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章          上一章

 

    (石头垒2群满了,新建4群372895908,石头垒1群纵横vip读者群121247067欢迎加群。)

    陈楚眼睛在扫着这班级的几个长得不错的女生,啧啧啧心里琢磨着,怎么能把这女生给干了,当然要先接近了。

    他正琢磨着,一行人走了进来,当然最闪亮的依然是孙副局长旁边的那个一头碎发的女人。

    那女人二十四五岁的模样,一头火红的碎发,里面亦是红色的职业冬装的小紧身西装,下面是冬裙,亦是红色的,黑色裤袜,黑色筒靴,而身后披着一件如雪般白的披肩。

    这女人便是上次在镇中学的时候听课的那个女生,没想到这次又跟在孙副局长旁边。

    陈楚不禁猜测,很可能跟孙副局长有一腿了。

    不过这女人长得很是迷人了。

    正想着,后面的人陆陆续续的进来了。

    而大多是三中的老师还有校领导啥的。

    此时,庄雅快步的像是小跑的来到陈楚跟前轻声说:“陈楚,快点,坐到前面,刚才严大家严学究点名说你在哪个班级就听哪个班级的课,肯定是看重你了,你得坐到前面……”

    陈楚呼出口气,心里明白,这他妈的严学究就是一个小心眼的老糟头子,上次被自己骂的吐血了,这次又来了。

    妈的,老子……老子宁愿三中不去了,这个书不念了,也要跟你斗到底,不然你他妈的还没玩没了了呢!

    陈楚打定了主意,便跟庄雅在前面走,庄雅直接指了指孙爽的位置。

    而孙爽眨了眨大眼睛,看着陈楚,眼中像是多了一些胆怯的样子。

    陈楚看着这个喜欢,心想小娘们你害怕我咋的?嘿嘿,要是没人我就把你强插了……

    陈楚坏坏一笑,大咧咧的坐到了椅子上。

    这时,严学究看到了陈楚,立马像是打了鸡血一样,马上就兴奋了。

    不禁咳咳两声道:“这节课不如我来讲一讲道理,你们下面的学生好好听一听可好……”

    王海江校长反应快,马上笑道:“好好好!太好了!严大家可是省里,乃至全国的大知识分子了,我们就是请都请不来啊,能来到我们小小县城的小小三中来讲课,那是大大的好事儿,真是天上掉馅饼一样的好事儿了!大家快快鼓掌欢迎……”

    王校长在鼓掌,下面自然是掌声热烈了,但班级学生连严大家是哪头蒜都不知道了。

    一阵掌声完毕,严学究站在讲台之上。

    而孙副局长也呵呵笑道:“严大家很少空开讲话的,既然是讲话那就是想让大家振奋学习,发奋努力了……好吧,这趟不白来,我也能学习学习了……”

    早就有人安排了座椅。

    在三中可不是镇中学,环境比镇中学强了太多了。

    而学生都是普通的木头板凳,但是这些听课的领导的屁股可是金贵的狠了,一缕是黑皮沙发一样的座椅了。

    而陈楚注意了一下那个红衣后面穿着白色风衣款款的女人,她比前几个月更是靓丽了,眉宇中带出一股让人说不出的冷艳的喜欢,就想把下面的家伙塞进她的红红的小嘴儿里一顿猛插的冲动似的。

    陈楚看着看着下面就硬了,琢磨着要是把这女人搞到手也不错啊……

    而三中班级讲台两把的位置也宽阔,烧的都是暖气了。

    孙副局长来了,已经有人吩咐锅炉房继续添煤,往死里烧,宁让孙副局长热死,也不能让他觉得三中的供热不好。

    在这听课不像是在大杨树镇中学那样的在学生过道上放椅子,而是有专门听课的空地了。

    则在讲台的左面一处空地处。

    已经摆好了椅子还有小桌子。

    严大家的碧螺春也已经沏好了,他细细的品呷了一口,闭上眼一副回味无穷的享受了。

    随即再次端着茶杯来到讲台之上,因为有校长王海江在场,这些学生也都比较老实,看着严学究的模样想笑亦是没敢。

    严学究看了看这些学生,随即又看了看坐在第一排的陈楚,马上每天就皱了起来。

    就像是看到了一只水碗里面抚着一只在挣扎的苍蝇一样的恶心和憎恶。

    “咳咳……”严大家随即咳嗽了两声,指着陈楚说道:“这位同学请先站起来!”

    陈楚心里冷哼一声,心想老家伙,这么着急就想跟自己开战啊!

    陈楚笑着站起身,冲韩大家遂道:“请问老师有什么事儿?”

    “嗯……你……你怎么没有穿校服?”

    这时,庄雅忙在旁边说道:“他刚过来,还没来得及给他发……”

    严大家有点不乐意了,心想我又没问你,你多嘴什么?老子是故意找茬发飙的!这点眼力见你还看不出来么……

    “咳咳……校服没穿就是没穿,找理由亦是没穿,你看你这身衣服,不伦不类,像个什么样子?真不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教你的……咳咳……”

    众人一阵轻微摇头,心想有点严重了,这是小事儿了,跟人家父母扯不上关系了。

    陈楚亦是笑了,严大家开始冲他开炮了,他自然知道这是战斗的号角了,自然不能不还击。

    “咳咳……韩老先生,说道不伦不类的衣服,我倒是想反问一句,有没有说你这身行头也不配你的身份?作为一个新天朝的人,你为何还穿着晚清封建**的服装?难道你还想复辟大清江山不成?”

