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早上的时候,天气还有些冷。

    冬天的早晨不说滴水成冰,差也差不多了。

    不过总在一个地方呆着习惯了,也便是适应了气候了。

    就像在海底几千米,那么强大的压力,能把钢铁压弯的地方,竟然也能生存鱼,而且那种鱼是扁扁的形状,自然便是适应那种压力,能够在压力中生存了,比如现在国人吃地沟油而百毒不侵,马上离着羽化升仙就不远了,继续努力。

    早上的雾霾——那种冷空气形成的冰霜,挂在三中白杨树,灌木,槐树,松树的枝桠之上,形成了树挂,景色那般的美丽。

    冰雪校园,冷冷冬日,亦有着她不同寻常的美,而这种美只在于每个人去发现了,就像生活中是十全九不美的,快乐在十分之一当中只看去不去寻找了。

    不过,这么美丽的校园,一句你妈逼的谁啊,大煞风景了。

    陈楚手已经搭到了韩雪的肩膀上了,就差抱了,然后陈楚想趁机再偷偷亲一口韩雪的脸蛋儿,反正她表哥对龙九有意思,不敢得罪他。

    那你用美人计,老子就将计就计,你不是喜欢玩么?那老子就给你玩出小孩儿,奶奶的,先把你糙了再说。

    他跟韩雪回过头,不禁有些微微错愕了。

    两人出了小树林,而且絮絮叨叨的,没注意三中已经进来了三四辆小车。

    而这小车亦是教育局的。

    三中虽然在县里,不过学生却不少,教育局的人经常来。

    而这次孙副局长也来了。

    不为别的,而是听到很多关于陈楚的事儿,公安局给他打电话两次,前几天三中校长又给他打电话问问认得陈楚不?不过只是婉转的问的。

    孙副局长点头,说那是一个很不错的苗子。

    不过也知道陈楚来三中上学了。知道镇中学黄了的事儿,最近他一直在瀚城,准备去那里接班,只要一个手续便可以去春城一中当校长一职了。

    虽然在教育局是副局级,但别小瞧了一个高中校长,去春城一中那不是降低,而是升职了,比如瀚城的师范学院的院长是跟瀚城的市委书记是同一个级别的。

    也可以这么说,如果工作需要的话,市委书记可以去瀚城当校长,瀚城的院长也可以调到成市委书记……

    表面上大学院长不起眼,但是人家级别在那放着呢。

    孙副局长要走了,也是特意来转一转,顺便见一见陈楚,他总感觉这小子以后发展一定很不错的,要是好好培养培养的话,春城一中以后出来个高考状元,不管是文科的,还是理科的,他感觉陈楚文科差不多,要是真出一个高考状元,那叫成绩啊!也叫政绩,那就太牛逼了!

    不用说全国的高考状元,就是整个省的高考状元,那都是牛逼加闪电,对自己的以后仕途亦是大有帮助的。

    就算往小了说,跟一些同行也有牛逼吹了,你看看我的学生,高考状元,哈哈哈哈,气死你,羡慕吧……

    孙副局长便带着严大家严学究一行人来到三中视察工作。

    严学究本来回到省城来着,而且到了冬天了,这冬天对上了岁数的人不太好,冻天冻地的。

    不过一听说来三中视察,这严学究便又来了精神头了。

    不管怎么说,这视察其实就是找毛病,装装牛逼了,这个机会他不想错过的。

    一行人开着三辆车,本来严学究是跟孙副局长坐在一个车里的。

    不过觉得别扭,跟孙副局长坐一个车,就显不出自己来了,单独坐一个车多牛逼啊!

    而且严学究坐的还是第一辆车,开头部队了,这多闪电啊!

    三辆奥迪车缓缓开进三中校园,孙副局长坐在最后的一辆车,而中间的一辆车是电视台的记者,毕竟孙副局长要去春城一中当校长了,那可是个肥缺啊,能让孩子去春城念高中,那可是全省的重点高中了,可不是瀚城一中可比的了的,那也是非常牛逼的事儿,所以都巴结孙副局长了。

    所以电视台也派来陈坤这个记者,还有电视台的主持人过来录像和采访,其实就是溜须拍马屁了。

    不过严学究虽然岁数大了,却一眼就看到在小树林边上有一男一女拉拉扯扯的,好像还要抱在一起。

    哎呦喂!

    严大家来了脾气!

    心想老子看不到也就算了,这回让老子逮住了,算你们倒霉啊!

    这光天化日的在校园里一男一女学生如此……成何体统,简直有伤风化啊!这事儿必须要管啊!

    他让司机直接一脚油门就干到跟前了。

    然后严大家从车内出来,气得指着要抱在一起的两人训斥了起来。

    而陈楚也没惯着他,骂了一句,随后又骂:“你妈逼的谁啊?”

    “我……我……你……好啊!是你小子啊!”严大家瞪着陈楚,手有些哆嗦起来了。

    他来三中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奔着陈楚来的,镇中学一役,他感觉自己很丢面子,回去又修炼了很久,专门捉摸了一番诗词歌赋啥的,心想上次绝对不是自己不行,而是歪心思太少。

    这回,他不禁研究了古往今来的一些诗词,而且把金瓶梅什么惹得春心不自由都熟读了。

    就等着报一箭之仇啥的,而且对棋艺啥的也又自信满满的。

    没想到冤家路窄,刚进了三中大门口就碰见了一对狗男女。

    而且陈楚当中就有你,严大家又是气愤,又是高兴,心想可让我逮到你了。

    “咳咳……陈楚啊!这回你想说什么?在学校这种教书育人的地方你跟女同学搂搂抱抱的!哈哈!让我给逮住了!哈哈哈哈哈!”

