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快满了,新建4群闲聊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韩潇潇一副受惊的表情,那样子应该是刚才做梦梦见大蜘蛛从墙缝里爬出来,然后一点点的壮大,爬到她的床上了。

    她粉红的小脸吓得煞白。

    刚才还披头散发就跟刚从电视机里钻出来的贞子似的,把陈楚都吓得滚到床下了。

    这冷丁一下半夜进来一个披头散发的,头发遮住脸的女人谁也受不了了。

    陈楚咧嘴道:“潇潇大警官啊,你说你一个警察怕那玩意儿干啥?再说了,你以前穿着警服,威风凛凛的,一手手枪,一手手铐,大蛛蛛如果真从梦里进来,你用手铐铐住他一只爪子,然后开枪啪啪啪的干死它呗!”

    韩潇潇摇头道:“不行啊!刚才我做梦了,我手枪就有六发子弹,但它有八个爪子……”

    陈楚揉了揉太阳穴,洗洗脑这女人要是聪敏起来比猴都奸,要是笨蛋起来比猪都蠢。

    “咳咳……你不会一枪爆头啊!就像打我似的。”

    韩潇潇呼出口气,嘴里念叨着:“我明天一定把枪带着。”

    陈楚吓了一跳,心想这娘们要是有枪,不会大半夜的真开枪了吧!真是要命了。

    陈楚嘿嘿笑道:“那你睡这个小房间吧,我去睡大的……我刚才还做梦八条腿的大螃蟹还来抓我了呢!都是你今天要生吃那东西把我害的,咦?奇怪啊,你说你连八条腿还有钳子的螃蟹都不害怕,害怕那么小的,没有钳子的蜘蛛干啥啊?”

    韩潇潇忙摇头道:“别提蜘蛛这两个字,我怕!那东西跟螃蟹不一样啊,螃蟹人家有骨头啊,钳子,腿都是硬的,还有壳子……”

    陈楚不解说:“那骨头长在外面多吓人啊,蜘蛛没骨头,而且浑身软软的……”

    “哎呀,别说了,没骨头更吓人的!人家螃蟹是动物,蜘蛛那东西不是……”

    陈楚摇摇头:“不对啊,蜘蛛也是动物啊,节肢动物……”

    “不许说了!我要睡觉,你去把我的被子也拿过来,咱俩都在小屋里睡!还有啊,不许你占我便宜!”

    陈楚眨了眨眼。

    忽然心花怒放了。

    心想在农村的时候,就有人说做梦娶媳妇,做梦有大姑娘钻被窝……没想到这回还成真了?韩潇潇这不是……这不就是大姑娘往自己被窝里钻么?好事儿啊!

    陈楚忙过去把韩潇潇的被子拿了过来,满是红色大玫瑰的被子,韩潇潇挤在陈楚的小床上,让他往那边考点,陈楚说再靠就要掉到床下了。

    韩潇潇瞅了瞅,随后拿了几个凳子放在陈楚床边上,说没事了,有凳子拦着。然后自己占据了大半的床铺,给陈楚一小块地方,身体被大红玫瑰的玫瑰花的图案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冬天挺冷的,而一楼的供热还不好,地表亦是往上窜凉气,韩潇潇裹得严严实实像是一个大蚕蛹似的。

