韩潇潇像是意识到了什么,这帮人想要干了她,然后再弄死她。

    韩潇潇奋力挣扎,不过老疤的手已经朝她的胸口抓去,她四肢被按住,老疤的手越来越近,最后扯住她的领子往下刺啦一撕开,白嫩的皮肉露出一条,韩潇潇亦是羞愤的要命。

    而老疤抓住她脖颈的另外两处就要撕开她的内衣。

    韩潇潇急的哭出声来。

    “不要啊……”

    她越是喊,老疤越是兴奋。

    “不要?哈哈,真他妈的够味,今天就让你尝尝我大几把的厉害!妈的,干死你……”

    老疤两手有些迫不及待的要给韩潇潇扒裤子,手抓住她的警用皮带。

    老疤两手用力,撕扯,这时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虎口上传来,就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

    老疤啊!的叫了一声,随即身体后退几步,接着微弱的夜光看到他的户口上插着一根细细的银针。

    随即从墙上跳下一人,身材纤瘦,脸上蒙着一块黑布。

    “你……你是……”这几人一愣,想起前段时间跟马猴子火拼的时候又一伙人脸上便是蒙着黑布。

    而这银针亦是熟悉,刀夺还有马猴子手下一些弟兄都被这银针刺伤。

    那人没说话,亦是手腕一抖,几枚银针同时飞出。

    黑暗中,银针快似流行,其中两枚银针刺中两个混混的身上,不过冬天衣服穿的厚实,那银针刺穿衣服,刺中里面皮肉也不为深。

    而一枚银针正刺穿了一个混子的眼睛。

    “啊!”那混混惨叫一声。

    老疤虎口当中亦是传来阵阵又麻又痛,转身就跑。

    他手下兄弟一见老疤都跑了,随即也跟着往胡同外逃去。

    那戴着黑布之人,扭头看了看地面的韩潇潇,韩潇潇忙两手捂住胸口,她外罩被撕开,露出白净的乳罩,圆圆的奶在乳罩中突突的。

    黑衣人只淡淡扫了一眼,旋即朝老疤那些人追去,他爆发力亦是竟然,追出三十几米已经追上最后一人,随即毫不犹豫,探手入手臂,掏出银针刺向那人后脑。

    旋即一声闷哼,那人倒地不起,蒙面人继续追赶,旋即再次甩出银针,银针飞出,刺中两人太阳穴。

    砰砰身体栽倒的声音传出,前面四人更是撒脚如飞。

    跑在最前面的老疤大喝一声:“分开跑!”

    不过当他喊完这句,又有一人栽倒不起。

    七人,十几秒钟倒下四个,那个被刺伤眼睛的混混此时已经血流如注,干脆跪到地上不跑了,大喊着饶命,而蒙面人下手狠辣,一银针顺着他头顶百会穴插入,那人身子摇摇欲坠几下,旋即倾斜倒下不动。

    老疤跟剩下的最后一个小弟,分别朝两个胡同窜去,蒙面人连续分出几针,无奈距离太远,银针全部飞偏了。

    而蒙面人直接朝着老疤追去。

    双方距离越来越近,老疤虎口又酸又麻,最后跑到一条街上,还有些零星的路人在行走,老疤剩下的左手倏地掏出一把两尺长的攮子冲后面追上来的黑衣人叫嚣道:“王八蛋!你他妈的跟老子有仇吗?老子给你钱!这两万都给你!”

    老疤把身上的两万块扔给蒙面人,那蒙面人还真捡起来了随即揣入怀中。

    老疤笑了:“兄弟,钱你收了,你放我一马……”

    蒙面人冷笑,两只星目紧紧的盯着老疤道:“钱是钱,命是命,你死了,你身上的钱也是我的,反正你的钱跟命都是我的,我先收钱还是先收你的命都一样……”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