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快满了,新建4群闲聊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暗自撇嘴,心想这个傻逼。

    编了一堆乱八七糟的,张国栋心里美的跟昙花开了似的,满心欢喜,大冬天的心里面却是阳光明媚,就跟春天的花儿开了似的,鸟儿来的似的。

    张国栋的小心肝跳呀跳的忙用大手捂着,不然都要激动的跳出体外似的。

    “咳咳……陈同学啊,你真是好人……”张国栋又扬起了巴掌。

    陈楚忙往旁边一跳,心想这混蛋手劲儿可不小,刚才拍自己那几巴掌现在还没缓过劲儿了。

    张国栋嘿嘿嘿的笑着,头挠着脑袋。

    又冲陈楚说道:“那个……那个不瞒你说啊,我就是张国栋……”

    陈楚心里撇嘴,看着张国栋这个死德性恨不得狠狠的k他一顿,不过这货是警察,不能乱k,不然出事儿了,再说这家伙力量挺大,别在干不过人家被人家给干了。

    陈楚故意惊讶的说道:“哎呀呀!你就是张国栋啊,恭喜恭喜啊,韩副队长对你……嘿嘿……好像有点意思呢?”陈楚心里去想韩警花的下面都被老子舔了,要是那也是自己的人才对。

    张国栋一听陈楚这话,两眼瞪圆了,放出蓝光了。

    “真的?”

    陈楚看着他嘴唇激动的都哆嗦,嘿嘿嘿笑道:“那是必须的啊,而且啊,我还会算卦,我感觉你们非常有夫妻相呢!”

    陈楚看着张国栋大黑猩猩一样的脑袋瓜子,想起人家韩潇潇的臻首,红唇白牙的,心想真要是有夫妻相那就是人与兽了。

    张国栋挠着脑袋,嘿嘿嘿又傻笑了。

    随即张国栋挥手道:“唉,不要瞎说,不要乱说,咱们要相信科学,不能相信迷信,那个……陈同学,这点我不得不说你几句了,你这个小伙儿不错的,但可不能相信封建迷信那些乱糟糟的东西啊!那可不行,咱们……要不,你给我算一卦试试?”

    咳咳……陈楚迷糊了一下,心想这个大傻缺,怎么跟马小河有一拼呢!

    陈楚嘿嘿笑道:“好吧,我给你算一算。”

    陈楚摸出几个硬币要张国栋扔。

    张国栋想了想还是摇头说:“还是别仍了,我怕扔出下下卦出来,再说了,这东西每次扔的正反面都不同,所以每次都不一样,不能准的。”

    陈楚嗯了一声,随即说:“你不相信对吧,那我就给你掐指算算……咳咳……”

    张国栋咧嘴说:“能准么。”

    陈楚咳咳咳嗽两声,随即说道:“我算出来了,你喜欢韩潇潇对不对?”

    “呀!这你都算出来了?”张国栋一副兴奋异常的样子。

    陈楚心想你个傻逼,就你这德行还用算啊,明摆着喜欢人家么。

    张国栋高兴的直搓手,让陈楚接着说。

    “这个……”陈楚在想着词儿。

    张国栋眼睛转了转,大脑袋晃了晃,随即摸出一百块钱递给陈楚说:“我明白,明白,这东西得心诚则灵,你看我心诚不?”

    陈楚哭笑不得,忙说不要钱,张国栋急眼了:“不要不行,必须要,你不能白算啊……”

    陈楚咳咳两声说:“没事的,好事成双,我感觉你们行。”

    “明白明白!”张国栋又掏出一百块钱说:“二百,不就成双了么……”

    陈楚揉着太阳穴,心想这小子心眼都长在哪了?

    不过不要白不要,要了也白要,正好昨天给韩潇潇二百块钱,今天就从张国栋这傻逼身上找过来了。

    把两百块收了起来。

    陈楚装作掐指嘀咕着说:“你是不是喜欢人家好久了,就是不好意思说,是不是有种想为她去死,没有她一天都活不下去的感觉……是不是宁愿为她做任何事,提鞋,带帽,甚至给人家……当马骑……”陈楚想说舔b了,不过还是改嘴当马骑了。

    张国栋脸红了,看着陈楚咧咧大嘴,随即道:“哥们!你算太他妈的准了!”

    陈楚又说:“你是不是天天晚上想她睡不着觉,经常梦见人家,担心她受到伤害,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在她身边保护她,照顾她,宁愿什么都不干,只要能守候在她身边看着她就行,是不是多么希望她冲你笑一笑,陪你吃顿饭你都会高兴的要死……”

    张国栋要哭了,脸红涨起来:“对,对,我为她死都行,你算到我心里去了……”

    张国栋使劲儿摇晃陈楚肩膀。陈楚忙跳到一边,心想这个傻逼,应该是没搞过对象,暗恋别人不都这样么?

    “陈同学……哦不,陈师傅,师傅啊,我能不能跟她在一起啊,如果我能跟她在一起,你要多少钱都行,我怎么样都行……”

    陈楚心里笑的不行了,心想这个小子用情太深了,女人恋爱的时候智商是零度以下,男人暗恋一个女人的时候智商跟白痴没啥区别,感觉这个女人就是十全十美无可挑剔的。

    陈楚叹了口气道:“能在一起,不过很难……”

    “真的?”张国栋兴奋的就差搂住陈楚亲他一口了。

    “陈师傅啊,这要是真的,我晚上请你吃饭……不,你以后就是我师傅,只要你能让潇潇跟我在一起,我为你马首是瞻……”

    张国栋说着说着,忽然皱眉起来问:“不过……你们好像走的很近啊,我的同事都说韩副队长有恋童癖……喜欢……咳咳……”

    陈楚咳咳两声,哄傻子似的说:“那些人都是扯淡,羡慕嫉妒恨,我才多大啊,再说了,我问你,咱们俩谁帅?”