    “你……哦,我想起来了,刚才你还跟一个女学生拉拉扯扯的对吧!”严学究说着话不禁转向了王海江道:“你们三中学生大白天拉拉扯扯有伤风化……”

    陈楚直接打断他说道:“严先生,你说的拉拉扯扯值的是什么?怎么又有伤风化了?我刚才只不过见一个女生滑到了,把她扶起来而已,难道这也有伤风化么……”

    严学究皱了皱眉头,哼了一声道:“行啊,我算你扶起来,你这个小子,不知天高地厚,物博心狭,沾染陋习怪癖,戏谑道德沦丧,为你不耻……”

    陈楚呼出口气,心想麻痹的开始了。

    亦是遂道:“你这个大家,空知诸子百家,不分良莠,专搞歪门邪道,自认外强中干,嫉妒与我……”

    噗嗤,那个孙副局长旁边的女人又笑了,当他说道外强中干四个字的时候,严学究满脸像是猪肝色似的。

    气得胡子也撅起来了,就要开骂了。

    这时,孙副局长见事不好,这两个一老一少一见面就掐,真是没办法。

    忙说道:“哎呀,严大家,我刚想起来了,有一件重要的事儿,忘了跟你说了,我一个朋友给了我一副名为定江山的棋局,实在难以解开啊,你来看看,对了,陈楚你懂得棋局么,也来看看……”

    严学究闻言,忙把陈楚忘了,他平生亦是喜欢棋局了。

    经常到了一个地方,专门到下棋的地方去破解棋式啥的。

    而这些地方一般都在步行街,十块钱,或者五块钱破解一盘棋。

    都是一些老头儿啥的在那里摆摊,这老家伙熟读棋式,不禁也去破解了。

    那东西需要即废脑筋淡淡研究,看着简单的几个棋子,千变万化,变化多端的,需要推移出几十步,甚至上百步的棋路才行。

    一般没有天分的人是不成的。

    严大家咳咳两声,刚要去看棋式,又回头不甘心看陈楚,而孙副局长让陈楚也一起来看,这严大家才不禁点头。

    身后教育局的工作人员也知道孙副局长喜欢玩棋,随身都带着象棋呢,便打开了,孙副局长摆着几个棋子。

    很多同学也都好奇的伸着脖子看着,电视台的也想要录像啥的,刚才的事儿他们就当没看见。

    此时,孙副局长把棋式摆好。

    韩大家研究了一会儿,随即走起棋子,片刻就把这棋局给解开了。

    随即哈哈大笑道:“孙副局长,你摆的这幅什么定江山很容易破解么!哈哈哈,不足以为定江山,很小儿科了。”

    孙副局长也呵呵笑道:“哎呀,这棋局已经被韩大家你推解出来一百多步解开,韩大家你真是棋式大家啊……”

    众人也跟着鼓掌,而学生也跟着鼓掌,虽然他们不明白什么。

    韩大家哈哈哈的笑了一阵,又看到了陈楚,不禁皱眉问道:“陈楚,你会不会棋式?嗯……你应该不懂的……啧啧啧,不学无术啊……真是白活……”

    我勒个去!不懂得棋式就白活了?我靠!陈楚心想你妈的韩大家,你他妈的这个贱人就是没事找抽型的啊!

    陈楚也会下棋,没事也跟老爹还有村里人下几盘棋。

    不过不算太精,但宁愿被人打败,不能被人吓败了。

    不禁淡淡一笑道:“学生略懂一二。”

    此时,孙副局长笑道:“哦?陈楚你还懂得棋道啊,难得,真是难得啊!”

    韩大家则冷哼道:“觅者一二,呼之三四,觅者三四,能呼之**,陈楚,你要是懂得,那我给你出个棋式好了,这个棋式老夫研究了半年,走了很多地方,很多棋式高手都没能解出来,你敢不敢解一解啊!哈哈哈,不过我看你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子,不跟你计较了,你回去坐着吧,以后要记住,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道理,懂吗?不要动不动的就忘乎所以,你才多大啊,懂得什么叫做棋道……真是让人一笑莞尔啊……”

    哎呦喂!

    陈楚本来真不想解什么棋道的,不过气不过。

    亦是呵呵笑道:“韩大家,学生不才,不过您韩大家刚才说了,研究半年的棋式而无一人解开,那学生倒想试一试了,学生虽然才疏学浅,懂得一二棋道,但韩大家不会怕我解开而不敢摆出来让我试一试解开还是解不开吧……”

    “哼!陈楚啊。这次别说我韩大家以小欺大,那好,你就给我看清楚了!来……小娃娃今天我让你长长见识!”

    韩大家说着在棋盘上已经飞快的摆好了一个棋式。

下一章          上一章