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闲聊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韩雪步履轻快,修长的双腿嘚嘚嘚的往前走着,棉皮靴踩在略微有些雪茬子的水泥路面上,随即又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陈楚懒洋洋的在后面跟着,步伐亦是懒洋洋的,两手把黑皮手套摘了下来,夹着咯吱窝,随即插进兜里,跟在后面。

    主要这么跟在韩雪的后面可以欣赏她一撅一撅的屁股。

    那在紧身皮裤里包裹着的屁股极具诱惑力。

    陈楚在思考着,怎么干这个女人好,正着干,把她撂倒,然后分开她的两条大腿,抗在肩膀上,还是让她撅着干。啧啧啧……这小屁股真好,最后陈楚感觉纯天然的才是最好的,直接把她的黑皮裤撕开,就像是活裆裤似的,随后把下面直接插进她屁股下面嘎嘎嘎的干,这样应该是最过瘾的了。

    陈楚意淫着,他尽量走着很慢,但是人家韩雪可走的挺快的,天挺冷的,她穿的不多,主要还是臭美显示体型了。

    禁不住回头看着陈楚慢悠悠的,而陈楚本来是盯着人家屁股瞅啊瞅的,那样子就差把脸贴到人家屁股上,恨不得把鼻尖顶进人家腚沟子里去闻闻骚味似的。

    韩雪转过头的时候,这货马上把脸转过去,装作一本正经的还哼着歌,韩雪想听听他哼唱的什么玩意,仔细一听什么,一摸我那妹妹的头发,二摸什么,还摸摸我那妹妹的咯吱窝……

    韩雪不禁脸上一红,这东西她也听过的,竟然是十八摸……

    “陈楚!你唱什么哪?”

    “额……没唱啥啊?哦对了,我唱啥管你什么事儿啊?你走你的,我唱我的,咱谁也不妨碍,你管天管地还管我唱歌?真是没有道理,刚才警察都不管我的……”

    韩雪气咻咻的,刚才陈楚跟那个警察还称兄道弟的,那个警察还管他叫什么师傅。

    显然是穿一条裤子的,都穿一条裤子了,还能管你么?韩雪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两天这小子给她带来太多的惊喜了,而且刚才她去别的班级调查了一下,见他总跟王伟走的比较近,从王伟口中得知了陈楚的一些底细。

    就是大杨树镇,小杨树村儿的,没啥能耐的,家里也没啥后台,老爹是一个收废品的,就是最近几个月打架突然间厉害了,而且自己说暑假的时候去什么河南登封少林寺了。

    韩雪皱皱眉头,心想国术都是花架子,少林寺都是传说中很厉害的,但是她不相信国人的武术多厉害,因为表哥就是教授跆拳道的,非常鄙视武术。

    这东西就跟文人相轻一样,同行是冤家,练武的也是一个不服一个的,少林不服武当,点仓不服峨眉的,还有很多很多的门派,都是有结缔的,反正都说自己的门派好了。

    当然,拳击,散打,国外的泰拳,空手道亦是一个不服一个,经常较量的。

    而穷文富武,没钱的只能学文,有钱的黩武,学武没有钱是不成的,请老师,吃补养品,花钱跟流水似的了。

    韩雪便跟表哥一样不服气少林功夫。

    而听同样在小杨树村的王伟说什么陈楚在少林学艺的,便更是不信了。

    少林能有这样的功夫么?真是好笑,而陈楚昨天打少爷的人她没看全,只看到人影闪速,看热闹的还多,等她分开众人,已经打完,地上躺着十多个少爷的人,还有二十多个不敢上了。

    这样的功夫,她相信少林是练不出的,即便能练出来,那也是几十年的功底了,功夫不是吹起的,越是牛逼的门派,越是需要功底深,就陈楚这样十六七岁的,就算他打娘胎出来就练功服,那现在这十几年还得在少林寺蹲桩练习下盘功夫呢……

    正经的长拳啥的根本轮不到他学了。

    所以她根本就不信,而且现在少林寺也不是那么容易进的,你不给方丈几千块钱好处费就能去当和尚?开玩笑了,切!