    张国栋想了想,随即腆着大黑脸嘿嘿笑道:“我帅。”

    陈楚咳咳两声又问:“谁聪明?”

    张国栋想了想,伸出手又指指了指自己。

    陈楚又说:“谁有工作,有房子,谁更有魅力?”

    张国栋看了看天,呵呵的挠头笑了。

    陈楚心想就你这智商吧。

    推了张国栋一把道:“那你感觉我跟韩副队长在一块,般配么?”

    张国栋摇了摇头说:“不般配。绝对不搭。”

    “嗯,那你还担心个屁啊!”

    张国栋挠挠头惊喜道:“也对啊,为啥我没想到这个呢……”

    “唉,你是当局者迷啊,女人啊,都喜欢一些有稳重成熟的男人,你就够成熟,够稳重,记住了,以后别骚扰韩副队长,你一骚扰人家,人家对你的那点好感全没了,你不骚扰一切水到渠成……”

    张国栋咧咧大嘴说:“不骚扰我心痛啊,我就是想和她多说话。”

    “忍着呗,哪有那么容易的?天朝抗战还八年呢,男人么,对自己狠一点,只要你半年不去骚扰人家,肯定没问题。记住,忍住了啊!”

    “唉!”张国栋咧咧嘴,勉强答应了。

    这时,早自习下课铃声响了起来,大多数学生留在楼上,这时,一个黑色劲装的女生朝陈楚走过来。

    白了陈楚一眼道:“啥事儿啊?你又犯事了?”

    “你管的着么?”

    “陈楚,你别以为我韩雪没事找你聊骚,我有事,走,你跟我去那边小树林谈谈。”

    陈楚撇撇嘴说:“我忙着呢,跟我哥们聊天呢,没时间跟你说话,烦不烦啊你!”

    韩雪瞪起了眼睛,心想要不是为了表哥的事儿,为了他心目中的陈楚的那个魅力无比的师傅,她才不会这么低三下四的了。

    “陈楚!你装什么啊装?告诉你,你要是不跟我过去,你看我……我怎么收拾你!”

    ……

    张国栋都傻眼了,看着韩雪十六七岁的模样,个头一米七了,一身黑色劲装,别提多诱惑了,这陈楚竟然**都不**。

    当下推陈楚一把,暗暗挑起大指,心想这小子没准真会算,你看看人家,这才叫酷男呢,对啊,装作酷酷的样子,女人都是喜欢酷酷的,老子也要酷,别每次见到韩潇潇都跟个哈巴狗似的。

    这样女人是不会喜欢的,你看人家陈楚就很酷,这妞儿倒追啊,还去那边的小树林???想干啥?肯定要耍流氓强奸妇男了。

    如果要是陈楚拉着这个美女去小树林,自己得管管,算是大白天耍流氓了,但是人家女生要拉男人去……这个自己管不了。

    张国栋嘿嘿笑了笑说:“那个……陈……师傅啊,你忙吧,我懂得了,我先回去……就不耽误你的事儿了,对了,你的电话我留一个,到时候我跟你打电话说,不明白的地方还得麻烦你帮我指点迷津……”

    陈楚摆摆手,咳嗽两声遂道:“客气客气,既然你管我叫师傅了,那我也就不客气了,你以后就是我的徒弟了,以后若是有什么弄不明白的都可以问为师,比如如何泡妞儿,如何泡妞儿,如何泡妞儿都可以问为师,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细……”

    张国栋:“额……”了一声,心想这小子还真他妈的是打蛇上棍了,老子只是跟他客气客气而已,他还真把自己当成大瓣蒜了,不过陈楚下面的关于泡妞儿的事儿就问他的话,还是让张国栋脑筋开窍了。

    他不缺钱,家里也算有势力,毕竟能当警察的,没有几个家里是一点背景没有的,而且现在还牛逼闪电的进了重案组的队伍,家里关系亦是挺硬的。

    不过啥都不缺,这小子就是缺女人,不会说话,愣头青,家里给他介绍对象也看不成,主要就是最笨。

    而至从韩潇潇来到了警队之后,张国栋就没睡一个完整觉,整个人失魂落魄的……

    二十七八的男人了,大半夜的自己睡在床上,闹心啊!真想有个小媳妇搂着,现在却是有劲儿没地方使,憋的张国栋一天都想抠墙根玩。

    当下咳咳两声,有些感动了。

    “那,师傅啊,徒弟后半生的幸福就靠你了。”

    陈楚笑了:“放心吧!你以后的媳妇我来帮你找,不过要是有人欺负你师傅,这个。”

    张国栋想都不想拍着胸脯说:“放心吧,谁敢欺负你,我拷他!”这小子说着扬了扬手铐。

    这时,韩雪在一旁悻悻的说:“陈楚啊,你有完没完了,赶紧跟我进小树林!”

    陈楚挠挠头:“真是的……行了,我先忙去了,徒弟你先走吧……”

    张国栋边走边看陈楚被那个一身紧身黑衣的漂亮女生往小树林拽着。

    不禁撇嘴:“唉,好白菜都被猪拱了!你说我这样的大帅哥都成单身了,没天理啊……”

    张国栋摇着黑黢黢的大脑袋钻进了警车开走了。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