    严大家笑的有些癫狂了。

    韩雪冲陈楚白了一眼,随后说道:“这老头儿是不是有病啊!咱别理他了,可能神经有问题,咱先回去吧……”

    陈楚也点头,要绕过严大家。

    严大家可不干,忙在后面追:“站住!站住!你给我站住!!!”

    陈楚没想快跑。

    而韩雪却看着老头儿有意思诶。

    一身黑色古朴的服装,像是褂子似的,而最外面还穿着一个马甲样的棉服,那马甲的图案是打钱形状的,而脑袋上还带着瓜皮帽,下面是千层底的黑布鞋,手里还有一根拐棍。

    韩雪看着老头儿跑的两步道也挺逗的。

    便拉着陈楚的手往教学楼里面跑。

    严大家气得冲身边的工作人员喊道:“抓住他们!快点给我抓住他们!!!”

    几个工作人员面面相觑,不由得有些好笑,在校园里搞搞对象现在都正常了,别说在瀚城了,就是在京城也有不少的,睁只眼闭只眼了,这老头儿也是有点太封建了。

    几个工作人员心想又不是警察,就算警察也没权利管人家搞对象啊,要管也是老师管了。

    便象征性的跟着跑了几步,随即严大家气呼呼的跟着进了教学楼……

    孙副局长到了,三中的校长老师得到消息自然过来迎接了。

    这些老师校长排成一排,而教育局的人来自然也就是听课了。

    听课基本上也都听初三的,因为初一初二没什么知识点了。

    此时,三中校长呵呵笑道:“那就听初三一班的吧!”

    这三中班级都是按照成绩排名的,初三一班自然是最好的。

    孙副局长刚要点头。

    这时,旁边的韩大家遂呼哧呼哧的气咻咻的说道:“等等……”

    三中校长王海江,个不高,有些秃头,见到严大家微微一愣,随即明白过来了,这人肯定就是孙副局长的那个朋友,严大家严学究了,上几次来三中突然听课,自己不在,但据说就是这个老头儿子刁钻的非说一些生僻的字词,不禁考三中的学生,还考三中的老师。

    这种为了抬高自己而贬低别人的手段亦是极为的可恶了。

    但这种人还不能太得罪了,属于那种小气的文人的,古代很多奸臣都是这种小气的文人掌权的,比如秦桧,和珅这类人,小人亦是得罪不得了。

    王海江亦是呵呵的赔笑说道:“这位是……就是大名鼎鼎的严大家吧,哎呀,严大家满腹经纶,内装八斗,实在是天朝界的一颗明珠啊……”

    这马屁把严学究拍的极为舒服。

    不过他亦是摇摇头说道:“错,不是界,而是天朝的历代……你说天朝不太具体,应该是历朝历代……”

    王海江忙笑呵呵的补充道:“对对对,我口误,我口误,那个……严大家博古通今,无所不晓,无所不晓……”

    严学究美美的听着这种夸赞,连一句自谦的词儿都没有。只是笑着咳咳了两声。

    王海江又问道:“那不听初三一班的,听初三二班,或者三班的课?”

    严大家忙扫了一眼,有些气咻咻的说:“我问一下,陈楚在哪个班?”

    王海江愣了愣:“陈楚?”随即响起跟少爷干起来的那个小子。

    忙说道:“哦,有印象,有印象,就是从大杨树镇中学转来的那个学生吧……”

    陈楚要不是跟少爷干了起来,王海江还真没印象了。

    “嗯……对,他在哪个班,我们就去哪个班听课……现在就走,带我去找他!”

    严学究不给任何一点准备的时间。

    而王海江有些傻眼了,这个陈楚如果记得不错的话,应该在十班,而十班是个落后的班级了,把成绩差的都扔到十班了,而十一班那就更是差了,里面的学生不说弱智吧,那也是冥顽不灵的石头脑袋了。

    王海江想找个时间把陈楚给调换到什么一班二班啥的,显然是没这个时间了。

    人家严学究已经在前面走了,而他也只能干着鸭子上架了,心里一阵的埋怨倒霉,昨天已经知道陈楚这小子有关系了,为啥不把他调到好一点的班级了。

    一路来到十班,陈楚还在最后一桌呆着,在那趴在桌面上睡觉。

    而老师没来上课都去迎接教育局的领导啥的了,所以班级这些学生开始嬉笑玩闹起来了。

    本来挺惧怕陈楚的,不过见这家伙老老实实的,不像什么少爷手下整天欺负人,所以也都不怕他了,班级乱糟糟的,像是蜂箱似的,而且很多纸团到处扔,有几个还达到陈楚身上了,他也不在意,跟这些小破孩儿没啥斗的兴趣。陈楚虽然现在的年龄和他们一样,不过心里已经比成熟男人还成熟的狠了。

    已经感觉和这些初中生有太大的代沟了,没法交流,这帮人还说什么圣斗士星矢啥的,陈楚都想笑出来,要是跟他谈谈女人的13,哪个女生是处女还行。

下一章          上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