    就算进了少林寺,就暑假那一个多月,学个屁老丫子了!

    韩雪倒是更相信这小子是跟他那个美女师傅学的。

    “咳咳……”韩雪咳嗽了一声,随即瞪了一眼陈楚道:“那个……不许你再唱了,跟我快点走,一会儿都上课了屁的!赶紧跟我进树林,我有话跟你说……”

    这时,传来铃铃铃的上课的铃声。

    陈楚笑了,韩雪气咻咻的,一把抓住陈楚胳膊说:“不行,上课也得跟我去树林……”

    陈楚嘿嘿笑了,闻到了一股淡淡的体香传来,而且韩雪身上的香水不是那种骚女人的那种非常刺鼻的香水儿,那种香水儿味道重,但却是很便宜的了。

    韩雪这种淡淡的像是茉莉花儿的香味太引人神往了。

    “咳咳……韩雪啊,你让我进树林干啥啊?再说了,我们都是学生,还小,很多事儿都不能做的,而且啊,我们现在要以学习为重,一定要彼此克制……”

    “咳咳……彼此克制?”韩雪美眉倒数,眼睛像是要喷火似的。

    “陈楚?你瞎琢磨啥呢?什么人啊你是?你以为我拉你进小树林干啥?就是和你有话要说,在这地方说不方便,怕让人听了去,再说都上课了,你快点给我进来,磨磨唧唧的,有你墨迹的这功夫我都说完了……”

    韩雪气咻咻的,拉着他往树林走,心想这小子纯粹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怎么琢磨的?还彼此克制?我连少爷的那种家室都瞧不上,能看上你……无语了。

    被韩雪拉进小树林,两人四目相对。

    陈楚还拍了拍胳膊,像是在弹灰似的。

    韩雪气得鼓鼓的,心想老娘手上有灰吗?这把你给干净的。装什么干净人啊!

    “咳咳……陈楚啊,今天来没别的事儿,就是……让你跟你师父说一声,到我们跆拳道馆当教练的事儿……我们条件很优厚哦……”

    陈楚心里撇嘴,心想你妈了个老巴子的,是看重龙九这个人了吧!他一看见韩小龙的那个德行心里就不爽,心想你个韩小龙,伪君子一个,表面上假正经,实际上肯定就是岳不群那伙人了,肯定叫韩不群最尼玛合适了。

    把龙九弄过去当教练,然后发展成你老婆?我呸啊!老子还没上手呢,能给你整去么!

    “咳咳……韩雪啊,我师傅可是大忙人,没时间也没兴趣去你那个什么跆拳道教练,再说了,你表哥能给一个教练开多少工资啊?一个月能开个十万二十万,三十万的么?开的出来么?开不出来就别想着了啊,行了,就这事儿啊,我还以为啥事儿呢,拜拜……”

    陈楚说完要走。

    韩雪气得差点吐血了,一个月十万二十万?你抢钱吧!她表哥三四百学生,一年毛收入才四五十万,去掉房租啥的,还有费用,一年能赚二十万就挺好了,你这一上来就狮子大张口啊!

    “陈楚,你等等,三千块一个月!四千!五千!我替我表哥做主了……”

    2000年的工资不多,但绝对够花,一个月如果是一千块钱的工资就非常的牛逼了,普通服务员一个月才二百多块钱,民工赚的多点才六百多,一千块钱工资非常不错了,而五千块钱工资绝对是牛叉闪电级别的,不像现在五千块工资一个月剩不下多少,而且还对外宣称gtp成倍数增长,你妈蛋的,你他妈的咋不一个月开十万,物价翻一百倍呢!那就直接超过欧美国家了,这种工资随着物价一起涨还不是屎窝挪尿窝,两个**熬汤一个**味?操蛋……

