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快满了,新建4群闲聊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你……你吹他妈牛逼哪?不就是有破逼暗器吗?我他妈的……啊……”

    蒙面人已经甩出两根银针,一针刺中老疤的眼睛,一针刺入她的疤痕上。

    老疤疼的两手捂脸,刺中眼睛的银针更刺入了一些。

    “啊……”老疤歇斯里地的喊叫着,两边路人显得惊慌躲避。

    “杀人了……”不知有谁喊了一声,连路两旁的买卖都哗啦啦的关上了店门,霎时,刚才还是悠闲的,悠哉行人行走的街上一阵人仰马翻,乱成一片,不过中间的这条路已经散开,一人弯腰伛偻惨叫着的不断后退,而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却大步上前。

    老疤捡起地上的攮子歇斯底里道:“我他妈的跟你拼了……”

    攮子距离蒙面人还有一段距离,老疤的脸上又多了四五枚银针,老疤疼痛的惨叫连连,双眼都亦然被银针刺中,一只眼上竟然插中了三枚银针。

    鲜血汩汩而下,老疤模样更是骇人。

    “去死吧!”蒙面人上前一步,一击弹腿踢落老疤手里的攮子,接着他带着胶皮手套的手捡起攮子,不慌不忙的对准老疤的小腹狠狠刺入。

    “去死!”蒙面人低低的喝了一句。

    老疤的鲜血汩汩从带着血槽的攮子里流出,而蒙面人亦然后退几步,很怕这鲜血迸溅到自己身上。

    随即快步朝着街角走去,不急不缓,不匆不忙,只是快步行走,随即消失在一条阴暗的胡同当中……

    半个小时候,警笛长鸣,黄色警戒线圈起整条街道。

    三死三伤,这个数字让问询赶来的高进脑袋一阵阵发胀。

    从蒙面人出手打斗到干掉最后老疤,没超过四分钟。而且距目击者称,那人逃离现场的时候亦是不急不缓,那根本不像是在逃离,而是在饭后快步走。

    高进牙关紧咬。

    又过了二十分钟,医院传来消息,最后那人没有死,攮子距离脾脏不到半公分,如果再用力一下,就能穿透脾脏,谁也救不过来了,不过他的双眼已经瞎了,而那个被刺穿百会穴的已经抢救无效宣布死亡。

    还是三死三伤,并且另外那三个受伤的还在抢救中。

    韩潇潇脸色有些麻木站在高进旁边。

    她只说有人抢劫自己,在关键时候,那人跳了下来,算是见义勇为。

    高进摇头道:“见义勇为也不行,毕竟是三条人命,他们虽然袭警在先,但罪……罪不该死,再说就算该死,结束他们生命的也应该是法律,而不是个人。”

    高进叹口气,想问韩潇潇其他的,她则一句话都不想说。

    高进无意间看到她领口有个撕裂的小口子,呼出口气,干警察这么多年他有些明白了,不过看韩潇潇走路的姿势应该没事。

    高进一摸脑门,心想自己脑袋的想的都是什么啊!乱糟糟的,韩潇潇这祖宗没事就行了。

    “潇潇啊,你受惊了,我马上给领导打个电话……”

    “不许给我爸打电话!今天的事儿你不准说出去!行了,我没事,我……”

    高进随即道:“领导还是很关心你的,再说了,他们已经知道你的住所了,你那地方不能住了……”

    “我知道!”

    韩潇潇领着两个警察,让两人守在外面,她进去收拾东西,她还真有些怕了。

    拖着一个皮箱往外走,随即韩潇潇想起一个人来。

    冲两个警察说道:“你们回去吧~!”

    “副队,我们回去,那……那你去哪啊?”

    “我去哪还轮到你们管了么?回去,告诉高队长,今天的案子我不想参与了,他自己处理吧……”

    韩潇潇拖着皮箱往前走。

    两个警察面面相觑,以往一有案子韩潇潇第一个往前凑,这次怎么不管了。

    不过也不敢惹这个副队,开着警车走了。

    韩潇潇见他们刚走,一看见黑漆漆的夜路,又不禁怕了起来,快步走了一段,呼出口气,遂即躲到一个墙角,摸出电话拨了出去。

    电话那边响了半天才接。

    传来懒洋洋的,还有稀里哗啦的声音。

    “陈楚……你干啥呢?”

    “啊?是潇潇大警官啊?我在泡热水澡哪!你啥事?”

    “你……你还有脸泡热水澡?你挺有心情啊?心情不错呗?”

    “还行吧,和你说啊,刚才我买彩票了,你猜,两块钱我中了多少?”

    韩潇潇气死了,哪有心情问他这个。

    不禁恨恨道:“还能赚一万啊?”

    “不对,再猜……”

    “一百万……”

    “嘿嘿!中了五块钱……”

    韩潇潇来了个大喘气,呼出口气道:“你来接我,我今天家里住不了了,你在瀚城有没有朋友,我去住一晚上……”

    陈楚咳咳说道:“我在这有个房子也是租的……好吧,马上去接你……”

    陈楚方下了电话,从澡盆出来了。

    随即摸出电话给邵晓东打过去道:“晓东,你那还有被子么,再来一套……”

    邵晓东呵呵笑了:“楚哥,我就说了,你一个人在空房子里憋的慌,行啊,马上送到……”

    “别的了,现在是非常时候,还是我去取吧……”

    “嗯,没事楚哥,你不是把鞋还有手套黑布都扔了么!那就没事,再洗个澡,气味连警犬都闻不出……哈哈,老疤让你干了,楚哥牛逼!”