    陈楚想吓唬她说这么严实了大蜘蛛爬进去你都跑不出来,不过看着她秀发慢慢淌下来,而且闭上美眸,呼吸有些匀称的样子。

    陈楚想起她这一天的遭遇,从早上就开始跑肚拉稀,然后自己一个电话她就风风火火的带队来抓人,下午又是逛街,晚上差点被插。

    这一天折腾的也够累了。

    陈楚呼出口气,闻着一股淡淡的体香传出,心想让这娘们好好睡吧。

    他也挤在了床上,看着韩潇潇俊俏的脸庞,慢慢的关了灯,陈楚的手忍不住摸着胯下的东西,想冲韩潇潇的脸撸出去一把。

    也想偷偷的用银针刺一下她,把她刺晕过去。

    不过,陈楚挠挠头,总是感觉有些不忍心,这个丫头虽然漂亮,但也愣头青挺可爱的,而本质也不坏。比那些装逼的女人,势力的女人,还有那些**的欺压老百姓的贪官要强多了。

    感觉自己迫害她有点……陈楚在犹豫着,这时,韩潇潇啊的一声,两只胳膊从大红被子里伸出来了,接着一条大腿也伸出,最里面还嘀嘀咕咕的,像是说什么梦话似的,陈楚没听清,这家伙一只胳膊一条大腿就骑马一样的骑过来了。

    她穿着大号卡通的睡衣,不过陈楚借着夜色微弱的光从她的领口看进去,里面应该是真空的,那两只球状的在夜中模糊的,又有些泛白的奶鼓鼓囊囊的。

    陈楚不禁一阵呼吸急促,两人贴的很近,从韩潇潇红润小嘴中呼出的一口口匀称的甜蜜的呼吸喷面而来。

    她红润的小口,朱润的面容,还有睡梦中可爱的笑靥,小巧的酒窝随着红红小口呓语中慢慢的浮现而出。

    陈楚呼吸了韩潇潇喷过来的甜甜的气流,下面邦邦的坚硬无比起来。

    他忽然觉得,自己怎么一下成了圣人?有了柳下惠那种坐怀不乱的境界?这可不是自己啊……

    只……只摸一下……摸一下奶就好……

    陈楚感觉浑身汗涔涔的,准备想偷偷的摸一下韩潇潇的奶,最好再用银针刺中她的穴位,然后自己把她那啥……

    这时,韩潇潇把被子晾开有些感觉冷了,本能的往温暖热量的地方靠拢,随即一把搂住陈楚的脖子,整个人的身子软绵绵的像是一条美女蛇似的栖身上来。

    陈楚的身体被箍的紧紧的,下面亦是硬邦邦的,抵住了韩潇潇的小腹。

    韩潇潇感觉到了热量,更像是八爪鱼似的把缠绕住了他的身体。

    两人贴的切近,陈楚呼出口气,被人搂着,闻着韩潇潇的发香和体香,有些醉意一般,脑中亦是有些昏昏沉沉。

    最后实在忍受不了了,慢慢的挣脱开手腕,抽出一枚银针,轻轻的刺入韩潇潇的穴位当中。

    韩潇潇还是呼吸匀称着,不过亦是陷入了沉睡。

    陈楚做过好多次这种事儿了,知道自己可以下手了。

    慢慢的起身,拉开灯,看着睡梦沉沉的韩潇潇。

    下面无比的坚硬。

    受不了的,几下脱了个光腚,然后赤身**的站在韩潇潇跟前。

    看着她可爱美丽的面容,陈楚一点点的缓缓的靠近。

    他的嘴一点点的贴近韩潇潇的嘴唇,在灯光下,韩潇潇的红唇是那样的诱人。

    陈楚又怕这丫头心细,第二天觉察出什么来,所以他只能轻轻的来。

    两人的嘴唇慢慢的碰到了一起,陈楚慢慢的伸出舌尖,舔了一下她红润的唇角,嘴终于贴近了韩潇潇的嘴唇亲吻了起来。

    “潇潇……”陈楚低低的沉声说了一句,嘴唇加大了力道,两手慢慢抱着韩潇潇的白白的脖颈,在她红唇上慢慢的用力的吻着。

    “嗯……”昏迷中的韩潇潇发出一声嗯的呻吟,像是小羊入虎口一样的,嘴唇被堵的严严的,自己亦是浑然不觉,一口口的吐气如兰,皆然被陈楚吸收,而被陈楚吻的亦是呼吸有些不畅,昏迷中下意识的把头转到一旁。