    ……

    陈楚理都没理她,心想五千块钱?算了吧,老子想要赚钱,跟邵晓东多做两笔买卖就有几万了,再不靠小店女人多给找点针灸的活,不也一个月四五千的收入么。

    这赚钱的东西便是得有道才行,不然便是出力不赚钱,赚钱不出力,现在一个月几千块陈楚都瞧不上了,更不用说龙九了。

    “咳咳……韩雪啊,我师傅那么高的本事,你一个月就给那点钱啊?打发要饭的哪?你知道我师傅干啥的不啊,真是的,别出来显眼了行不?也告诉你表哥一声,我师傅最听我的,我说让我师傅答应我师傅差不多就答应,我说不行就不行,你这点钱,不行!”

    陈楚说着大步往教学楼走。

    韩雪几步追上了,气咻咻的拦住陈楚,还要抓他。

    陈楚大喝一声道:“死道破!韩雪,你要干啥?想强来啊?我告诉过你的,我师傅最听我的话了,你敢动我一下,就别希望我师傅加入你表哥那什么乱糟糟的跆拳道啥的,要不你动我一下试试?”

    “我……你……”韩雪眼睛都要冒火了,白嫩的拳头举起来,又气咻咻的放下了。

    心想这师徒俩穿一条裤子的,前几天就是因为这个坏小子,龙九把表哥都打伤了,韩小龙跆拳道馆牌子算是被龙九砸了,也只有把龙九请来才行,这两天已经有好几个学生退学了。

    开武校就是这样,如果来踢馆的,你把他打赢了,消息传出学生会刷刷的增多,要是输了,学生亦是同样会暴减的……

    “陈楚,你站住!我……我们再商量商量嘛?”韩雪往前跑了两步,拉着陈楚的胳膊,忽然像是撒娇似的说:“陈……楚楚啊,嘿嘿,你看我漂亮不?”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尼玛,这是美人计啊!你是挺漂亮,还挺骚的,那能怎么样?还能让我白糙一把咋的?

    显然是计策,老子……还就吃这一套。

    陈楚唔了一声:“韩雪啊,你是挺漂亮的,咋的?想跟我处对象啊?”

    “咳咳……如果你要是把你师傅整到我表给跆拳道馆当教练,咱俩就处对象,怎么样?”韩雪说着脸有点红了。

    陈楚心想,啧啧啧……你想的倒是挺美的,先给老子开一个空头支票,等我把龙九弄去了,你再跟我分手?

    这就等于是在交换女人啊,我把龙九给你表哥当教练,然后你表哥得手,把龙九糙了,然后你做我女朋友,让我糙了,好像你还不如龙九呢,这买卖不合适。

    不过韩雪也是美人胚子,性感的一身火辣黑衣,此时还柔情蜜意的。

    陈楚嘿嘿笑着说:“那……你要是答应做我对象,就先让我亲一下……”

    “你……你先把你师傅整到我表哥那当教练我就答应你!”

    “是你求我不是我求你好不?不让我亲,让我摸摸你的脸蛋儿先,证明你的诚意么?再不抱一抱啥的……”

    韩雪呼出口气,冷冷的说道:“陈楚,你想抱我?行啊,我站着不动,你敢抱我?你抱个试试……”

    韩雪真就一动不动在站在那,心想癞蛤蟆你要是敢碰我一下,敢抱我,我下面就给你一膝,让人蛋碎,一辈子当太监。

    陈楚不知道她在琢磨什么,不过让他抱这是好事儿了。

    随即伸开两手就过去搂韩雪。

    正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喝道:“哎呀!羞耻啊!羞煞人也!三中的学生怎能如此做派?真是羞煞古人,羞煞世人……如此不要脸的东西,真是该死,该死……”

    陈楚差一点就抱住韩雪了,韩雪膝盖都要抬起来了。

    两人不禁都蹙眉起来。

    陈楚回头就骂了一句:“妈了个逼的的谁喊的?”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