    “行了,我现在开车去你那……”

    ……

    这也是邵晓东的一个巢穴,这小子在瀚城自己的房子加上租的房子就有二十多所,警察在空房间用小姐招嫖。

    小姐勾搭了个嫖客,去旅店让人赚一笔不说还不保险,就直接去居民楼了,邵晓东房子新的二手的就有差不多十户了,这几年手上的钱有点,但是划拉来,划拉去的,最多的还是剩下房子了。

    陈楚穿上了邵晓东的衣服,他的韩版服装已经全泡在水里了。

    而邵晓东要比他高一些,不过这小子偏瘦,而陈楚虽然有些瘦,不过肌肉坚硬鼓鼓,能把邵晓东的衣服挺起来。

    陈楚这才发现怪不得邵晓华给自己买衣服都是韩版的,邵晓东这小子的衣服也都是韩版了。

    不愧是亲姐弟啊,这风格,喜好都差不多。

    而且主意也都是一个比一个得多,一个比一个损了。

    邵晓东说没事也就没事了。

    收拾停当了,陈楚想了想,还是把洗好了放在暖气片上烘干了的护腕戴在了胳膊上,随即插上了二十几枚银针,没有插的太多。

    随即出门开着中华车去接韩潇潇了,而路过邵晓东的一个老窝,又取了一个被子扔到车上了。

    陈楚见那被子啥的都是崭新的。

    不禁笑道:“你是卖被子的咋的?”

    邵晓东嘿嘿一声说:“我不是倒腾小姐的么?有的时候碰见下水的小姐岁数小,再不是处女啥的,人家的初夜不能盖旧被子了,得盖新的……”

    陈楚糙的骂了他一句,开车去转个弯走了。

    韩潇潇蜷缩在墙角,说不怕是假的,虽然是警察,但毕竟是个女的,事后想想自己差点被插,如果真是那样,她情愿去死了,而最终得出的结论便是自己一时半刻也不能离开枪了,明天去警队的时候就把枪挂在身上,二十四小时也不离开了。

    等了十五六分钟,韩潇潇发出了十多条短信。

    最后接到了陈楚的电话,她心里稍安,远远的看到中华车开到近前。

    韩潇潇这才拖着皮箱稀里哗啦的过来了。

    陈楚推开车门撇撇嘴说:“韩大警官,你这可不像是要在我那住一天的事儿啊!这么大的皮箱?啧啧啧,你想常驻沙家浜咋的?我和你说啊,你那么能吃,还那么挑剔,那么馋,那么喜欢花钱,啧啧啧,这么在我那住下去,我得损失多少钱啊,你……”

    陈楚说着话,见韩潇潇不回答,只是两行眼泪慢慢滑落下去。

    陈楚忙不说了,下了车,把她的皮箱放进了后面,随即让她坐到副驾驶上了。

    韩潇潇擦了擦眼泪随即说:“你……你就那么没爱心么?今天我出事了。”

    陈楚咳咳两声,而韩潇潇一把抓住他的护腕说:“你……你和那个嫌疑人很像。”

    “哎呦喂,我说韩大警官啊,我可是正经人,我可是中医啊!你可少往我脑袋上抠屎盆子,刚才我可有证人啊!人家我正和朋友在洗浴中心洗澡呢,准备洗完了找一个小姐……咳咳……过来帮我捏捏脚,你掐我干啥玩意儿?今天陪你走了一天了,我都累坏了,正准备捏脚,然后你说你有难处,我奋不顾身就来了,你别咬我一口啊!你这么说话我直接把车给你开警局去,我才不收留你这没良心的非洲难民呢……”

    “行了!够了!你才是非洲难民!你才没良心!陈楚我告诉你,今天白天要不是我早去一步,你你……你早被少爷那伙人砍了!咋的?到了晚上我有困难了,你帮我一下还不行啊!你什么人啊你!忘恩负义,落井下石!我……我今天差点都……都那啥了,你都不知道安慰安慰我……”

    韩潇潇眼泪围着眼圈转呀转的。

    陈楚管了车灯,手搭在她有些悸动的肩膀上,感觉这丫头真是吓坏了,忙慢慢的抱进怀里。

    韩潇潇感觉陈楚的胸口挺温暖的,眼泪抑制不住流出来,靠在他胸口上,嘤嘤的哭了几声,陈楚感觉她的眼泪贴着自己前胸。

    手轻轻的拍打她的后背,其实那拍打就是在轻轻的抚摸占便宜了。

    “潇潇大警官,别哭,你放心,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哭,无论你走在哪里,在任何地方,你都要记住,我永远是你的坚强的后盾,别哭,你不没啥事儿么,就是有啥事也没关系,还有我呢……你说对吧?”

    韩潇潇真被感动了,眼泪刷刷的流。

    忽然抬头冲陈楚说:“嗯!”随后忍不住的,抓起陈楚刚换的衬衫狠狠的擦了把鼻涕。

    噗的一声,陈楚嘴咧的跟瓢似的,看她哭成那样也不好说什么。

    心想你激动也不能这样啊。

    韩潇潇刚才也是没忍住,一激动,哭的大鼻涕都出来了,没办法用陈楚衬衫擦了一把。

    随即攒了攒眼泪,说道:“到你那我给你洗吧。”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