    露出了她白白的脖颈,还有下面在大号卡通睡衣里鼓鼓的胸脯。

    陈楚有些激动的双手发抖,亲韩潇潇的时候下面抵住她的小腹就差点要射了。

    关键是这个泼辣的女生,蛮不讲理的女生这样的性格太吸引他了。

    陈楚光着腚,像是只霸道的大螃蟹似的压着人家身子,并不着急,只是不停的吻着她的红唇。

    想要受不了的咬几口不过还是忍住了,别因小失大,万一留下牙印那就是铁证如山了,人家警校毕业的自然懂得这些东西了,陈楚想最好亲完了给她簌簌口啥的。

    陈楚慢慢的扶起她白净秀美的下巴,那尖尖的美人的下颌让人魂牵梦绕,陈楚伸出舌头在她的下颚舔了一圈,随即闻着她的嘴唇,鼻尖,眼睛,秀美的额头,还有满头香喷喷的长发,随即抑制不住的去吻着韩潇潇长长的脖颈。

    韩潇潇下意识的头部扬起,陈楚两手轻轻的扶着她的臻首,在她头部的每一寸的地方都细致的长久的亲吻着,激动的在她耳边呵着气,随即一手有些激动又颤抖的慢慢解开她宽大卡通水泡的大粒扣子,而手禁不住在她挺拔的山峰上揉捏了一把。

    “啊嗯……”韩潇潇红润的小嘴微微张开,呻吟了一声,陈楚遂一口堵住她红红的嘴唇,并且趁机舌头伸进她的红唇里,撬开了她的贝齿,直接舔到了韩潇潇热热的滑滑的小舌。

    是那样的甘甜美好,那样的柔滑鲜嫩。

    陈楚感觉自己要射出去了。

    忙受不了了,挺直身子,随即找来手纸,快速的解开韩潇潇的睡袍,随即扣子全部给她解开,然后往两边一翻。

    韩潇潇像是剥了皮的香蕉似的,里面光滑的嫩肉全部暴露出来。

    只见她的胸衣是那种半透明的白色蕾丝,那峰尖上面的那颗调皮的相思豆已经挺翘而坚硬了。

    把半透明的蕾丝白色乳罩顶起了一个小小的包包。

    而她双峰挺拔的狠,峰峦中的那条美人沟壑亦是有种深不见底让人迷醉的感觉。

    陈楚禁不住哈喇子流了出来,滴落到了韩潇潇丰腴大腿上。

    陈楚马上擦了下去,韩潇潇两条大腿肥嫩浑圆,白嫩的大腿像是玉凿的一般。

    如果说季小桃是小家碧玉,身子跟玉一样的光滑温润,那韩潇潇便是那种大家闺秀的美貌。

    陈楚的手禁不住在她的两条白花花的大腿上慢慢的摸索着,随后两手往上,抓住了她两腿间的那不大的一个黑色三角内裤。

    这个不是蕾丝的,普通的三角内裤,陈楚激动的受不了了,就像马上射出去,哪怕是撸出去也行。

    陈楚把她的两条大白腿抗到肩膀上,随后舒服的往上一抬韩潇潇的屁股,两手脱着她的细腰,随即把韩潇潇的三角内裤一点点的从屁股蛋儿上脱了下来,经过她圆润如玉的大腿,小腿,最后在脚踝处……陈楚想了想还是扒掉了,放在鼻尖前享受的闻了闻,随即看到韩潇潇两腿中间的那一亩三分地。

    陈楚分开她的大腿,想要看的仔细。

    只见她两条大腿间的肉缝紧紧的夹着。

    那上面稀疏的倒三角的一丛毛茸茸之地有些乱蓬蓬的。

    陈楚受不了了。一头亲吻了上去。

    啧啧啧的发出饕餮一样的声音。

    “啊……哦……嗯……”昏昏中的韩潇潇亦是本能的发出这种刺激后的呻吟。

    而陈楚的舌头亦是有力而灵巧,他享受的闭合着两眼亲吻着韩潇潇的下面。

    而自己的下面已经肿胀的不行了,像是马上就要喷涌而出似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